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法分队:有网友担心美国从中国转移产业链,不妨看看8月7日的这两则新闻 |2020-08-09

2020年8月9日06:49:28 发表评论

作者:阿尔法
俄亥俄州,地处美国中东部五大湖区,也叫七叶树州。
面积10.67万平方公里的俄亥俄,地不太、人不多、经济也不算发达,但它却是美国政治图谱上极其重要的一块。
美国大选有“得俄亥俄者得天下”的说法,拥有18张选举人票的俄亥俄州,是美国大选最关键的摇摆州之一。从1860年林肯当选美国总统至今,只有3位未赢下俄亥俄州的候选人当选了美国总统。
大选就快到了,选情吃紧的川建国终于想起来,要到这个“重要”的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
当地时间8月6日,他在俄亥俄州参观惠尔浦工厂时发表了重振美国制造业的演讲。
不过,一惯以不闹笑话的“懂王”就不是好川建国著称的特朗普,再次发扬光大了他“嘴瓢”的风格:“(他们)将生产转移到大腿国和越南。”。
他的原意是制造业正转移到泰国和越南,却误把泰国(Thailand)说成了“大腿国”(Thighland)。社交媒体上因此掀起一波恶搞潮,有网友调侃说:“让我们一起去大腿国度个假吧。”
笑归笑,川建国确实道出了一个事实:在美国和西方资本、产业的主导下,部分产业链正从中国向东南亚地区以及印度等国家转移。
浏览新闻时看到有网友在评论中说,这是因为中国把美国政府惹恼了,导致人家把产业链慢慢转走,到时中国又得回到改革开放前的样子。
我观察了一下,有这种观点的网友还不少。当然,不同人看问题的立场和角度完全不一样,有人是阴阳怪气,有人是的确担心,不一而足。担心很正常,毕竟与每个中国人的利益息息相关。阴阳怪气的那些人,主要都是持投降论的“跪子手”,夏虫不可语冰。
当时我发文毫不客气地回答:你搞笑吧,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市场,即使把输入美国的商品所涉及产业链全部搬走,我们也能留上一半以上的产业链在国内。你对真正的实力一无所知,也对自己的国家毫无信心,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这里不妨发两则最近发生的新闻,给胆子小的国人壮壮胆、让软骨症的国人补补钙。
第一则新闻:8月7日,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在深圳隆重开幕,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峰会上宣布,华为将在半导体方面全方位扎根,突破物理学、材料学的基础研究和精密制造,实现新材料+新工艺紧密联动,突破制约创新的瓶颈。
第二则新闻:8月7日,海关总署当天发布的7 月份外贸进出口数据显示,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 2.93 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 6.5%。其中,出口 1.69 万亿元,增长 10.4%;进口 1.24 万亿元,增长 1.6%;贸易顺差 4422.3 亿元,增加 45.9%。
悲观者也许正确,乐观者却往往成功。这两则新闻也许只是这个时代幕布上的两个小点,但我却从这两个小点中得出了许多乐观的信息,还有对所谓产业链转移的一些思考。

