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智库:曾经影响美国总统大选的“鸡”,究竟什么来头?|2020-10-18

2020年10月18日15:45:35 发表评论
1928年,美国总统选举史上出现最大落差的选举。
 
贫穷金属工人出身、共和党代表休伯特·胡佛以压倒性票数优势,战胜了纽约州州长、民主党候选人阿尔弗雷德·史密斯。
 
竞选中,胡佛喊出那句著名的口号:“让美国人家家锅里有一只鸡,车库里有一辆车。”
 
这一年,亨利·福特改装的生产线,将一辆汽车的生产时间从1920年的21天缩短到41个小时。价格下降了3倍,汽车刚刚摘下奢侈品标签,变成了工薪阶层能实现的“美国梦”。
 
一只鸡,为什么能入选总统竞选口号,甚至能够和“美国梦”相提并论?
 
说来话长,在当时,鸡的主要作用是用来下蛋。只有无力下蛋的老母鸡,才会被宰杀吃肉。
 
因此,1920年代,全球的鸡肉价格都比牛、羊、猪肉的价格要高。能吃得起鸡肉,就是小康家庭的代表。
 
如今,100年过去,鸡肉价格早已被四腿的家畜所超越。不过,作为全球最大的动物蛋白提供者、居家宴会中必不可少的菜肴,大众对鸡肉的重视度一直有增无减。
 
早在今年8月份,社会各界就在热议国庆、中秋假期鸡肉是否会涨价的问题,热度一直持续到节后。
 
鸡,为何有如今的社会影响力?
 
今天,我们聊一聊鸡的前世今生。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原文首发于2020年10月9日,原标题为《影响美国总统大选的“鸡”,究竟什么来头?》,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感谢鸡祖先的不良生活作风

 


 

鸡的近代祖先究竟是谁,这个千古谜团,直到今年才有了更加明晰的结果。
 
6月25日,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在《细胞研究》杂志,发表了名为《863个基因组揭示了鸡的起源和驯化》的研究成果。
 
这是人类首次从基因层面,揭开了现在家鸡近代祖先的神秘面纱——红原鸡滇南亚种(以下简称“红原鸡”)。
 
这种鸡,并没有灭绝,至今仍然活跃于中国西南、泰国北部、缅甸等国家地区。
 
但是,只要简单了解一下红原鸡这种生物,就很难将它和现代家鸡联系到一起。
 
虽然都是鸡,成年红原鸡,公鸡体重还能超过1公斤,母鸡很少超过800克。远低于现在肉鸡的标准体重。
 
再加上一组数据:母鸡体长最长能达到55厘米,公鸡则能达到75厘米。
 
这个体重加上这个体长,就是一个成语:瘦骨嶙峋。
 
肉少还不是硬伤,这种鸡,一年最多能产6颗蛋,加上天敌、疾病,这几颗蛋基本也就能维持正常的物种繁衍,简直就是在奉行独生子女政策。多吃几颗蛋,可能就灭绝了。
 
因此,养这种鸡,吃肉、吃蛋,都不划算。
 
这还不算完,红原鸡脾气还特别暴躁,一旦被关进笼子,宁死不吃食物。要想活捉红原鸡,还十分困难,和生活在地面的家鸡不同,红原鸡生活在树上,一次能飞行1.5公里远……
 
总之,与其说红原鸡是鸡,不如说它是低配版的鹰。
 
然而,根据对古人类生活习惯的研究发现,鸡,大概4000—5000年前,就被人类驯化了。
 
那时候的人,究竟出于什么目的,才去驯化了这么奇葩的鸡?
 
