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思维:在中国的土地上,就必须铭记金融是为人民服务的 |2020-03-24

2020年3月24日10:41:34 发表评论

刘志勤老师曾经在瑞士苏黎世州立银行工作过20年,常年与海外金融机构打交道,他在与国外资本家谈论金融的时候,对方都会直说,金融就是要为资本服务的。但是在中国,我们中央银行叫做“中国人民银行”,那就决定了中国金融的第一要务是为我们的人民服务。

 

但究竟如何贯彻这一点?比如我们全国大大小小的银行,是以盈利业绩为目标,还是该以真正支撑地方中小企业为首要责任?面对中国金融市场上的大量资本,该如何合理约束,并防止资本外逃?刘老师强调,金融本应是帮助人民获得更好生活的一种工具,而不该成为少数资本谋利的游戏场,近些年在美国发生的事,绝不可以在中国身上出现。

 

 

讲金融问题的时候,有一个问题我特别要具体讨论,就是当我们中央领导一再强调,金融必须为人民服务的时候,我们很多老百姓是深有体会的,但是对很多企业来讲,究竟如何体验落实金融是为人民服务,在这点上确实非常难做到。

 

我们跟外资银行家、跟外国的投资家讨论过问题,你们的宗旨是什么?他说我们的宗旨是为资本服务,我说你们难道不是为人民服务吗?他说说到根上是为人民服务,但是我们在事实上第一步总是为资本或谁出钱我为谁服务,这是很直接很坦率的回答。

 

但是中国由于国家特点和政治特点,我们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保证金融的本质不变,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我在5年前就写过一篇文章,就是特别强调我们的金融必须回归到为人民服务这条线上来。

 

我提出两点意见:第一个,你不能再从利润出发,不断地关闭各大银行在外面的网点,使得老百姓越来越不方便。因为老百姓会发现,原来在街口、在马路边上、在自己家对面都有很多的网点可以取工资,可以报销或者交费,但现在网点几乎都没有了。在这种情况下,你就不是为人民服务了,因为人民找不到你。所以怎么能解决为人民服务的问题?这是很大的一个理论上、政策上和实践上的差距。

 

而第二点,特别是我们所讲的必须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和贷款贵的问题,这好像谈了有10年甚至15年之久,但始终并没有解决问题。症结究竟是在哪里?你知道一个人走路走得很平的时候,突然前面马路上出现了一个坑,你不小心踩空了,也就是说上面政策定得非常好,但是到基层的时候它却落实不下来,是空的。基层上企业得不到实惠,得不到真正的金融上的帮助。

 

如果我们的金融不能够为人民服务和为中小企业服务的话,人民银行这名字就应该改掉了,你也不要叫人民银行对不对?因为人民银行就必须为人民服务。最近我们中央银行特别是人民银行出台了大量的政策,支持中小企业和实体经济,但上一周我们和江苏的有关个人企业家在电话和微信上联系,他们却感到目前尽管中央政策很多很充分,但是这个雨下来了以后,并没有落到他们的头上,全被头上有顶伞给遮住了,所以这种情况的踩空现象应该引起更大的重视。

 

其实我个人认为我们研究的情况,中小企业贷款难、贷款贵,只是个表面现象。对于中小企业来讲,他们最难过的不是贷款难,也不是贷款贵,而是他们没有活干。你给中小企业项目活干,他就能拿到贷款,他才能够出利润,他才能够养活底下的工人。如果他没有活怎么办?即使银行为了完成它的贷款指标,把钱贷给中小企业以后,他也只能拿到钱用在别的方面,而没有用到他本身的核心财产和核心技术的开发上。

 

包括譬如说很大的一个工程建设项目,中小企业和私营企业几乎是拿不到项目的审批权,他只能喝点汤,吃点沙拉、便菜,主菜是吃不上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指望银行会把钱贷给他们呢?因为银行只能把钱贷给那些承担主要任务的国有企业。想要解决中小企业目前的困境,真正应该做的是给他们布置任务,要给他们活干,让他们能够通过有项目拿到贷款,这是比较简单的一个常识。

 

而第二点,我们的各大银行或每个银行都有业绩指标。中央银行就是人民银行下指标,说你这银行必须有多少贷款给中小企业,但是他并没有降低或调整你这个银行每年要交给我中央财政或者中央上级机构多少比例的利润,这个利润不减,他是没有办法完成这个指标的。这涉及到每个银行官员的乌纱帽问题,或他的业绩和他如何雇用底下工作人员的问题。

 

而这个业绩给中小银行贷款只会带来风险,因为中小银行还款期长,利润低,很多人和很多银行还是积极地或者主动地把钱贷给国有企业和大企业,能够求得更多的回报,而对中小企业只是象征性地给予一部分贷款,但是确确实实不能解决市场的绝大部分需求。

 

