祁营洲: 中医从未赢过一场网络暴力,但却从没输过一场民族大义! |2020-2-12

2020年2月12日10:13:15 发表评论

在这场抗击新冠病毒的人民战争中,中医药所发挥的作用和疗效有目共睹。而平时以西医文章居多的三甲之所以力挺他们,不仅是为了饱受病毒折磨的百姓,更是因为中医药是每一个中国人、炎黄子孙文化自信和文化底气的源泉。

中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是如何抗击新冠病毒的?今天,三甲就请知名中医师、前伊朗国家男篮特聘随队医生祁营洲,客观地给大家谈一谈。以下是全文:

中医能“杀”死新冠病毒吗?

答案是:不能。因为中医的治病思路压根儿就不是朝着病毒朝着细菌去的。

那么,中医能对付因病毒或细菌感染所导致的疾病吗?

答案是:必须能。因为中医的思路是辨证论治,是去调整被病邪入侵后人体的失衡状态。

接下来问题来了,中医具体是如何来对付因病毒或细菌感染所导致的疾病呢?

首先说一个前提,我本人作为一位临床中医大夫,从不排斥西医,也不排斥其他的任何医学模式,所以我尽可能中肯和客观地去讲解去评判。

中医的治疗目标不是一个人所得的病,而是一个病着的人,是一个在特定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心理环境以及人文环境等因素影响下的一个生病的人,一个有肉体有精神有灵魂的人。

所以中医的治疗手段不是直接去杀病毒杀细菌的。很多不懂中医的人或者是不懂装懂的人会觉得一碗汤药下去就能把病毒把细菌杀死了?说这话的人基本都是外行。

如果在对中医的理论对中医治病的机理完全不懂的状态下对中医进行评判,你觉得可信吗?如果连《黄帝内经》、《伤寒论》等中医典籍都没有读过就去黑中医,这就已经不是简单的学术讨论问题,而是道德问题。

在中医看来,不管是病毒还是细菌,或者是其他的致病微生物,统统都叫做外邪,中医的诊疗会重点关注两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中医会关注病邪的性质而非这个微生物本身。中医把不同的致病邪气按照致病性质分为六类,分别叫风邪、寒邪、暑邪、湿邪、燥邪、火邪。同时把另外一类具有强烈致病性和传染性的外感病邪叫做疠气(戾气),疠气的致病特点是致病性强、传染性强、杀伤力强、发病症状很相似,所以2003年的非典和2020年的新冠肺炎,病因就是疠气(戾气)。以上这些致病因素既可以单一致病,也可用多种因素结合致病。

第二个方面,中医关注的是外邪入侵人体后身体所出现的失衡状态,然后通过辨证论治,再结合上述的致病外邪特点,具体遣方用药,调整身体的失衡状态。说得再通俗一点,机体恢复正常,那些致病的细菌和病毒等也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环境,也就无法在身体内继续存在。

而西医往往是以去除病灶、杀死病原为治疗目标,所以要去研究不同的抗病毒药和抗生素类药,当没有相对的对抗药物时,就会是治疗上的瓶颈。比如针对新冠肺炎的治疗,当西医明确表示“目前还没有确认有效的抗病毒治疗方法”时,西医的治疗也就只能是针对病人所出现的症状给予支持治疗而已,然后靠自身的免疫力去对抗病毒。

但中医的治病机理是要扶正祛邪,就相当于是给自身免疫系统加弹药,让体内战士(免疫细胞)吃饱喝足,在弹药充足、满血复活的情况下上战场。所以最终杀死病毒的不是药物本身,而是一个人本身的免疫力,也就是身体的大环境不再失衡,这就是中医所说的“正气”,因为中医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恰恰在如何改善免疫力如何调整身体的失衡状态方面,中医的治疗会远远甩掉西医很远。

那有人说了,一旦西医能够研究出有效的抗病毒药后,情况就天翻地覆了。更有甚者,有些人盲目吹嘘某种抗病毒神药使用之后,就可以在极短时间内让新冠肺炎病人恢复正常或者大幅度恢复。

