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 世界变得更为浮躁愤怒,面对全球治理赤字,美国有力无心,欧洲有心无力|2019-03-16

2019年3月16日08:08:40 发表评论

OK这是第三点第四点趋势,都是经济,第五点是全球治理,社会治理。今天这个世界有一大问题,就是全球治理赤字。所谓全球治理赤字是这个情况,就是一方面全球的问题在增加,什么叫全球问题?就是一个国家解决不了涉及大家的问题,比如说埃博拉病毒,比如说ISIS这种恐怖主义、跨国的难民、走私毒品,金融不稳定、海盗这些东西,这些东西现在是越来越严重。

全球问题严重导致的后果就是全球治理的需求在上升,那么在全球治理需求上应该增加全球治理的供给,但恰恰这个时候全球治理供给在下降。为什么?因为截止到今天,我刚才讲的那些气候变化、反恐乱七八糟这些事,提供全球治理领导引导的主要是欧洲和美国,这个是事实。

别的像我们中国、俄罗斯、日本,我们都是参与者,我们不是领导者,我们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但是我们还是学徒,我们不是领导者,领导者是欧洲、美国,但是今天很显然,这两个领导者出问题了,而且性质不太一样。欧洲是有心无力,美国是有力无心。

欧洲自己问题太大,欧洲现在有三大问题,一个就是东部的乌克兰安全挑战,因为俄罗斯在那一搅局,东部分裂了,克里米亚被占领,然后内战打的一塌糊涂,然后乌克兰邻近的一些东欧小国心里都紧张的不得了,像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怕老毛子一不高兴,明天把我也给干掉了,他们怕的。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匈牙利、芬兰、瑞典,现在天天跟着美国后边,就是说你得保护。所以这是欧盟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东欧的乌克兰安全危机。

第二个就是东南部希腊的债务危机。希腊这个民族盛产美女俊男,但是都比较懒,按照德国人的说法,说,希腊人懒到什么程度,天天晒着太阳,抱怨说人生太苦了;我每天呐,得工作四小时!一周工作四天太痛苦了。德国人工作得到67岁才退休,德国人很辛苦。德国人很生气,希腊人的生产效率是德国的1/8,只有德国的效率13% - 14%。我们的效率是德国的40%到50%,它只有13%到14%,但是它的福利是德国的80%,一个月赚13块钱要花80块钱,那就有问题,要么你是富二代,是啃老族,要么你就是做流氓去偷去抢。最好还是你自己努力把这个收入弥补。还有一个简单的办法,老是借钱呗,希腊就是采取最简单的办法-借钱。那么借到一定时候不就还不了了。三年前就出现这个情况,还不了了。于是出现了希腊债务危机。那一个事是怎么解决的呢?希腊跟德国讲,因为德国是主要的债主,是欧盟的金主,他跟德国讲,大哥,我的肯定是还不了,如果我完蛋了,你们家银行就完蛋了,然后你们家银行又完蛋了,整个欧元区就完蛋了,所以出于你自己利益的考虑,你必须给我150块钱,我把这一百块钱还了,大家都过好日子,我还有50块钱过好日子。当时德国最后还就是搞了一个方案,德国紧急出面搞了3400亿美元,叫救希腊债务救助基金。当时跟它签了个协议,说你必须三年改革减少开支,增加劳动时间,提高效率。它签字了,三年就这么过去了,到了今年5月该还钱了,然后这一次又是这么一个游戏;它和德国讲,其实150肯定是还不了了,现在你必须给我200块钱,德国给气死了,德国说这个事怎么是让我破产了,不是你破产了吗?其实是德国自己压着它还,让它还,它还不了啊,然后就搞了个全民公投,就让老百姓决定还不还这个款,老百姓就一致决定不还吧。希腊这个民族很任性很有意思很有才华。那个女孩子很漂亮,但是很任性,所以现在德国很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我看最近趋势还是按照200块钱那个方向走了。OK,这是欧洲的两个问题了,希腊、乌克兰,一个安全一个债务。

现在又来,第三个就是难民问题,欧洲每年是接受不少难民的,正常年份是30万人左右。原来难民来的不多,就集中在南欧几个国家,然后它进行甄别筛选。原来每年三十万其实对它很有好处的,他专门选择年轻、身体好、然后受过教育,然后还挺老实,他们一来就是好劳动力,正好给欧洲解决老龄化的问题。所以原来是每年欢迎难民来的;但是今年变化了,出现了一个词叫难民潮,加上这个潮字,他就傻眼了。因为欧洲一年接受30万,其中德国年初就承诺接受8万。但是大家知道实际的情况,就今年德国要接受150万,比计划多19倍,就傻眼了。而且里面完全就乱套了,比如说里面就有恐怖分子进来,因为11月13号巴黎恐怖袭击,八个人,其中有一个家伙还在逃,今天还有一个恐怖分子没抓到。所以法国的效率是很低的,恐怖分子一个多月过去了,有一个还在逃,死不见尸活不见人,然后有七个被打死的,现在还有一个身份还没找出来。已经找出来六个人,五个是本土恐怖分子,有一个是去年的难民,所以大家害怕,因为难民里面有恐怖分子。第二,难民质量就是完全谈不上了,他们有一个报道是一个105岁的阿富汗老太太在六个村子的肩扛背驮之下,连转六个国家到达了德国。难民说我就在这里养老了。

