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饮:三个事件揭露让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战真相!|2020-05-10

2020年5月10日16:50:42 发表评论

1991年8月11号,发源于加勒比海的飓风韦伯袭击的美国纽约地区,于8月19号到达美国罗德岛东部地区,最终消失在加拿大和英国地区。这次飓风给美国造成20亿美元的巨大经济损失。

2014年7月17号,世界艾滋病协会前主席、著名艾滋病专家乔普・兰戈,乘坐马航MH17抵达吉隆坡,再转飞到墨尔本,参加第20界国际艾滋病大会,同机乘坐的还有其助手、同事等在内108位艾滋病专家及其家属。当天,这架隶属于马来西亚航空的波音777客机坠毁在乌克兰靠近俄罗斯边界的乌方一侧的顿涅斯克境内,机上约280名乘客和15个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2020年5月2号,据纽约邮报等报道,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华裔新冠病毒学家刘兵在自己别墅中被枪杀,其头部、颈部、躯干等要害部位连中数枪。 

这三个事件,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本文将顺藤摸瓜、抽丝剥茧,跟大家一起找出这三个故事背后的内在联系。

【枪杀案外其他四起类似事件】

先来看下第三起事件,也就是病毒专家刘兵被枪杀事件,这起事件使得血饮再次确认,当今世道之下,研究生化病毒无疑是一项极度高危的职业。因为,此前全球已经发生过四起类似事件,刘兵被杀其实是第五起。前四起事件分别是:

一、2014年7月17号,马航MH17坠毁,包括世界艾滋病协会前主席乔普・兰戈、世卫组织发言人、英国BBC前记者格伦托马斯在内108名HIV艾滋病、埃博拉病专家及家属在内全部罹难。

二、2018年11月26号,贺建奎正式公布自己的基因编辑婴儿诞生。同一天,中国媒体公布消息,武汉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健康学院张同存、顾潮江两位教授已经收到收到国家知识产权局寄来的发明专利证书,发明名称是“一种治疗HIV(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嵌合抗原受体的重组基因构建及其应用”。这是全球首个“应用CAR-T免疫细胞治疗艾滋病”的发明专利,可以从患者体内完全清除HIV病毒。

三、2019年7月14号,据央视新闻报道,加拿大情报机构将知名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夫妇以及他们的学生带离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理由是“违反相关条款”。邱香果是全球著名病毒防疫学家,尤其在埃博拉、马尔堡、拉沙热等烈性人畜共患病的疫苗和抗体研究方面成绩突出。邱香果博士与研发了治疗埃博拉病毒的药物ZMapp,ZMapp药物还被发现对艾滋病等传染病的防治研究有启发作用。邱香果博士的丈夫程克定,同样是病毒免疫学家,其主攻方向为与埃博拉病毒同样危险的冠状病毒。

四、2020年2月5日,据英国BBC报道,加拿大顶级传染病专家、国家微生物实验室 (NML)首任科学总监弗兰克·普鲁默博士2月4日在肯尼亚开会时突然死亡。

【五起类似事件背后惊人的相同点】

分析这五起事件中包括邱香果夫妇和刘兵在内的八个主要人物,可以找到如下共同点:

这八个人的研究领域全部为病毒学,且所研究病毒主要集中在艾滋病、埃博拉病毒以及新冠等冠状病毒。

乔普・兰戈是世界著名艾滋病学家,其本人和助手杰奎琳以及格伦托马斯,长期涉猎埃博拉病毒以及相关的冠状病毒等;邱香果博士夫妇研究领域几乎涉及包括上述三种病毒在内的几乎所有P4级别病毒微生物;普鲁默博士,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工作期间,领导加拿大成功应对2003年的SARS非典以及2009年的H1N1禽流感等疫情的爆发,在他的监督下,加拿大成功研制出埃博拉病毒出血热VSV EBOV疫苗。 

普鲁默博士是冠状病毒、禽流感等病毒权威专家。普鲁默与邱香果曾经共事过,同样能够接触到埃博拉等四级危险微生物研究。普鲁默博士身亡之时,正在肯尼亚参加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和内罗毕大学合作研究的年度会议,这两所大学的合作研究帮助人类确定了很多关于艾滋病早期传播的关键因素。

二、这八人的研究实际上在破解第一超级大国的生化武器。

美国第一座进行病毒武器发展的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的创立者特劳布,就是一名纳粹生化学家,其生物研究计划规划的理论基础和路径就是:在埃博拉、马尔堡出血热、拉沙热等高致死率的烈性病毒基础上,研制出人畜共患、临床表现为感冒、发热等“非典型”症状的生化武器。这个研究思路一直是美国生化武器发展的核心思路,坚定不移,从未改变。血饮在之前的文章说过,埃博拉、艾滋病这些病毒其实都是Made In USA。

直白点说,美国生化武器研究方法就好比养蛊,就像古代苗疆之地的女子养蛊一样,用五毒(蜈蚣、毒蛇、蝎子、壁虎和蟾蜍)毒虫放在一个罐子里相互叮咬,取能存活下来毒性最强的,让他们再继续相互叮咬,促使毒性不断提高,最后提炼出毒性最烈的毒药。