1

对悲观者,我反复强调“是中国人建设了中国,不是美国人重建了中国。”如果看不到这一点,你永远都不会有正确认识。
我在搞清楚这三个问题,就不会为当下的中美外交战感到惶恐了一文中就谈到过,所谓“美国重建了中国”的论调那都是华盛顿政客与中国公知的功劳,很多人正是听信了这些人的鬼话才会对特朗普打压表现得很敏感,担心“洋大人”不赏给中国“饭”吃。
当年,美国在与苏联的对抗中落于下风,有求于中国才主动改善中美两国关系,从来就没有把“中国听美国话”作为改善两国关系的前提。与此相反,是中国对两国解冻提了不少条件。在随后的过程中,中美双方一直是互惠互利、互相抬举,完全谈不上美国对中国的恩赐。
有些人总是刻意模糊这些基本事实,无限放大美国对中国的支持与帮助,让部分国人产生一种“离开美国我们怎么活”的幻象。
谈几个硬核的事实,有助于大家形成正确的认识。
据不完全统计,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引进外资的规模不到中国投资规模的5%,而美国对华投资更是少得可怜。2017年,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刊发的文章《美对华投资太少而非太多》称,美国对外直接投资过去10年里只有1%至2%流向中国,而韩国和日本都有大约20%的对外投资直接流入中国。
最早来中国投资的也不是美国人,而是港台资本和海外华侨,他们把过时、几近报废的低端机器设备转移到了大陆,随后才带动日韩以及德国产业资本的投资。看到在中国市场有大利可图,美国资本才开始陆续进入中国,大量进入的时间应该是2000年前后。
看,即使美国为中国发展提供了帮助,但投入资源有限。
“苏东波”之后,美国的产业和资本一开始更看好的是政治、地缘和文化都与西方接近的东欧国家,根本就看不起“又穷又土又异类”的中国。后来的情况是,在东欧投资连块蚂蚁腿都没吃到,相反投资中国市场的日德韩等国赚得盆满钵满。
我有一个独创的观点,就是“人民币美元”。世人只看到石油对美元霸权地位的重要性,却没看到人民币对美元霸权更重要的作用。大家思考一个问题,是石油在世界贸易中占比大,还是人民币商品以美元结算的贸易占比大。
我手头只查到了2016年一组数据,当年国际原油贸易总额为6781亿美元,而当年中国的出口贸易总额为2.09万亿美元,为国际原油贸易的3倍。中国人把辛辛苦苦生产出来的商品换成美元,事实上成为美元霸权地位的强力支撑,这一点我相信华尔街是清楚的。
看,明明是中国成全了美国,怎么成了美国建设了中国?
有人继续抬杠说,虽然美国对中国的直接投资不多,但美国人同意中国人进入他主导的全球体系,这才是最大的政治红利。否则,中国想改革开放都没门。
我呸!这种说法只能唬住不长脑袋的人,根本经不起认真推敲。90年代初,美帝率先带领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制裁,可这一反华同盟仅仅两三年就土崩瓦解。大家想一想,中国的大门是美国想开就开、想关就能关得了的吗?
中国是联合国五常之一,可不是伊朗、叙利亚、古巴这样的中小国家,美国可以通过流氓手段强行关闭他们进入世界的通道,拿什么关闭中国的大门。当年不行,现在更不行。只要我们中国人自己不把大门关上,谁也关不上我们的大门。
再看看以华为为首的中国产业界态度,以及中国进出口贸易数据,有哪一点支持美国能左右中国的产业链转移。如果产业链那么容易转移,早把中国恨得牙痒痒的美国,早就把它们转走了。产业链转不转移、怎么转移,主要还是我们中国人说了算。

2

中国形成全世界最庞大的制造业产业链,到底靠的是什么?
与东欧、东南亚、中南美州等多数国家相比,美国肯定更喜欢这些国家而不是中国,这个事实谁也不能否定吧。可大家看看,为什么制造业产业链最终选择在中国集聚,而不是在这些国家?可以说,中国发展制造业能取得成功,与美国有什么关系。
唯一有关系的,就是中国在发展制造业时,美国没有像现在这样围堵我们。有些人把美国不围堵中国,当成华盛顿对中国的赏赐,纯粹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发作。回到我之前所说,即使美国围堵也无法成功,何况当时还忙着收割冷战红利、打反恐战争,哪有工夫管我们。
在面对特朗普“极限施压”和新冠疫情的双重挑战,全球唯有我大中华的进出口贸易取得如此正向且靓丽的数据,说明中国离不开世界、世界更离不开中国。悲观的人担心产业链转移,认为中国的优势在于人工便宜,这是对自己极端不自信的表现。
华为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难道是因为卖便宜货吗?即使主打性价比的小米,其成功难道真的只是便宜吗?便宜这么容易的事大家都学不来,本身就说明不容易。中国取成功的原因,肯定是做对了什么。我认为,有三条是其它国家所没有的独特优势:
第一,中国的制度优势。
一个又一个的五年计划,以“成功不必在我、功成必须有我”的精神,一届接着一届干;国内不折腾、国外不扩张,聚精会神谋发展,所有精力都用在经济、民生等问题上;集中力量办大事,像攻城墙垛子一样攻克“两弹一星”、北斗、高铁、大飞机等一个个重大工程……
制度,是制造业产业链在中国集聚最宽阔的“护城河”,有那个国家可与之相比?
第二,庞大的工程师群体。
2014年5月28日,美国副总统拜登在科罗拉多州的空军学院发表演说,他在反复指责和诋毁中国之时也道出了一个事实,称中国的工程师和科学家是美国6到8倍之多。中国每年培养出比美日德三国的总和还多得多的工程师,拥有全世界最庞大的工程师群体。
“工程师红利”是中国制造业成功的又一法宝,这是靠廉价劳动力能替代的吗?
第三,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
今年,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而且未来两国的消费规模将进一步拉开。中国的人口规模是100个普通欧洲国家的人口规模,比所有西方发达国家和日韩俄的数量还多,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决定了市场增长还远未见顶,潜力十分巨大。
美国率领“五眼联盟”封杀华为的通信设备,看起来很吓人,但仔细分析却是“纸老虎”。澳大利亚所需5G基站,还不如一个广州;新西兰所需5G基站,也就湖南一个地级市。中国的通信基站占全世界的近6成,中国的智能手机占世界的近3成,美国拿什么封杀华为?
拥有一个超大规模的国内消费市场,中国的产业链流向怎么可能由美国决定呢?
有了这些数据和分析,大家还会认为产业链是美国想搬走就能搬走的吗?大家不要被华盛顿不讲事实、不讲常识的文宣所忽悠,他们就是想让中国人认不清现实,从而在两国的“胆小鬼博弈”中,成为率先眨眼睛的那一个。
看了华为余承东的演讲,相信美国现在最要操心的不是怎么把制造业的产业链从中国撬走,而是怎么保住美国高科技的最核心领地——半导体上游产业。未来,大家要害怕的绝不是华为能不能活的问题,而是担心他在半导体全领域的垄断会不会限制创新。

