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NE0: 群体免疫、维度战争与危机中的“机”|2020-3-16

西方的统治者已经对自己的民众撕下了面纱,露出了赤裸裸的冷酷和无情的一面。

预计已有5千至1万人感染的英国,到目前为止仍未出任何隔离措施:未取消大规模集会、关停学校,不给轻症患者做检测,要求轻症和疑似患者在家自行隔离一周。

英国政府表示,不会提前宣布进行全国隔离,因为会导致英国民众隔离“行为疲劳”。

英国NHS公布的防疫措施指导中称,如果感到有感冒症状(包括高烧和咳嗽),在家自行隔离7天,不要去医院,也不需要给卫生部门或医院打电话,更不需要做检测。

 

3月13日的时候,英国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在接受《卫报》和《天空新闻》采访时称,政府的方法是为了减缓疫情向峰值攀顶的坡度,并使人群中的免疫力得到增强。目前英国政府采取的“延缓”政策中,包括需要约60%英国人感染轻症新冠肺炎,来获得群体免疫。将有限的医疗资源用于重症患者的救治,从而达到保护全体英国人的目的。

“群体免疫”是指足够多的人通过接种疫苗或通过接触感染对某种疾病产生免疫力,从而使该疾病不再能在其他人群中显著传播。

面对英国政府的这些措施,我个人并不想评价太多,但有两个地方实际上我是比较担心的。

首先,如果要让那些成功熬过病毒活下来的那些英国人产生所谓的群体免疫,能抵抗下一波疫情的一个前提,就是病毒自身并不会产生变异。

因为如果病毒一旦发生了变异,那么就算那些在这次疫情里面获得对新冠病毒免疫力的英国人,他也是无法去面对明年可能卷土重来的一个在这次病毒上变异了的病毒的,那么问题就来了:

英国政府是怎么样确定下一次卷土重来的病毒是稳定且不会发生变异的?所以才敢用这么极端的方法来对抗这次的病毒。

然后我第二个担心的地方是,英国政府的这种做法实际上让我联想到了三体里面的一种战争形态:维度战争。

发动战争的一方为了能适应低维度的战争,实际上先要将自己进行一个低维度的改造,当他们成功把自己改造到低维度的时候,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维度武器对宇宙其他角落的一些文明发起攻击。

 

一旦英国人的这种群体免疫是有效的,虽然这次看起来他们会得到一个非常残酷的结果,也就是这个社会可能10%的人会死掉,但是另外一个结果是什么呢?

那就是如果明年COVID-19再一次卷土重来的话,今年剩下的这90%英国人,在病毒没有发生变异的情况下,是没有办法再对他们造成伤害了,可是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实际上就会陷入巨大的风险之中。

因为我们抵抗疫情靠的更多是体制的高效执行力和民众的高度纪律性,我们大部分人之中并没有对产生和携带对这个病毒有效的抗体,换言之就是我们大部分人是没有免疫力的。

明年一旦这个病毒再在世界范围内卷土重来的话,如果不能彻底堵住所有的输入性病例,病毒就会让我们再重复一次今天这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的消耗,付出让整个国家再一次陷入停顿的巨大影响之中。

我觉得这是国外的政府在没有办法去应对全体人民负责的情况下,最狠毒,最无赖的一个把全世界拖下水的招数。

从我个人的角度,现在对于中国来说,有几点是我们必须得去考虑的。

首先必须得把堵住海外输入性病例当作接下来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

大量的人员从英国等地方涌回中国的话,如果我们无法对他们进行一个有效的检测和监控,这部分人就会变成一个又一个的“毒王”,重新将中国拖入到整个疫情的泥潭里面。。

这会导致疫情甚至没到明年而是短期内就在中国重新卷土重来!

而第二点要重视的就是疫苗的开发。

哪怕这是我们成功的堵住了所有的输入型案例,成功的阻止了疫情在今年的第二次爆发,但明年这个时候我们有很大的可能得去面对有重新蔓延的疫情。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目前来看只能尽快在一年之内成功研发出疫苗,然后让大部分人接种上疫苗,但如果让全体人都接种了这样的一个疫苗,我们还得考虑的一个风险是,未来会不会有发生了变异的病毒,它专门攻击的已经接种了疫苗的人群。

 

如果像英国这种国家,真的依靠这种群体性免疫使得存活下来的人都获得了免疫力,那实际上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到一年去解决疫苗甚至疫苗之后的事情。