 

美国生化武器研究发展的思路与苗疆养蛊手法类似,就是通过美国海军的“一千零一夜计划”,将全世界的各种人畜共患病毒株采集回来,然后在实验室中以动物躯体为“罐子”养毒,通过人为注射,在动物体内和动物和人类之间跨物种交叉感染,以及在多病毒之间交叉传染,繁殖的病毒不断变异提高毒性,再从变异毒株中提取出毒性最强、非典型特征最不明显的毒株,其最终目的是提炼出类似生化危机电影中的T病毒。非典型型感染症状+毒性猛烈是这种武器的主要特征。

所以,看上去名目繁多的艾滋病、埃博拉、冠状病毒等,其实就是同一种病毒,而这八个人的研究方向,实际上都是在研制抗衡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解药”。既然本质上是同一种病毒,那么研究思路必然是一致的。破解其中一种病毒治疗方法,都代表着打开了其他病毒研究方法的大门。一旦其中任何一种治疗取得突破,那么都意味着与这些病毒同源的其他病毒也将被攻克,比如:与埃博拉病毒同源的马尔堡出血热,极有可能在攻克埃博拉病毒以后被攻克。这就是为什么邱香果博士能够同时在埃博拉领域取得突破以后,继续在艾滋病、冠状病毒等领域同样取得重大成果的原因。既然原理一样,那么其中一个领域的特效药,就有可能对另一种病毒起效,这也是为什么邱香果研制的ZMapp抗埃博拉药物,居然还被发现对艾滋病等传染病防治有效的原因所在。抗埃博拉病毒的药物居然可以治疗艾滋病,而抗艾药物居然对治疗新冠有效,个中联系,细思极恐

三、这八人都是在即将取得突破的节骨眼上被拿下。这里所谓的“拿下”,指的是拘禁、抹黑以及被死亡。

(一)拘禁。最典型的就是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夫妇。邱香果团队在被加拿大情报机构带走之前,邱香果博士团队发明出了能够对抗目前几乎所有已知埃博拉变异毒株的新药MBP134,该药物即将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一旦这种新药成功,那么,埃博拉病毒将被完全攻克。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邱香果博士夫妇被加拿大情报机构带走。

在他们被拘捕以后,MBP134的研发全面中断,本来可以扑灭的新型埃博拉病毒,开始向整个西非大规模蔓延。从邱香果夫妇被逮捕的2019年7月份中旬开始,新冠疫情从美国纽约向全球蔓延,而邱香果的丈夫陈克定主攻的研究方向,正好是冠状病毒,是否可以假设当时程克定的冠状病毒研究也同样进入了关键时刻呢?

(二)抹黑。抹黑则是直接针对中国生物科学家。2018年11月26号,中国媒体报道了武汉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健康学院张同存、顾潮江两位教授,利用细胞免疫疗法可以完全清除患者体内艾滋病病毒。这两位教授用到的是细胞免疫治疗,其中就使用到了基因编辑技术,这种技术主要是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对免疫细胞进行修饰,增强其对艾滋病等病毒的杀伤力,从而达到根治艾滋病的目的。而就在消息公布的同一天,贺建奎向全世界宣布,其基因编辑婴儿诞生。这明显就是在污蔑中国生物科学家和中国生物界的名誉。

为什么呢?因为张同存、顾潮江两位教授利用细胞免疫疗法中的基因编辑技术,与贺建奎的基因编辑技术是不同。这两位教授的基因编辑技术只是对免疫细胞进行编辑,且是注射到成人体内,无需编辑人体基因组和去除某种免疫基因,即使失败,也不会导致被编辑基因,通过生殖细胞遗传后代,进而向全中国扩散。而贺建奎的基因编辑技术,则直接编辑人类胚胎,这种编辑是会通过生殖遗传给后代的。贺建奎的做法直接污染了全中国人乃至全人类的基因池。虽然同样是基因编辑技术,但是在应用上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是科学福音,造福人类,一个是基因原子弹,毁人无数。 

在中国艾滋病治疗取得重大突破的当天,受境外势力支持的贺建奎冒天下之大不韪、灭绝人伦地进行人类胚胎的编辑生育遗传,引发全世界科学界的反对,直接污蔑中国生物科学家和中国生物界的名誉,也成功的将中国首先攻克艾滋病这一世界性难题的光辉淹没。2019年12月30日,“基因编辑婴儿”案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贺建奎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这就是正义对科学败类、疯子的直接审判。

(三)被死亡。2014年7月17号坠毁在乌克兰境内的马航MH17班机上的人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世界艾滋病协会前主席乔普・兰戈,一个是世卫组织发言人、BBC前记者格伦・托马斯。其中兰戈是世界著名艾滋病学家,其长期驻非洲研究艾滋病治疗,在去世前的最后一次飞行他们是要前往澳大利亚墨尔本参加第二十界世界艾滋病大会,在这次大会上,兰戈要公布自己在艾滋病领域的重大研究成果,宣布其创立的治疗方法能够有效阻断艾滋病在母婴之间传播,这项成就具有重大意义。MH17上坠毁的专家们,之所以携带家属,就是要让自己家人共同见证在世界艾滋病大会上宣布这项重大成果的伟大时候,但没想到,这次的旅程却没有归途。值得关注的是,乔普兰戈逝世后,其生前工作过的实验室遭到搜查。