说这话的人,基本上是连西医的理论也是一知半解,同时在思维逻辑上也是混乱状态的人。

我们打个比方,你有一座城,城外有敌人入侵,结果你的城中兵力不足最终失守,敌人长驱直入,一路烧杀掠夺,毁了你的房子,炸了你的道路,砍了你的树,糟蹋了你的田地,甚至还深深创伤了你的心灵,一派的生灵涂炭。然后过来了一群天兵天将,可以在很短时间以很快的速度把这些敌人全干掉了。

于是问题来了,敌人是没了,暂不说你的心理修复,就说你被毁的房子被炸的路被砍的树被糟蹋的田地等,是不是还是一派废墟着呢,是不是还需要经历一段时间的战后重建?

类比过来,这座城就是你的身体,这帮敌人就是被感染的病毒,你的房子、道路、树木和田地等就是你的五脏六腑,来拯救你的天兵天将就是某种抗病毒神药。

于是稍稍思考一下就能明白,那些被吹捧上天的说是服用抗病毒神药后肺功能很快就能恢复的言论,是多么可笑。

真实的答案是,即使果然有这么一个抗病毒的神药,也只能说是对已经被损伤的肺不再继续损伤下去或者是减少损伤而已,而已经形成的肺纤维化和肺功能的下降等,抗病毒的药是起不到任何的治疗作用。

其实西医目前对流感这样的病毒性外感疾病,都还没有给出有效的抗病毒药物,只能依赖病人自愈能力去克服,如果说针对新冠肺炎的抗病毒神药可以在两三天内就能让重症病人转好,这样的人往往就是不懂。

况且以上打这个比方的前提是,这个抗病毒药都是好的,没有产生任何副作用。如果还有未知的副作用存在,那就不排除会出现因副作用而导致的新的疾病发生。

这也就是很可能导致摁了葫芦起了瓢。

是的,西医治病的整体思路就是针对目标精准打击,当下我先只摁葫芦,如果起了瓢,那就再治瓢。生活中去看西医很多人也都有这样的体会,你来治葫芦,去挂号葫芦科,有时候葫芦没摁住反而起了许多瓢,对不起,我治的是葫芦病,瓢不关我的事,要治瓢的病,重新排队去挂号瓢科。

中医就不一样了,中医关注的不是精准目标去打击,而是调整身体整体失衡的状态,比如我把水放干了,葫芦不用摁,瓢也起不来。

讲到这儿,也许很多人会觉得中医比西医高明得多呀,但我本人是不能这么说的,开篇我就说了我是兼容并包的,对任何医学都不排斥,我的观点是,这是不同的思维模式下产生的不同的处理方法。

但从医学的发展来看,我的另一个观点是,如果一门医学不能跳脱出病原体本身来看问题,这门医学的生命力是不够的,至少这门医学还存在着很大的缺陷。比如就拿病毒来说,病毒非常容易变异,当西医的着眼点放在这个微生物上时,就需要不断去研究新的抗病毒药予以对抗。其实在这种对抗中,人类并没有掌握主导权,反倒是一直处于被动应付的劣势中,因为病源微生物的变异速度远远大于药物更新换代的速度,于是这种医学模式就可能永远会处在“疲于奔命”的状态中。

关于中医和西医,生活中也会遇到一些杠精,会问我,你把脉能把出来我感染病毒或细菌了吗?

我回答:不能!但我能把诊断出你的身体哪些方面已经失衡了。失衡的状态调治好了,身体自然也就好了,况且中医纠正机体的失衡,是去主动恢复机体的损伤,而不是等待机体自我修复。因此,中医虽然不以细菌、病毒、真菌、支原体和衣原体等作分类,但针对整个身体的辨证论治肯定会直接或间接地作用于这些因素而起作用。

还有杠精会问,你看西医检查多么精确,一做B超就能看出来我肝上有个囊肿,多长多宽都能测量出来,你中医把脉怎么看不出来?

