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边:野生基督教在中国农村蔓延|2021-01-13

2021年1月13日10:19:24 发表评论
这两天野生基督教的话题火了,博主是时候给大家走一波这个话题了,因为博主之前在微博上已经发了上百条相关内容,可以说在这个细分领域小有成就。

1

 基督教在中国

咱们先说一个关键问题,基督教在中国到底是怎么区分的?

毕竟大家如果对基督教有点接触,立刻就会被他们几百个派系给整晕。我先用几句话给大家解释下。
首先最早的那个叫天主教。天主教是耶稣死后他的弟子搞出来的,类似孔子死后他的学生把他的言行整理成《论语》,他们这个帮派也就诞生了;天主教也一样嘛,耶稣是组织一号头目,后边的挨个排序。
多说一句,耶稣到底存不存在现在是存疑的,不是说不存在,而是证据不足。大家可能看到有些纪录片信誓旦旦说存在,其实那也是采纳了某一个学者的观点。现在普遍认为,耶稣应该是好几个人的经历拼在了一起。而且宗教的核心就跟码农写代码似的,互相借鉴互相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抄来抄去也属于正常,我们一会儿还要说到。
天主教最早在罗马奴隶中流传。奴隶们很苦了,将来还要悲惨地死去,如果有人告诉他们人世间受的一切苦,都是通往天堂的门票,或者说来世就可以做奴隶主,大家是不是心情能好点?那前者就是天主教,后者就是印度教。
所以天主教迅速席卷下层,教会在基层形成了“第二政府”,罗马政府眼瞅治不了这些人了,于是选择加入他们,整个罗马都信教了。
后来就是黑暗中世纪。教会无恶不作,什么“娈童”、“赎罪券”,闹得沸沸扬扬,教会的名声也越来越臭。
面对这种情况,教会里最虔诚的那些人说这不行啊,咱们教会已经严重偏离了耶稣他老人家的指示,现在成黑社会了,要反思要改正啊。教会二话没说,把这些最虔诚的人给赶出去了。
这下好了,这些人在教会之外成立了“更原教旨”、“更虔信”的一堆宗教,这个过程,就叫“宗教改革”。比如大家说得很多的“福音派”、“清教徒”和“开尔文宗”,就是宗教改革的时候改出来的。
天主教往地上一摔,摔稀碎,出来一大堆新宗教。国外把老的那个叫“天主教”,新出来的叫“新教”,或者“反抗宗”,毕竟他们是反抗权威被赶出来的嘛。中国比较奇怪,把老的那个也叫“天主教”,却把新的叫基督教。
比如我们熟知的“清教徒”,就是新教中的一派。这完全是一帮精神病,他们主张“一言一行都按照《圣经》上来”。现在美国很多地区坚决不采用任何避孕设施,坚决反对堕胎,甚至反对现代科技,其实就是清教徒思想的一脉相承,清教徒讨厌《圣经》以外的所有东西。甚至“山巅之城”,也是出自圣经,City upon a hill。
后来天主教自己也觉得自己太不像样,这样下去迟早倒闭,于是自己也做了一部分改良,搞出来了一个叫“耶稣会”的东西。中国以前很多传教士,康若望,利玛窦,都是耶稣会的人,来中国之前都学点小技巧,最常见的是看病,少数会造大炮,跟着军头混,指望将来能当帝师。当初忽必烈的国师就是藏传佛教高僧,高僧引导整个蒙元上层都信了藏传佛教。
不过效果一直不太好。从明朝开始,基督教就大规模向中国渗透,但一直是小范围传播,晚清比较严重,直到蒋委员长,才出现了一些曙光。
我们前文说过,蒋其实啥都信,啥都不信。他跟着他妈信过佛教,后来信过曾国藩,再后来一度迷上了纳粹,最后为了娶宋美龄假装信基督,但一开始他准备搞定宋美龄后就把以前的小老婆娶回来,把基督教也戒了。
不过西安事变之后他确实真信了基督教,人在逆境中容易向神灵求助嘛,还突破性地研发了“圣经算命”这样中西合璧的最新卜卦技巧。
于是上行下效,整个国府都在研究《圣经》,担心哪天委座跟大家聊天的时候飚一句圣经大家接不上,而且很多女眷都入了教,因为宋美龄是卫理公会的(这也是个新教派别)。
如果蒋委员长一直能在大陆呆着,基督教势力在中国就会比现在势力大得多。不过他后来去了台湾,而且是被赶去的,影响力暴跌,台湾人最鄙视的就是他,传教这事一直搞得不太好。
而新中国成立后,宗教势力一度彻底退出了中国,直到改革开放后。

