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补刀:WTO已名存实亡,RCEP出世,西方主导全球贸易的时代正在远去……|2020-11-17

2020年11月17日09:10:32 发表评论
相信大家昨天都看到一则重大的新闻:全球最大自贸协定RCEP正式签署。
所谓的RCEP就是指“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共涉及15个国家,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5国,另外加上东盟10国。

这个协议异常的重要,主要有两个方面:
第一,整个东亚+东南亚地区都是实体经济分布地;
我们都知道,WTO成立以后,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世界已经形成了相对比较完善的产业分工,整个东亚(中国、日本、韩国、朝鲜、蒙古)、东南亚地区都是实体经济,而西方国家主要是以高端制造和虚拟经济为主。
什么叫做“虚拟经济”?
这个东西是比较复杂的,我们可以简单的认为以交易股票、债券等所形成的经济活动。
比如,特朗普上台后,整天挂在嘴边的就是股市:股市稍微涨点,他就不断喊是自己的功劳;股市一跌,他就出来发表讲话,甚至出台政策,稳定股市;他还不断的以“拜登上台股市就会大跌”来吓美国老百姓——由此可见虚拟经济在西方国家的重要性。

但是整个东亚地区不一样,东亚地区主要都是商品(实体经济),这点我们从港口分布就能看出来:中国的GDP只有美国的60%左右,但是中国的港口数量却比美国+欧洲还要多(港口主要是用来运输商品的)。
仅仅是中国的工业GDP就等于美国+日本+德国的总和。
我们可以这么说:如果东亚地区和西方完全的切断联系,西方国家估计都会因为缺少生活必须的商品而崩溃了。东亚国家虽然难受,但不会崩溃,因为东亚地区有人们生活所需的各种商品,只不过有些高端制造商品质量没有西方那么好而已。
第二,RCEP国家产业互补;

如果我们仔细的分析RCEP国家的经济构成,我们就会发现这个区域内的国家产业是互补的:

1、中国、日本、韩国主要是高端制造业,包括汽车(日韩)、芯片(日韩)、通讯设备(中国)、航天航空(中国)、国防军工(中国)、石油化工(中国)等。

2、中国、东盟国家主要是中低端制造业,包括电视、冰箱、纺织、玩具等;

3、东盟国家+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主要是原材料供应地,铁矿(澳大利亚)、农业(澳大利亚、新西兰、泰国)、橡胶(泰国、菲律宾)等。

大家看出没有,东盟等国家提供原材料、中日韩进行加工,形成商品,然后再出口到东盟等国家,形成了一个循环。

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RCEP那么好,为什么谈了那么久?

RCEP是2012年由东盟10国发起的,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10+6”),谈了8年才谈成——印度于2019年退出了谈判。

为什么那么难谈?

这里面的原因非常的复杂,我们简单的举几个例子:

比如,我们中国也有铁矿和煤炭开采业,涉及的人口也非常的多,但是我们的铁矿和煤炭的质量总体上不如澳大利亚的好,所以一旦取消关税进行自由贸易,那么我们的煤炭和铁矿开采业可能都要倒闭了,大量的工人可能会失业;

比如,我们中国人口多、地少,农业的竞争力比较弱,而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泰国都是农业强国,一旦我们取消关税进行自由贸易,那么我们的农业就可能会“雪上加霜”;

比如,东盟10国也有很多中低端制造业(纺织、玩具、鞋袜等),一旦它们取消关税进行自由贸易,那么它们的中低端制造可能也都会倒闭……

比如,日本、韩国的汽车制造、电子信息产业非常的发达,如果取消了关税进行自由贸易,那么我们的汽车制造、芯片制造等就可能遭受重大打击……

比如,印度退出RCEP的主要原因就是:印度主要依靠农业,一旦印度加入RCEP,逐步取消关税的协议,就会让印度国内市场对大量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农产品开放,从而损害印度生产商的利益。

还有一些国家,比如老挝、柬埔寨、缅甸等国家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它们什么都不行,如果取消关税进行自由贸易,这些国家就彻底完蛋了——为了照顾这些国家,在RCEP中给予了它们一定的保护。

除了这些原因外,还有其它很多很多的困难,比如公平竞争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RCEP有很多国家,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制度都不尽相同,尤其是中国、越南还是社会主义国家,有很多的国企,而国企很可能会得到政府的大量补贴和政策支持,这样在竞争的过程中就会处于非常有利的位置。

