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死中医的1个美国组织与6个中国人,复兴中医高层急需做10件事|2020-05-24

2020年5月24日13:39:32 发表评论
美国有一个财团,发现很难征服中国的文化。尤其是中医,根深蒂固,无法撼动。西方的一些比较鸡贼的政治家,想了一个损招:你不是搞“以夷制夷”吗?我搞“以华制华”。
 
他们采取了一个从长计议的策略:用庚子赔款的一部分在中国建立大学,并大量吸收中国留学生,目的是培养自己的代言人。
 
这其中,有个公司也采用了类似的策略。这家公司,一开始是靠在中国贩卖煤油,发了大财。这家公司,其实不光卖煤油,这同时也是一家医药公司。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洛克菲勒医药集团。
 
一开始,它们很发愁,因为,中医在中国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卖西药,绝对不同于煤油。非常难。
 
但是,面对中医这个在中国盘踞了几千年的大盘蓝筹股,洛克菲勒医药公司,却毫不气馁,决定打败中医,让中医变*ST,然后摘牌出局。
洛克菲勒集团策划了一个类似送煤油灯的策略,于1915年在中国成立了协和医学院,把西医打进来,并以学术基金会的名义免费培训中国人学习西医。
这个基金会可以给中国教授西医的学校赞助,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给这些学生并通过这些学生给中国人灌输这样的思想:即放弃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安全有效廉价的中医”,而相信昂贵的西药。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中医在中国有几千年历史,且历经考验,安全有效且廉价,它的竞争力超级强。
怎么办呢?
 
通过“科学”来规避直接竞争,进行迂回作战。
于是洛克菲勒财团就耗费巨资,创造了一个广告词:中医不科学。
 
这样就绕开了中医最具竞争力的方面。从思想上让老百姓知道科学是最好的东西,中医不科学,所以中医不好。不得不说,这个简单的逻辑链,很歹毒。因为,当时的中国,对科学的态度是又敬又怕。
 
过程很曲折,先说结果。
 
结果就是,为了占领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医疗市场,洛克菲勒集团,联合其他西方的医药公司,齐心协力,付出了百年时光,最后终于成功地把中医在中医的发源地“中国本土”打趴下。
 
当然,关于这段历史,大部分书上写的都比较含蓄,不疼不痒地称,中西医双方从民国一开始是处于并存和对峙的状态,共同构建起中国近代医学史上特有的二元格局。
然而随着历史演进,双方的地位开始逐步转变,由当初的平起平坐,发展到后来西医一枝独大,最终演变为“西医在朝,中医在野”的格局。其实,中医的现状比书上写的残酷得多。远远不是一句轻飘飘的“中医在野”所能涵盖的。
目前看,中医算是山穷水尽,虽然没有摘牌,但是已经st了。
 
现在的中国,已经没有几个真正的中医了。
 
就连中医赖以自豪的中药,最有竞争力的生产基地,也都在日本韩国以及美国,根本也不在中国了。
 
以洛克菲勒医药集团为核心的西医集团,征服中医的战争,基本到了尾声。
 
西医在朝,中医在野,这种说法,其实是给中医留了面子,也是为了照顾国人的情绪,更是为了遮掩西医的暴利。
西医背后的医药资本非常现实,向来低调奢华,闷声发大财,才是它们的风格。
 
现在中医,基本上已经退出了功能性的医疗市场,跟中国书法,中国画、中国戏剧差不多一样了,基本成为中国传统文化属性的东西。
嗯,非物质保护遗产,懂吗?
 
市场基本全部,已经归了西医。
 
中医完败。
而且是在中国的本土,中医的发源地,完败。
 
这绝对是一个奇迹。
作为西医的既得利益者,无论洛克菲勒医药集团们的核心管理层,如何表彰自己的功绩,也不过分。
 
但对全体中国人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耻辱。
 
这个耻辱,在相关利益各方的遮掩下,现在还没有真正显现。
相信,在很久或者不久的将来,历史会为中国的医学立一个耻辱柱。
 
那么这个耻辱柱上,到底有谁呢?
 
