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学爸:又见PY交易!特朗普把伊朗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捅了大马蜂窝|2019-04-10

2019年4月10日10:13:09 发表评论

战略忽悠局兼战略恐吓局的金政委曾经说过,美国的总统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美国前44任总统,一类是特朗普。主要原因是他个性鲜明,包括美国政客在内,大家都摸不透他。

这不,上怼天下怼地中间怼空气的他,又捅了马蜂窝了,在星期一上午,正式宣布把伊朗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这等于彻底把伊朗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

伊朗可以说是个中等强国,国土面积168万平方千米(世界第17),8200万人口(世界第18位,跟德国相当)。

 

问题是在美国几十年的封锁下被迫自力更生,伊朗竟然弄出了自己一套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成为伊斯兰世界工业化水平仅次于土耳其的国家,工业自主性和产业链完成度还超过土耳其。

从冰箱电视洗衣机到汽车火车轮船都能生产,在高新技术方面也不落后,干细胞研究、克隆技术、数控机床、超级计算机、核工业技术、航空航天工业一样都没落下。

伊朗最令人赞叹的,是疑似有害信息模糊处理技术,俗称打马赛克,伊朗的马赛克水平之高,一直高出了天际,让人叹为观止。

 

所以特朗普这么搞,有可能得罪了将近一亿人,给自己树了一个劲敌,而且这个劲敌通过石油换回美元之后,可能遇强则强,搞不好真把原子弹折腾出来。

原子弹一旦折腾出来,美国彻底没辙了。其实美国还不如把伊朗拉入自己的贸易体系,用资本的力量,反倒搞不好能摧毁伊朗的工业体系。

伊朗其实就是古代的波斯,1962年,国王巴列维取消了神学教育和伊斯兰教法,给了妇女选举权,成为一个非常世俗化的国家,女性的衣服,比欧美国家还省布料。

而现如今,画风却变成了这样……

 

那个时候,美伊关系特别好,由于美国需要借重伊朗围堵苏联,对伊朗几乎有求必应。伊朗跟以色列更是好基友,两国情报网络彼此相通共享。

然而1979伊朗保守势力利用民众对政府对社会的不满,在精神领袖霍梅尼的带领下发动了伊斯兰革命,建立了政教合一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革命虽然成功了,但是如何提防亲西方实力的反攻倒算,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由于对国防军的不信任,所以随即选择了一批虔诚的革命小将,成立了伊朗革命卫队。

革命卫队最主要是保卫新生的伊斯兰政权,维持国内秩序,监控国内的敌对势力,并在国内外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情报网络,就像锦衣卫或者禁卫军之类。

因此伊朗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拥有两支正规武装力量的国家,国防军和革命卫队,除此之爱,霍梅尼还建立了“巴斯基民兵组织,这是一个准军事组织。

1979年,霍梅尼在一次演讲中说:“伊斯兰国家所有的一切,都要军事化,教育也不例外。我们的年轻人应当武装起来,除了用宗教信仰武装以外,还要用武器装备武装。

他还说:“我们拥有2000万年轻人的国家,应该有2000万拿起武器的伊斯兰战士,这样的国家才是无坚不摧的。

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了,革命卫队负责在后边监督正规军。然并卵,在萨达姆凌厉的攻势下,伊朗的国防军节节败退,没有办法,革命卫队被顶到了最前排,发誓要收复失地。

虽然革命卫队的装备很简陋,但是战场形势立刻得以扭转,因为伊拉克军队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彻底被眼见的一幕给吓懵逼了。

因为伊拉克军已经在这里(博斯坦)经营了一年,防线固若金汤,阵地前的地雷,简直是一颗挨着一颗,伊朗的装甲部队寸步难行,伊拉克军应该可以高枕无忧了。

结果一阵猛烈的炮火之后,硝烟还未散去,阵地上出现了大量的十几岁的孩子,说青年都有点够不着,最小的12岁,最大的17岁。

 

他们头上戴着红色的发带,上面用波斯语写着经文,身上还带着一个塑料钥匙片,这些人手挽手,高呼着真主的名号,向伊拉克阵地冲了过来。

紧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地雷爆炸声,胳膊腿和内脏四处横飞,受伤还未死的,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然而孩子们一排排的倒下,后边的孩子又一排排的冲上来。这就是臭名昭著的人类扫雷机,他们用自杀式人海战术为后边的革命卫队开路。

原来这些孩子都经过了伊斯兰革命的洗脑,出发前给这些孩子挂上了霍梅尼的像章和一把塑料钥匙,告诉他们这把钥匙可以打开天堂的大门。

不过蛋总有个疑问,伊拉克那边也信仰伊斯兰教,也是什叶派,教官也说死了之后能上天堂。那两边的人都去了,会不会在天堂打起来?

