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爸蛋总:当马爸爸的蚂蚁金融帝国,遇到了社会主义监管 |2020-11-14

2020年11月14日10:06:48 发表评论

(一)蚂蚁上市,全球规模最大的IPO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今年的双十一之后静悄悄,马爸爸异常低调,以前都是各种铺天盖地的战绩和喜报,破百亿用了多少秒,破千亿用了多少秒。

实话实说,双十一天猫表现还是不错的,总成交4982亿,比去年增长了26%,但是股价却跌了,累计下跌14%,市值缩水1000亿美元。

这背后有两个原因:第一,马爸爸被约谈了,蚂蚁金服IPO(上市)被叫停;第二,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杜绝互联网平台垄断行为草案。

总之,马爸爸最近诸事不顺,似乎遭到了当头一棒。作为吃瓜群众,我觉得我们应该感到庆幸,除了国家,还有谁能制约住资本在全社会无死角的渗透呢?

我们先说第一件事——马爸爸被约谈,蚂蚁金服IPO(上市)被叫停。

蚂蚁金服,起步于2004年成立的支付宝,20207月改名为蚂蚁集团,下有支付宝、余额宝、招财宝、蚂蚁聚宝、网商银行、蚂蚁花呗、芝麻信用等子业务板块。

20207月,蚂蚁集团寻求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股主板同步上市,估值至少2000亿美元。一旦成功上市,将融资345亿美元,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IPO

此前规模最大的IPO是去年12月赴美上市的沙特阿美,沙特阿美IPO融资294亿美元,破了当时的世界纪录。

这什么概念?蚂蚁集团的上市,堪称亿万富豪批量制造机,将一口气诞生50多位亿万富翁,员工的身价几乎个个都会上千万。

据悉,蚂蚁内部员工持股比例约40%(不含高管),所以蚂蚁上市的消息传到了集团,整层楼都在欢呼,有人评价说:这就是财富自由的声音

一位蚂蚁的员工,兴奋地在群里先后发了一万元的红包,分享自己的即将实现财富自由的喜悦,这种喜悦是藏不住的(目前红包已退,群员情绪稳定)。

918日,上交所科创板发布公告,蚂蚁金服上市申请获得通过。蚂蚁金服也发布消息,初步计划于1027~30日完成招股,并于115日在沪港两地同步挂牌。

很有意思的是,蚂蚁集团A股的股票代码是688688,港股代码是6688,发行价68.8元,这一连串的数字散发着一股浓烈而任性的土豪气息。

 

(二)唇枪舌战,上海外滩的金融峰会

然而就在这时,蚂蚁上市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112日,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管理局等,对蚂蚁的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

同一天,银保监会会同央行等部门起草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113日, 蚂蚁金服的IPO被叫停,这时候离正式上市只有两天了,生米差点做成熟饭。因此这次叫停,背后一定存在一场惊险的博弈。

这让我想起了字节跳动,在跟美国达成出售协议的48小时内,中国商务部联合科技部出台了《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叫停了Tiktok的出售协议。

很多人把这件事归结于1024日马爸爸祸从口出,他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的演讲中批评中国的金融监管。

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大家注意到没有,在第二届外滩峰会的开幕式上,王岐山副主席发表了视频致辞,其中有几句重磅发言,字字玑珠,针针见血,给大会定了调。

他强调:要坚持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金融脱离实体经济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

他还强调:要坚守金融发展基本规律和金融从业基本戒律,紧贴企业生产经营,抓住市场新趋势、新机遇,支持经济发展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使金融与实体相互促进,健康发展。

他还指出:要坚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金融业遵从的安全性、流动性、效益性三原则中,安全性永远排在第一位

王副主席的讲话,可是排在马爸爸前边的。这个讲话高屋建瓴(直戳金融本质),大气磅礴(直面可能的问题),立意高远(国家安全),而且用心良苦(保护小韭菜)。

别忘了王副主席可是科班出身,正儿八经的金融高手,当过建行的行长和书记,当副总理的时候分管金融。

在马云演讲之前,另一位重量级嘉宾周小川也做了精彩演讲,他也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今社会存在的问题:储蓄率持续下降,一些年轻人过多地靠借债过度消费、奢侈消费,令人担忧。

如果你回头再看马爸爸的发言,似乎就有了火药味,炮轰传统的金融监管体系,还说传统银行都是垃圾,并指出互联网金融才是未来,国家应该为互联网金融放开监管。

 

(三)杠杆率高,难以估量的金融风险

蚂蚁金服的问题之一在于杠杆率太高,而马云对蚂蚁的信用体系和自身的风险管理能力过于自信,对国家金融监管过于傲慢。

他在演讲中抨击巴塞尔协议像一个老年人俱乐部,还说中国的银行更像是当铺。那么巴塞尔协议是个什么鬼呢?

