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卢克文:埃及调查报告(上) |2024-02-17

202425日中午时分,我第一次见到了尼罗河。
那天我从开罗乘飞机到达阿斯旺,随后要跟随当地导游去酒店入住,那家酒店设在河中心的一座小洲上,我们需要跨河才能到达。
当我站在河边等待船只驶近时,只看到眼前一条湛蓝湛蓝的宽阔河流,蓝得让人心醉,河水与船只被轻风微抚,发出微弱的哗啦啦声响。
此时离中国农历春节还有四天,埃及大约十几度的天气,每日阳光普照,见不着一点雨水,但风吹在身上依旧微寒,所以开罗的大街上,时常见到传统的埃及人晒得黝黑,却穿着一件长衫,脖子上套一条围巾,有点像民国时的穿法。
这种穿法是当地服饰简约版,我在阿斯旺飞来神庙见到的工作人员,他们穿的是完整版,就是下图的样子:
图片
不过这种穿法,在埃及人里头也并不多见了,我沿着尼罗河将全埃及从南到北走了一遍,见到的大部分埃及人,都穿着现代服装,除了黑了点,跟我们没啥两样。
就连开罗的贫民窟,都很像广州的城中村,一座座握手楼并肩而立,大车小摩穿梭不歇,穷街陋巷里冷不丁冒出几个神色慌张的人来,要是空气里多一些炒粉香气,那基本没啥区别了。
图片
埃及冬季从11月开始,到次年3月结束,因此大家都穿着两三件衣服,河水当然温暖不到哪里去,但河面上却见着几个十一二岁的埃及小孩,坐着单人小板,手里头使两个划水的小物件,在河面上飞速穿梭,往来如风。
我以为这些小孩就是在玩水,当时也没放在心上。
和导游在岸边等了几分钟,迎接我们的小船缓缓驶近,我们上了船后,导游指向船下的河流,告诉我说,这就是尼罗河。
我便在心里头跟尼罗河打了声招呼,悄悄说了句久仰。
船只将我们拉到酒店后,放下行李,导游便带我乘船游览尼罗河。
在酒店门口的尼罗河,除了河水碧蓝,远超我在全球看过的其它河流,我还没看出有什么奇特之处,但上了游船后,开出不过几百米,河面陡然更开阔些,蓝盈盈的河水平整宁静,流淌得不急不缓。
河面上见不着一艘运输船,也没有任何垃圾,甚至连一片树叶也没,往来只有帆船和游船,白帆如瀑,星星点点在河上游荡。
尼罗河河道低于两岸,四下景色瑰丽,沿岸有酒店、努比亚人的村庄、芦苇荡,还有大片金黄的沙漠,有民居的地方一片祥和,同时有芦苇荡和沙漠的地方,这种大河沙漠交织的奇景,我以前也没见过,又感觉特别奇幻。
以前在威尼斯,我见过海洋和人文的美景,在重庆,也有河流和人文的美景,但都没有尼罗河给我这么美丽而奇妙的体验。
这是我生平见过,最温婉沉静、绮丽锦绣的一条大河。
图片
图片
就在我倚靠船边,静静观赏尼罗河的风景时,突然河面前方一阵喧哗,几个埃及小孩各坐着一片小板,叽哩呱啦不知道喊叫着什么,奋力划着板朝我们的游船驶了过来。
图片
正在向我们游船划近的埃及小孩
这些小孩叫得那么兴奋,正把我搞得莫名其妙,一个小孩眼疾手快,啪嗒一下双手抓住我们的船舷边的绳子,朝着我嘿嘿一笑,突然开始用不熟练的中文,自顾自地唱起了《两只老虎》。
图片
我脑子里瞬间陷入了几秒钟的思维混乱,CPU一下被这小孩干到冒烟:
我现在在尼罗河上,离中国7000公里的地方,一个埃及小孩趴在我船边,都不用跟我沟通,就开始用中文唱《两只老虎》?