人类之所以驯化红原鸡,主要是这种鸡身上有几种难能可贵的品质:
比社畜还准时;
比道德模范还顾家;
比花花公子还滥交
翻开历史我们知道,4000年前,是夏朝。那时候,已经开始有了国家形态和社会制度。
尤其是华夏民族,已经“驯化”了二十四节气,有了历法,进入繁盛的农耕文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根据专家推测,最早驯化红原鸡的目的是——闹钟。用来提醒人什么时间开始一天的劳作。
 
更精确来说,最初驯化红原鸡,不是冲着母鸡,而是公鸡。
 
因为雄性红原鸡松果腺能够分泌一种抑鸣激素,这种激素分泌水平与光线强弱有着密切关系,天一亮就叫。
所谓“雄鸡一唱天下白”,在古代,鸡在很多宗教中都被当成光明使者,甚至认为是它把太阳叫出来的。
 
因此,这种神圣的生物,最早不是用来吃的。
 
在早期,鸡和人类的关系,类似于共生关系。正如不会剔牙的鳄鱼和牙签鸟,视觉不太好的斑马与听觉不太好的鸵鸟,二者生活在一起,是为了彼此更好地生存。
红原鸡一旦被捉到,就会气死。它又是如何给人类当闹钟呢?
 
这就离不开红原鸡的第二大特质:拥有浓厚的故土情怀,安土重迁。
 
红原鸡只要在一个地方落户,就基本不会再搬家。并且,人类居住的地方盛产五谷杂粮,未成熟的农作物到处都是虫子,以及扔掉的剩菜剩饭,这些都是红原鸡最喜欢的食物。
 
只需要一点剩菜、谷物就能换来“高科技”的闹钟做邻居,对于部落来说是很划算的。
 
再者,红原鸡天生拥有鹰一般的警觉,危险靠近时,能够做出警示。在过去数千年中,人和红原鸡面对同样的生存挑战——猛兽。
 
鲁迅先生《祝福》一篇中,祥林嫂的儿子阿毛,就是被狼吃掉的。
 
因此,有了红原鸡,如同有了一群警报器,更是划算。
 
人类开始将筷子伸向红原鸡,跟这种物种的另外一大特质密切相关:爱交配。
繁殖能力差的物种,一般酷爱交配,否则就绝种了。
 
因为这一特性,一旦红原鸡出现基因变异,尤其在人为干预下,就特别容易出现鸡传鸡现象。
 
某一天,人类村寨周边出现一只肉很多的红原鸡,然后,就减少它的同性,给它提供足够多的异性……
 
古代人类虽然不懂基因,但是明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长肉多的鸡互相撮合,生出来的后代,长肉也多。
 
然后,再不断挑选长肉更多的鸡。
 
同样的道理,人类还筛选出了下蛋多的鸡、好打斗的鸡、羽毛漂亮的鸡……
由于人类的不断干预,这些鸡的体重、习性发生重大改变,一步步成为安心待在笼子里的家鸡。
 
红原鸡被驯化之后,随着人类迁徙以及贸易,从中国西南、泰国北部、缅甸等地区,走向全球各地。
 
而这些行走的交配机器、可快速繁殖的活体罐头,一旦落地生根,就快速将自己的基因播撒出去。
 
这也就是为什么,全球的主要鸡种进行基因比对时,红原鸡是最大的公约数。
 
家鸡4000年前的祖先找到了,那么,红原鸡的祖先又是谁?真的是霸王龙吗?
 

2

恐龙仍在统治地球

 


 

2004年,全球的鸡迎来一生最为高光的时刻。
 
这一年,国际遗传学家组成的鸡基因测序协会,公布了对家鸡身世之谜的最新成果:鸡,是恐龙的直系后代。
5年后,世界知名的古生物学家杰克·霍纳公布了一项大胆的“鸡恐龙”计划:用鸡的基因,复活一只恐龙。
 
他表示:“把一只禽类变成恐龙,我们要做的就是寻找禽类可能携带的已被关闭的祖先基因。”
 
在杰克·霍纳的预期中,通过3项基因工程,就能够将鸡改造成《侏罗纪公园》中的缩小版的伶盗龙。
 
鸡的祖先是恐龙,已经达成业界共识。不过,并不是霸王龙,而是手盗龙。
 
霸王龙和手盗龙虽然都是恐龙,祖先都是虚骨龙类,基因很相似,二者却不能混为一谈。
 
如同,人和老鼠的祖先都是始祖兽,但是啮齿类和灵长类早就沿着不同的路径进化。不能说人是老鼠的后代,也不能说老鼠是人的后代。
 
好事者之所以给鸡安排了霸王龙这样一个祖先,是因为霸王龙曾统治地球,站在食物链顶端,做了350万年的霸主。和如今“弱鸡”,对比起来,有着过分的鲜明。
事实上,鸡根本不用像孔乙己一样凭借“祖上很阔”给自己贴金,鸡自身就很强大,正如一本书的名字“鸡征服世界”。
 
