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波音737max事故:商业考虑压倒了安全考虑(上)|2019-04-10

2019年4月10日10:09:43 发表评论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来到周末龙门阵,今天我们龙门阵来到的嘉宾是宋心之老师,金灿荣老师,还有魏东旭老师。那么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在两起空难之后,让波音公司最畅销的飞机737max系列在全球范围内停飞了,那么这样两起空难也引起了大家对这款机型的关注,现在我们通过各种资料看到是不是已经基本上能够判断出来,现在这个飞机上有一个叫MCAS的系统,它的失灵引起了空难?

:他也不是失灵,它是设计上有毛病。这是一个咱们说自动驾驶仪附加的一个补丁,它是因为飞机的操纵品质不太好,有些时候老737没有的问题,他因为把发动机换了以后,那个位置变了以后引起了飞机的品质不好,品质不好就容易失速,容易突然就状态改变什么这一类的,这叫操纵品质不好。 并不是不能飞,它是品质不好,但是品质不好,他为了要让他不进入容易危及安全的那种状态,它就来了一个软件不定,就是说因为我的气动不好,气动特性不好,我用操控的软件来修正它,不让你进入那个状态,那状态就是那飞机脑袋太太高了,这个时候我们的行话叫迎角(注:是指飞机速度方向线在飞机对称平面内的投影与机翼弦线之间的夹角),迎角太大的时候,它会自动上扬,继续增大,就使得升力急剧下降,阻力急剧增加,这飞机突然就要往下栽,这个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也是所有的飞行员都要避免进入这个状态。那么他这个东西他为了怕你飞行员,你万一疏忽进去了怎么办?我给你来一个你还没意识到要失速之前,我先给你推杆,这先推杆就是不让你进入失速状态,就是我来修正抬头的问题,不让你机头太猛,因为它有趋势,上扬很猛烈,而且上扬以后就会出危及安全的问题,所以我就做了这么一个补丁,但这个补丁的设计上有毛病。第一个毛病就是如果迎角传感器是错的,你怎么判断?他不判断,只要一个传感器告警,我就过去推杆,我坚决推杆。

主持人:那这不是一连串的,就是说明飞机设计本身它有很多的问题在里面。

:他这个问题不好解决,我用下一个办法来凑合一下,这个问题还有点毛病,我再用下一个凑合。

主持人:就是补丁盖补丁这样的方式。

:衣服就没法看了。

主持人:说实话这期节目咱们不应该笑,真的是空难是非常可怕的。

:惨痛的事,但是它确实由于比较可笑的一些事儿闹出来的,还有就是他设计的毛病在哪? 他推杆特别猛,推杆特别猛是什么意思?就是这个飞行员在还觉得我正在上升,怎么突然就变成俯冲了,就像一匹不听话的马突然惊了,这时候你怎么就要赶快拉这个缰绳,不拉缰绳,他就不知道往哪窜了,这就有点突然失控的那种感觉,原来我看他审查软件的工程师说,原来设计的偏转角度的速度,比如是每秒钟0.6度,偏转度数,他说但你实际上我们实测的时候发现他拿每秒钟两点几度,就是三倍以上的,快于你要求的速率,那就是属于推杆猛。 我们平常形容的就是这飞行员动作比较粗,不细致,上来就是一个那么一杆,战斗机的飞行员可以,民航机绝对不可以这样,不能这么干,这么干是属于毛病。

主持人:但是这么一个补丁摞补丁的机型,波音公司这可不是一小作坊出的,他怎么就能被这样一个大公司就推上市场,而且我看资料显示737max系列是他最畅销的一款机型。

:因为是最新的,号称效益最好的,而且是要取代前面几种机型的,既然是最新的,一般肯定是性能最好,对吧?另外的话它号称运营的成本最低。 第三,它号称飞行员不要培训,你原来会飞其他机,你就飞这个没问题,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实际上因为他有这个毛病。所以你要是不培训一下,你碰到突然倒杆你就懵了。我本来骑的好好的,这匹马,他突然就惊了,他就开始乱跑,这怎么得了?

:他有个培训软件在iPad上,让你自己看,让你自学。

主持人:那像我这种不习惯看说明书的人就完蛋了。但是我看现在这之前狮航出事的调查出来说黑匣子现在已经解码出来说机组在最后的时候那十几分钟都已经在绝望地翻这个操作说明书,但是说明书上并没有让他们找到答案。