但我很快明白过来:这小孩在强行卖唱。
一定是尼罗河这边常有中国游客,埃及小孩也习以为常,逮着中国游客就强行表演,为了亲近中国游客,才学会的《两只老虎》。
这几天在埃及其它景点,我也见到埃及人拿着他们的乐器,看到中国游人就随手演奏《两只老虎》,这首儿歌在埃及旅游圈看起来相当普及。
为了确定他们的动机,我咨询我的导游他们是不是在要钱,那年轻导游为自己阿拉伯同胞的行为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涩涩着说是。
我便从口袋里摸出20埃镑,递给挂在船边的小孩,他麻利地收了钱,为了表示自己的敬业,把剩下的歌词含糊不清地唱完,才招了招手,放开绳索,划入尼罗河深处。
这一段尼罗河游览共计80分钟,前后共见到了五波这样行乞的埃及小孩,但后面他们大都追不上我的游船,我给了两次钱,后面觉得要个不停也挺烦,就不再给了。
埃及和印度的行乞不太一样,印度是上来伸手就要钱,而且连不是乞丐的普通百姓,你跟他说几句话他也找你要钱,好像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埃及人多少要点脸面,他们通常是半卖半乞,有的是强行表演希望你打赏,更多的是手里拿包纸巾在卖,希望游客多给点钱。
我在尼罗河沿岸城市,有老人在景点门口守候游人,以卖纸巾的名义收点钱;开罗市区开车等红绿灯时,也常有包裹着头巾的妇女过来敲车窗,希望你买她举在手里的纸巾。
买他们东西的人,也会心照不宣地多给一点钱,给他们的尊严留一点体面。
图片
上图是在亚历山大港,见到一名在景点门口卖纸巾的老人家,他残了一条腿,靠这种半卖半乞的方式过活。
埃及底层人民过得很惨,但还是没有印度惨,至少我在埃及10天时间,没有见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上街乞讨,也只有极少极少部分伸手直接要钱,大部分还是半卖半乞。
而我在印度时,不管走到哪座城市,都有老奶奶佝偻着腰,张开瘦得只剩皮包骨头、脏得掌纹里都是污垢的手掌乞讨。那边停在红绿灯时,也有大量小孩过来敲玻璃,都是直接要钱,一点都不跟你委婉表达。
我在游船给小孩的那20埃镑,其实并不值钱,仅仅价值2.2元人民币。
埃及对外汇率一共有两种算法,我在埃及时,官方汇率人民币兑埃镑是14.3,黑市汇率是19,官方汇率并不是埃镑的真实价值,是政府为了多赚点钱强行指定的汇率,而黑市汇率才是真实的汇率,民间真正认可的是黑市汇率,所以我后面的价格换算,以黑市汇率为准,少部分特殊情况我会采用官方汇率。
我在埃及调研时,拿100美元给导游换埃镑,他给我按官方汇率换,100美元换给我3000埃镑,后来我到华人朋友那儿,100美元换了6000埃镑,比导游的多了一倍,我才知道每换100美元,我的导游就赚了3000埃镑,前后找他换了300美元,他赚了9000埃镑。
埃及普通人收入大部分在5000-10000埃镑,他在我这换美元,都赚了普通人一个月的收入。
既然说到埃及人的收入,那就顺便报一下,我问过的大部分埃及人的月薪吧。
在餐厅端盘子,月薪3-4千埃镑(333-444元人民币);清洁工2000埃镑(222元人民币);建筑工地搬砖,250埃镑(27元人民币)一天;流水线工人,月薪3-5千埃镑(333-555元人民币);技术工人,7千埃镑(777元人民币);基层公务员,起步6-7千埃镑(666-777元人民币);中高层公务员,比如办公室主任这种,3万埃镑(3333元人民币);办公室白领,1-1.5万埃镑(1111-1666元人民币)。
一位在埃及南部开工厂的华人老板告诉我,埃及工人特别便宜,尤其是南部地区,便宜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他工厂十年老工人也才5-6千埃镑,平均就4-5千埃镑,车间有点技术的7千埃镑,他工厂赚了钱后,也想给工人涨点工资,但他不敢这么做,因为他一涨工资,别的工厂老板就有意见,个个都埋怨他,他只好悄悄给工人们加福利。
我问他为什么南部工人特别便宜?