而同机的另外一个人格伦托马斯,则要在这次世界艾滋病大会宣布一个重要信息,他们怀疑,西非地区埃博拉病毒爆发与美国设立在塞拉利昂的凯内马生化实验室有关,并将在世界艾滋病大会上集体讨论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是否“非自然起源”的可能性,还将讨伐索罗斯基金会为获取疫苗暴利,不惜将埃博拉病毒从凯内马生化实验室中释放出来。然而,2014月7月17号23点,乌克兰223防空导弹团发射“山毛榉”9M38导弹击落了马航MH17,虽然乘坐该机的格伦・托马斯的怀疑被后续事实逐渐证明,但他跟兰戈一样,都不可能再看到。同机的110名艾滋病、埃博拉、新冠病毒相关权威专家人员及家属,也同样全部无辜惨死。

后来的事实证明,格伦·托马斯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在格伦·托马斯死后不久,塞拉利昂当地民众疯狂袭击当地的凯内马实验室。因为当地人发现,很多在凯内马的健康人在接受治疗以后感染了埃博拉病毒。民众袭击迫使塞拉利昂卫生部于2014年7月23日关闭凯内马医院,将病人转移到凯拉洪治疗中心,并命令管理凯内马生化实验室的美国杜兰大学停止检测埃博拉病毒。2014年8月,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开始公开怀疑,埃博拉疫情是否是由“非自然”病毒引起的。

被死亡的第二个是普鲁默博士。2020年2月4日,加拿大顶级传染病专家普鲁默博士在肯尼亚开会时,突然死亡,死因不明。普鲁默博士曾于2013年从沙特阿拉伯病人身上带回了冠状病毒的样本,在邱香果和程克定被加拿大抓捕以后,他是全世界范围内全面研究冠状病毒的最关键、最权威人物。在新冠疫情爆发蔓延和全球开始研制新冠疫情的关键时刻,这样一个关键人物却突然暴毙而亡。从拘禁邱香果到普鲁默暴毙,一个是将邱香果团队人员与加拿大微生物P4实验室隔离,一个是已于2014年离开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顶级专家暴毙,这是明显的要将研究场所、技术、人员实现彻底隔离。 

紧接着,就是2020年5月2号华裔新冠病毒刘兵死于枪杀,而射中刘兵的子弹,枪枪致命,都准确地打在刘兵的头部、颈部、躯干等要害部位,打的都是人体最致命的上三位致命处,明显不合常理,而杀人者随后也死亡,死无对证。

 

刘兵是匹兹堡大学计算机与系统生物学系研究助理教授,刘兵在了解SARS-CoV-2感染的细胞机制以及后续并发症的细胞基础方面,已经取得了非常重要的发现。在今年4月,匹茨堡大学医学院曾经在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论文称,刘兵团队已经研发出一支新冠肺炎候选疫苗,初步在白鼠实验证明有效,几个月后将启动临床试验。刘兵被杀的五月份,正好是其即将启动临床试验的关键时刻,一旦成功,将是新冠研制的重大突破。

总结这些人的死亡,死因都可以用死因不明、不明不白来概括。马航MH17坠毁原因到现在都没有公布结论,邱香果夫妇被抓捕以后下落不明,普鲁默博士猝死的死因不明,而刘兵除了被枪杀的原因不明外,死后还要被美国社交媒体污蔑是因为私生活混乱。说这是巧合,鬼才信!

四、这八个人相互之间认识,且与中国关系良好,并积极支持中国烈性传染病研究与治疗。

刘兵、邱香果夫妇本身就是华裔,普鲁默博士则是邱香果夫妇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P4实验室一起共事过的同事。普鲁默博士曾于2013年从沙特阿拉伯病人身上带回了冠状病毒的样本,而2003年中国遭到非典袭击,这种病毒就是冠状病毒,这次爆发的新冠同样是冠状病毒。显而易见,普鲁默博士作为该领域权威,刘兵主攻新冠病毒研究,这两人的研究成果无疑将帮助中国对抗新冠疫情。

格伦托马斯是当时世卫组织总干事、中国人陈冯富珍下属,而乔普.兰戈同样认识陈冯富珍。与其他西方科学家不同,乔普・兰戈力挺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在1996年发明的“鸡尾酒疗法”,支持中国抗击艾滋病事业。

邱香果博士积极支持国内烈性病防控研究,以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为基地,先后与国内多个科研院所开展合作研究。其中,与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陈薇研究员团队积极开展烈性病原科研合作项目,为该疫苗在塞拉利昂II期临床试验的顺利进行提供了科学支持,该疫苗目前已于2017年10月19号被中国国家食品药品检查总局(CFDA)批准,这是首个在中国获批的埃博拉疫苗,也是世界上首个获批的埃博拉疫苗。