这就是现在欧洲的问题,三大问题,乌克兰、希腊、难民,所以11月初,德国外长就以欧盟的名义向中国和美国呼吁;首先是美国,说你这个家伙,你干的坏事儿你把人家打乱了,难民跑我们家来了,你得接受。美国每年接受65000难民。说是今年接受65000,明年还得增加,另外再给点钱。中国这边他说你主要是给钱,他说因为知道中国,中国也不接受老外,如果大家有兴趣看联合国难民署的网站,中国排位是不错的,我们二战以后接受的难民总数200多万人,排在前十名里面,属于接受难民国家很多的国家,但是结构有问题,全部都是华侨,缅甸、菲律宾、印尼排华,我们就把孩子给接回来。我们说数量可以,结构单一,所以德国也知道你不会接受,黑人、叙利亚人,但是你财政好,你给钱吧。他们的意思是10月初德国代表欧盟向美中提出呼吁。

结果几个小时以后两国很迅速的反应,咱们这边是华春莹,外交部华美人,然后美国是国务院发言人乔希·欧内斯特,他是一个帅小伙,俊男美女几个小时以后,几乎是同时表态说,我们坚定的相信欧洲朋友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就把问题推回去了,但是结论很清楚,就是欧洲能把自己这三件事解决好就不错了,所以我说欧洲叫有心无力了。 

美国不一样,美国是有力无心,美国经济还是欧美日三家当中最好,现在经济就最好,以后它的科技潜力什么的、未来也是最好的。所以经济还可以,然后军事力量不用说,最强。关键是他政治影响力很大,它世界老大,还有一帮朋友。所以美国其实是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的。但是它有力无心。为什么有力无心呢,他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它老盯着我们中国,2010年开始中国GDP世界第二以后,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形成一个共识,说世界上只有中国有可能把我书记的一把手位置给抢了,其他人都没戏,所以它盯着我们中国。然后他把60%的海空军弄到我们周围来整我们。中国人说,我们家挺好的,你别管你管他们去,他说那些非洲、中东、拉美、欧洲我才不管,我就管你。这是现在美国烦人的地方,老盯着我们,我们不要它管,它一定要管,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美国老百姓现在不愿意在外面花太多的钱,因为冷战结束以后,有一段时间美国在外面扩张,结果有点让老百姓失望了,特别是小布什的时候,小布什富二代,脾气很大,打完阿富汗,去打伊拉克。那么现在老百姓就感觉到上当受骗,为什么?因为后来伊拉克和阿富汗,打是打了,军事上打的还可以,但是政治上是失败的。

可以跟大家这么讲。我是个军迷,我们从纯军事学观点来看,美军在阿富汗与伊拉克可以说是赢得了每一场战役,打得非常的漂亮,每一场都赢了。但是美国输了战争,为什么呢?因为这两个对手是完全没有战略价值的,一分钱都不应该花。结果美国在那死了将近上万人,伤了8万人。钱花多少,6万亿美元。现在美国是后悔不迭,因为美国是江湖第一高手,应该是出场费至少是1亿美元,如果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喝酒喝多了,街头跟俩混混打起来了,打得昏天黑地,都被中国这种国家看笑话。中国还在引导,说在这儿,这儿 (去打)。美国现在后悔,被气死了,那么胡闹,就这两对手是没有价值的,所以一个国家强大以后要避免犯这个错误。当你的军队战无不胜的时候,你反倒要很慎重。

我们中国很多网民很羡慕美国,说美国人想打谁打谁,如果说谁打我我打谁,我说你瞧不起我,我们是谁打我骂谁,但其实我们结果就是我们犯错误几率是小小的。你想打谁打谁,你把自己放到上帝那个位置,上帝一定给你开玩笑,说让你去打两傻瓜,空耗力气。总之就是,美国老百姓现在有一种叫孤立主义,新孤立主义,不愿意在外面发脾气。