 
第一个,此人名叫俞樾。
很明显,这个人,不算历史名人,知道的人不多。
但是他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学生——章太炎。
此人曾在清廷干过翰林院编修,读过些书,但不懂中医。
 
俞樾反中医之原由,很奇葩,全因家人接二连三的逝去。
他59岁那年,妻子病逝,长子俞绍莱也病逝,小女儿染重疾,虽保住了命,生活却无法自理。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打击接二连三,原因都是因为医治不力,他反中医,情有可原,但很明显,这非常荒唐。
无论中医西医,都有名医庸医。以偏概全,是不对的。
这个人很有意思,他在大肆宣传反中医的同时,非常坦然地说,自己对中医素未通晓。
此人虽然有点逗逼,但他写了一篇《废医论》,影响力极大。
他根据《黄帝内经》所写的《内经辨言》,从学问的角度,在根上对中医发起了疑问。
关键是,在当时西学全面占据优势的大背景之下,他的主张风生水起。
 
洛克菲勒集团与中医没有什么历史上的恩怨情仇,其实,仅仅是靠资本逐利的本性行事。
用现在的话讲,洛克菲勒集团与中医的关系,是为了争夺市场的商业竞争对手。
没有私仇。
 
但是,这个章太炎的老师,为了一己私怨,把庸医的责任,全部让传承了几千年的中医背锅,这个事,做得可真是不地道。
但是,他当时的举动,无疑成了西方医疗集团的强助力。
 
就跟现在提华夏文明复兴是主流思想一样,当时的民国,反对中国传统文化,是非常时髦的事。
当时的社会名流,反对中医的,可不仅仅俞樾一人。
当时比较有名的不少,其中最出名的有梁启超,胡适。
 
梁启超。此人大名鼎鼎,著名的维新三杰之一。央视的《开学第一课》里面孩子们朗读的《中国少年说》就是他写的。
客观地讲,梁启超此人,在中国思想史上的贡献一般,远不如在学术史贡献大,他的思想多来自康、谭二氏,但创设不如康有为,破坏不如谭嗣同。
他厉害的地方是写文章厉害,文笔生动,宣传力超强。
不信读读《少年中国说》就知道了。
 
主席对梁启超一生的评价是四个字:虎头蛇尾。
他最辉煌的时期是年轻的时候,办《时务报》和《清议报》的几年。
 
反对中医的人很多,但是像梁启超一样,为了反中医,保卫西医,搞得世人皆知,上了当时的民国头条的,他是第一人。
 
当时这个事,叫“西医误割肾案”,轰动一时。
 
1926年3月,梁启超曾因尿血难愈前往协和医院治疗。X光透视的结果显示,梁右肾中有一个黑点,医生诊断为肿瘤,决定手术摘除肾脏。术后对病肾做病理分析,发现黑点仍然在,但并不是癌症,而梁的尿血症状也没有被手术治愈。一时间,舆论耸动,社会风传,协和误将梁启超的一只好肾切掉了。
 
陈西滢、徐志摩等著名人物都纷纷撰文,讥刺协和西医误人。为了捍卫西医,梁启超本人出面,撰写题为“我的病与协和医院”的文章,竭力为协和医院和西医的治疗原则做辩护。
 
后世不断有资料表明,梁启超私下对协和的医疗方案并不满意,他为西医辩护的行为,有人称之为“强忍委屈”,但多数人倾向于认为,梁笃信科学,为协和辩护,毋宁是为西医和西方科学的原则张目。
 
梁启超这样影响舆论的文化名流大多生于19世纪,他们的青年时代成长于中医的环境,仅就其个人经验而言,完全排斥吃中药,是不可能的。
然而,他们赞同西医并非仅仅据其疗效,而是因为,他们片面地认为,西医是西方现代科学原则的产物:从这个角度说,赞同西医即是推动中国现代化和科学化。
 
