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正兴:组织部长没把烈士家书当回事,2年后,妹妹拿着信走进公安局报案 |2021-02-20

2021年2月20日09:20:02
评论
作者:峨眉天地庄

《暗算》里面给人印象最深刻就是最后一部——《捕风》,地下党员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传递重要的情报,这可以说是情报战里面的最高境界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革命前辈夏明翰道出了许多无名英雄的心声。真实谍战历史里面,确实有这样的事件,可是其中的经过比电视剧更加精彩激烈。

在1948年10月29日清晨,因为叛徒出卖被捕,潜伏于国民党保密局保定站的共产党员——梅立春,在保定南关河岸上,被保密局保定站杀害。

《保定时报》描述了当时的情景:“行至南关大桥,梅立春不做一声,面色如常,惟注视两旁诸人一周,俯首就刑。观者一时如堵。”
关于梅立春的就义,还有一种说法,据看守梅立春的狱卒在解放后交代:那天早上,遍体鳞伤的梅立春走出了泰和看押所,她留给狱友的最后话是:“解放军就要进城了,保定就要成为咱们穷人的天下了。无论我们是生是死,我们都是胜利者!”说罢,当即唱起了国际歌,缓缓走向了刑场,饮弹洒血,慷慨就义。
到底哪个说法是梅立春真实的最后呢?
抑或两个说法都是真实的梅立春。
梅立春是地下党的高级情报员,她最后一件事,就是写了一封家书。梅立春自然明白,自己不会活着出去,她拜托同一个牢房的名叫程黛琴的姑娘,若能侥幸出去,请她把这封家书交给进城的解放军,再转交给她的家人。
陈黛琴是保定师范的学生,因为上街游行,被保密局以“共党嫌犯”的罪名抓进来了。
程姑娘当即含泪答应了。
今天可以在保定革命博物馆看见这封烈士的遗书:
“爹娘在上:
女儿立春问候了。女儿的死期将至,却仍有几件事情放不下。女儿不愿欠人家的钱物,人死帐不烂。爹娘替女儿还清,女儿就没有人生憾事了。
账目如下?
欠上台村老凤家清酱一瓶;
欠同村王庆友姑爷棉花二斤;
欠城中‘清风客栈’的打尖饭钱一元五角,
欠乡亲刘春儿枣面一斤。
以上账目望二老一定替女儿还了,越早越好,免得人家惦记。
女儿又上:或是账目有误,二老还账之前,还要查实账目,不要还错了人家。再,万分感谢我在狱中结识的程姑娘,给爹娘带去女儿的最后这封信。
万安!
女儿立春叩拜

民国三十七年秋上”