总结论是,世界的问题在增加,治理的需求在增加,可是欧美有问题,他们的供给在减少,于是就是出现了叫全球治理赤字。全球治理自治导致的后果是什么?世界秩序比较乱。因为今年(2015年)5月是不是一个高龄的老先生-基辛格出了一本书叫《世界秩序》,他很担心,他认为未来世界秩序会更糟糕。世界秩序糟糕以后,对大家都不好,没有秩序就不安全。都不好,但是可能对我们中国特别不好。为什么呢?因为欧美他们老了,老了以后,不在外面扩张,它基本上是收缩的。中国不一样,中国是刚刚富起来,我们刚有几个钱,然后大家有一个心理,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于是中国人现在往外跑的热情特别高,去年我们出境游首次突破一个亿,今年突破1.2亿,是美国出境游人数的两倍。然后这个时候你就倒霉了。你看8月17号,泰国四面佛景点爆炸,炸死了很多中国人,然后5月份好像我们有一个湖北的小伙子叫洪旭东,这个人是个旅游狂,他自驾游跑到巴基斯坦北部山区去了。这个地方巴基斯坦军队都不敢去得,那全部是土匪的地盘,座山雕的地方。他自驾游去了,去了就给人家逮起来了。然后放到网站上,要中国政府给500万美元,后来中国政府也还是要去救他,9月初好像把他给救出来了。500万美元大概没有花,但是我估计100万美元肯定是花了。网上有他的,像个屌丝一样,他这一辈子赚不出100万美元的,所以那个钱就是我们给他的。我们纳税人的钱。还有攀京辉,上个月被ISIS斩首的北京人,那人也是神经有点毛病,接受白岩松采访过,我就喜欢冒险带来的快乐,然后就跑到叙利亚去了,冒险去了,然后就在那里安宁了。但中国政府也是花了钱,也是启动紧急救援机制去救他的。所以这是中国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别的国家都不怎么往外走了,然后我们是特别兴奋往外走,世界秩序又不好。

(图为洪旭东)

金灿荣: 世界变得更为浮躁愤怒,面对全球治理赤字,美国有力无心,欧洲有心无力|2019-03-16

(图为樊京辉)

这是一个问题,人员的危险,还有一个资本的危险。我们国家刚刚成为资本净输出国,加上“一带一路”的战略,现在往外投资热情非常高,可是这个时候秩序不好,所以这就很麻烦,这也就是为什么习主席现在要提议中国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的原因,我们受到的伤害比较大,同样是个村子乱了,但是我们现在这个家势头最好,所以我们特别不希望他们乱。

第六个趋势是这样,就是全球政治觉醒,它主要是讲这个情况,就是现在全世界到处都在加速城市化。因为网络普及,农村的孩子都知道外面世界很精彩,现在都待不住了,都往城里跑。可是他们其实没有做好准备,来了城里以后没有竞争力,找不到工作,在郊区挤在地下室里面,各个国家城市里面集中了一批充满了愤怒的人。这是一个,还有一个教育,现在在各国普及,绝大部分国家只能普及六年义务教育,产生一批半懂不懂的年轻人,要求很高,期待很高,本事很小。 这是一批希腊人,然后就是气鼓鼓的。中产阶级扩大特别快,原来欧美日的中产阶级是萎缩的,但是在中国、印度、印尼这种人口大国的中产阶级增长特别快,中产阶级长期来讲非常好的一个事情。它短期有一个问题是中产阶级的学习怎么正确地行使自己的权利?

最后就是网络,网络这个现象其实出现得并不久,1993年才出现,到现在20多岁,但是网络发展非常的快,现在一半的人口都生活在网络里,然后网络的政治性就很重要了,网络是有政治性。第一就削弱了政府原来对信息的垄断能力,控制能力。第二,增加了社会的次组织能力。第三就网络本身它带来的文化是碎片文化、快餐文化,所以带来的就是意见的极端化,网上很多大V意见很极端的,下面这个人其实挺平和的一个人,但是上到网像神经病似的的。键盘侠特别勇敢,平时一文弱青年上了公共汽车,跟人家一挤就倒的;在键盘上逮谁骂谁,特别勇敢。还有网络一个特点就是负面新闻永远是占上风。传播学告诉我们,我们人性很贱。传播学研究是这样,我们人最喜欢的新闻就是把自己吓得够呛的问题,又害怕又想看着这种问题,然后第二就是喜欢把自己气得够呛的新闻。好新闻人都不关注的,比如农业部说今年夏粮又获丰收,没有任何人会点击这个新闻,这是人性决定的。网络本质上是信息构成了虚拟世界,能吸取的信息有这个特点,专门抓负面新闻,所以网络上最后占主导地位一定是负面。

好,城市化教育普及中产阶级,迅速扩展加网络,这些特点和在一块,一个结果是什么呢? 每个国家每个政府都在面对一个更为愤怒的社会,就是人们的戾气、火气很大?每个国家都是如此。那么如果一个国家政府的治理能力很差,就可能被颜色革命掉,像阿拉伯之春就是颜色革命的。

有些国家能力很强,但是它的政府日子不好过。欧洲美国也算政府能力强,但是欧洲美国是年年都有骚乱。这就是世界上第六个趋势。这个社会因为种种原因变得更浮躁愤怒,充满了怨恨。

(第四部分 待续)

 

  • 我的微信
  • 微信号:hanfeng1918com
  • weinxin
  • 资助本站二维码
  • 非常感谢!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