日本经明治维新一跃为亚洲强国,对志在图强的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刺激,更是巨大的榜样。明治维新的新政中即有废止汉医一项。
在他们这帮人眼里,似乎推崇西医、反对中医与现代强国之间,有非常大的关联。
 
唉,食古不化,食洋亦不化。
这是民国文人的通病。
 
胡适。
 
这个人也是民国时期的大名人。
他反对中医的口头禅是:中医不科学。
 
首先,评论中医不科学,这句话本身就是不科学的。
说中医不科学,就如同,说女人不是男人一样,纯属废话。
 
中医,是土生土长的华夏学问,诞生于几千年前,那时候,欧洲还是一片荒漠呢,肯定不属于仅仅才几百年的西方所谓的“科学”。
 
其实,西方的现代科学,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非常类似于中国古代的“格物学”。
而格物学这方面,墨家的首领墨翟,是个中翘楚。
墨家的兵器制造所,几千年前发明的各种玩意,有些比现在都先进。
 
但是,胡适说中医不科学,并不是真正研讨西方的科技与中国的格物学的差别,他的意思非常简单,就是一句话:
中医是落后的,
西医是先进的。
 
但是,科学的定义到底是什么,科学界也是不统一。
这其实恰恰就是科学的特点,分科而学,越分越细,越分越支离破碎,距离事物的本质越远。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只见局部,不见整体。
 
举个例子说明一下,到底什么是西方的科学。
 
那么在西方,医生这个称呼,怎么称号呢?
在中国,上过英语课的中国学生都知道,医生就是:doctor。
实际上,在国外,中医一般被称为herbalist,一般直接翻译为:
草药医生。
 
而西医呢?
比较复杂。
 
 
西医 (一般是下面三种):
 
医生(总称): doctor
外科医生:Surgeon
内科医生:Physician
 
不过西医关于各科医生都有专用名词,往往外国医生介绍自己时,直接就把他所属的二级学科名说出来了,可以参考以下专科医生职位:
 
Accoucheur妇产科医生
Accoucheuse/Mid-wife助产士
Allergist过敏症专科医师
AllergistAmbulance Paramedic 急救人员
Anesthetist麻醉科医生
AttendantPhysician 巡诊医生
Aurist耳科医生
Cardiologist心血管科医生
ClinicalPathologist 临床病理医生
ClinicalPsychologist 临床心理医生
后面省略若干….
 
怎么样,晕了吧?
懂了吧?
这就是分科。
 
很多中国人,不懂“科学”这个词中的“科”,为何解释为“分科”的科。
 
这些中国人,大部分都是文化跪族,认为,把西方的科学,简单解释为“分科而学”,太不够档次,咖位不够。
在这些人眼里,科学,跟宗教信仰差不多,是个非常牛掰的东西,无论如何不能解释为“分科而学”。
 
不过,当你不厌其烦地把西医的名称都浏览一遍后,你会发现,西方的所谓科学,本来的意思,就是“分科而学”的意思。
具体的内核,与中国的格物学,其实差别不大。
 
所谓的西方现代科学家,与几千年前,那些中国古代搞工程制造的例如“大造院”里的资深匠人,差别不大。
就是一伙技术宅。
 
前几天闹腾得很欢最后消停了的那帮跳街舞的,有个口头禅,动不动就是,你不够real.
这帮搞嘻哈的,就是把real,天天挂嘴边。
而当时的胡适博士呢,反对中医,主要就是天天叨叨西医科学,中医不科学。把科学挂嘴边。
 
