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沙 :中俄是你们的“假朋友”!美国新版“门罗主义”|2019-04-14

2019年4月14日08:44:24 发表评论

又带着同样的稿子开启了南美之旅。

蓬佩奥在4月11日至15日连续访问智利、巴拉圭、秘鲁和哥伦比亚四国,主要议题有:

一,为委内瑞拉民众的艰难生活状态心急如焚,大家要支持美国“日行一善”。

二,加强与美洲“民主”国家的合作(加强领导)

三,南美国家要认清形势,不要上了中国和俄罗斯的当。

核心内容就是一个---将中俄排斥在拉丁美洲之外,巩固美国的势力范围。

蓬佩奥在智利公开表示:"南美应更加看清那些假朋友。中国和俄罗斯正在迈进门槛,他们进来之后,将设下圈套,中俄将无视南美的规则,并在你们的家园制定自己的规矩。

他还说:"幸运的是,南美不会上当。你们应当清楚,美国在为你们撑腰。"

作为一位外交高官,能把话说得如此赤裸裸,并毫不掩饰地抹黑别国,恐吓邻居,既缺乏大国素养,又缺少个人教养。

有美国这个“好邻居”,拉丁美洲哪个国家能过上独立自由的幸福日子?政变,债务,贫穷,黑帮,毒品,内战几乎成了拉美地区不变的主题,从墨西哥到哥伦比亚皆是如此。

它们要实现真正的独立,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富裕,与中国,俄罗斯合作是一条光明大道。

但对美国来说,这意味着“后院”被人撬了墙脚,不能再肆无忌惮地奴役和剥削,所以蓬佩奥会急成这个德行。就差没拿枪顶智利总统的脑门要他答应与中俄一刀两断。

这就是一向自称“民主,包容,自信,乐观”的美国精神,蓬佩奥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位国务卿,他的喊话注重的是舆论而并非外交。

“门罗主义”提出到今天刚好两百年时光,美国对美洲的态度非但没有改变,反而表现得更加疯狂和急躁。所谓“门罗主义”,简而言之,就是“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

美国的双重标准,说一套做一套,”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德行,追根溯源都可以从“门罗主义”中发现。

“门罗主义”不是国际条约,也没有形成决议案得到国会批准,但它是美国外交政策的精神基石,最初是华盛顿”不趟欧洲浑水“的告诫。

两百年前,“门罗主义”意味着旧的国际体系(欧洲称霸)被破坏,新的力量(美国)诞生,是世界新旧两种力量对比关系变化的结果。

关于“门罗主义”,在今天舆论场被涂抹上了某种脂粉,因此必须大致了解其形成的内外背景,才能了解美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1823年12月2日,美国总统门罗在国会发表咨文,正式提出了门罗主义,但其形成时间是在1819年。

咨文要点和原则并非门罗所撰,撰写人是昆西.亚当斯,当时亚当斯是国务卿,门罗离职后,他成了美国第六任总统。

1819年,亚当斯在内阁会议上指出:世界应当习惯这样的想法,北美应当成为我们(美国)的财产,就像密西西比河必然流入大海一样,是简单的自然法则。西班牙在我们南边有属地,大不列颠在我们北边有属地,几百年后,这些地方不归并于美国,是不可想象的事。

美洲属于美国,在美国政治人物看来是一种天命。无论是侵占领土或是间接奴役,美国没有任何道德自责可言,自然法则谈何道德?

门罗在1823年给前总统杰斐逊的信中写道:佛罗里达和古巴,依我看,都只是密西西比河的河口。

除了政治人物,美国舆论亦是如此,1838年《民主评论报》称:美国未来是伟大的国家,整个西半球都应属于美国。1845年该报又说:墨西哥人是不能够独立存在的。《伊利诺伊州纪事报》说墨西哥人与黑奴无异……

两百年后,美国对拉丁美洲,西半球的看法有改变吗?如果有,那也是更加不容置喙。

再说外部条件,拉丁美洲之所以叫拉丁美洲,因为这里语言基本属于拉丁语系,缘于西班牙,葡萄牙的殖民统治。

西班牙帝国在19世纪初急剧衰落,拉美各殖民独立运动不断爆发,美国看到了成为新主人的机会,1819年美西以条约方式将东佛罗里达转让给美国,从此,西班牙放弃了北纬42度以北的任何领土要求。

1822年欧洲神圣同盟在维罗那开会,讨论关于共同镇压西班牙殖民地革命的手段,而大英帝国反对神圣同盟的做法。英国代表威灵顿公爵要求法国不要干预美洲革命,被法国拒绝。

英国是基于这样一种战略:法国是英国称霸全球最大对手,如果法国出兵干预美洲,那么西班牙丢失的殖民地将被法国收割,这意味着法国力量的加强,因此,英国为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宁愿让美洲一些国家独立。