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假设同样一件商品,只要我们出口出去了,那么从国家的角度来看(不是从企业的角度),保守估计也有40%的利润,其中包括30%的税收和10%的人工。由于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可以通过给企业补贴20%,这样我们的商品在价格上就非常有优势(资本主义国家采取自由竞争,不干预经济发展,是很少给企业补贴的)。

正是因为这里面的利益关系非常复杂,所以即使大家明知道这个协议对每个国家都有利,但是谈判却异常的困难——因为涉及到大量的利益重新分配,搞不好就可能给本国经济带来剧烈的动荡,甚至威胁到国家的稳定。

所以,这个谈判异常的困难:谁都想保住自己国家的产业,让本国人有工作,然后还希望加大对其它国家出口商品赚钱,用赚来的钱购买机器、设备、技术等来发展自己想要发展的产业,不受别国的控制、威胁。

困难非常的多,而且很多问题是很难调和的,但是为什么最终还能谈成?

我认为主要原因是:WTO已经名存实亡,西方发达国家逆全球化的大势正在形成。

我们都知道WTO是美国主导的,开始的时候主要是资本主义国家为了对抗社会主义国家所建立的一个所谓的“经济联盟”,但是随着中国和俄罗斯的加入(中国是2001年加入的,俄罗斯是2012年加入的),这个组织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大家都加入了,那么不就等于大家都没有加入吗?

这就好像大家玩游戏,开始的时候只有几个人有VIP,所以这些人升级比较快。但是,现在系统给每个人都发了个VIP,那么这个VIP还有意义吗?

这个时候怎么办?

对的,要升级为SVIP——超级VIP。

于是,便有了各种新的经济、政治联盟。

比如,欧洲联盟、北美自由贸易协定、TPP、TTIP、中日韩自贸区、亚欧经济联盟、南美国家联盟等等。

这些联盟与WTO相比,它们的关税水平更低。

目前WTO成员的总体平均关税水平为6%,发展中国家为10%,发达国家为3%。

在这些经济、政治联盟中,对中国威胁最大的就是TPP、TTIP,因为这两个经济贸易协定主要就是针对中国的。

TPP就是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TIP就是指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

这两个协议都是奥巴马和希拉里策划的。

一旦这两个协议签订了,那么就等于中国再次被排除在世界贸易体系之外,又被美国给孤立了。

那时,如果我们想要再加入它们的贸易圈又要给它们让渡很多的利益。

但是,这两个协议都没有谈成。

为什么?

因为这两个协议都是“丧权辱国”的条约,协议中含有高于国家主权之上的条款。

什么意思?

我们以TPP为例。

美国和中国周边的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关税几乎降至为0,美国的中低端制造能发展起来吗?

很显然是不能的,因为美国产业已经严重空心化了,不仅仅产业链不全,而且人工成本比较高,所以TPP的本质就是:原来美国的中低端制造由中国提供,现在转成由东南亚国家提供。

美国会那么好心的帮助东南亚国家?

当然不可能了!

所以,美国在这里面加上了一个非常特殊的条款:ISDS条款。

所谓的ISDS条款就是指: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条款。

什么意思呢?

简单的来说就是:由秘密法庭来裁决投资者和国家之间的争端。

举个简单的例子:假设美国人在泰国投资了一个养鸡场,这个时候泰国发生了严重的禽流感,大量养殖户的鸡都死了,而美国人的养殖场管理的非常的好,不但鸡没有死,而且还有大量的现金可以收购那些破产的养殖场。

由于泰国有很多的养殖场,如果那些养殖场都破产了,那么就会对泰国的经济造成严重的影响,这个时候泰国政府就不能置身事外了,所以它们给泰国的养鸡场进行了救助,给它们提供了大量的资金,不让它们倒闭。

泰国政府的这种做法明显的伤害到了美国人的利益——如果泰国政府不救助那些养鸡场,那么美国人就可以收购那些养鸡场,就能垄断泰国的市场。

所以,这个时候,美国人就可以用ISDS条款对泰国政府提起诉讼,要求泰国政府赔偿美国人的损失——这个条款使跨国大企业超越国家法律、破坏了国家主权。

最真实的例子就是:阿根廷。

1990年代,阿根廷总统梅内姆实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全力引进外商投资。在其任内,阿根廷签署了55个双边投资协定,并加入ICSID(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