但是,你要问那帮搞嘻哈的,什么是real?
他们大概率会给你个白眼,如果你继续问,他们就跟你急,搞不好就把自己手指头掰断什么的。
 
如果当时你问,胡博士,到底什么是科学,中医哪里不科学,估计,胡博士也会急。
 
因为,在胡适心中,反正科学就是一个高大上的新词,是个好词,人家西方人搞科学,结果国家强盛了,小日本,明治维新,搞科学,竟然也把国家搞得不错了。
 
这充分说明,西方人的科学绝对是好东西。
 
咱中国弱,就是因为咱没有搞科学。
 
同理,西医,是科学,肯定也是好东西。
那么,同理,中医与西医搞对立,所以,中医,不科学。
中医,落后,是封建糟粕,应该消灭。
 
这大概就是文科博士胡适,关于中医不科学、中医落后的内心逻辑链。
 
胡适们,永远认识不到,中国弱,不是因为,中国没有搞科学,而是满清既腐败无能,还天天把汉族当贼防备,才把华夏神州这个老牌的绩优蓝筹大盘股,搞成了*st的。
 
胡适28岁的时候,得了一种病,资料说是糖尿病,他晚年撰文说是肾炎,反正西医一筹莫展,协和医院也告诉他等死吧。
最后家人说,你请中医看一看吧,他说他不信中医信西医。病情于是跟西医讲得一样一样的,一天比一天重,估计很快会偶我了。
家人们急了,请来了上海名医陆仲安。
 
陆仲安老先生,在中医历史上,是个非常有特点的医生,他擅用黄芪,且爱用黄芪。而且用量大得吓人,半斤八两是常有的事。
 
他给胡适开的药方,据说光黄芪就用了六两。
胡适用药后不久,病痊愈了,而且没有丝毫后遗症。
很快又恢复到说八国外语的活蹦乱跳状态了。
 
之前给胡适看过病的西医,全部都傻眼了。
胡适则很尴尬。
 
不过,事后,胡适依然坚持说中医不科学
可是,众所周知,毕竟是中医救了胡适的命。
 
胡适没办法,只得说:
“中医不科学,糊涂,但能治病;
西医很科学,很清楚,但是治不好病。”
 
知道了吧?
那句网上流传的段子:
西医,让你明明白白去死,中医让你稀里糊涂得活。
出处就在这里。
这是胡博士的名言呀。
 
梁启超用生命捍卫西医的尊严,但是很尴尬,西医不领情,领走了梁启超的命。
胡适说中医不科学,但是依然很尴尬,中医救了胡博士的命。
 
 
接下来的这个劫,中医就不好过了。
 
这一次,与上一次类似,也是与章太炎有关。
第一波废除中医的是章太炎的老师,俞樾,。这一次,是章太炎的弟子,名字叫余云岫。
 
记住这个名字,很重要。
这是带资入剧的主角,戏份很足的。
 
余云岫是章太炎的学生,是俞樾的徒孙,很多人都说余传承了俞的学说,章太炎因此也被列到了反中医的队伍之中。
但是,章太炎其实并不是中医黑。
 
他自幼承嗣家学,并有学医经历。靠着扎实的传统文化底蕴,使其在中国医史文献、训诂方面的考证,成绩卓著。
 
尤其对东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研究,非常厉害,他说:“中医之胜于西医者,大抵《伤寒》为独甚”。
章太炎经常演讲《伤寒论》,把张仲景奉为中国医学之圣人,章太炎曾说:“医之圣者,莫如仲景。”
可以说,章太炎是民国时期经典伤寒学派的重要人物之一。
他一生撰写各种医论百余篇,涉及大量中医文献考据、训诂、医史方面内容,成就突出。
 
不过比较尴尬的事,由于他本人没有什么临床经验,他的医术没有得到实践。
但如果他能活到现在,估计搞搞线上培训什么的,绝对不成问题。
 
说完章太炎,我们就接着说他的学生余云岫。
 
余云岫,在日本留学学西医11年,是一个坚定的中医反对者。
 
他与他的师爷不一样,他师爷不懂医学,他是纯西医科班出身。
所以,余云岫的出手,比他的师爷重多了。
 
为了反中医,他把大路上的中医的书基本都看了一遍,对照着西医的观点,逐条逐项地加小批并整合出书,对中医进行系统性批判。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余云岫,不仅搞学术打击,还搞政治打击。
这个就厉害了。
 
1929年2月23日至26日,南京政府卫生部在汪精卫的主持下召开了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余云岫以中华民国医药学会上海分会会长的身份参加了会议。会上讨论通过了余云岫起草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障碍案》。
史称《中医废止案》。
 