这种疯狂的阵势,把伊拉克的守军吓破了胆,根本抵挡不住紧随自杀青年身后伊朗革命卫队的进攻,伊朗很快收复了博斯坦。

很多人不太相信这种战法,那是因为善良严重限制了你的想象力,理性限制了你的思维底线,你严重低估了宗教极端思想的洗脑作用。

你可能还想不到,目前的伊朗革命卫队,依然有4万人的“人弹部队”,准确名字叫做“寻求殉教者特遣部队”,就是受自杀式人海战术启发组建的部队。

这支部队的使命,就是为了防止英美或以色列的突然袭击。如果伊朗遭到突袭,他们将用这种非对称性战术,发动报复性的自杀袭击。这支部队在伊朗阅兵中还亮相过。

总之,伊朗革命卫队由于在两伊战争中战功赫赫,地位也不断提升,实力和影响力逐渐超过了国防军,规模也空前壮大。1987年,伊朗国防军有22.5万人,但是革命卫队已经达到27.5万人。

 

伊朗实行义务兵役制,适龄青年必须参军。由于革命卫队待遇好、地位高、有特权、提拔快,大家都希望去革命卫队。比如伊朗的前总统内贾德,就曾是革命卫队成员,从这里开始平步青云。

 

目前,伊朗政府的20名内阁成员里,一半以上都曾经在革命卫队中担任过要职,国防部长、商业部长、文化部长、能源部长、工矿部长等;有至少80名议员也曾经是革命卫队成员。

革命卫队并不是谁想去就能去,要经过严格的政审,只有那些“根红苗正”的青年,如烈士家庭、宗教家庭、虔诚的信徒才能被录取。

现在的伊朗革命卫队,控制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控制着伊朗的交通、控制着伊朗的军工企业,控制着伊朗的核计划,控制着伊朗的导弹技术,甚至控制着给孩子打疫苗。

不仅如此,革命卫队还控制着伊朗的经济命脉,除了国防工业,还涉及石油天然气、农业、建筑等,管理着境外560家贸易公司,控制着伊朗57%的进口和30%出口。

革命卫队有钱,所以建立了海军、空军、陆军,建立了各种工厂企业,自己生产各型武器,同时还努力购买先进武器,建立了导弹和防空系统。

但问题来了,美国宣布伊朗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后,那么就没人敢跟这些企业做生意了,这些企业在美国的资产可能会遭到冻结,动了革命卫队的命根子,因此美伊关系必然进一步恶化。

美国其实早就想把伊朗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了,因为革命卫队自诞生以来就跟美国结下了梁子。

1979年伊斯兰革命中,霍梅尼把美国政府比作撒旦和伊斯兰的敌人,号召伊朗人民向美国和以色列示威。

随后美国大使馆被“革命群众”占领了,52名外交官和平民被扣留为人质,一扣就是444天,这次人质危机直接导致卡特连任失败。

伊斯兰革命后,伊朗不断对外“输出革命”,就是输出其宗教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传播的越广泛,其生命力和合法性就越强,随之而来,伊朗本身的影响力也就越大。

在中东问题上,伊朗坚定支持中东地区的反以色列力量,包括黎巴嫩的真主党和巴勒斯坦的哈马斯,这两个组织是以色列最忌惮、最头疼的组织。

美国和以色列等国,把这两个组织列为了恐怖组织。这个蛋总没办法评价,因为以色列的确凭空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弄出一个国家(以色列),而且越弄越大,但哈马斯的确袭击平民。

而财大气粗的伊朗革命卫队,为包括黎巴嫩真主党和哈马斯在内的30多个组织提供资金和武器,帮助相关人员进行游击战和恐怖主义战术培训。

美伊关系一直不好,美国动不动就进行制裁,但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伊朗比美国还强硬。

20161月,两艘美国巡逻艇闯入伊朗海域,蛋总原本以为美军有种,是个敢于硬碰硬的王者,结果没想到是个青铜,瞬间就被伊朗革命卫队给缴械了。

伊朗革命卫队还让十名美国大兵下跪投降并道歉,然后把视频在电视和网络上反复播放,让武装到牙齿的世界警察丢尽了颜面。

从以色列的角度,阿拉伯国家太废柴了,不足为惧,但伊朗不一样,伊朗才是自己的噩梦,面积大、人口多,具有一定的工业化水平,有自己的导弹,且还想搞核武器。

以前,以色列抱紧了美国的大腿还好一点,但是2010年以后,由于奥巴马搞重返亚太,想从中东抽身,所以不顾以色列的阻拦,跟伊朗签署了和平协议——伊核协议,美以关系降至冰点。

但是犹太人做生意果然有一套,关键时候看得准,下手也很,2016年他们用重金、用美人计,押注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

2016年美国总统的大选,刚开始没人看好特朗普的,在特朗普最困顿的时候,一个叫谢尔登·阿德尔森的犹太人出手了。

 

 

2019年3月,谢尔登·阿德尔森以351亿美元财富排名2019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24位。