:那是很厚很厚的一本,你且找不着在哪儿呢。

主持人:就是不管能不能翻完这本操作说明,但即使去翻完了有时间仔细看,好像上面也没有标准答案。

:它就是好多飞行员发现操纵上的问题以后,曾经向波音公司提出来,波音公司就给了两页纸的出现这种现象的操作指南。 最后因为他要判断是哪出故障,如果第一项你检查是什么,那么可能再检查第二项第二项什么,大概经过十几项之后,最后告诉你都不行了,哪都不行了,关俩电门,那俩电门有两个保护的罩,把那个罩掰开,pia!关断。OK一切正常。就等于把MCS的操作系统给关了,关了以后就没有自动驾驶仪来干扰你,没有机器人来跟你抢夺飞机控制权,你就你该怎么操作怎么操作,就没事了。

主持人:就是它从自动驾驶回到人工驾驶是有一个开关的,是可以把它切断的,我也看资料说其实切断开关很容易,大概就两三秒钟的时候拨上去保险,扒下来开关,一秒钟咔咔两下就解决问题了。

:狮航出事前一天就遇到过风险,但是他是个临时下班的飞行员,他挺有经验的,他把机器给关了,然后恢复到人工驾驶就可以了。 总之是这样,技术上的事我们就是再等一等,因为他还在调查是吧?调查没结束。法国人挺狡猾,它是把你语音给解读了,他结论我不下,他怕得罪人,因为埃航不是波音去要黑匣子嘛,他们不给,然后就给欧洲。结果我看德国首先拒绝,他说我没有能力对吧?其实我估计还是怕得罪人,然后法国因为历史上业务跟他来往挺多的就接了,但是他现在你看做了一半,它给你解码,但是你下什么就你去下。我不下。

主持人:您说怕得罪人,那这个人到底指的是谁?

:他有两拨,一个就是说比如说责任明确,就是美国的公司的问题,波音要付巨大的代价,波音会怪他嘛,但如果就是说他下了一个不负责任的结论,然后以后就出现事故,那全世界舆论要骂他,对不对?一方面是人命相关的未来潜在的风险,一个是现实老大他是老大,对不对,所以干脆他狡猾一点我就不做解释算了。

:我只说事实,你看他只说两次事故有很多相似之处,他没说,其实潜台词是什么?潜台词我们行内叫“故障再现”。

主持人:哦~ 

宋:你明白吧,这潜台词是说第一次出了故障了,这次故障跟它一样,这叫“惊人的相似”,这潜台词是这个意思,就是故障再一次出现了,再现了,说明什么?说明飞机有毛病,但他不说。我不说飞机有毛病,我说两次故障的现象。

主持人:汽车如果出现这种多次出现重复出现的故障的时候,我们知道有个召回制度。

宋:对,是的。

主持人:飞机能召回吗?

宋:理论上应该你发现这个也应该有这种方式,就是说那不是召回,是我的波音工程师团队要去免费地给你解决问题。就是这种大的设计上的问题也好,质量上的问题也好,或者需要咱们说修改软件,那么你要(主持人:再来补丁?)对,去再加补丁,再加补丁。

金:就好像它那个CEO已经宣布了是吧?(宋心之:诶!)他正在研究,然后呢免费给你们提供一个补贴软件,用这个办法来试一试。

主持人:可以吗?就是已经是补丁摞补丁的这样一个畸形了,再来一补丁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吗?

宋:播音说法是可以通过软件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但是我觉得不行,因为第一你为什么要加MCAS?你为什么要加你没说清楚。你只说因为飞行品质不好,飞机容易自动向上扬,那么其实作为我们内行就要问,他什么时候开始上扬?你要告诉我它的临界的那个角度是多少,我要告诉飞行员那个角度拉到10度,不能再拉了,11度它就玩完,它就开始发疯,那你要必须要知道这个数。它没有通报。第二,它超过11度12度的时候,它的动态会怎么样?就过了这个了,动态有的会非常恶化,就是这飞机会掉一肩,我们叫突然倾斜,一边阻力大一边阻力小,掉一肩,有的就咚咚咚抖,还有就各种各样很多了,你要说明它那个状态的时候会怎么样?有的就是它进入失速以后,它比较缓和,它这个动作比较缓和,有的来的比较突然很猛烈,猛烈那就不好。从曲线上看,它到了顶点之后,他很陡得下降,升力很陡的下降,这叫很不好,如果很平缓的慢慢下降,那就还可以处理,还有你的时间和处理的可能,你这些要说出来,要跟飞行员说出来,然后你再说我加什么补丁了。然后飞行员会说,你这个补丁有一个前提条件,你得我说了算,不能机器说了算。

主持人:我自己本人能够玩得转的最大的机械就是汽车。开汽车的时候现在的汽车大部分都有自动巡航装置,我们知道在自动巡航之后,其实你脚不用给油门了,车会按照这个速度,(宋:松开油门)对松开油门他还会走,但是一旦出现危险,我“咵”一踩刹车的时候,它自动巡航就关闭了,又回到了方向盘,又回到我自己手中了,油门又回到我的脚下了,那飞机这个拉回操纵杆,还不能回到自己的手吗?