五、这些事件全部发生在美元走强区间内,而疫情爆发能够快速拉升美元指数。

从2014年7月的马航MH17事件,到2020年5月2号发生的这些事件,时间节点全部位于美元走强区间内。这个区间位于2013年下半年到2020年3月之间,这其中美元指数多次突破100,最高点就是今年3月份的创下的103.7。

很显然,它们总是在病毒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时候下手,就是为了故意放纵疫情拉升美元指数。为什么放纵疫情呢?因为疫情的蔓延会直接拉升美元指数。美国拉升美元指数主要依靠打击石油为主的大宗产品价格,而这个价格直接与产地和市场有关,大宗产地主要在非洲地区,而西非地区是中国最缺乏的矿产资源的最大产区。2014年一季度,美国杜兰大学和索罗斯基金支持的凯内马实验室泄露导致埃博拉病毒在西非蔓延,直接打击了大宗产品价格,并进一步阻止中国魏桥集团等民营企业在几内亚等地的铝土矿等开采项目进度。

2014年爆发的这次埃博拉疫情被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陈薇团队扑灭,但随后新型埃博拉变种病毒居然再次出现,而治疗包括新型变种病毒在内所有埃博拉病毒的药物MBP134研发,因为邱香果夫妇被带走而全面中断,之后西非埃博拉疫情全面扩散。加拿大带走邱香果夫妇,不仅直接阻止BMP134问世,也阻止中国救援非洲埃博拉疫情,同时被带走邱香果丈夫程克定是新冠砖家,这也直接阻断了中国对抗新冠疫情的外部援军。

埃博拉疫情在非洲蔓延,直接支撑了美国金融战略,使得其打击大宗产品成为现实。2019年7月邱香果夫妇被带走以后,国际大宗产品价格开始一路下滑,2020年2月份国际大宗产品价格指数跌破2007年水平,就是最直接证据。而中国最权威的烈性传染病陈薇团队被国内新冠疫情拖住,而无法驰援西非,这是典型的阻援打点战略。所以,带走邱香果夫妇,不仅直接导致非洲抗埃博拉战役受挫,也是对中国新冠研究釜底抽薪。2019年7月,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点,文章后面将解释这个疑点。

六、包括邱香果夫妇在内的这些专家一旦研究成功,必将严重打击犹太资本集团的医药利益,这才是所有事件背后的根本原因!

长期以来,犹太资本控制的全球医药跨国公司垄断了全世界抗癌、抗艾等药物背后的巨额暴利。利益有多大呢?以《我是药神》中那款我们常见的白血病癌症需要的药—格列卫为例,它在中国香港的价格为每周17000元,美国为13600元,澳大利亚为10000左右,日本为16000元,而“格列卫”在中国的药价是23500元,一个月的价格接近100000。这个价格别说是绝大多数中国家庭都难以负担,就是美国家庭也负担不起。这种药不过是全球数目庞大的高价药中的其中一种,且远不是最贵的一种。发明艾滋病病毒的盖罗博士甚至将艾滋病病毒注册为专利。艾滋病以及癌症等疾病只能抗病毒治疗却不能彻底治疗的特征,让犹太医药公司赚得盆满钵满,敲骨吸髓,完美诠释了资本丧尽天良的嗜血天性。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其治疗费用和医疗器械花费更是天价,以中国为例,治疗一个新冠重症病人最高可达10万美元,这还是在中医干预下,如果是在其他国家价格只会更贵。假设,有一亿人患病,那么背后就是十万亿甚至是百万亿美元的市场,这后面的暴利可想而知。要知道,美国的GDP刚超过20万亿美元,中国国家财富总额也不到60万亿美元,美国家庭财富总额也才100万亿美元。

除此之外,埃博拉、尼巴病毒等背后带来的利益将更加巨大。利用病毒赚黑心钱,犹太资本当真丧心病狂。在本次抗击新冠疫情中,很多人奇怪,为何美国抗疫物资奇缺,特朗普还不主动从中国购买医疗物资,反而让自己女婿、犹太复国主义智囊库什纳全权办理并造谣中国物资有毒呢?原因之一,就是害怕包括口罩、呼吸机、中药等物美价廉的中国抗疫物资进入美国,直接冲垮犹太在美国境内的医疗暴利。在从中国拿到几十亿只口罩口,5月8号,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迫不及待的撤销了66家中国口罩生产产商在美许可证就是最直接证明。

尽管特朗普代表的犹太资本集团千方百计维护自己的医疗暴利,但是包括武汉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健康学院张同存、顾潮江两位教授利用细胞免疫疗法以及邱香果夫妇的MBP134新药,却可以治疗艾滋病以及埃博拉病毒。在邱香果博士指导下,陈薇团队研制出了埃博拉疫苗,她的指导对陈薇研制新冠疫苗,同样具有理论启示作用。而张同存、顾潮江两位教授利用的细胞免疫疗法,除了能够治疗艾滋病,还能够有效治疗几乎所有癌症,这是目前国际医学界顶尖技术。