巴塞尔协议就是就是全球银行资本和风险监管的国际化标准。而且在不断总结、打补丁升级,目前的3.0版本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升级的。

2009年中国加入了巴塞尔委员会,这是中国银行监管史上的里程碑。在3.0版本中,特意把传统体系之外的“影子银行”加入了监管,包括互联网金融公司。

巴塞尔协议中最核心的一点,银行要满足资本充足率的要求。简单来说,就是有多大实力往外借多少钱,银行不能以金融创新的名义无限扩大表外业务。

为什么马爸爸要炮轰巴塞尔协议?因为不想接受监督。蚂蚁金融以10亿的资本金运作一个次级贷款池,通过反复加杠杆,最终放大到上千亿规模,杠杆率能达到数百倍。

金融高手黄奇帆,也一针见血指出了蚂蚁的问题。在2017年,借呗、花呗的经营主体公司,账上只有38亿元现金。

但是,以这38亿元为抵押,1:2的贷款比例,从银行贷出来76亿元,形成了114亿元的原始资金池。

114亿元的借贷额度,一在借呗、花呗上线,在营销广告的刺激下,瞬间被销售一空。于是,所有借款人对蚂蚁集团形成了114亿元的债权。

然后他们把这114亿的欠条(债权),打包成了一种可以公开发行的证券(债券、理财产品、抵押品),又去银行、证券公司、甚至自己的支付宝平台进行销售,换取现金。

这种操作叫做资产证券化(ABS)。这样,又募集了114亿现金,然后可以放贷出去,换成欠条(债权),然后再制作成理财产品进行销售,然后又换回了现金,然后再贷出去……

总之,一轮又一轮的循环往复,只有38亿本金的蚂蚁金服,2018 年通过花呗、借呗放出去将近4000亿的贷款,杠杆率超过了100倍!

其实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就是杠杠率过高引起的。房地美和房利美两家住宅抵押贷款公司,趁着房地产牛市,反复从银行贷款,发放给不具有购房能力的穷人。

为什么叫次级债?因为借钱的客户比较次,不是优质客户,是信用程度差、收入不高的客户。但是借款利率要高很多。

为了转嫁风险,他们给借款合同买了保险。房价涨皆大欢喜,房价崩盘了,就会引发一连串的问题,银行倒闭、保险公司也倒闭,购买理财产品的人血本无归。

20208月,花呗借呗的贷款余额总规模超过了1.7万亿。虽然说支付宝、余额宝的总规模更大,但那钱并不是蚂蚁家的。

因此,这么大的信贷规模,这么高的杠杆率,风险其实很大。在中国经济持续向好的时候,当然可以皆大欢喜。

但是从国家监管的角度,必须要考虑到系统性风险,疫情在全球蔓延,有没有再次爆发世界性金融危机的风险?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有没有爆发战争的风险?

大家注意到没有,从2019年开始,金融副省长已经成了各省市的标配,金融口出身干部,晋升比较快,归根结底就是要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甚至防范美国的金融战。

还有个背景,中国的金融市场向外资开放了,我国金融业外资比例放宽到了51%,面对这些经验丰富的资本大鳄,必须更加注意规避风险。

金融业的风险,那可是牵涉每一个普通人,支付宝用户超过了10亿。如果上市,还会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股东。

所以我认为马爸爸还是飘了,他考虑的角度还是我们俩的总身家如何超过我和盖茨的总身家,没有站到国家安全角度,去考虑系统性风险。

(四)小贷公司,披上了高科技的外衣

蚂蚁金服的问题不只是杠杆率过高,这么大体量对金融市场也造成巨大冲击。大家想,科创板为什么叫科创板?

新设科创板的初衷,是为了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要服务于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

科创板重点支持的是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

蚂蚁金服是干啥的?大家觉得他是高科技企业么?我怎么觉得它是个银行?或者仅仅是个小贷公司呢?准确地说,它是个穿着高科技外衣的小贷公司。

但是蚂蚁金服来科创板上市,就像一头大象躲进了兔子窝中。因为科创板总市值也就不到两三万亿,但是蚂蚁金服自己的A股市值也是两三万亿。

为什么蚂蚁要在科创板上市?第一是装作是科技公司逃避监管,第二是科创板上市更加容易一些,这就是马爸爸的聪明之处。

但是,如果蚂蚁金服真的在科创板上市了,我认为科创板就成了笑话。真的需要融资的科技公司,反而融不到资。毕竟,兔子窝中就那么多吃的。

更可怕的是利益捆绑。马爸爸为了让蚂蚁顺利上市,可以说是拉上了各路靠山,其中之一就是全国社保基金,占股5%

 