2

 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席卷农村

改革开放后有那么一些年真是全民迷茫。我在《不知道90年代治安有多差,就不知道现在有多幸福》有讲这方面的内容,大家一度失去了“锚位”,不知道生活的方向在哪里,这时候各种妖怪都出来了。
比如那些年一度流行“打鸡血”。
“打鸡血”这么沙雕的操作,很容易因为太沙雕以至于大家觉得这事不像是真的,其实有那么几年,竟然出现过全国打鸡血盛况。
把小公鸡的血抽出来注射到自己体内,顿时神清气爽(其实就是排异反应,不利于身心健康,不建议大家自行尝试)。这操作流行于大江南北,并且传得有鼻子有眼,说是功德林关押着一个战犯,前军统中将,蒋委员长的私人营养助理,他传出来委员长的私人养生小技巧,其中就有打鸡血。
当然了,这一听就是扯淡,小说看太多脑子秀逗了,把军统当东厂了,以为这些特务们平时在老蒋身边伺候,其实蒋身边的人隶属“侍从室”,并没有军统的人。
后来又流行气功,气功这玩意现在还有人玩,不过早就已经过了巅峰。
大家记得马道长的那个玩蛇小伙伴吧?他就是个气功大佬,前几年因为跟一堆明星合影突然火了,其实这人发迹非常早,最早起家于上世纪8、90年代,等他在互联网上被人熟知,已经是退隐江湖的状态了;如果不出事,大概率可以安享晚年,像一个无冕之王一样接受政商及娱乐行业大佬的膜拜。
在我国大领导的回忆录中也提到过他,说是他不仅会变蛇,还可以空杯变出酒,每次吃饭都能把大家吓一跳。还有个绝活是能给人治病(据说某冰冰做他干女儿,就是因为他给女星的妈成功治好病),不过老王最后也没治好自己的病,被抓半年后就死了,死得可惨了,七窍流血,各种器官一起衰竭。
反正当时群魔乱舞,你只要说你的东西是国外进来的,或者忽悠技能比较专业,总会有人信。
这场信仰的盛宴中,真正的大佬姗姗来迟,不过很快也切下了一大块蛋糕。