很多人都知道,中国一旦掌握某项技术,几乎必然能够将之用到极致,在医药领域也是如此,一旦全面推广基因编辑下的细胞免疫疗法,中国一定可以将其成本从目前的十几万降低到几千块钱,而几个疗程就可以治疗癌症、艾滋病、白血病等疾病,这无疑将极大提高细胞免疫疗法的国际地位,同时,高科技+低成本也解决了这些国际病毒难题,无疑将重创犹太资本集团数百万亿美元的医药市场。

就这一点而言,他们对付这些研究烈性传染病破解之法并支持中国抗击烈性传染病的专家也就不难理解了。美国之所以击落MH17,是因为格伦托马斯要在这次会议上将直接讨论埃博拉病毒真相,紧急下手是因为身为BBC前记者的格伦托马斯急于揭开犹太资本集团黑暗。动用国际关系施压,让一国政府下手直接击落国际客机,足见犹太资本集团的黑手覆盖面之广。

 

仔细看前面四个事件背后的黑手,马航事件是美国支持的乌克兰军队干的,而现在乌克兰总统和总理全部为犹太人;刘兵和和邱香果夫妇出事的国家是美国和加拿大,刘兵持有美国身份,邱香果和普鲁默博士均为加拿大国籍,美国和加拿大都是犹太资本控制的五眼国;而贺建奎背后则是XX资本,它的背后是美国花旗银行,以其前期籍籍无名的江湖地位,没有犹太资本运作是断然不可能出席世界基因编辑大会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基因编辑女婴一个叫露露,一个叫娜娜,合起来就是luna,露娜就是古罗马的“月亮女神”。犹太共济会的标志是荷鲁斯之眼,而古埃及神话中,荷鲁斯之眼正好代表月亮和月亮女神。这些都是巧合?鬼才信!

在艾滋病治疗领域取得突破的张同存、顾潮江两位教授,因为是中国国籍且在中国境内从事科研,犹太资本没办法直接打击。所以就采用隔山打牛的办法,用贺建奎污名化中国基因编辑技术,间接打击张同存、顾潮江两位教授掌握的细胞免疫疗法,通过污名化促使中国全面暂停细胞免疫疗法,保住犹太医药公司在抗艾药物领域的医药暴利。在之前的文章中,血饮就建议国家保护这些在重要领域做出卓越贡献的专家,现在看来这是非常有必要的。有鉴于此,中国应该积极营救邱香果夫妇。那些说中国专家会被害是阴谋论的人,本身就是阴谋家的狗腿子。

【ADE效应武器化 】

新冠、埃博拉病毒烈性传染病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特征,那就具有极强的ADE效应。血饮在之前的文章中介绍过ADE效应,这里为方便阅读再简单叙述一次。ADE是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的缩写,中文翻译为“抗体依赖的增强作用”。ADE效应有两种,第一种ADE效应是如果你得了A型新冠痊愈了,体内有了A型抗体,不要以为可以同样抵抗B病毒,体內的A型抗体反而可以增强B型病毒的毒性,让B型病毒绕过你的免疫系统直接攻击你,这种效应会导致病毒致死力增加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第二种是患者之前被同一种病毒感染过,产生了抗体,遇到发生变异的同源病毒时,免疫系统派出了之前的抗体,但是由于变异了,所以抗体失败,等于不设防,于是后果比没有抗体的人严重得多,因为没有抗体的人免疫系统会正常工作,而不是被无效抗体欺骗了。简言之,ADE效应是导致变异后的同源病毒在有原始抗体的患者身上,将会产生倍数级以上毒性的原因。

这个效应最早在登革病毒感染过程中被发现,诡异的是,除登革热外,ADE效应广泛存在于SARS-CoV(这次爆发的新冠被命名为SARS-CoV-2)等冠状病毒、艾滋病、以及埃博拉病毒、西尼罗河等病毒中,且其ADE效应明显强于自然起源病毒。很明显,新冠这种冠状病毒同样具有强的ADE效应,这已经被法国和香港病毒学家确认。由此可见,这些病毒最致命的杀伤力反而来源于超强的ADE效应。这种超强的效应在疫情传播中已经武器化,而中国也同样受到了威胁。

4月8日,内蒙古自治区唯一一位感染新冠肺炎孕妇治愈近两个月后,顺利生下一名女婴,婴儿自带新冠病毒抗体。很显然,如果这种抗体能够一直携带,一旦受到境外变异病毒感染,后果将非常严重。那么,这个孩子未来将无法出国。人,是经济活动主体,隔绝了人,也就阻碍了全球经济一体化,也就阻隔了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紧密联系,也就可以实现了特朗普将中国从世界产业链上剔除出去的目的。

混合战争背景下的生化殖民】

除打击中国经济外,美国鼓吹群体免疫放纵疫情导致病毒全球蔓延,ADE效应又让病毒全面武器化,这就衍生出了另外两个概念,生化恐怖主义和生化超限战。这两个概念组合起来就能够诞生一种新的殖民方式——生化殖民。