提案主要内容是:
第一,中医注册截止到民国十九年,即1930年以后就不许注册了。这样你行医的死一个少一个,以后就没有中医了。
第二,取消所有的中医学校。
第三,取缔所有相关的中医报刊杂志。
 
说实话,他的这个提案太毒了,如果执行,中医必死。
 
此事一出,全国震动。中医界人士群情激愤,成立了国医公会,通电全国,游行集会、请愿罢市。
 
这些平日穿长袍的中医先生们,与当年的学生一样,走上了街头,走到国大会议的会场,静坐绝食抗议。
 
这些名医,医术高超,名扬天下,治好的达官贵人很多,不乏手眼通天之辈,一些人找到了孙中山的儿子,时任立法院院长的孙科,很快孙科就拿出了一个《中医条例》。
 
当时汪精卫是行政院院长,他主张废中医。
孙科是立法院院长,主张留中医。
 
汪、孙二人各代表一方,针锋相对,吵得不可开交。
 
此时,有个人出来露了一手,技惊四座,同时化解了争端。
此人叫孔伯华,山东曲阜人。与汪逢春、萧龙友、施今墨并称北京四大名医。学自家传。早年任北京外城官医院医官。
 
孔老德高望重,医术高超,解放后曾被中央选为毛主席的保健医生。
 
孔老说找一些病人,你西医先挑一半,剩下一半给我。咱们同时治,看谁治得好,看谁治得快。
这就是震惊一时的第一届中西、医擂台对抗赛。
 
汪精卫当时年轻,野心也大,为了提高在国民党内的威信,也不细想,一听中、西医打擂,嗯,是个解决争端的好法子,就出面张罗了此事。
 
找了十二个病人,西医先挑,选了六个,孔伯华接了剩下的六个,开始同时治。
 
孔老分的病人,都是一些高烧,哮喘,呼吸道的急症,全是西医挑剩下的。
大家看明白了,西医一向对高烧、哮喘、呼吸道急症这类病,是毫无办法的。
孔老,医术得自家传,天资聪颖,善用石膏,是治疗温热病的大行家。
 
照单全收后,几副药下去,6个急症病人很快就全都治好回家了,西医那边没动静。
这事对比明显,,中医界欢呼声一片,其惊人效果把年轻的汪精卫也吓一跳。
 
事又凑巧,就在此时,汪精卫的岳母患痢疾,坐在马桶上就下不来。
老太太痛不欲生,遍寻西医,毛用没有。
 
汪精卫的老婆陈碧君,性如烈火,专横跋扈,加上年轻气盛,她可不管汪精卫那一套,遂找来了与孔伯华齐名,并列四大名医的施今墨。
 
施今墨与孔伯华不同,他年轻时学政法,参与革命,与黄兴等很熟,参加过辛亥革命,但后来看不敢国民党的做派,对政治萌生退意,产生“不为良相,即为良医”的想法,后弃政从医。
 
施今墨于医道,其实不是半路出家,在山西政法学堂学习时,就小有名气,不过当时参与革命活动,没有时间精研医术,一旦静下心来,医术大增。
1930年,出诊西安,为杨虎城将军治病,药到病除,载誉而归,遂声名大噪。
 
施今墨原名毓黔,这个墨,既是墨子的意思,又有绳墨的意思,对自己要求很高,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想成为行业标杆。
 
所以,为了自己的医声,施今墨给人看病,有个习惯,从不把话说绝对,给汪精卫的岳母看完病之后,他罕见地说下了满话(绝对话)。
 
他把完脉后,开了十副药,转身就走。
汪精卫岳母家也知道,中医上他们家都是带气的,看见医生走便着急的问十副药吃完后怎么办?
 