3

随着形势的变化、经济的发展,中国的产业链肯定会有转移、分化。美国在其中有一定作用,但绝对不是主导作用。
先论国际大形势。
这些年,特朗普以煽动民粹情绪上台,一直在走单边主义、逆全球化的路子,威逼利诱制造业回流。这一招略有作用,但成效不彰,看看富士康那个150亿美元投资的烂摊子就知道。借此机会,美国的对华强硬派主打与中国脱钩,也会让部分产业从中国撤出。
更重要的是,由特朗普单边主义所开启的有限全球化道路,因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将大大加速。未来,部分制造业将从现在的全球大分工向区域分工转移,主要是北美、欧洲和东亚三个部分,分别以美国、中国和德法为主体。
逆全球化流潮虽然由美国掀起,但最终的结果绝不会受美国的控制,其不确定性对所有国家都差不多。这一变化,相信对全世界都将带来伤害,只是多少而已。我们中国唯一要做的就是主动布局,在因应国际局势造成的产业链重构中占得先机,美国哪凉快哪站着去。
再论国内小环境。
部分制造业从中国转移,其实早就已经开始,这确实是个问题。当然,这也得实事求是的具体分析。
一方面,由于成本大大提升,制造业无利可图。早些年前,商务部外贸司商务参赞刘长于以iPhone为例指出,美国、日本、韩国分别凭设计和技术获得49.4%、34%和13%的利润分成,而处于制造端的中国仅获得不到4%的利润。这些年,土地成本、用工成本急剧攀升,干实业不如炒房,导致许多制造业企业无利可图,挤出作用十分明显。
另一方面,高污染低价值的产业,被我们赶走。
当年为了发展制造业改善民生,我国引进了一大批高污染、低价值的落后产业。这种靠对环境破坏获利的企业,注定要在我们发展起来后淘汰。这些年,我国主动关停并转了大量这样的企业,其中一些自然转移到了其他发展中国家。
制造业能够解决大量就业人口,让老百姓有事可做、有钱可花,十分重要。有没有美国因素的影响,“空心化”的问题中国都必须高度警惕并做好防范,而且我们现在还有时间、资源进行调整,进一步发展好制造业。
近日,中央提出“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就有利于制造业从沿海向内陆城市的转移。
此前,中国的制造业向东南亚、印度转移,一些是为了开拓当地市场,而更多的则是为了开拓国际市场,因此布局主要选择在沿海。国家把国内大循环置于主体地位,未来将从政策、资金等方方面面对内陆地区进行扶持,这是制造业向中国内陆转移的坚实基础。
随着中央决策的不断推进和落实,我们不难看出这样一个图景: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唐三角、成渝经济圈等一大批城市圈,就像现在的西方发达国家一样,成为引领国家创新、创造的明灯;东北、内蒙、新疆等地区,就像现在的澳大利亚一样,为国家发展提供部分能源、资源支持;而更广阔的中国腹地将与东部沿海地区并驾齐驱,成为中国制造业发展的新高地。
未来,国际循环只会是中国经济的重要补充,而不会再对中国经济起决定性和支配性作用。
中央这几年与经济有关的会议,哪一次不提“房住不炒”,由此可见国家的决心之大。坚决摁住房地产业的虚假繁荣,使其脱虚向实回归其居住属性,将为制造业的发展创造空间,让更多资金流向实体经济,这也是我反复呼吁大家别炒房的原因。在我们可见到的未来,房价如葱一定不会是个笑话。
在制造业转移的过程中,中国政府正在大力倡导和推进的互联网+、智能制造、5G建设等,为制造业升级提供巨大助力,机器取代人的过程在中国大大提速,中国是最有可能将制造业产业链高中低端通吃的全球唯一国家。真正害怕的,难道不应该是其他国家吗?
美国算哪根葱,能影响到中国的产业链布局!所以,我才会讽刺有些人对真正的实力一无所知。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