众所周知,美国目前不仅阻挠他国防疫,还大搞群体免疫,放纵疫情在国内传播。这种放纵之下,病毒变异速度将远超疫苗研制速度,而只要ADE效应无法解决,那么前面研制出的疫苗都会被作废,而很明显,疫苗研制需要速度是追不上病毒变异速度的,这从印度80%感染者是无症状感染者就能看出。利用病毒变异与制造疫苗之间的时间差的不平衡性,以及放纵疫情无序蔓延与研制疫苗解药有序有效之间的不平衡性,这是犹太资本推行生化殖民的物理科学基础。

而只要无法应对,那么他们甚至可以直接干预促进病毒变异,印度喀拉拉邦爆发新型无症状新冠病毒就是它们这群畜生的杰作,而这种投入的成本是非常小的,甚至只需要几个美版贺建奎,轻轻编辑下基因就能做到,而导致的损害和杀伤力却几乎是无限的。在古代,很多士兵将沾染病菌的毒箭射向对方或者是疫情死者物品扔进城内引发瘟疫,与之相比,现在他们的手法更加隐蔽、高效且更加恶毒。

通过医药生物高科技,犹太资本集团可以随时隐蔽打击自己的地缘政治和金融对手,这种手段就叫生化恐怖主义,频繁使用就是生化超限战。一旦这两个手段奏效,他们就可以像沙特班达尔王子一样,当着普京面威胁对俄罗斯使用恐怖分子,然后提出自己的要价。这种手法,美国在古巴和印度身上已经使用了多次。

1971年代,美国中情局将HHV-6A病毒传播进古巴,导致古巴猪类大量死亡,直接重创古巴第二大经济支柱——养猪业。除了打击古巴经济促使卡斯特罗政府投降外,美国这样做也是威胁古巴不要派出庞大的雇佣军参与非洲战场帮助苏联打击美军。

2018年3月底,印度喀拉拉邦爆发尼巴病毒,迫使莫迪访问中国武汉求援。当时打击印度就是为了警告印度与中国保持距离,因为彼时中印洞朗对峙已经极大缓和,这不是美国希望看到的。2020年4月20号,印度新德里电视台报道,印度80%疫情感染者为无症状感染者,印度首次发现疫情的地方同样在喀拉拉邦,这是犹太资本给印度的第二次警告。

 

血饮在之前文章说过,犹太集团是古代和近现代恐怖主义鼻祖,现在延续邪恶传统,开始推行生化殖民。我们知道,只有弱势一方才会对强势一方使用恐怖主义手段。犹太资本集团之所以对中俄伊等国下手,一方面是因为从次贷危机以后,其硬实力下降比较快,军事上根本不是中俄的对手,这种情况下他们才想到了使用恐怖分子在中东对付中俄的手段,在其支持的全球恐怖分子主力2017年6月份被中俄消灭在幼发拉底河边的迈亚丁以后,他们开始发展生化恐怖主义作为地缘斗争的替代打击工具,而这种工具显然比支持恐怖分子更加隐蔽,成本更低。

除了对外打击敌人,疫情蔓延还帮助犹太资本集团支持的特朗普为首新保守主义政府,全面打击国内政敌民主党,这次疫情爆发最严重地区全部为民主党票仓州就是最直接证据。日前,民主党票仓州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市长公开表示,自己在去年11月份就已经罹患新冠疫情,明显早于中国疫情爆发时间,这是直接撇清了中国与美国爆发疫情的关系。这是民主党对特朗普栽赃的直接还击。这些都证明了血饮3月初关于特朗普放纵疫情是为了直接打击民主党的超前判断。

打击政敌是为了全面集权独裁。血饮在之前文章说过,当年就是以基督教福音派为首的犹太资本集团支持希特勒在德国上位,而现在的特朗普正在重走希特勒之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特朗普喊出的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就是1939年美国境内一个德裔美国人为首的纳粹组织首先提出的。当时的口号是“使纳粹德国和美国再次伟大”,现在他们将这句口号里的纳粹德国去掉,就成了地球人都知道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民粹主义口号。

据5月6号《纽约时报》援引纽约储备银行最新报告称,1918到1919年爆发的西班牙流感,帮助希特勒的纳粹党执政德国,而特朗普本身是德裔美国人,希特勒是奥裔德国人,两个外国人打着爱本国、爱民族旗帜,却都想着成为大权独揽、反人类的野心家,历史何其讽刺?

