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正兴 : 毛主席打仗,有一点和所有名将不一样,这是他成为军事天才的秘密 |2020-02-19

2020年2月19日10:00:56 发表评论

遵义会议结束以后发起的土城战役,毛主席发现战前情况有误,形势于我不利,遂当机立断,放弃原订战役计划,指挥部队立即撤出战斗,西渡赤水河,向古蔺以南地区前进,寻机北渡长江。

1935年2月7日,毛主席鉴于川军已加强了长江沿岸防御,并以优势兵力分路向红军进逼,决定暂缓执行北渡长江计划,转向川滇黔边地区,红1方面军主力向川滇边的扎西地区集中。奉命掩护主力转移的红1军团红1师红3团,在团长黄永胜、团政委林龙发带领下,在赤水河边打转转。期间虽多次陷入敌军重围,但具备高度组织性、纪律性的红3团,队伍被打散后又重聚起来,根据兄弟部队留下的路标,奇迹般地突围而出,于2月15日胜利归建。

此时,蒋介石判断中央红军必然北渡长江,与红4方面军会合,于是他将薛岳指挥的“追剿军”8个师组成第1、第2纵队,滇军4个旅为第3纵队,黔军5个师为第4纵队,在川军及湘军一部的协同下,企图围歼中央红军于长江以南,横江以东、叔永以西地区。

毛主席审时度势,纵观全局,决定利用敌人的思维定势,挥戈东南,出敌不意地打击战斗力弱的黔军,以求再克遵义,重入贵州。在此前的古今中外战争史上,像这样的重大战略决策,古今中外的军队均讳莫如深,只有高级将领掌握,士兵们只要照命令执行就可以了。辛苦大家养成点点点的习惯,谢谢。

但是,红军是支有别于历史上任何军队的新型人民军队。自三湾改编起,毛主席就一直倡导要让广大指战员们知道为谁而打仗,要让大家在深刻领会上级意图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灵活机动地完成任务。因此,在扎西休整的那几天里,中央红军不仅向营以上干部集中传达了遵义会议决议,而且将油印的《告红军指战员书》发到每位战士手中,向大家讲清楚今后一个时期的作战方略。

这就是毛主席指挥打仗和所有的名将不同的一点。其他名将只考虑保密,手下的士兵只能机械地执行命令,战斗过程中碰到情况就很难灵活变通,而战斗结束后也没法总结提高。而毛主席让每个人都知道该怎么去打,让每一个战士主动融入战斗,从战斗过程中学习战争,从而能够彻底的调动出每一个人主动性,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每个战士的战斗力。因此我军的战士特别容易成长进步,无数人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将才。这也可以说是毛主席能成为一个顶级军事天才的秘密。

考虑到有些红军指战员文化程度太低,不一定能看明白《告红军指战员书》,有些红军部队还召开军人大会,用深入浅出的语言向大家讲清楚其中的道理。当时已经调任红1师参谋长的耿飚,就在召开全师军人大会之前,在墙上画了幅巨大的形势图,用红、黑两种颜色标明敌我态势。画好之后还走到百步开外,看看是否能看清楚。

在开大会时,他就以这张图为辅助,向大家讲明敌40万大军正从东南、西南、正北三个方向向红军紧逼,“为了突破这个包围圈,我军暂不向西了,要在贵州、云南、四川边界上实施战略机动,与蒋介石捉上一阵子迷藏再说。

耿飚特别说明:“这是毛主席的决定。”全场立即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战士们说:“参谋长在图上画的那些弯弯绕,连我们都看迷糊了,蒋介石肯定更迷糊。

2月18日至21日,中央红军主力在太平渡、二郎滩二渡赤水河,回师黔北,完全出乎国民党军预料。25日晚,红3军团攻占娄山关,并在红1军团的密切配合下连续击溃黔军的多次反扑。接着,红1、红3军团乘胜向遵义方向追击。27日,在遵义以北的董占寺、飞来石地区击溃黔军3个团的阻击。28日晨再占遵义城,并控制了城西南的老鸦山、红花岗一线高地。

这时,赶来增援的国民党军周浑元第1纵队第59师进至遵义以南的忠庄铺地区,第93师已进至新站,正向忠庄铺开进。毛主席决定乘援军孤军冒进之机,集中兵力,求歼其于遵义城以南地区。

2月29日傍晚,红1军团军团长林彪将红1师、红2师的师长、师政委、师参谋长召到设在五里堡的军团部,让大家换上洋学生的服装,背上书包,提着网袋,拿着画夹子,跟他一块出去“郊游”,而且规定一律不许带警卫员,不许骑马。

说是“郊游”,其实是化装现地侦察,现地分配任务,划定作战范围。当时,遵义城外围到处是敌军丢弃的东西,也有三三两两的掉队兵痞躺在路边抽大烟。这群“洋学生”对此视若无睹,只管向前走。根据敌军留下的让掉队士兵赶路的路标和道路践踏情况,林彪马上判断出敌军大体去向和兵力,决定红2师向南追,以乌江为界。红1师向西,沿鸭溪、白腊坎方向猛打猛追,并规定最远可追出100里。

29日晚,遵义外围大追击开始了,耿飚率红2团沿公路穿插。刚开始部队还比较集中,但敌军分散逃跑,红2军也渐渐变成了分散追击。1个团分成3个营,每个营分成3个连,每个连又分成了若干战斗小组。由于俘虏太多,红军不得不留下一些战士看押俘虏。面对人数比自己多得多的俘虏,战士们收缴了俘虏的烟枪,又卸下他们的枪机,就再也不必担心俘虏作乱了。

一路上,红2团不断俘获敌军的连部、营部和团部。30日晨,他们在一座大庙里追上了黔军1个师部。带队的副师长被红2师侦察参谋叫醒时,居然以为他是冒充红军,还打了侦察参谋一个耳光,叫他休要开这种玩笑。直到他被侦察参谋摔到地上,用马刀架脖子,借助桐油灯光,看清了来人八角军帽上缀着的红五星,这才清醒了过来,哆哆嗦嗦地举手投降:“你们来得真快呀。

耿飚一审问,这才清楚,昨晚这个师部曾在一个村子里宿营。他们抢了老百姓一些红薯,刚上锅点火,就听见另一股溃兵大喊:“红军来了”,吓得拔腿就跑。结果那些红薯被溃兵吃光了。他们逃到这里后,副师长补觉去了,其他人刚把抢来的洋芋、红薯煮上,红2团就追来了。敌副师长以为又有人来“诈”饭吃,这才胆敢打红军耳光。

天亮后,耿飚他们把俘虏整顿好。班师前,那几锅洋芋、红薯已经煮熟了,散发出甜甜的香气。红军指战员们拿了点自己吃,剩下的让俘虏们吃了好赶路。听说红军允许吃饭,俘虏们已经顾不上官阶大小和体面,一拥而上,一抢而光。看得敌副师长好不尴尬,连说:“真不像话,成何体统。”耿飚呛了他一句:“那怪谁呀,是你们自己把士兵搞成这个样子的。

遵义大捷,是红1方面军离开中央苏区以来,打的第一个大胜仗,部队情绪很高。指战员们都说:还是毛主席出来领导好呀。又说:跟着林军团长打仗,我们服气。红军在遵义地区一直休整到3月10日,期间祝捷会餐,大家谈论最多的,就是追歼逃敌时发生的奇闻趣事。

本文作者:忘情,“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这才是战争”允许,任何媒体、自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读者欢迎转发。友情提示:本号已加入版权保护,任何敢于抄袭洗稿者,都将受到“视觉中国”式维权打击,代价高昂,切勿因小失大,勿谓言之不预也。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