2001年阿根廷经济崩溃、社会失序,新政府颁布《公共紧急状态法》并出台一系列紧急经济救助政策。许多外国投资者以紧急政策侵犯自己利益为由,通过各类平台对阿根廷政府提起诉讼,其中通过ICSID的总诉讼数量就达到43个,使得阿根廷成为在ICSID被诉讼数量最多的国家,涉及赔偿总额800多亿美元,而2002年阿根廷全年GDP仅为1020亿美元。

当然了,TPP的条约里面还有很多很多其它国家难以接受的条款:比如,要求所有国家实行国企私有化,公共部门市场化等。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就会看出三个重要的问题:

第一,美国加入TPP并不能促进美国的就业,不能将工作岗位带回到美国;

第二,美国加入TPP获得利益的只是那些实力强大的跨国企业(以前我们就和大家分析过,民主党是跨国资本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代表美元霸权的华尔街、科技霸权的硅谷都是支持民主党的);

第三,很多国家被迫加入ISDS条款,损害了国家的主权利益。

正是因为这三个原因的存在,TPP不仅仅在美国遭到巨大的抵制,在其它国家也受到了很大的抵制。

美国最大的问题是产业空心化,大量老百姓没有工作,所以他们需要的是工作。

奥巴马政府制定的TPP不仅仅不能将工作岗位带回美国,反而加大了美国跨国资本利益集团在世界上的地位,甚至超越了某些国家的主权,所以这个政策不仅仅受到美国老百姓的强烈反对,而且受到共和党,甚至一些民主党人的反对。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2016年美国大选的时候,特朗普提出的一个重要口号就是:如果他当选美国总统,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退出TPP。

我们都知道奥巴马和希拉里是一伙的,2016年的时候,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总统,按照道理,希拉里是应该支持TPP的——因为TPP本来就是奥巴马和希拉里策划的——但是,最终希拉里都不得不出来反对TPP。

2016年,希拉里在美国密歇根州发表经济政策演讲时说,她将阻止任何“扼杀就业和压低薪资”的贸易协定,包括TPP。她说:“我现在反对它(TPP),(总统)选举结束后也将反对它,就任总统后还将反对它。”

所以,大家记住了:TPP真的不是一个好玩意,它伤害的一些小国的主权和美国的底层人民的利益,唯一获利的就是那些跨国资本利益集团。

特朗普退出TPP并不是他自己拍脑门做出的决定,而是背后有着强大的民意基础的——不仅老百姓支持退出,而且共和党人也支持(共和党是保守派,支持逆全球化的)。

就算没有特朗普,美国也很难加入TPP,因为从美国国家利益角度出发,美国最需要的是把工作岗位拿回美国,重新发展制造业让大家都有工作,而不是围堵中国(除了和世界打贸易战,没有其它办法)。

同样的道理,TTIP没能签订也是这个原因。

现在很多人担心拜登上台后会重新启动TPP,这个担心是有必要的,但是即使是拜登,也很难逆转美国国内的强大民意的,也很难搞掂特朗普领导的共和党的。

美国无法签订TPP和TTIP的本质还是因为美国衰弱了!

试想:如果美国还像以前那么强大,制造业具有强大的竞争力或完全垄断高端制造业,那么美国国内也不会有如此强大的反对声,这两个协议的签订就成了必然。那时,中国就等于再次被美国给孤立于世界贸易体系之外。

但是,由于中国、欧盟和日韩的强势崛起(中国打败了美国的中低端制造,欧盟、日韩等国家侵蚀了美国的高端制造业),导致美国的产业严重空心化,再也无力在世界范围内随心所欲的通过经济政策围堵一个国家了。

相反,随着中国的不断崛起,我们的高端制造业在不断的发展,需要容纳大量的人员,很多企业也积累了大量的资本(资金、技术和人才急需对外输出资本,在世界“攻城掠地”……

这不仅仅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机遇,对世界来说,也是一个机遇:RCEP签订以后,日韩的汽车进入中国市场价格就会大幅度的下降,欧美汽车在中国市场上就会生存困难,利好于日韩;中国的航空航天、国防科技、中低端制造就会无阻碍的进入RCEP国家;其它国家的农产品、资源等也会无阻碍的进入中国……

随着RCEP的签订,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西方则会进一步的衰弱。

可以想象的是,在未来的不久,RCEP的规模会不断的扩大,一旦把俄罗斯、伊朗等能源产出国纳入进来,那么以后我们就再也不怕欧美的围堵了——现在RCEP有原材料、农业和制造业(包括中低端和高端制造业),唯一缺少的就是石油。

西方主导全球贸易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