施今墨扭头说,两副药止住拉肚子,五副药你吃饭正常,十副药下去,就全好了。
如不好,你让你女婿砸我的招牌!
后来全如施今墨所言。
 
再次见证了中医之神奇疗效的汪精卫,终于闭嘴了。
在眼看见的实效和各方面的压力之下,国民政府只得收回成命,批准成立中央国医馆,这次废中医之事终于也消停了。
 
这场中西医的擂台赛,让中医又一次度过了危机。
但同时,也让西医长了经验与记性,即,再也不跟中医同台竞技了。
 
余云岫搞的这个《中医废止案》,其实与梁启超、鲁迅、胡适反对中医还是又很大的不同的。
 
梁、胡适等人,反对中医,本质还是新文化运动那一套,受了外人欺负,打不过别人,埋怨祖宗留下的文化不行,他们这些民国文人,出发点还是爱国,骂中医,废汉字,目的是为了救国救民,只不过由于受制各自的历史局限性,没有找到正确的中国革命道路,总之一句话,他们反对中医,有点愤青的味道。
 
但是,余云岫搞《中医废止案》,就不那么简单了。
这不是学术之争,这是想从制度上把中医,连根拔起。
汪精卫此人,大家都明白,志大才疏,而且,他本人,小时候没有病死过那么多家人,对中医没有那么大的怨恨。
那么,究竟这个想刨了中医的根的《中医废止案》背后是什么呢?
就是那家前面提到的一开始卖煤油,后来卖西药的公司。
 
“废止中医案”之所以能在当时的卫生部通过,主要是与会的人均是留学归来的学习西医者,如主持人卫生部副部长刘瑞恒系留美学习西医者,余云岫系留日学习西医者,余下的均是留学美英学习西医者。
 
这些人,与洛克菲勒集团,都有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千丝万缕的联系
 
2020年新年,武汉爆发了新型肺炎,西医毫无办法,最后,国家让中医参与,实行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
结果患者服用了中药后,效果非常好,很快就痊愈出院了。
 
西医,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悔,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不长记性,又一次中医同台竞技。
这下,中医在必死的困局上走出了“手筋妙招”。
西医对中医的百年围剿,前功尽弃,功亏一篑。
 
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天佑华夏,天佑华夏医学。
 
再回过头来讲,中医是怎么又重陷困境的。
 
汪精卫废除中医案之后,二次大战开始,日本侵华,中国陷入战乱。
在战场上,无论中医还是西医,能治病就是好医,所以,中医安然度过了战争年代。
 
新中国建立后,中医最大的劫难,终于来了。
这一次的主攻手,还是余云岫。
这一次,这位老先生想了个绝户计,叫做改造中医。
 
怎么改造呢?
 
很简单,就是所有的中医都去学习西医,学会西医再回来看病。
 
他的这个观点得到了一个人的支持,这个人名字叫贺诚,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兼卫生部部长,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副部长,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总后勤部副部长。
贺诚将军,是老革命,土地革命时期,曾任红军总医院院长兼政委。
 
中医这一次,终于碰到硬茬。
 
当时的政策:中医要想执业,就得上医学院学习,学完再当医生。
这简直如同,一个意大利人,在罗马若想唱歌剧,必须先会唱河南梆子一样。
想一想就难。
中医再次陷入困境。
 
就在中医前途一片迷茫之时,事情出现了转机。
主席说话了:“中医药是个伟大的宝库,现在不是中医学西医的问题,叫我说是西医学中医的问题”
这下中医有主席撑腰,中医又一次有救了。
众所周知,主席是理论与实际结合的大行家,一向出手不凡。
 
这次主席救中医,出了一个妙招,利用群众路线,创造性的搞了赤脚医生制度。
赤脚医生的优点,就是物美价廉接地气。
表面上的说法,是中西医结合,但是,实际操作中,各种中医民间小验方,被赤脚医生就地取材,与群众路线实际相结合,搞得风生水起。
广大人民群众,很多病,直接被赤脚医生治好了,大城市的医院里,门前冷落鞍马稀,就几个老干部来回逛。
 