3

 野生基督教

第一节里已经跟大家解释了,基督教分为天主教和其他新教。
天主教是有严格的层级体系的,最上边的是教宗,下边是主教,基层的是神父;神父需要认证,认证过才能去传教,而全世界的天主教,又听罗马教廷的,整个体系结构是个大金字塔。
但是前期罗马教廷跟我们关系不大好,因为他们想任命主教,这不搞笑嘛,肯定不能接受,所以天主教在中国一直没取得官方认证;直到2018年,才取得进展,双方作出妥协,由我国指定,他们认证。下图是那一天我发的微博。
但是新教就不一样了,没啥严格体系,谁都可以传教。大家在大学碰到的那些传教的,99%都是新教的。他们在改开后迅速进入中国,然后到处攻城略地,我国官方说的四千多万“基督徒”,基本都是新教的,天主教的非常少。
我查到一个数据,现在等级在册能被官方统计到的新教教徒(我国官方把这些人称为“基督徒”),高达3800万;天主教徒只有600万人。伊斯兰教徒不到两千万。
如果你问将来哪个宗教比较猛,毫无疑问是基督教,也就是新教。新教的教徒传教非常厉害,每个教徒都有传教的冲动。你们肯定被基督教的人传过教,却很少碰上天主教徒,几乎没碰上伊斯兰教传教徒。
不过这不是我们今天的重点。我们今天的重点是“野生基督教”,也就是并不是主流宗教,而是一些人目睹了宗教玩法后,开始明白了,卧槽,也不难啊,是不是我也可以搞个宗教出来,我自己做教主?
有些动手能力强的人就开始操办起来,而且有现成的教程,就在韩国,韩国战后经历过一段漫长的迷茫期,老百姓无所适从,毕竟半岛处于冷战最前线嘛,如果“三战”一开始,从三八线到柏林墙,都是战场,老百姓活得非常难,充满焦虑,自然要向宗教求助,所以韩国人成了世界上宗教最狂热的国家,连总统家族都是狂热的邪教分子。
这些韩国人把基督教的复活和大审判,佛教的来生,伊斯兰教的天堂,道教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统统结合起来,研发出各种神奇的宗教。
这些乱七八糟的宗教在韩国饱和之后,开始向中国东北扩散,在我国农村迅速流窜,不仅如此,不少中国这边眼神比较好的人很快就学会了,原来当教主这么容易?
各种野生基督教在中国农村遍地发芽,有的是韩国进口的,有的是本土研发的,还有不少是本土教主的徒弟学会后,再发明再创造的结果,比如国产野生基督教里,我们熟知的菩萨和观音也有了工作,继续发光发热。
各种宗教在那里养蛊似的互相竞争,各种野生教父穿梭于全国各地的农村里。最严重的是上世纪90年代,当时中国处于半洪荒状态,就跟公众号初期似的,随便搞个号就有人关注,当时你随便搞个宗教就有人信。
而且当时主要是农村里活动,相比城市里的人,农村人生活得更加无聊,更加孤独,这就是宗教的土壤。如果有人平时对大家嘘寒问暖,送点不值钱的小礼物,还组织大家参加群体活动,那很容易把人拉入会。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很纳闷,参加集体活动真那么爽?为啥我讨厌我们公司的任何团建?
公司团建主要是组织者就没准备让你爽,是为了让你提高点组织性,打起精神给公司继续搬砖,初心就是歪的,你能爽才有了鬼了。
大家回想下跟家人朋友聚在一起唠嗑的感觉,是不是还不错?人是集体动物,跟有共鸣的人混在一起,人会本能产生安全感,甚至愿意贡献出自己的脑子,人一聚在一起智商就下降这事也是个共识。
反正那些野生宗教的组织者们都进化出了组织这类活动的技巧,没这类技巧的全部被淘汰掉了。并且把基督的教义改编成了类似河南梆子之类的东西,我从微博上给大家摘抄几段,你们感受下 ,朗朗上口:
天津快板:
竹板这么一打,别的咱不夸,单夸一夸万能的主啊他是耶和华。圣父和圣灵,圣子是弥赛亚,神圣一体的位格,正好他们仨。话说在拿撒勒,有个姑娘叫玛利亚,贤良淑德人人夸,那真是女菩萨!
河南梆子:
约瑟公,你坐下,听俺说说知心话。约瑟公,咱都坐下,咱们随便地拉一拉。木匠你成亲后,娶的就是玛利亚。她没过门就怀孕,知道你心里有牵挂。孩儿他爹竟是谁,你每天每夜睡不下。这小孩是圣灵造,借着他娘胎到地下。代世人偿罪孽,就是以马内利弥赛亚。
反正用一些不咋高明但有效的套路反复玩、反复进化,到现在已经炉火纯青,野生宗教就跟野火似的席卷我国农村。大家想想,是不是脑子里立刻浮现出自家人有玩这东西的?
这些宗教里,大部分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事实上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在忙啥,受谁指挥等等。
少量表现还不错,因为他们倡导积德行善上天堂,竟然把耶稣和我国的五讲四美结合起来了,耶稣听说估计也懵逼。这些教徒成立了基层互助组织,组织内部的信徒们平时互相帮助共渡难关。
但是还有不少,比如东方闪电、三赎基督什么的标准邪教。大家记得山东招远麦当劳那事吧,几个壮汉因为要电话号不给,就大喊着“消灭魔鬼”把一个姑娘活活打死,这伙人就是东方闪电的,又叫全能神,公安部认证过的邪教,也是从韩国传入的。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全能神”本来发源于韩国,在中国遭到暴击后,教徒转入了地下,还有一部分跑韩国去了。去年的疫情当中,全能神教徒在韩国顶风作案继续集会,成了新冠的传播热点,也搞出来不少麻烦——韩国人养蛊把自己咬了。
看到这里大家明白了吧,野生宗教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宗教本身,我国宪法是明确允许大家信教的;野生宗教最大的问题是不透明,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忙啥,甚至不知道他们的主教是谁,说不定主教就在韩国。 
这些年我国对邪教打击得很厉害,邪教整体被压制在了一个非常低的活跃度上,不过不代表已经不存在了。现在依旧有不少邪教在暗中活动,骗钱骗色,大家还是要提高警惕。
而且我国一直没弄明白野生基督教到底有多少人,国外有智库说是一个多亿,也有说两亿的,真实数据确实没人知道。
宗教的土壤主要是“恐惧、迷茫、绝望”,这个时候人需要外来的精神支持,希望有人告诉他们痛苦终将结束,灵魂将得到救赎。

