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工力量|《华尔街日报》:别拿停电对自己的国家“定体问” |2021-02-22

2021年2月22日09:48:04
评论
近日,罕见寒潮侵袭导致得州陷入大停电,美国这个传统能源大州也被推上舆论风口。
站台民主党政策的《纽约时报》2月19日发文,称得州无视气候变化、新能源发展滞后,是导致这次灾难的罪魁祸首。同一天,站台共和党政策的《华尔街日报》发布专栏,号召媒体和政客不要一出事就政治“定体问”,要看清美国人的生活现实……
现实或许可悲,但若无视现实、只图政治私利,不论如何主张,都算不得“高尚”。只不过《华尔街日报》也没意识到,美国能源系统的核心问题,或许并不在于是否引入新能源。
中国与美国不同。我们的公路、铁路、水路、电网等基础设施都由国家负责建设,我们不会因为寒潮电力紧张看到电费疯长,但偶遇灾祸之时,类似质疑依旧如影随形:”这个国家怎么了?“”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
寒潮背后,能看到的不仅是能源系统漏洞,更有人心百态。如何看待灾难下暴露的问题,或许是得州此次大停电能给我们带来的一点深层思考。观察者网特此编译《华尔街日报》专栏全文,供读者阅读、探讨。
【文/华尔街日报编辑部  编译/观察者网 白紫文】
2011年,一场地震和海啸袭击了日本(3·11日本地震),造成18500人死亡,摧毁了街区,在相当大的范围内沉积了燃料、污泥和有毒化学物质。但是,所有人谈论的都是并未造成大量死亡的核泄漏事故。这种选择性的关注很可能引发不明智的举动。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随即在全球范围内提出退出核电行动,将可能实现巴黎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的希望付之一炬。
我们现在可能也正在罹患类似的神经症。一股寒流以低于冰点的温度席卷整个得克萨斯州,这是场百年一遇的遭遇,而我们对它的讨论正在迅速陷入自我否定的漩涡。
关于美国电网的恢复能力是否处于某种危机的争论,已经持续了20年。对大多数得克萨斯人来说,本周的停电是按小时计算的,而且断断续续。过去12年里,我在“罗伯&劳拉之地”(原文为“Rob-and-Laura land”,Rob和Laura为美国喜剧《迪克·范·戴克秀》中的主人公,居住在纽约州郊区地区新罗谢尔)的邻居们经历过三到四次长达5天或10天的大停电;得州水管爆裂造成的水资源短缺也与东北地区有相似之处,依赖电泵的纽约郊区居民只能用湖水或溪水冲洗厕所。
联邦数据也令此次停电“泯然众人”:从2013年到2018年,例行断电已是家常便饭;在最后两年,“重大事件”导致的死亡人数也急剧上升。但有一件事我们早已知晓。在设计上,美国电力系统本身就比许多欧洲国家的电力系统产生更多的停机时间(将近高出90%),况且欧洲人口密度高、埋藏电线更具成本效益,也不发生飓风和龙卷风,而且几个世纪以前森林就被大量砍伐或者彻底夷平,他们脑海中的原野风光也就相当于我们的郊区景色。
在报道本周得州停电事件时,《经济学人》(英国经济学人集团出版的杂志)杂志无法确定,标题是该扯上“世界气候危机”还是“美国的基础设施危机”。现实情况要(比报道)更加平淡无奇。从1983年到2011年,严重的寒潮事件至少已导致7次停电。在得克萨斯州,政客、电力公司高管和市民们都在不断被大自然质问:你是想要能抵御罕见寒潮、避免大停电的电网,还是想要更低的电价?至少目前为止,大家选择的都是更低的电价。
《纽约时报》19日编辑部专栏刊文的部分内容:
本周得州发生的停电事件,造成了大量人员死亡,数百万人断电或断水,有时长达数天。
其中尤为突出是得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雅培(Greg Abbot)将混乱归咎于风能和其他可再生燃料,同时警告可能淘汰化石燃料的拜登“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将或多或少会造成“我们所知文明的终结”。此外,得州前州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似乎暗示,使用更多可再生能源将“导致社会主义”,众议员丹·克伦肖(Dan Crenshaw)则将整件事归咎于自由派的堡垒——即人们所称的加州。“说到底,”克伦肖在推特上写道,“得州最大的错误是从加州吸取了太多可再生能源的教训。”
这些言论对指责得州能源体系的进步人士来说是种刺激,他们称得州能源体系以牺牲安全为代价,来保持价格低廉。
得州政客们的胡言乱语对那些整天呆在家里受冻的得克萨斯人没有任何帮助,也掩盖了灾难真正的原因,转移了对一个重要教训的注意力:不仅在得克萨斯州,全美的能源输送系统如果想经受住未来的冲击,并且气候变化的战斗中发挥拜登总统赋予它的作用,就需要彻底改革。
对于天气这般复杂的系统而言,一个世纪的时间不算长,不足以展现其所有的“手段”,不必急于搬出“气候变化”这类外部解释。天气是气候的产物,所以不言而喻,任何天气事件都是现有气候的结果,而我们所不具备的气候,同样也会产生极端事件。
但这是一个精神上的死胡同。相关讨论需要聚焦于其他地方:美国人当然希望他们的电网更可靠——而且也要价格低廉、减少排放并且没有不雅观的基础设施。这些都是紧迫需求。
在得州由于罕见的结冰事件,各种电源都发生了各种机械故障,其中风力发电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在东北部,长期面临的挑战是民众不愿意看到砍伐树木。但是,你只需要在可靠文献中稍微挖掘一下,就会发现,尽管天气总是与我们同在,尽管“重大事件”总会各种抢风头,但可再生能源的间歇性仍然是电网可靠性面临的新的系统性挑战。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而言,可再生能源的前途都是一个未知数,因为它吸收的是可用于其他目的的投资资源。

工程上的挑战也许可以解决,但真正的威胁是通过政治所表达出来的、不想为实现温室气体减排买单的意愿。
人们不喜欢输电线电线。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发电场,所以它们必须建在无人居住的地区。电池还不能解决(可再生能源)间歇性问题,传统的发电厂仍然必要。煤炭是温室效应的罪魁祸首,天然气好一些,但仍受到环保人士的反对,更别提核能了。
得州人经历了艰难的一周,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原因在于异常的寒流,而我们的电力系统就是被设计成通过停电来处理此类极端事件的。本周末气温将回升至50至60华氏度(约为10-15.5摄氏度)。你、我和其他所有人都住在公用事业区,在那里,某些紧急情况比如挂树木上的电线或野火,也是通过关闭系统来处理的。我们的生活一贯如此。

而我怀疑,这样的冬天所造成的得克萨斯式大停电,如果出现在美国东北部或新英格兰地区(民主党势力范围),很多人则会无动于衷,就像2014年发生极地涡旋(polar vortex)时他们表现的那样。被砍伐的树木不是罪魁祸首,我们的过错在于,面对远比得克萨斯州的严寒可预测得多的寒冷天气,我们没有投资建设管道和备用的天然气工厂,以支撑我们想要的可再生能源。
除非我们现在有新的讨论,否则这个结论是毫无疑问的。于是,另一件事就显得格外显而易见:当公用事业系统的设计性能达到极限时,政客们和公用事业高管就会利用这个机会搬出“全球变暖”话题,谋取利益。
(观察者网由白紫文译自《华尔街日报》)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