梅立春写完这封信的第二天,就被执行枪决了。

保密局没有来得及全部处决泰和看押所的所有嫌犯,保定就解放了。程黛琴活着走出了泰和看押所,梅立春的家书被程黛琴带了出来。梅立春烈士生前不会预料到,这封传递了最后重要情报的家书,竟是个一波三折的命运。
程黛琴将信交给了进城的解放军,解放军把信交给了保定市委,接收人是市委副秘书长迟家川。按说,迟家川应该将这封信交给梅立春的妹妹梅天凤——中共另一位地下党员,就算完事了。可是却被迟家川耽误了。
一则,梅立春的信里没有写过太过紧要的事情,就是几笔账而已。二则,迟家川刚调到保定工作,与梅天凤不熟悉,城市刚刚解放,事务繁忙,迟家川应接不暇,一时就把这封信忘了。三则,迟家川仅在保定市委工作了一个多月,就奉调北平了。临走,由于一疏忽,把这封信一块打包,带到了北平。
迟家川到了北平以后,工作更加繁忙了,到了1949年底,在翻检材料的时候才重新发现了这封信,他当即将这封信挂号寄回了保定市委组织部,并复信道歉。1950年初,保定市委组织部接到这封梅立春烈士的遗书,可是新任组织部长不了解梅立春的具体情况,没当回事,以为是普通的烈士遗物。于是,暂将这封信交给干部处存档,待市里的革命博物馆建成以后,将此信展览。
保定市革命博物馆1951年筹建,1952年竣工,梅立春的这封信便送来陈列。后来有更大的领导看了以后说话了,梅立春同志的这封家书,反映了一个共产党员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优良作风,但这毕竟是个人的家庭琐事,不必在此展览,还是交给烈士家属保存为好。
于是,博物馆把这封信交给梅立春的妹妹梅天凤。以前的地下工作者梅天凤在1952年初奉调冶金局工作。她读了这封信以后,冥思苦想了良久,之后她按照组织程序先去了市委办公室,市委的几个同志读后,却不得其解,梅天凤急了:“哎呀,快去公安局报案呀。这是梅立春同志送出的最后一份情报呀!”市委的两个同志听了以后紧张起来,当即和梅天凤一起去公安局报案了。
多年以后,梅立春写文章感慨的回忆此事:“大姐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写这样一封信,必有重要的原因。可惜,这封信被人带出来,转交的过程中,那些同志都不了解解放前保定的地下工作,所以粗心马虎了。大姐信里写的‘爹娘二老’,本意就是指当时的地下党组织。我娘早就已经牺牲了,大姐写的‘爹娘’,除了暗示党组织之外还能指什么呢?后面写到的四笔欠账,一概都是地下工作的密码用语。
‘欠上台村老凤家’一句,上台村刘姓是大姓,我协助公安局去那里调查,上台村根本没有一个叫老凤的人,大姐应该是暗指一个叫刘丰或刘峰的人。
‘欠同村王庆友姑爷’一句,孙家庄确实有一个名叫王庆友的人,他姑爷叫乔木山,可是乔木山和棉花有什么关系呢?乔木山是一个卖酒的贩子,大姐应该暗指一个叫乔九的人。
‘欠城里客栈的打尖钱’一句,应该是暗指尖的谐音‘奸’,大姐是不会欠客栈里钱的。
‘欠刘春枣面’一句,公安局详细问过刘春了,刘春却说,他从来没有借过梅立春枣面。那大姐是什么意思呢?枣面是保定周遭穷人家过年的细粮,即红枣去核晾干以后,在碾子上磨成面粉状,逢年过节将其掺在荞麦面或玉米面里面,当细粮吃。枣面,也称细面,这一句,应该指的是‘细’字。
这几句联系起来,大姐是告诉组织,刘凤和乔九是国民党安排潜伏下来的奸细。大姐在信里嘱咐组织,要尽快解决这两个奸细,‘越早越好’她或是担心自己判断有误,最后叮嘱组织要‘查实账目’,也就是调查清楚再处理。
而且,大姐已经看出了程黛琴是国民党特务,如果程黛琴把这封信带出来,程必定要潜伏下来。大姐在这封信的末尾写了要感谢程黛琴,意思是让组织审查程黛琴,大姐真是个机警心细的人呀!”
程黛琴绝对不会想到,她为梅立春带出来的这封信,竟如同给她自己带来了一道催命符。
梅天凤和公安局的相关人员,最终研究破译了梅立春的那封遗书,认定梅立春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为党组织指认了两个潜伏很深的奸细。那两个名字确如梅立春所指,一个名叫刘丰,另一个叫乔万九。
刘丰曾是中共保定城工部的交通员,1934年被捕后叛变,被中华复兴社特务处(军统的前身)派遣回来在中共内部卧底。抗战胜利以后,刘丰的任务是收集解放前的经济情报,他的身份是中共保定市委交通站长,解放后在保定市公安局档案科任科长。
乔万九是刘丰发展的下线,解放前是中共保定市委第三交通站联络员。保定解放前夕,刘丰和乔万九接受的命令是“深睡”(不暴露继续潜伏)。
刘丰没想到,在保定解放前一个多月,中共保定市地下党组织召开会议,准备组织砖瓦厂武装暴动,配合解放军入城。事关重大,刘丰会后向保密局传递了这个情报。

梅立春是在被捕以后,仔细回忆研究分析了暴动失败的整个过程,刘丰参加了那次会议,乔万九是刘丰的联系人,从梅立春在保密局内部掌握的情报看,问题很可能出在这两个人身上,绝对不是另外一个地下党员陈帆,因为陈帆不知道赵希臣等几个暴动组织者的情况,而刘丰确是组织暴动的具体参与者,事后刘丰嫁祸陈帆好让自己继续潜伏下来。

刘丰和乔万九,这两个穿了多年马甲的军统特务,同时被捕受审,交代了他们多年的特务经历,二人在1953年秋天被处决。

陈帆的叛徒帽子同时摘掉,被追认为烈士称号。
程黛琴因为被保密局逮捕过,又带出了梅立春烈士的遗书,被认为是党的积极分子。她因此潜伏下来,在保定第一中学当老师,而且她表现突出,即将被发展入党。她没有想到因为梅立春的这封信,刘丰乔万九被捕,因为梅立春信里感谢了程黛琴,公安局再次提审了刘丰,刘丰熬不住了,最后供出程黛琴是他发展的下线。
程黛琴被捕以后,交到了她原名是李娇月,程黛琴是李娇月的姑表姐,其一家子都在抗战中遇难,李娇月就冒名顶替了程黛琴的身份。她是保密局的外围人员,她的潜伏由保密局精心安排,将她和梅立春关在一个牢房,即为监视,也为取得梅立春的信任,但梅立春毕竟是在军统潜伏多年的高级情报员,对李娇月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才会在信的末尾提示组织审查李娇月的真实身份。
于是,李娇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第二年,在调查出李娇月在保密局执行任务时候,有人命在身,李娇月被枪毙。
梅立春烈士的那份“家信”,几经周折,最终以革命文物的形式,陈列在保定市革命博物馆,供后人瞻仰。
梅立春,旧时代从保定杂技社走出来的一个年轻女子,一个身怀绝技的奇女子,面对死亡,却有着钢铁一样的坚强的心态,她在最后时刻还在想着给党组织传递情报。
熊熊烈火之中,矿石可以百炼成钢;人生信仰之火,人生情感之火,也同样可以熊熊燃烧,也同样可以把一个平凡的民间女子炼成钢铁之身。
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
在建党百年之际,请记住这个和江姐一样的革命者——梅立春。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