4

 宗教的未来

宗教跟科学有点关联,但是不是完全关联。

从现在全世界的情况来看,科学的兴起确实降低了信教人群比例,这在美国也很明显。美国那边学历越高,信教比例越低;大家熟知的那个清教徒,现在在美国已经快绝种了,毕竟谁要是说自己坚持按照《圣经》要求生活,谁看他都觉得他是个奇葩。
根据权威调查数据,欧美的信教比例都大幅雪崩。
图片
不仅如此,各国都呈现出发达地区信教比例低,贫穷地区信教比例高的情况。
也就是说,宗教这玩意随着科学的滚滚向前肯定是逐步后退的。
不过退到一定程度也就稳定了,只要社会上存在恐惧、迷茫、绝望的人群,宗教就能找到一块立身之地,这也是为啥大家想想自己周围信野生基督的人,基本都在农村。
说到这里,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清楚了。
宗教蔓延这事本身不太好管,因为信仰宗教的自由是写在宪法里的,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
而野生基督教,也没法一概而论。有些宗教尽管像个中西合璧的“杀马特”,不过它确实没做过恶;不仅没作恶,而且为基层老百姓的生活还提供了一定的便利和互助,这种要是说打击,也不太合适。
多说一句,基层老百姓还有一个问题是无聊,这一点这些年网络覆盖,手机廉价化,短视频,直播,以及方便的购物,对基层文化生活影响极大,大量占据他们时间,拉短他们和城市的距离,宗教势力做梦都想不到,直播短视频会跟他们形成竞争。
那我们应该提防什么呢?
首先要提防各种邪教,关于邪教。公安部是有具体的认定条例,各个小区宣传栏就有,大家有空可以去加强学习,这个我就不多说了,基本能形成共识。碰上骗财骗色,聚众揽财的那种,大家还是要踊跃举报。
其次是那种“教法大于国法”,听主教的不听政府的。这种在疫情期间我国比较少见,韩国实在是太多了,这事也不能忍,连韩国这样遍地邪教,对邪教容忍度直达天际的国家最后也忍无可忍,把主教给抓起来了。
最后,大规模宗教化总归不是一件好事。基层人民的福祉还是要全社会都关心起来,也要关心他们的精神需求,毕竟你不管,宗教势力就会插手,最后搞出好几亿各种基督徒来,也比较尴尬。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