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顾子明: 美股开启的第二轮下跌 |2020-5-15

开始今天文章之前,我们做一道题。

组织一群人参加一个游戏,每个人可以在1~200之间任选一个数字,最后进行统计取平均数。这群人中,谁的数字最接近平均数的三分之二,谁就会独得一笔丰厚的奖金。

那么,你会选哪个数字呢?

这个问题并没有标准答案,但有趣的是,最优解的值,跟受测群体的受教育程度成反比,普通民众往往都是给出数字50以上,但是在藤校精英和华尔街员工们中的测试,基本都在数字20以下。

对于这个测试,聪明人很快就会想明白,这是一个群体预期的测试,聪明人都知道结果不取决于自己,而取决于同伙中大多数人对自己这个群体判断力的判断。

换句话说,大家算的就是“2/3”这个系数,会被乘以多少次。

这也导致了参与的群体越精英,得到的数字就会越小,尤其是在学校里面做测试,数字几乎会跟学校的全国排名成正比。

而现在的美股,实际上就正处于这个状态。

一方面,由于美联储几个月来的无限量放水,使得整个美国资本市场上拥有了取之不尽的流动性,资本大佬们不仅没有遭遇挤兑,还拥有了大量的弹药,指数拥有继续向上的动力。

但另一方面,受疫情冲击,全球经济都出现了大规模的停摆,而且可以预见的是伤害将非常持久,特朗普景气吹出来的泡沫加上现实的冲击,使得现在的美股出现了巨大的泡沫。

也就是说,现在美股的涨跌都是说得通的,跟基本面和资金面都没有什么关系了,未来的走势,实际上是取决于华尔街的资本家们,对其他资本家判断的判断。

 

而这华尔街的这群全世界最聪明的人,就像文章开篇的那道数学题那样,只要形成了一致的预期,就会搞出来不断的加码。

譬如这几个月来,先是让巴菲特“活久见”的四次熔断,让美股单边下行一个月的时间内近乎于腰斩;然后又是在饱和式的弹性防御之下单边上扬收复失地,纳斯达克不仅收复了故地还创下了新高。

可以预见的是,这一波美股向上的动力衰竭之后,那群全世界最聪明的精英们很快就会掉头一致看空美股,跑的比其他人都快也都果断。

而且,由于美股的主要玩家都是大型机构,导致美股W型大踏步的弹性防御走势,近乎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局势。

这个时候,就不得不慨叹中国股市的战略定力了,说是L型就是L型,股市从15年的5000点跌下来之后,长达五年的时间,历经贸易战和疫情冲击,都坚持在3000点基本以10%的幅度上下浮动。

这也体现出来了中国股市散户多的优势,大部分连数学工具和博弈论都不会的股民们,反而不容易出现预期一致的恐慌和兴奋,让中国股市可以走出来不受美股和国际局势的影响。

但是,美股就不一样了。

就像政事堂周日文章中判断的那样,随着陷入了抗疫刺激方案的博弈,美国“疫情经济”进入第二阶段。

回到本文一开始的问题中,聪明人总会比其他人更多乘以“2/3”那样,华尔街的大佬们一旦认为政策引发的单边上涨预期终结,那么必然会抢在预期达成一致之前抽身,从而形成新的单边下跌预期。

尤其是有摊上了特朗普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国总统,没有把全球抗疫作为主打牌,而是惯性的将股市与自己捆绑在一起,股市的下跌还可以迫使心急如焚的特朗普尽快出台对资本方更有利的第二波刺激方案。

前三年,特朗普以为自己可以利用民粹牵着资本的鼻子走,没想到最后一年,被资本利用疫情牵着自己的鼻子走。

同样,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

美股一旦正式进入到第二轮下滑,随着争夺救援计划的利益,美国内部的矛盾就将迅速激化,将使得我们承受的各方面压力都将骤然减轻。

但是对于特朗普以及共和党竞选集团来说,股市下跌引发支持率的迅猛下滑,会导致其有概率会承受不住压力,在一些领域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来转移矛盾和甩锅。

所以,我们近期的重点,一个是不去在没准备的领域惹事儿,另一个是挖好我们设伏的预设阵地。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顾子明: 美股开启的第二轮下跌 |2020-5-1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