我回答:这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评断维度,照你这么说,B超为什么没有检查出你到底是肝阴虚还是肝血虚,是肝阳上亢还是肝气郁结呢?况且我们来做一个假设,假如这个世界上只有中医这一门医学的话,我相信随着社会的发展,中医也会有完备的解剖和相应的现代检查手段,说白了,现代的检查机器,那是现代科技的成果,而不是医学的成果。

还有些略懂西医的杠精会问,中医有没有循证医学,有没有做分组对照观察试验?中医就是不科学的。

我回答:首先,西医是一门试验医学,而中医是一门实践医学。西医的理论基础其实是现代科学的物质基础,如果没有找到相关的物质基础,一切都不予承认。中医学以中国传统哲学为基础,认为物质是“气聚则形存,气散则形亡”,中医关注的既包括有形的层面也包含无形的层面。于是在我看来,中医的认知会更接近生命的本质,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病人明明感觉不舒服,但做了一系列西医的检查后发现没有问题,但看中医的时候会被认为已经不正常了。

同时西医层面上的分组对照试验在中医的思维逻辑上也是有问题的,比如在西医的判断标准中把被同一类细菌感染的病人分成两组,然后用药对照观察疗效。在中医看来,这“同一类的细菌感染病人”按照中医的评判完全就会不同类,因为他们虽然感染于同一类细菌,但每个人的虚、实、寒、热情况会有很大不同。

所以中医和西医就是两种不同的思维体系,注定会产生不同的评判体系。如果你非要拿着西医的标准和科研方法去评判中医,这本身就是逻辑绑架。

临床中所谓的中西医结合,在我眼中也无非就是中西医配合罢了。在我看来,中医是中医的,西医也完全可以为中医所用,这叫中医为主,西医配合。反之亦然。

况且,以我的目光所见,真正的西医高手,都是谦卑包容的,我还真没有见过哪个西医高手同时还是个中医黑,当然如果你非要说你认识的某个中医黑就是个西医高手,我也没有办法。

讲到这儿,请不要误会,我写本文并无意非要把中医西医一决高下,这没有意义,因为中西医思维角度不同,方法学不同,肯定也就各有特点,各有所长。比如,疫苗的出现,可以使传染性疾病大为减少,这就是现代医学的很大亮点。再比如,对于不做手术马上就得死的疾病,西医也就更显优势。

所以,真要进行中西医比较的话,中肯和客观,是不但必要,而且必须。

于是到底哪个科学?这又有意义吗?科学本身的定义就科学吗?要知道,我们曾经的科学也许在今天就会被证明是个错误,今天的科学在未来也有可能会被证明是错的。

医学的目的都是要救死扶伤,能治病的都是好的医学。在同时面对某些疾病的治疗方面,实战实效才是评判的金标准,有能则上,不行的就得让贤。

如果你非要问中医到底科不科学?我的答案是,不是中医不科学,是科学还没有赶上中医。我相信,“科学”对中医的认知会不断刷新的,中医昨天和今天能有效地治好某些病,也许“科学”明天才能明白过来到底怎么回事。

最后,这个世界上正是因为有了不同的医学模式,才很精彩。一个真正的医者,永远都不会排斥任何医学,所有医学的终极目的都是为了治病救人,一个医生的职责就是要为病人提供最佳的治疗方案,比如这个病人必须要手术,那还犹豫什么,赶紧让手术去,但如果这个病人更适合用中医,那就更不需要犹豫。同时,一个人的身体状况受制于遗传、成长环境、生活方式、思维方式等诸多因素,一个病人的最终疗效更是跟物理层面之外的若干因素有很大关系,所以医者的思维必须要开阔。另外,作为中医大夫,永远不要强迫别人一定要信中医,每个人各有选择,所以信中医的人看中医,信西医的人看西医,摇摆不定的继续摇摆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