所以我们会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中央天天在谈要支持中小企业,人民银行天天出台政策要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但是中小企业在底下依然感到压力较大,心情上非常压抑,所以这种情况下出现的政策落差应该引起我们市场的关注,特别是市场监管部门的关注。

 

在对中小企业的政策倾斜上,应该更注重中小企业他本身自有的特点和特征,也就是中小企业以小、灵活为主要特点,我们这次疫情的发展可以得益于中小企业的转型,你看中小企业在口罩生产和防护服务的生产上,有很多企业是立马转型的,他原来不是做这个产业的,但是三天、四天他就可以把生产线安上,就可以找人来进行投产就可以生产,所以这是中小企业的一个大特征。

 

瑞士很小,但它在金融行业的发展在国际上独一无二;瑞士的跨国企业几乎不多,它就是靠中小企业、高阶技术企业支撑着实体经济。所以瑞士是一个非常好的样板,它在金融业上的发展,一个是因为对于国际市场的紧密跟踪和不断调整对国际市场的协调性,另一个就是因为它始终保持了对中小企业特别各地企业强有力的支持。

 

当我们中国在不断地进行改制的时候,也就是把国有制改为私有制的时候,我们不要忽略瑞士的经验。其实瑞士的银行基本是国有制为主,包括德国在内,它们的州立银行,从本质上讲是国有企业,也就像苏黎世和日内瓦这些州,每个州都有州立银行,而州立银行是州政府作为担保,也就是国有性质。所以国有银行支撑了瑞士金融的基本盘的稳定。它既不在国际市场上投资,也不搞投机,这二点就使得瑞士的金融行业非常稳定。

 

像我原来就职的瑞士苏黎世州银行,就是100%的政府担保,它在国际上始终是三大评级公司评为3A级的银行,为什么?就是因为它有政府担保,最安全,不会有任何的付款风险和付款压力,它的基本盘、普通老百姓和普通企业的融资和贷款是非常稳定的,他们的贷款利息很低,企业贷款利息很低,个人房贷利息也很低,他们银行界从来没有以暴力为发展目标。

 

但是瑞士也存在着几个大的跨国企业、跨国公司,就是银行,像UBS、像瑞士联合、瑞士信贷,是被一些国际资本大鳄所统治。这些银行的经营方式和我们所说的州立银行、国有银行完全不一样,它是哪里有钱赚就往哪里去的大的投资商投机,所以就存在着很巨大的风险。

 

所以在去年和前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当中,我们发现瑞士信贷和瑞士联合银行首当其冲,也是在国际上和美国的一些大资本家搅合在一起造成了国际金融大动荡,但是它的基本盘是在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州立银行手中,所以没有造成社会上的动乱,这是一个经验,我觉得还是应该值得重视。

 

现在不仅是很多国内人在关注,国外金融界也在关注这个问题,就是究竟怎么认识资本,资本的性质到底是什么?资本的性质经过这几十年上百年的演变,是否已经有所改变,是否改恶从善了?我们一谈到资本就知道马克思对它的评价,恨不得每一分钱都渗透着鲜血或者都是血和泪挣起来的。那么经过这几百年的演变,现在情况究竟发生了怎么样?发生了质的变化没有?

 

我们说从最近的情况来讲,似乎本质上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也就是说如果资本垄断,资本的价值带有残酷性和掠夺性,在这一点上毫无例外。美国是尤其最突出的一个特色,美国自从把美元作为通用货币以后,它在国际上的其他国家强行掠夺,利用美元独裁或美元垄断的地位,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

 

但是,对于中国这个市场来讲,既然我们强调我们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国家,我们对于资本的运用就应该考虑到中国市场的需要,资本不应当成为少数利益集团逐利的一个重要的工具。这种情况在西方可能是个正常现象,但是在中国这个现象应该逐步逐步引起重视,并且加以规范。

 

由于最近利益集团的权力和市场份额受到越来越大的挤压,受到越来越严格的监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些资本市场的另一种稳定性,就是防止这些资本市场利用政策的漏洞,譬如外逃或者是转移资产,而这样也会对国内市场造成一些大的冲击。我们正在进行的有关像“一带一路”的项目和海外投资的项目,也是要特别关注有关的资本市场它的合理性和它的透明度,只有这样的话才能保证我们资本市场的一定的稳定性。

 

从资本本身来讲,它是趋利的,但是,我们应该约束它在一定的框架合理框架范围内,这样才能使得资本市场成为左中右或者穷人和富人都共同能够享受的一个公众平台,而不只是少数人玩的一种游戏,我们不希望中国出现美国的情况,美国的财富集中在1%的人的手里,我们希望中国绝对不能出现这样的本末倒置的现象。而这个现象之所以能够得到缓解和解决,就是必须执行我们的金融要为人民服务,要回归到为老百姓服务这个基本点来。(完)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