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美国创造了互联网时代,但这个时代属于中国|2020-05-22

2020年5月22日10:07:00 发表评论
长久以来,很多人会把“美国衰落”“中国崛起”两者一同讨论,在这种语境下似乎是中国的迅速发展冲击了美国的地位。
 
但乔良将军认为,美国的衰落是他们自身的原因,中国没有对此产生决定性影响。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互联网,美国在互联网时代早期拥有绝对的统治力,在软硬件等各方面领先全球,可谓是一手创造了整个互联网时代。
 
然而在此之后,互联网带来的许多革命性进步,却与美国现有体制格格不入,反倒是中国更加适应这个时代,逐渐在互联网领域后来居上……
乔良:
 
美国的衰落和中国没有关系,就像美国的贸易逆差跟中国没有关系,美国工作岗位的流失与中国没有关系是一样的。
 
美国的衰落是因为时代使然
 
有很多人说今天这个世界发生变化的原因是美国的衰落和中国的崛起,其实这是一个现象,但并不是本质的东西。
 
本质的东西是一个大的时代正在到来,而这个大时代并不是中国的崛起带来的,恰恰相反,是美国的科技创新带来的。
 
互联网时代是美国科技创新的结果。但是,让美国人自己都要大跌眼镜的是,它创造的互联网时代是它自己并不适应的。
 
它的许多东西,包括它的政治制度,它的价值观念,都和互联网的天性以及互联网的本质特征不相兼容
 
美国的政治制度,它一直引以为荣、引以为傲,说它是民主制度。可恰恰是这种民主制度和互联网带来的许多新的变化都不兼容。
 
你比如说高铁,高铁是什么?高铁就是钢铁、水泥加互联网,因为高铁需要又高、又平、又直,然后加上互联网的信号系统,信号调度系统要非常精确到位。
 
这些东西美国一样都不缺,它既不缺钢铁,又不缺水泥,也不缺互联网,可它为什么搞不成高铁?
 
美国要想搞成高铁这样的项目,它的制度要求必须通过议会,要么通过州议会,要么通过国会,它要有法案,要有提案通过,才能搞它。
 
可是每一次只要有议案或提案出来,美国的利益集团、高速公路利益集团,旧的铁道部、铁路部利益集团、航空利益集团等等,都会派出它们的游说团队去游说国会、游说议会,不让这样的法案通过。
 
因为这样的法案要是通过的话,势必要伤及这些利益集团的利益。
 
美国连网约车都很难在一个州、一个城市通过,为什么?就是因为它直接伤及到出租车司机的利益。出租车汽车工会就马上会去游说议会,不要通过这样的议案。
 
而且美国人的价值观也会和高铁冲突。美国所谓的普世价值观是民主、自由、人权,所谓自由和人权,就是在保护私人的权利,保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这样的话,如果你要搞高铁,毫无疑问你就会面临土地的征用,会面临拆迁,甚至强拆。
 
但它的价值观是说,这是我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你出多少钱我都不会卖它,你也不许强拆它。那这样的时候怎么办?
 
一个钉子户出现了,那么高铁的设计师就得修改方案,修改方案专门为你拐一弯。高铁拐一个弯是没问题的,但如果下一个钉子户又在前面出现了呢?
 
再后边还有4个、5个、6个、7个、8个钉子户都出现了,还有高铁吗?
 
所以说它的政治制度和它的普世价值观本身,都是和互联网带来的许多带有效率性的变化相冲突的。
 
它为什么搞不成移动支付?搞不成支付宝?它为什么连共享单车这些都搞不成?因为所有这些东西它都是一个互联网,有一个特别重要的需求,就是要求你让渡你的个人隐私权。
 
你要做每一件事的时候,互联网都会给你弹出一个协议来,要求你跟它签协议,允许它看你的个人信息,获得你的头像,你必须签署同意,否则就无法去使用它。
 
所有的APP都是这样的,可是如果你要保护你的隐私,你就不能够接受让渡你个人的权利。这个带来的结果就是整体社会效率的低下。
 
今天美国和中国的发展效率之间越来越显示出一种差异来。
 
互联网时代,我觉得中国人真是有点歪打正着,我们对于隐私的不那么在意,我们对个人权利有一些轻视,甚至轻蔑,可是恰恰在这方面,我们迎合了互联网的某一个方面。
 
所以说中国的发展反而在这方面变得很快。比如说中国所有的酒店,在它的走廊尽头都有一台探头摄像机;我们的高速公路上隔一段就有探头;我们的每个十字路口都有探头。
 
这些东西在西方国家看来,你是在侵犯我的隐私。可是对于中国人来讲,这个隐私我们是可以让渡的。
 
由于让步了这部分隐私,使社会的发展,甚至社会的安全得到了空前的提升。这就是我们在让渡一部分权利给互联网之后,获得的社会效率的整体进步
 
我们现在越来越看清楚,一个互联网时代,一个区块链即将普及的时代,实际上每个人的信息在很大程度上都会让渡出去。
 
我自己预测一下,人类社会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当这个社会全体人都穿着衣服的时候,不穿衣服的人会是个怪物。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把衣服脱光之后,那么穿衣服的人就是个怪物。
 
当所有的隐私都大白于众人面前的时候,隐私就不再是隐私,隐私只有一部分人在保护它,另一部分人在让步的时候,隐私才是隐私。
 
所以说我们不能够用今天的价值观,去预测未来的社会是什么样子。在未来的社会我们很有可能对于隐私的观念都会发生变化。
 
只有当某种权利的让渡可能严重伤害到你自己的时候,这个权利才有意义。
 
现在中国人的生活中有大量的人脸识别系统,大量的探头,我们几乎开始渐渐地对它没有感觉了。
 
在这种情况下,它就不再会对你的个人隐私造成伤害。不成为个人权利,同时也不伤害自己的话,那么这个权利就意义不大了。
 
西方国家越过这一步,是需要和它的制度、和它的价值观作斗争的。而对于中国来讲,我们几乎不需要斗争就直接走到这一步。
 
那么谁走得更快呢?显然在互联网时代中国人走得更快,所以说中国的互联网经济更有效率,也就是理所当然的。
 
这样一种深刻的变化,是美国人在发明互联网的时候,它并没有真正意识到的。互联网是六亲不认的,它不会由于你是互联网的发明者,而对你美国格外网开一面。
 
跟不上趟就是跟不上趟,你不能运用互联网带来效率,那就是带不来效率,它不会独独给美国留下后门,这就是美国今天的难题。(完)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