当然,对他们来说同样会面临的一个困难,就是采用这种所谓的群体免疫,是会有一个时间差。

即从现在开始到剩下来的那些人都获得免疫力之前,他们的整个社会要经历一个非常动荡的时间段。

也就是像我之前《疫情,于中国已近尾声,但于世界,可能才刚开始》推演的那样,因为大量的人得不到救治和医疗生活物资的短缺,实际上使得整个社会的秩序出现局部甚至是整体性的崩塌。

我觉得对于中国来说,我们一定要抓住他们从现在开始到局部崩塌的一个重要的时间差,来为病毒明年可能出现的卷土重来,积累重要的资源和应对措施。

因为在这个时间差里面,他们的政府实际上已经相当于放弃了对全体国民的负责。

一个政府如果放弃了对国民的负责,实际上他也就是放弃了一种所谓的征税的权利。

我在之前的文章《医疗防护用品的中期短缺,相当于给全世界征一次健康税》里面已经说过,这个疫情在中期来说,相当于给全世界征了一个健康税,如果你看懂了我那篇文章,你就知道究竟征税的主体是谁,征税的工具是什么,缴税的人又是谁。

当国外的政府放弃对民众负责之后,实际上这种健康税征税的权利就转移到了一些能够对民众健康负责的公司,比如说生产口罩的公司,生产防护服的公司,生产药品的公司,提供医疗方案的公司。

 

当然用征税这种说法是不严谨的,比喻也是不恰当的,我希望大家能明白,现在哪怕中国生产的口罩卖到国外去,涨个5倍10倍,那是为了赚他们的钱吗?

绝对不是的。

那是为了让更多的国外民众能在涨价这个过程里重新买得到口罩,是为了国外那些草菅人命且无能的政府统治下遭遇巨大灾难的民众的一种人道主义的救治。

我相信国外大部分的民众必然是能够理解的,因为他们都自认是市场国家,而这又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市场行为,短缺自然会引发涨价,这是世界上所有教科书上都公认的。

口罩涨价个5倍10倍甚至20倍又怎么啦?它跟无价的生命比起来难道不也还是微不足道的吗?

我已经一再像在《比粮食美元更硬的,是口罩人民币》里面写到的那样建议,中国这边的疫情逐渐稳定,然后基本上产能能够满足国内需求的情况下,政府应该大举鼓励我们的口罩、药品生产商大量向国外出口。

如果像英国、美国这些国家,他们以国家的名义向要求中国援助的话,我们还比较麻烦,因为这种国家行为实际上我们是不可能说按照5倍10倍这样的去卖的,而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追求这种所谓的群体性免疫,政府在政府层面不会做出任何积极的措施和行为,那一切就自然都交给市场了。

既然他们的政府不去挽救民众,那就只能是民众自己把自己生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的口罩公司身上了。

在我看来,相关的口罩、防护服之类的公司,就跟当年供给侧改革之后的钢厂一样,已经不是开的工业生产线,而是开的印钞机。

这些白花花的钞票,还是世界人民主动塞过来的。

中国今年就算产能提高到2,3亿个一天,对于全世界可能的2000亿个的需求,也只能满足一半多点。

关键在于,今年买完,难道世界人民就不囤一点明年以防万一了吗?

一人囤10个,明年至少也还得有700亿需求,这还是不发生另外一次疫情的情况下。

在全世界大部分人只看到整个世界未来一片黯淡前景的时候,作为中国人,我们其实身处了时间差导致的一个巨大的红利之中。

像做空美股之类的钱,注定是跟大部分人无缘的了,但整个医疗防护行业及其相关的出口和贸易行业的红利,是可以让很多人能够享受到的。

作为中国人,我们要看到危机中的危,更要看到危机中的机。

而对于英国政府,我的建议是,如果不想交这笔健康税,其实我可以提供一个思路。

我们做股票的时候,很多时候做多是为了推到极点再做空,做空是为了更快地推到底部做多,既然选择了烂,何不选择一烂到底?

与其在焦急中等待,不知道全体国民什么时候才能都传染上病毒然后再通过自然淘汰获得群体免疫力,不如英国政府干脆给全体国民免费一人打一针COVID-19算了。直接一步到位,不会有再坏的情况出现了,最坏情况出现之后就是拐点,任何事情都是好转了,可好?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NE0: 群体免疫、维度战争与危机中的“机”|2020-3-16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