【全球疫情爆发原点就在美国】

未来美国还会继续使用这种下三滥手法打击对手,而这方面中国以及西非一直是最大受害者。从1981年的艾滋病传入到非典到HINI禽流感爆发再到这次疫情,中国切不可掉以轻心。对这种生化殖民新手法要有全局性的认识,并全面上升到国家安全领域,从4年前开始血饮就呼吁建立中国生化防御系统,这一建议今年3月已经被国家采纳,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PS:血饮在这里要说下,美国目前说病毒起源于自然,并不代表已经放过中国,认定起源于自然后,他们就可以继续栽赃给中国境内的蝙蝠和动物,而国内某农业大学的一群蠢驴还在不断出报告说病毒与穿山甲有关,这明显是在给美国递刀。

说到这里,可能大家最关心的就是病毒爆发原点到底是在哪里,究竟是如何爆发的。先来看个新闻,当地时间5月7日,位于法国东部城市科尔马的阿尔贝·施韦泽医院发表公告称,该院医学影像部负责人施密特重新研究了去年11月1日到今年4月30日拍摄的所有胸片底片,总计2456张。研究发现,最早出现带有典型新冠肺炎症状的病例可追溯到去年11月16日。很明显爆发地并非中国。

2020年5月5号,日本筑波大学博士福岛润也发表研究声明表示,2019年8月新冠疫情入侵,并在日本大规模传播。日本筑波大学在2019年9月封存的血清中检测出了新冠抗体。

那么,日本的病毒是从哪里来的呢?据美国媒体2019年7月12号报道,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卫生部报道,当地54名居民因“呼吸系统疾病爆发”住院。4月9日英国剑桥大学发表新冠病毒的三个变种及其传播路径的报告,研究人员认为,C类型演化自B,B类型演化自A,而美国拥有全部三个变种病毒。很显然,日本的消息和美国媒体的报道解答了病毒的起源。中日两国都是被美国爆发的病毒二次传染,全世界新冠病毒爆发的原点就在美国。

那么,到底在美国的哪个地方爆发的呢?很多人认为是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但在上篇文章血饮说过,马里兰州的死亡和感染人数并不是最高。3月28号,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检测了382人,288人阳性,阳性率为75%;毗邻马里兰州的特拉华州,检测了104人,68人阳性,阳性率为65%;距离不远的新泽西州,检测了3297人,2844人阳性,阳性率达到86%。新泽西州并不与德特里克堡所在马里兰州接壤,但阳性率却远高于马里兰州,而新泽西比邻的纽约州却是全美感染率和死亡率最高州,很明显纽约才是美国疫情爆发的原点,所有疑点都指向美国在上世纪50年代在纽约长岛东部普拉姆岛西南部修建的生化实验室。

【2019年7月背后的诸多秘密】

在之前血饮说过2019年7月是个重要时间节点,很多事情追溯源头都可以追到这个时间点,比如:2019年7月12号报道,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54名居民因“呼吸系统疾病爆发”住院;2019年7月,美国宣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2019年7月14号,加拿大情报部门带走邱香果夫妇;2019年7月16日,美国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批准了一项法律修正案,该修正案指示国防部监察长审查,美军在1950年至1975年期间,是否在普拉姆岛为研制其生物武器用蜱虫和其他昆虫进行过实验。

那么,2019年7月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7月12号到7月16号这个时间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这与纽约长岛东部的普拉姆岛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就要说到了文章开头三个故事中的第一个,飓风鲍伯。1991年8月16号,加勒比海东部、巴哈马群岛以东的雷暴天气形成热带低气压,终于发展成强热带气旋,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飓风。按照美国国家飓风中心的命名规则,这次台风被命名为鲍伯。该飓风破坏性极强,是美国检测到的大西洋飓风排名第八。

飓风鲍伯8月17号登陆弗罗里达州,穿越北卡罗莱纳州、佛吉尼亚州、马里兰州。8月18号上午10点,飓风到达纽约长岛东部的普拉姆岛以东40公里的布罗克岛,风速达超过每小时170公里。8月18号下午,飓风风眼移动到普拉姆岛对面的罗德岛海岸。8月19号,午夜零点,鲍伯飓风逐渐失去他的强度,在罗德岛着陆。之后向北移动,经过波士顿最终绵延到缅因州海岸线,最终跨越大西洋在英格兰的海边消失殆尽。这次破坏性巨大的飓风在给沿岸各州造成20亿美元巨大损失的同时,直接造成了纽约长岛东部普拉姆岛实验室险些发生巨大泄露。

为什么呢?因为普拉姆岛实验室供电主要有两种方式:高架电线或者地下供电电缆。其中地下供电电缆是主供电方式,高架电线只能作为应急供电的备用方式。但是,作为主供电方式的地下供电电缆早在飓风到来前三个月,就已经因为地下导体短路中断工作。飓风到来的8月18号,纽约长岛的输电线以及普拉姆岛上的高架电线杆,像牙签一样被170公里每小时的飓风鲍伯率先刮断。岛上电力主副供电方式几乎全部失去,岛上的工人被迫启动紧急发电机,但是普拉姆岛储藏病毒样本的核心实验室却没有及时供电。这个实验室的冰柜中储藏的病毒样本,包括HHV-6A病毒、内罗毕羊病毒、裂谷热病毒、西尼罗河病毒等致命性病毒。岛上工人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8月18号,上午10点30分,该实验室响起“AAANNN…AAANNN…AAANNN…”的警报声,这是低温储藏病毒的冰柜开始融化的警报声。

