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弹琴: 这是一场硬仗,别小看了快手!|2020-10-17

2020年10月17日13:33:38 发表评论

十月,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在全国热映,口碑爆棚。片子里讲述了5个发生在中国东西南北中五大地域的家乡故事,他们分别是农民发明家、外卖小哥、治沙人、基层村干部、乡村教师。

观众们通过层层推进的剧情,看着这些人修路、种树、给孩子上课、宣传科技,一路建设乡村。而这些日常化的情节,经过演员们的细腻演绎,更平添了几分扎实的人情味。

走出影院,这群意犹未尽的观众,可能会突然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过去三十年里,整个地球上,居然找不到第二个国家,可以挺起腰杆、毫无愧色地宣称:我国收入结构最底层人口的生活状况,对比三十年前,有巨大的提高。

是的,一个都没有。

(一)

记录中国

一位美国记者曾表示,她最怕的事就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为中国国家主席,因为“有近14亿的人期待着改善自己的生活。这个挑战实在是太大了。”

而从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已经让6亿人摆脱了贫困。

截至2020年,中国要解决掉的是剩余4000万贫困人口。这4000万,是最难攻克的深度绝对贫困。

这个目标意味着,中国政府不仅仅关注GDP增长,更关注最底层的民生和民心。

电影是用大屏幕讲故事,在这里,我们想用小屏幕来讲故事——一个关于中国人口脱贫的故事。

这个小屏幕,就是快手。

“记录生活 记录你”——快手里的记录者,有留守乡村的年迈老人、有操持家务农活的农村主妇、有面色红亮笑容质朴的原生态村民、有任劳任怨的乡村干部、还有大批回乡创业的有志青年……这些形形色色的角色,散落在中国广袤而偏僻的农村地区。此前很难“被看见”,有了快手平台后,他们通过快手,向外界展示大量不为人所知的细节,让人们认识了一个未曾了解过的中国乡村。

作为发展最快、使用人群最多的短视频直播平台之一,快手向来以记录信息的生态多样性,与时代共振。而它加入扶贫行列的时间是2018年,在这一年,中央为脱贫攻坚部署了未来三年作战图。

显然,参与、并记录这一切,快手责无旁贷。

(二)

起步

2018年,贵州大山天柱县,一个名叫袁桂花的女孩,在劳作了一天后,匆忙架起手机,她家的房前屋后全部是树林,在镜头里,袁桂花抓田鱼、酿竹酒、打辣椒、采莲子。总能给人惊喜。

 

在村里的河边,她用翠绿的荷叶,放上腌好的鸡,再用锡纸和泥巴包裹,4个小时后,香气四溢的食物,和稀松平常的乡间,为她吸引了270多万粉丝。

依靠着直播和农产品电商,这个20多岁的小姑娘,每月能有一万多的收入。

渐渐地,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开始自信地喊出口号:我要把农产品产业化。

和她一同依靠直播和电商创收的还有许许多多务农为生的普通人,这组人群,粉丝量大多在10万到100万之间,是快手GMV占比最高的主播群体。快手,也成为这群人在农村进行商业启蒙的出发点。

2018年,普通人在快手迎来春天。

为了给中国社会底层创造改变命运的这个“春天”,2018年,快手成立扶贫办公室。当年年初,最高领导人《在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上所作的讲话》里指出:脱贫攻坚,精准是要义,必须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快手公司高层想到可以把直播和短视频与扶贫工作相结合。于是,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扶贫办公室主任宋婷婷领衔组建了一支队伍。

建立之初,困难重重。

首先是辛苦。“精准扶贫”,顾名思义,“精准”二字,首先需要精准找到贫困户,这就需要所有的帮扶者,不是走个过场,而是真正下到基层,充分掌握第一手贫困信息。

作为一个网络平台,快手能量惊人。在成立的第一年,扶贫小组常常要深入全国各地偏远贫困地区走访。

据宋婷婷回忆,2018这一年,团队走遍了全国18个省份近30个地区,平均每两周出一次差,累计行程超过7万公里。

比起长途跋涉体力上的苦,如何打消当地人头脑中的思维定式,帮助农户愿意借助互联网来展示自己,需要团队付出更多心力上的苦。

有一次,团队要说服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占里村,通过直播来展示当地的歌舞,却遭到了村民的一致反对。他们的想法是,请快手投资出书,用文字记录,因为“文字严肃,短视频,只能让大家看着玩儿。”

为了打消村民对互联网的误解,团队的每个人都说得口干舌燥。一屋子人,压力特别大。他们坦言,看着太阳落山,一屋子村民不为所动的样子,“精神压力非常大,现场很魔幻”。

前期的努力终于有了收获。在看到侗族大歌的账号从零粉丝起步,短短3个月就有过万人关注后,占里村民一片欢呼,笑得合不拢嘴。

同样在2018年,坐落在湘西的贫困县永胜县的农户,在快手4个小时的直播接力中,一口气卖掉了6700斤软籽石榴。在这一年9月,快手宣布启动幸福乡村“5亿流量”计划,在未来三年投入价值5亿元的流量资源,助力以永胜县为代表的50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优质特产推广和销售,帮助当地农户脱贫致富。