患者来源大减,西医直接被刨了根。
 
高大上穿西装说洋文的西医,这一次被土包子,赤脚医生,直接干趴下了。
(忽然想起解放战争期间,土八路直接把全部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军队干挺的那些事)。
借助赤脚医生,中医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
看明白了吗?
对西医而言,所谓中西医结合,就是中西医打擂台,并不是我们理解的中西医的均势。
所以,西医从来是对中医除之而后快的。
这是由西医的资本垄断性决定的。
跟西医生没多大关系。
医院的医生,其实就是制药资本的打工仔罢了。大头都被拿走了。
 
可惜,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WTO的加入,让国内的西医终于与国外的西医“会师”了。
这一次,西医吸取教训,迂回作战,不与中医直接拼疗效。
 
不跟你拼治病,拼什么?
拼市场运作能力,拼谁更会赚钱。
 
这一次,中医傻眼了。
这帮老中医,治病很拿手,赚钱的本领,都是两眼一抹黑。
 
更可怕的是,余云岫的改造中医计划,被某些有心人,改头换面,又重新出台。
这一次,中医可没人保了,主席已经走了。
中医终于被打倒了。
 
这次改造计划,更狠,有点地方还规定:凡中医,如果拿不到英语考级证书,就不发毕业证,拿不到毕业证,就不发行医证,如果无证上岗,就按照非法行医论处。
 
很快,西医大获全胜。
中医非法行医,总计被查处十几万,基本一网打尽了。
西医,笑得腰都弯了。
 
天可怜见,如果,不是这次武汉新型肺炎,中医,这一次,想翻身真得很难了。
 
但是,站在历史的角度看,中医,是不可能在地球上消亡的。
未来的趋势,是西医归属于中医这个大系统之下。
这是由中医的特性与文明维度所决定的。
 
 
众所周知,振兴中医,是华夏文明复兴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华夏文明的复兴,倘若缺少了中医的复兴,是不完整的。
 
但是,我们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一个问题,即振兴中医之路,任重道远,困难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
中医的困境,除了外部的碾压,中医的内部也是问题重重。
中医的困难,今天就不谈了。明摆着在那里呢。
 
今天,主要谈谈如何复兴中医的问题。
 
首要的一点,是必须树立复兴中医的信心。
 
有人讲,中医的维度太高,以目前的器物文明水平和人智很难吃透,普及太难。
 
中医,古称岐黄之术,来源于道家,又叫道医。
有人讲,中医来源于易经,算易经的一个降维版。
还有人认为易经是一个开了挂的理论,一段非法代码。
 
这种种说法,有点太夸张了,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中医的维度的确很高。
 
中医的降维,是随着华夏文明的不断降维而进行的。
而振兴中医,则是对中医的升维回溯。
 
维度高,不一定全是好事。
容易产生一个缺陷,就是传承的不断降维。
 
父母都是教授的高知家庭,孩子往往成就不高,能超越父母的概率很低。
这就是传承降维。
个人感觉,如果任何事物,一开始起点就很高,降维是不可避免的。
这就如同你站在高山之巅,最高处,无论向哪个方向去,都是下坡路一样。
 
还如同一杯热水,放在桌子上,它只能慢慢降温。
 
如果保持这杯热水的温度,必须加入能量。
加能量,就需要牺牲掉一些东西,或者更大的付出,才能平衡。
 
所以,复兴中医,与复兴华夏文明一样,绝非一日之功,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复兴中医的优点,在于现在所处的大环境不错,正处于华夏登顶,华夏文明复兴的节点。
 
最后,提几点中医复兴的措施:
 
一  国家设立独立的中医部
二  中小学教材中增添独立的中医课程
三  改革目前的中医大学,改变用西医培养中医的模式。
四  抢救性保护当今硕果仅存的老中医,设立中医专家库。
五  国家设立,国有体制的中医研究机构,严禁私人资本进入。
六  每个乡镇卫生院设立单独的中医科。
七为继承老一辈中医先哲的遗愿,停止一切以欧美医学标准为中医标准的错误做法,防止以中医现代化为幌子削弱和消灭中医。
 
以上振兴中医的措施,仅仅是个人想法,欢迎大家到汉风网公众号留言讨论。

来源:泰山水敢当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