8月18号下午3点,因为停电,风扇停止工作,导致该实验室的负压控制系统完全失效。没有了负压的保护,被病毒污染的空气就会横行无阻,向外传播。8月19号,在全岛工人的努力下,终于重新恢复供电,32小时的惊魂时刻终于过去。事后美国政府拒绝承认普拉姆岛发生安全事故,1991年9月17号,参与普拉姆岛这次惊魂抢险的员工全部被美国农业部解雇,这些工人中很多饱受终身病痛折磨,直到离世。

美国农业部在1999年将普拉姆岛的安全级别从三级升级到四级。每年7-8月份的时候正好是美国飓风频发的时候,而普拉姆岛本身位于美国东北飓风带最容易受到袭击的地方,实验室还靠海建造,危险指数更高。1953年实验室刚刚建成的时候,美国军方的一艘船就被风暴击沉,而随着美国进一步私有化,普拉姆岛的安全系统进一步衰败,衰败的结果之一就是大量违规排泄生化废水,直接导致纽约长岛龙虾绝产。

美国每年7月开始,飓风就会频发,但不是每次的飓风都会经过纽约长岛东部的普拉姆岛,只有行进路线与鲍伯相同的飓风才会袭击普拉姆岛。而2019年7月就有这样一个飓风,沿着当年鲍伯当年相同的路径,从弗罗里达走廊以东地区形成,沿着相同路线穿过纽约州袭击了普拉姆岛,最终同样消失在罗德岛以东地区,这个飓风名字就叫做巴里(Barry),其风速高达每小时121公里,风力超过17级,为一级飓风,其威力与当年的鲍伯类似。与飓风鲍伯一样,他们都是当年首次袭击纽约的特大飓风。它的活跃时间正好位于7月11号到7月15号这个时间段。它的行进路线如下图所示。

1991年与2019年发生了同样的事情,诱因都是一样。之后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随着疫情从纽约长岛东段的普拉姆岛开始向全美乃至全世界蔓延,从这个原点出发,日本、中国、法国以及世界其他国家关于新冠疫情的所有发现就都可以串联起来了。

 【中国应对之重点关切】

目前美国新保守主义的特朗普政府正在千方百计的抹黑、甩锅中国,其目的一方面是要让中国承担经济赔偿,并煽动全球种族主义和民粹分子攻击中国,同时也是想顺势将美国恶行遮盖。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没有完美犯罪,只要是发生过的事情,通过抽丝剥茧,就一定能够找到事实真相和凶手。

要揭开这次全球疫情真相,中国就应该主动出击。在4月13号名为《揭露特朗普强推群体免疫的嗜血真相,力保委内瑞拉击沉犹太诺亚方舟》的文章中,血饮建议中国在世卫组织框架下与其他国家专家一起核查美国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在5月1号文章《急于甩锅中国,特朗普到底想隐瞒什么?》文章中,血饮建议中国应该联合俄罗斯以及其他国家核查位于美国纽约长岛东部的普拉姆岛。紧接着5月8号,外交部发言人表示,请美方开放美军最大生化武器基地,让专家调查。

华春莹强调,美国不是要公开透明吗?不是要调查吗?中方在信息公布方面一直是公开透明的,我们也一直支持世卫组织根据国际卫生条例开展相关的工作,不知道美方可不可以也像中方一样公开透明,不知道美方可不可以开放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开放他在美国国内以及世界各地,包括在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的生物实验室来接受国际社会的独立调查?外交部发言人讲话中讲到的这些生化实验室,之前血饮文章中已经全面论述过,美国利用他国领土从事见不得人的勾当,早就应该被揭露,现在中方火力全开,直接硬怼美国,真正打在了美国的痛处。这些都是积极的进步。

面对美国持之以恒的污名化,以及多国紧紧跟随的赔偿请求,中国切莫将之视为儿戏,必须高度重视,将疫情揭露战上升到战略高度,建立统一的战略指挥部,协调指挥外交部门与宣传部门的一致行动,避免因思想不统一而带来的相互掣肘;确立疫情揭露战的国际国内群众路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有序投入反围剿战斗。这次疫情全球蔓延,受损者众,故而揭露美国放纵疫情的卑劣行径,这次是绝佳机会,一旦错过,机会难再。面对生化殖民,非典的教训一定要吸取,必须以不破楼兰誓不还的决心,打赢这场疫情揭露战,才能为全世界人民争取到真正的健康生存权利。

同时,血饮也提醒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全世界,普拉姆岛是比德特里克堡更加重要的地方,核查这里才能够找到更全面的真相,因为2020年3月27号,美国CDC批准德特里克堡重新开放,并于当天夜间进行计算机数据转移,这说明美国已经做好了应对国际核查的准备。

回顾往昔,21年前的5月7号北约空袭中国南联盟大使馆,惨痛沉重。事隔经年,激愤犹在,勿忘国耻,铭记历史,吾辈自强。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100多年前的中国,犹太资本集团还想搞当年鸦片战争那套栽赃把戏,可以尽管来试试。230万解放军枕戈待旦,东风家族盎然耸立,何惧之有?一旦撕破脸,舆论斗争让你知道什么叫舌战群儒,武装斗争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原创不易,喜欢这篇文章就请打赏一下吧。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