对于普通村民们来说,流量是把他们与外界连接起来的神秘力量,让他们“被看见”——这背后是快手独特价值观指导下的算法力量。

每个人都值得被记录——快手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坚持记录每一个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普惠平等,真实向善——这就是快手算法的价值观。普惠算法从技术层面对注意力资源实行公允分配,让看不见的流量如同涓滴溪流,灌溉所有人,让人与人之间相互看见。

(三)

点亮

基于“短视频、直播+扶贫”这个快手模式,扶贫的帮扶方式也在不断进化。

2018年,快手启动了“快手幸福乡村战略”。该战略将在未来3年内发掘至少 100位有能力、有意愿的乡村快手用户,为他们提供产业、品牌、商业、管理等多个方面的资源和培训,把他们变成“乡村带头人”,帮助他们培育当地的特色产品。

高玉楼夫妇便是这样的“乡村带头人”。高玉楼夫妇借助短视频平台打开芒果市场后,除了自己的芒果销售,他们还收到了当地其他果农的大量货源。仅2018年,就带动63户农户销售芒果,其中贫困户30户。芒果总销量超过17万斤,户均增收1万多元。

截至2020年8月,幸福乡村带头人计划已覆盖四川、江西、贵州、内蒙古、云南、湖南等20个省(自治区)51个县(市、区),培育出36家乡村企业和合作社,共发掘和培养68位乡村创业者,提供超过200个在地就业岗位,累计带动超过3000户贫困户增收。这一批带头人在地产业全年总产值更高达2000万元,产业发展影响覆盖数百万人。

 

直播电商,为农村经济注入新动力,助力农产品上行,带动当地产业经济发展,让农民实现增收,不同于传统的“输血”给钱,这是 “造血”式扶贫。

扶贫先扶智。2019年,一向以推动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作为重要战略的快手教育生态,推出了“三农快成长计划”。

这是一套组合拳:乡村主播快成长学院——通过建立体系化实用内容,为用户打造线上培训专区,用海量内容和丰富活动帮助用户掌握全面技能。面向乡村群体开展主播、网红、短视频电商培训,学员可以直接加入乡村主播快成长计划,获得分阶段流量扶持,助力创作者加速成长,成为乡村带头人;学农技频道——引入农广校、农科院等专业内容,扶持各类农技专家、种养能手,丰富平台内优质农业知识结构,鼓励技术专家在线为农民解决农业生产难题。

还是在2018年,快手发起“打开快手,发现美丽中国”项目,从文旅开发、非遗新生、产业赋能等维度切入,一方面针对贫困地区开展线下扶贫合作,一方面联合当地政府发起线上活动,通过线上展示推广,助力区域品牌传播,帮助当地人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感”

“乡村振兴官”项目是面向全国2800多个县级行政区,针对12.8万个贫困乡村的广大基层政务人员,提供一条自下而上,汲取民生意见的新通道。“福苗计划”是通过招募全快手的扶贫电商达人,帮助贫困地区进行特色产品推广销售……一个个眼花缭乱的扶贫剧本,在快手的精心策划下,神州大地,遍地开花。

回顾这两年多扶贫历程,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2019年6月至2020年6月,中国已有2570万人从快手平台获得了收入。其中,664万人来自贫困地区,在这些地区里,每4人中就有1位快手活跃用户。而快手在国家级贫困县记录生活的视频总数,现已超29亿条,点赞数超952.9亿次,播放量更是超过16538亿次!

数据不会撒谎。

(四)

埋下一粒种子

在中国,13亿人口中,有6亿人口居住在乡村,伴随着国家走向繁荣,如何不让一个人掉队,这是扶贫脱贫政策的初心。

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扶贫,在全世界来说,都是难题。

无论是短视频、直播电商扶贫、还是乡村带头人,快手奉行的从来不是直接捐献。而是提供平台,提供机会,传授技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正所谓扶贫先治愚,扶贫先扶志。“扶”,是激发出贫困人口的成就感、幸福感、干劲和自强自立之心。

快手要做的,是在人们心中,埋下一粒种子。

互联网,是近几年扶贫队伍里最活跃的新力量。普惠平等、真实向善——快手就是这样一支冲在扶贫第一线的互联网力量。

2020年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

通过记录和分享来提升每个人独特的幸福感。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说,快手的算法里有普惠价值观。普惠,意味着平等、没有人被忘记。

没有人被忘记——这正是中国打赢这场扶贫攻坚战的意义!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