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如松: 市井与专家 |2020-2-14

2020年2月14日10:14:37 发表评论

关于疫情,身在湖北之外的我们,其实感受最深的并不是病毒的威胁,而是口罩的难觅。是的,如今大家讨论最为热烈的都是如何寻找到足够自用的口罩。虽然我们不在疫区,但想要买到口罩也是千难万难。特别是眼下复工在即,各企业和单位都需要大量的口罩来满足复工需求,这就导致眼下的口罩已经成为紧缺物资,大批量口罩的调拨事实上已经被行政化了。当然,行政化的口罩调拨是有利于社会稳定,能更有效的保障社会供给的。但因此市场上的口罩也就更难寻觅。

我本来就是一个宅男,而妻子开的店不属于前期复工的范畴,所以,我们一家两口基本上就都宅在家里,孩子曾经丢给我们四个N95的口罩,我们用了两个,然后听到合肥市在呼吁大家用N95口罩置换普通医疗口罩时,我曾经心动一下,倒不是因为一比六的置换数字,而是我知道这个N95口罩的确对医护人员有帮助。但考虑到只有两个,数目太少,且出门还得添乱,也就罢了。好在家里平时就备了两打普通口罩,所以,在不需要出门上班的情况下,已经是足够了。

但是对于那些出门上班的人来说,每天的口罩是必不可少的。虽然疫情在一天天的好转,口罩的生产量也在一天天的增加,但目前口罩的紧缺局面却无法改变。一个普通的医疗口罩卖四五块钱并不是新鲜事,就是前不久合肥市定点供应的平价口罩虽然是一元钱一个,但需要定点预约限量购买,因为每天只能供应十五万只到二十万只口罩,这对于拥有人口七百多万的合肥来说,实在不算多。所以,抬高口罩价格牟取暴利的人自然不会少。

每逢大灾之年,总会有人大发国难财,这次当然也不例外,一个好一点的口罩卖几十元也并不鲜见。好在当前国家的秩序管理并没有因为病毒的侵扰而变得混乱。相反,由于社区隔离的需求,这次基层管理的功效反而被激发出来。虽然大批的基层工作人员因此疲惫不堪,甚至出现了过劳死亡的英雄。但整个社会的管理还是颇有效率的。所以,当一些哄抬口罩价格,哄抬生活物资价格的行为被曝光后,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快速处理,记得好像有一家药店因为卖高价口罩被处以叁佰万元的罚款。

这个三百万的罚款合理不合理不重要,关键是那时候正是全国各种传言最为激烈的时候,不要说口罩,就连双黄连这种我们普通人根本用不上,且人家也明确说了只“管”治疗不管预防的话。还是在消息披露后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各种买家一抢而空。所以,那个时候重罚是对的,也是必须的,否则不痛不痒罚几千块钱的话,在那样一个关键时刻,根本就刹不住哄抬物价的恶风。

果然,在经过几次重罚后,国内相关的医疗物资价格和生活物资价格都回到了正常水平,虽然口罩的价格还是比平时略贵,但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了。特别是生活物资价格,我由于是家里的“厨神”,所以隔几天都会去超市买菜。各种生活物资的价格基本没有特别的变化,有些菜的价格竟然还出乎意料的便宜,比如今天买的毛豆角,每斤只要三块九毛九。于是毫不客气的买了三四斤。

这一切其实并不是因为商家的身体里流着道德的血液,而是因为行之有效的法律法规在约束着人们牟取暴利的心。能够做到这一点,我想这个社会和这个国家的未来就不会太差,且也一定会度过这个难关,而我们的国家也会因为这次大灾的处置变得效率更高,管理更顺畅。

商家的经营虽然不能牟取暴利,但一定的利润还是要保持的,我们不能强求这个社会个个是雷锋,更何况,在如今病毒肆虐的情况下,无论是药店的工作人员,还是超市的售货人员,他们还能够为我们提供服务,已经是非常大的贡献了。赚取正常的利润更是不在话下。

昨天,一则新闻让我这个前五金店主感到震惊,洪 湖市市场监督局对一家药店违规售卖口罩进行做出处罚。这似乎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但仔细阅读后才发现,完全不是那回事儿。

事情是这样的,这家药店把一种进价六毛的劳保口罩作价一元钱一只对外售卖。结果遭人举报,举报这家药店高价出售口罩,而市场监督局根据湖北省物价局在本次疫情中发布的规定{不得高于进价百分之十五}为依据进行处罚,罚款四万元。

看上去这是一次雷厉风行的处罚,而实际上这是一次伤透人心的处罚。在市场上四五元口罩都一件难求的情况下,在很多市民因为没有口罩而难以出门的情况下,一元钱的口罩堪称是良心价格。哪怕是这家药店的口罩是零成本获得的,只要他的口罩符合卫生条件,质量没有问题,标识没有侵权,那么一元钱的口罩试问还有哪里可以找到?仅仅就是因为他的口罩进价低?这不是明摆着让那些弄虚作假,提高口罩进价的商家们乐开了花吗?我真的不明白,市场监督局的工作人员与其在这里处罚一元钱口罩的商家,还不如去调查一下市场上卖同等质量口罩的商家们进价表是不是在弄虚作假。

但是他们没有,只是简单的根据他人的举报处罚了一个规规矩矩做生意的商家。这也反映了当前社会管理部门的教条化工作方式。自以为在为民做主,实际上却让老百姓吃更大的苦。实际上,作为一个曾经的五金店主,我卖过很多进价五六毛钱的东西,比如两相插头,比如小钻头之类的,然后都是卖一元钱一个,这在做生意的商家看来,是很正常的,【当然量大的情况下是另当别论的】。这是商场上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否则按照百分之十五的毛利去卖的话,一个单件赚一毛多钱,谁还愿意去卖这些东西?

虽然现在是疫情时期,各种物价都在管控当中,但正常的市场规则也是要尊重的,不能单凭坐在办公室里的专家们拍个脑袋制定的规则就僵化执行,如果全国各地,各个管理部门都教条化的执行规则,最大化的破坏市场规则,那当前那么多站在第一线为社会做贡献的药店工作人员,超市售货人员以及正在复工生产社会紧缺物资的企业人员,他们该如何获得自己应有的权益?

或者他们可以以一时的牺牲来保障社会的运行,十天半个月可以。一个月两个月的话,那我想这个社会就再也难以有效运转了。

春秋时期的孔子时代,鲁国颁布了一条法令:凡是从国外赎回在外当奴隶的鲁国人,都可以从鲁国政府里得到赏金,并报销购买奴隶的费用。孔子的学生子贡是个经商奇才,非常有钱,也经常从国外赎回做奴隶的鲁国人。但是子贡因为自身不缺钱,就不想要鲁国政府提供的赏金和报销费用。

这时候孔子对他说,你不要这笔钱第一是因为你有钱,第二是因为你想展示你高尚的道德品质,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要这笔钱的话,那么接下来其他从外地赎回奴隶的人是不是也不好意思来要这笔钱呢?可如果无利可图的话,接下来必然从国外赎回奴隶的人就越来越少,最终流落在外的鲁国人就得不到回国的机会。你这样做无疑是在破坏这项政策的本意啊。于是子贡接受了这笔钱。

以上的故事,我希望我们的职能部门真的需要仔细咀嚼一下,想一想到底怎样的服务才是为民。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