他是特朗普最大的赞助商,在初选形势非常不利的情况下,一次就捐了一亿美元,他还动员其他犹太富豪支持特朗普。

他捐这么多,主要是钱来的太容易了,因为他本身是个赌王,孔令辉涉赌,就是栽在了他在新加坡开的赌场——新加坡滨海湾金沙娱乐城,造价高达57亿美元,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独立赌场建筑物。

 

他在美国政坛也是呼风唤雨的,在谢尔登•阿德尔森位于拉斯维加斯威尼斯人酒店的办公室里,墙上挂着他与多位共和党大佬的合影,包括前总统小布什、前副总统迪克•切尼、前纽约市市长鲁迪•朱利安尼等等。

 

我估计选在他跟特朗普、以及彭斯的合影已经挂上去了。这也说明美国政治的资本主义本质。

 

而作为跟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关系非常密切。 

犹太人还在他女儿伊万卡身上下足了功夫,毕竟伊万卡的老公库什纳是个犹太人,但嫁个犹太老公不是那么容易的,必须要皈依犹太教。

 

而犹太教入教非常严格,首先要进行包括犹太教的摩西五经、律法和传统的细致研读,及虔诚遵守宗教规范等过程。皈依过程之中她要遵守多达600多条的律法,比犹太人守的还要勤。

犹太教教规规定,正统犹太教皈依至少需要两年,皈依后还需要在正统社区住上一年,在这过程中,还要面临犹太教拉比(宗教导师)的各种考验。

最后,经由一个由三名拉比组成的宗教法庭出面做最终考核——加入犹太教的动机,宗教经历,犹太教义,是否虔诚等等。

伊万卡却经历了七年的考核,说实话比入党还难。比较巧合的是,就在特朗普当选之后,伊万卡成功通过了入教考试,正式皈依了犹太教。

 

可以判断,特朗普的对以政策,也是伊万卡入教的考核内容之一,因此伊万卡肯定会想尽办法,去影响自己的父亲。

所以犹太人可以说是个奇特而可怕的民族,用犹太教凝聚了全世界的犹太力量,教堂就是他们的党委或党支部。

在这样的架构下,可以说犹太人是有教无国,为啥美国犹太人在美国生活多少代了,还依然坚定支持以色列。

不像某些傻帽国人,以为移了民宣了誓,立马就觉得自己成了美国人,就可以融入美国社会,就可以忘记了自己的祖宗,甚至还可以拿起枪加入专门针对中国的美军特战队。

 

所以一切都可以明晰起来,特朗普第一次出访,没有跟其他总统一样,去英国去加拿大去墨西哥,而是直奔中东,去了沙特和以色列。

在以色列又打破禁忌,跟家人一起戴上小黑帽去了哭墙,还留下了心愿纸条:愿主保佑美利坚合众国、我们的军队和我们的盟国。愿你的指引之手保佑我们伟大的国家并让它更加强大。

 

特朗普对以色列真是好,停了奥巴马对巴勒斯坦的援助,把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了有争议的耶路撒冷,为以色列建国70周年献上了一份大礼。

而撕毁伊核协议,也是以色列求之不得的事情。特朗普这边一宣布,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第一时间发表电视讲话,完全支持特朗普总统的正确决定!

325日,以色列游说组织——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在华盛顿举行年会,特朗普又送去了一份大礼,大笔一挥,把叙利亚的戈兰高地,送给了以色列。

而这次特朗普宣布伊朗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其实也是给内塔尼亚胡送去了一份大礼,因为就在49日,以色列正在进行大选,内塔尼亚胡主打特朗普牌。

特朗普是个精明的商人,不会做赔本的买卖,肯定是一笔PY交易。现在他用叙利亚的戈兰高地,伊朗革命卫队,以及美国的安全和国际形象,换取的是以色列的支持。

 

第一,从美国国内看,犹太利益集团肯定会竭尽全力支持特朗普继续连任,只要有特朗普在,以色列的领土还得扩大。

第二,特朗普选择了从叙利亚撤军,那么中东出现一定程度的权力真空,为了保住美国在中东的利益,肯定不甘心让欧、俄、中捡漏。

但是特朗普又是个精明的总统,不肯花钱,只能慷他人之慨,牺牲叙利亚、巴勒斯坦和伊朗的利益,来扶植自己的盟友——以色列。

可以判断,中东将会热闹起来,有了特朗普的背书,以色列肯定会抓住机会,转守为攻,攻城略地,扩大自己的既得利益。

特朗普这一招看似一石二鸟,既为自己连任争取到了犹太财团的支持,又保住了战略收缩后美国的利益,但这回肯定是捅了PY,错了,捅了马蜂窝了,给美国未来埋下了不少暗雷,伊朗肯定不是那么好惹的。

目前,伊朗也把美军列入了恐怖组织,两国新一轮较量又要开始了。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