宋:他737飞机在早期型号上就是七三七一百两百和737-ng型,就是它的第一代和第二代737,它只要飞行员一拉远,这个自动推杆的装置就解除。它就认为,我判断错了,你飞行员是对的,你是主人,我是以你的意见为主的,所以他就在不闹事,我就彻底歇菜,我不再推杆了。这回MCAS系统设计是:只要告警信息还在,我就会十秒钟推一次杆,它不停得跟你较劲,那什么意思?不管你飞行员怎么处理,我都要按我的时间间隔去推杆,那时候就很吓人了,就等于机器在跟人争夺对飞机的控制权,这个就不好,设计软件有毛病,咱们说人设计机器人的时候,第一条就是你必须听指挥,你不可以胡来。 他现在是我不听你,我只认我的传感器的信息,这已经违反了一个重要原则。所以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这个飞行软件的这种设计方式,违背了一些原则,违背了一些基本的要求,不符合飞行员的要求,任何一个飞行员一听到这都会拍桌子,你开什么玩笑,你跟我较劲,不可以!绝对通不过,这个软件是通不过的。但是我不知道波音他编写这个软件的时候,他应该要找一些飞行专家和软件的专家一起去审核这个东西。我不知道他怎么...

主持人:据说它的安全认证是自己做的,这不等于就是自己考试,考完试以后,然后自己批卷子...

宋:对对对,自己给自己打分。

魏(军事评论员):不是,它是这样,就是因为美国有一个机构叫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这个新机型737g-MAX,因为它涉及到,就刚才宋老师也提到了,它涉及到软件的升级,包括气动布局也有改,包括发动机有更换,正常来讲是应该有这个监管的机构对它进行全方位审核的。但是现在可能美国政府也没有钱,或者说机构人手也比较短缺,所以它整个新机型的测试就被外包给波音自己了,就相当于波音自己的工程师团队,自己对737-max进行的一个测评,自己测评的结果就是没啥问题,就是刚才宋老师说的都挺好,而且金老师刚才也提到一个问题,就是新机型的改飞由737的老的型号改飞到max这个型号,确实是平板电脑看一个小时,而且还不是学理论,他有一个什么会议课程,反正你就看完这一个小时之后就说没有问题,可以了。其实我认为还是有,它可能是推广这个飞机的时候,或者说进行测评的时候,可能是商业利益有点概括了安全性的问题。

金:所以这样讲,技术这个东西我们现在还是猜测阶段,是吧?最后应该是联合委员会,他们那个结论是最权威的。那么现在其实我们更多的只能看讨论一下就是它外围的东西,比如说波音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信任权,能给自己打分是吧?刚才东旭讲的可能是一个FAA现在人手不足,但可能更重要的还是信任波音,(对)也不一定,确实原来太成功了,包括我们现在谈的737这个太成功了,生产1万多架,1万多架,太牛了。

主持人:而且我以前记得在国内飞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737。

金:是的是的,未来订单还有5000多家。也就是说说从商业角度来讲,大家就形成一种这种依赖心理了。

宋:对,就是它说的很权威,它是这里行当里的老大。

主持人:它的品牌效益非常的好。

金:这是优点,可能还有一个隐患就是他还挺会操纵政治的。不用每年那个就是捐款都是前十名,去年一千五百八十,一千五百八十多万美元吧,给两党都有,他挺均衡,它两边下注,所以它上层关系特别好。它是这样,我给你帮个忙,然后你退休以后你不是副部长什么的,到我这里做个副老总,你副部长位置上20万美元,一来2000万美元,对不对?做个五年一个亿,这个完全是合法的,对不对?

主持人:但是他也把自己人往正途上推,比如说现在的代理行长沙纳汉。

金:这个呢也是机缘吧,因为沙纳汉得到了特朗普的欣赏,好像最近开始调查他了,对不对?所以也做的有点过分了,你看按正常情况就是商人直接去出任,那不是很有利的,对,容易被抓兵,因为你是有利益的嘛对不对?表面上从程序上讲你得利益中立,对吧?这个少见,多数它是扶植代理人,是吧?让别人去帮他说话,这个信誉更好。(魏东旭:不然太明显)所以我想这样就波音呢它的反思就是,它确实做得很好,历史上是行业老大,可能是有点骄傲,有点马虎。结果当遇到(主持人: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但遇到东旭讲那个情况,比如我现在这个机型它觉得是市场太好了,虽然技术上有一点它觉得小瑕疵,他就认为可控,那么好的市场,我现在因为这个技术问题延误了市场那不合算,也就发生刚才东旭讲的情况,商业考虑压倒了安全考虑,这是波音的问题。那更大的问题,应该还是有政府与波音这个关系不清楚,这个某种意义上讲,政府就被大的商业利益就绑架了。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