(五)诱导消费,花呗和借呗透支未来

蚂蚁金服正在套牢中国的年轻人。周小川在金融峰会指出,中国的储蓄率现在已经降了好几个百分点。

他说,这表明我们内需的增强,但同时也应注意,借助于新金融科技,使得消费信贷发展非常快,甚至有一些是过分诱导年轻一代提前消费、借贷消费,这个可能会带来重要的影响。

虽然说没有借呗和花呗,也有信用卡,照样超前消费,但花呗和借呗对年轻人的诱导太明显了,趁人不注意直接选择默认付款方式为蚂蚁花呗。

随着网购和外卖的普及,相比信用卡,花呗的使用场景要更多,门槛要更低。有时候有的商家还默认使用分期,年化利率高达14~18%

当然值得肯定的是,蚂蚁花呗拯救了很多青少年的肾,但是也刺激了消费主义,很多卡奴变成了蚁奴。

2008年的世界性金融危机,中国当时似乎是风景这边独好,其实跟中国的储蓄率高有关。储蓄率越高,越扛风险。

还比如今年的疫情,为什么中国人可以宅在家里一两个月、甚至三个月不动?也是因为储蓄率高。

但是美国就做不到,因为哪怕400美元的现金,竟然有40%的美国人拿不出来的。一个月不上班都不行,老百姓储蓄率太低。

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的储蓄率连年下降。2019年年末,中国的储蓄率占GDP中的比重降到44.6%,未来还会下降,要知道2008年是51.8%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重庆大学的校训:“耐劳苦,尚俭朴,勤学业,爱国家。”朴实的几个字,透着先贤对晚辈的谆谆教导,可惜现在消费主义盛行,一些传统美德正在丢失,令人心痛。

过度消费,透支着自己的未来,有可能让自己沦为资本的奴隶,也降低了自己抗风险的能力。全国的储蓄率降低,也意味着全国金融风险的提升。

 

(六)资本帝国,从媒体到圈子全布局

如果说蚂蚁金融,仅仅是个高杠杆的小贷公司,那么相关部门加强对其金融风险的监管即可,然而马爸爸和他的资本帝国,远远没有小贷公司这么简单。

其实2017年,在一次内部会议中,内谁就提到了对资本渗透的警惕。某些势力发展壮大之后,就开始有政治诉求,就开始要话语权。

大家想一想,王岐山副主席的观点形成可不是一天两天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制定好。

但蚂蚁金融上市竟然能获得证监会批准,节奏似乎踩着点来的,还能拿到那么好的股票代码,我怀疑是要抢在加强监管之前,把生米做成熟饭。

一旦上市之后再加强监管难度就大了很多。你不管,风险太大,危害国家安全;你管,股市血流成河,韭菜横尸遍野,国家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因此马爸爸的情报工作还是可圈可点的,我怀疑证监会内部有资本家的卧底啊,我们走着瞧,估计有人要落马。

我们再看看马爸爸资本帝国的布局,其实更加可怕。2017年时,阿里就组建了庞大的媒体帝国,通过各种方式投资入股20多家媒体。

从蒋凡的事件可以看出,阿里巴巴对媒体的影响力还是比百度和腾讯强大很多很多,因为几乎看不到阿里巴巴的负面消息,并且一个有利的小事情都会被吹嘘得非常厉害。

湖畔大学,也是一个值得警惕的信号。湖畔大学,号称由马云、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九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等共同发起创办。

但问题是,这不是一个正经大学,而是一个以马云为首的新组织,有互联网创业成功人士,有各行业的商业精英和领军人物,还有各种富二代,涵盖了社会经济的方方面面。

入学则需要三位保荐人,其中至少一位指定保荐人。说白了就是混圈子,而保荐人的目的,就是为了筛选可靠且有用的人。

所以马爸爸的阿里帝国还是很可怕的,掌握了媒体,就掌握了话语权;结成了圈子,就绑定成了共同利益集团;此外阿里还掌握着十亿人的大数据,完全可以呼风唤雨。

马爸爸有过历史性贡献,推动了社会形态的改革和进步,让人们生活更加便捷。但怕就怕当年的屠龙勇士,最终变成了恶龙。

我认为马爸爸政治上也是可靠的,但是马爸爸之后呢?随着阿里帝国的进一步扩张,有没有可能发展成韩国三星那种大财团呢?

这次的约谈和蚂蚁的暂停上市,给马爸爸敲响了警钟。不允许把利润留给自己,把风险留给国家和全民,更不允许任何蚂蚁挖社会主义墙角,毕竟“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