当法国出兵十万为西班牙镇压革命运动后,英国认为自己的战略预测正在变为现实,1823年3月31日,英国外交大臣坎宁(后来的”百日首相“)致函驻法大使,让他告诉巴黎,英国不容许法国侵占西班牙原殖民地。

法国不为所动,英法关系顿趋紧张,面临军事冲突,英国转而向它的曾经”反叛者“-美国表达友善之意。

英国伸来的”友谊之手“,对美国来说是天赐良机,门罗同意与英国结盟,前总统杰斐逊,麦迪逊亦认同他的做法,但国务卿亚当斯认为:英国表面上是针对法国,真正的唯一目的是阻止美国得到西班牙殖民地的任何部份。

也就是说,英国既看破了神圣同盟的手脚,也识破了美国的算计。

亚当斯是美国工业界领袖和理论家,他建议门罗,要欢迎英国的结盟建议,否则,美国实力太弱,但不能仅限于反对欧洲对美洲的军事干涉,而是反对欧洲的任何干涉。

换句话说,就是美国反对外部势力对美洲的干涉,但外部势力不得反对美国对美洲的干涉。必须坚决地向欧洲表明这个态度。

这样,才有了门罗年底的国情咨文关于美洲问题的阐述,它的原理来自三个方面:

一,意识形态与欧洲切割,欧洲是君主制,美国是共和制,在欧洲眼中美国是另类,在美国眼中欧洲是落后者。欧洲将效忠君主这种意识形态移植到美洲及西半球,是开历史倒车,所以,美国要拒绝欧洲干涉美洲。

二,美国承认革命成功的独立国家主权,凡是压制革命或不管以任何方式控制其独立性的行动,都将被视对美国的不友好表现(敌视)。

三,神圣同盟诸强不干涉美洲事务,那么美国也决不干涉欧洲事务(内部斗争,美国不选边站)。

表面上,门罗主义宣布了美国与欧洲分属两大不同政治范围的概念,彼此互不干涉,互相尊重,实质上,美国是要将南北美洲大陆置于美国支配之下。

”双重标准“就是美国精神(门罗主义)的最核心内容,它一边反对欧洲对美洲的殖民,一边自己要侵占和奴役美洲。

如果欧洲是团结的,如果英法不是宁可损人不利己,也要伤害对方,那么,美国任何谋略都无法得逞。就前所述,英国早已识破美国心思,但它为了对抗法国,只能放任美国。

一个新的北美共和国和陆续独立的美洲国家,是工业革命以来世界体系被破坏的第一阶段,接踵而来的是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盛极一时的拿破仑法国,最终倒在了天寒地冻的莫斯科城下。

门罗主义就是一份权力要求声明书,1823年亚当斯说过:当暴风雨将苹果吹落,只能落在地上,并无别路可走。

西班牙这棵大树上掉下来的”苹果“,只能由美国来捡。

那么”门罗主义“真的会为独立国家承担责任吗?当时,门罗主义的确赢得了美洲革命者对美国的好感,但是,1826年美洲各国在巴拿马召开联合会议反抗欧洲殖民者时,美国拒绝了他们的邀请(会议尾声,美国代表才闪现一下),这就是美国对美洲的责任心。

2019年,这片土地还是没能真正独立,美国对拉美的控制介于殖民和民主之间。

 

如果你的选举结果符合美国心意,那么你就是民主国家,如果你的选举结果不符合美国利益,那么华盛顿就指派总督,委内瑞拉的瓜伊多跟总督任命有什么区别?而且更令人恶心。

除了政治,军事,文化,意识形态方面的控制,美国现在连它们与谁交朋友都要”指导“,中国,俄罗斯是南美假朋友,美国才是救命恩人。

舆论场上也很奇怪,亲美大V天天告诉网友,中国在美洲及全球,总是又傻又笨的撒钱凯子,不是被人坑,就是被人耍,不是吗?

美国却一再提醒美洲国家要担心”又坏又精明“的中国占尽便宜,从欧洲,非洲,一路念到自家后院。蓬佩奥和狗狗们能不能统一下口径?

两百年来,美洲各国在美国的”领导“下,好的变坏(如阿根廷),坏的变烂(如洪都拉斯,海地),这已经不是哪一个国家的治理能力问题了。

”门罗主义“和N.0版”门罗主义“,就像一个死循环,用中国话来说是”鬼打墙“,拉美国家在这种环境下根本找不到出路。

有人捉鬼,有人驱魔,于是,魔鬼开始害怕了。

 

  • 我的微信
  • 微信号:hanfeng1918com
  • weinxin
  • 资助本站二维码
  • 非常感谢!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