一个物种是否“统治全球”,很重要的参考标准,就是物种的数量以及物种数量的稳定性。
 
如今,全球的存栏的鸡有250亿只,比其他任何鸟类的数量都要多,是人类数量的3倍。
 
再说,物种数量的稳定性,全球每年要吃掉660多亿只鸡。每年宰杀的鸡,数量是人类数量的近9倍,鸡还是保证了绝对的数量优势。
 
而作为新一代“地球霸主”鸡,所做出的牺牲,只是食物链顶端的虚名而已。靠着一身肉、一筐蛋,鸡获得了祖先手盗龙从未获得的荣耀。
 
这是新一轮的共生关系。人是地球霸主,有核武器,食物链顶端的位置不可撼动。对于鸡,最好的选择就是牢牢占据餐桌“鸡鸭鱼肉”的首位,成为地球的第二霸主。
而为了占据餐桌首位,鸡,一直在努力。
 
除了肉量的多少,口味也影响人吃鸡水平的重要因素。
 
在过去数千年,人类很想吃鸡,但是很难。即使历史最为悠久、饮食文化最浓厚、最早驯化红原鸡的中华民族也不例外。
 
要想畅快吃鸡,首先要有葱、姜、蒜。
 
尽管《诗经》记载,我国在3000年前就有了葱的培育技术。而根据《管子》记载“桓公五年,北伐山戎,得冬葱与戎椒,布之天下。”
 
因此,直到公元前681年,后来以葱著名的山东章丘才开始种大葱,才开始向其他地方普及。
 
因此,葱的全面普及,和生姜差不多,大概有2500多年。
 
大蒜的历史要晚好几百年,张骞出使西域才带回了大蒜。
 
也就是说,做鸡的基本配料葱姜蒜,才凑齐了2100多年。
 
有了这三样,鸡肉算不上可口,基本可以入口了。真正做到好吃,需要有胡椒、辣椒等佐料。
 
胡椒,原产于东南亚。一说是强汉时代传入中国,一说是盛唐传入中国。不论什么时代传入,胡椒价格一直很贵,过去上千年,其全球价格都堪比黄金。
 
15世纪,为了找到胡椒产地印度,哥伦布开启了大航海。结果,哥伦布错把美洲当成印度,并阴差阳错发现了印第安人驯化的各种辣椒,并开始和全球进行贸易。
地球的另外一边,大明的郑和带着大船开启全球贸易之旅,国内的胡椒种植开始兴起,辣椒也传入中国。
 
而传入中国100多年后,到了晚清,辣椒才被大规模接受。因此,胡椒、辣椒在全国以及全球普及,也只有200多年的历史。
 
此后,麻辣、酸辣、香辣……鸡的口味才丰富起来,并且鸡也改变了“奢侈品”的身份。
 
因此,不论穿越到任何一个恐龙生活的时代,都会发现,恐龙肉不如鸡肉好吃,因为没有烹饪材料。
手盗龙进化了6000多万年,其后代红原鸡有了与人类共生的机会。红原鸡进化了4000年,其后代凭借肉和蛋,与人类形成更深度的共生机会。
 
而最近200年,家鸡在葱姜蒜各种佐料辅助下,才坐稳了人类餐桌的霸主。
 
进化,从未停止。

3

尾声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论是手盗龙还是红原鸡,从来都没有机会做过地球的霸主,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从来没有统治过世界。
 
而它们的后代,只牺牲了部分族群,付出肉和蛋,就让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心甘情愿一手帮鸡对抗天敌,一手帮鸡接生、抚养后代。
 
从进化角度来说,鸡,已经是成功者。尤其是它们成为餐桌的霸主以及外卖小吃王者之后,鸡的地位在家禽家畜中已经不可动摇。
在马斯克等人提出移民火星计划之后,业界就曾商议过,带什么物种随行。
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鸡。
 
这是其他动物无法享受的殊荣。
 
因此,吃货的每一次选择,都影响着鸡在地球上的物种稳定性。甚至影响着,鸡是否成为跨星球移民的“第二物种”。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