他说就是失业人口太多,随时招工随时有人,根本不愁没劳动力。
我忽然想起1999年冬天,东莞塘厦一家高尔夫球头工厂招工时,17岁的自己,挤在几百人队伍里的情形,那时候中国的失业情况也异常严重,台商港商在大陆也只用开出300元的底薪,1.5元每小时的加班费,照样有无数的大陆人去抢这份工作。
埃及现在正在经历的许多事情,中国二三十年前早已经历过了。
华人老板还告诉我,现在的工资还都是埃镑贬值后加上来的,以前普通人都是1-2千埃镑每月,现在普通人涨到了5000-10000埃镑区间,但埃镑贬值太厉害,其实购买力还下降了。
我在网上发出人民币兑埃镑的黑市汇率后,许多去过埃及的朋友纷纷感慨,在2006年时,埃镑还比人民币贵,1埃镑可以换1.3元人民币,2015年时,埃镑比人民币差不多11上下,2022年时,人民币兑埃镑还是13短短两年,美国加息导致埃镑疯狂贬值,现在居然跌到了19,使老百姓的生活质量惨到飙出一口老血。
为了了解物价,我在开罗的fathallah market超市去记录了一下,那里的牛肉是200埃镑一斤、一盒费列罗巧克力195埃镑、一件普通秋冬外套999埃镑、一大包汰渍洗衣粉320埃镑、多芬洗发水150埃镑、力士沐浴露65埃镑、10支装杜蕾丝200埃镑、一套茶具9000埃镑、普通电热水壶599埃镑、一把牙刷70埃镑、一盒牙膏80埃镑。
如果把上面的价格用黑市汇率换算成人民币,那价格也还好,但是贫民窟的埃及人挣3000-5000埃镑一个月,普通埃及人挣5000-10000埃镑一个月,用他们的月收入套这个物价,那真是贵得离谱,一个月的收入,连套茶具都买不起,全家吃几次牛肉都费劲。
类似于中国普通人挣5000一个月,但超市里牙膏80人民币一盒,这谁能忍受得了?
埃及老百姓,被埃镑贬值伤得太深太深了。
与上面工业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埃及农产品极便宜。
我在埃及买了两次水果——埃及水果不好吃,远逊于国内水平,也间接说明其农业技术落后——其中一次是在水果店,买了5个番石榴、7个桔子、5个小苹果,一共花了80埃镑,才9元人民币。
后来在贫民窟又买了7个桔子,10埃镑,才1.1元人民币,每次我买产品换算成人民币后,都觉得他们的价格,低得令人发指。
图片
贫民窟卖桔子的小贩
埃及的物价情况,跟1980-1990年代的中国几乎一模一样,工业品极其昂贵,农产品极其低廉,更可怕的是埃及还有货币汇率不稳的问题,使国家财政雪上加霜。
就业率低、月薪低、物价昂贵,那普通埃及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那当然是埃及人赖以存活的大饼了。
在亚历山大时,我司机说这里某家店的大饼很好吃,停下车排队去买,我也想亲身体验下埃及大饼到底怎么个情况,跟着他过去排队,也买了五个大饼。
图片
过去一问才知道,这里的大饼便宜到1埃镑一个,也就是0.11元人民币,我5埃镑买了5个大饼,跟不要钱也没啥区别了。
制作这种大饼,面要和得极软,剂子蘸着麦麸分隔开,用长柄送进烤炉,饼坯中间会膨胀成中空状,一两分钟就能出炉。刚出炉的空心大饼还挺香,不过没有伊朗的馕那么香,烤出来后,需要放在外面摊开晾一会,防止过热烫坏装大饼的尼龙袋。
我跟司机正在那收拾大饼时,一名裹着头巾的中老年大妈走过来,念念有词跟司机说了句什么,司机头也不抬,递给她一张大饼,我明白这妇女是过来要吃的,便也赶紧递给她两个,大妈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接了我的大饼。
1埃镑一个的大饼,大妈都需要找人讨要,可见埃及底层,有多少人过着这么穷困的生活。
埃及虽然有10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但可耕地仅3.17万平方公里,还集中在尼罗河流域,这条件养不活人口大爆炸后的1.1亿人,所以埃及有很严重的粮食问题,埃及每年粮食总产量在1600-1700万吨,全国一年要消费2700-2800万吨,粮食自给率只有50%左右,每年要花费大量外汇从国外购买粮食,再用补贴的方式保证人人吃得起大饼。
埃及政府从1984年推出大饼补贴,历经三十年,每年补贴额占到全国收入的15-25%,才能维护社会稳定。
汉风网网站提示:
经过两天的测试与系统重构,我们的支付问题已经解决,请老友们放心支付。
建议老友们升级会员,升级会员后,可以全部阅览。如果不会操作升级会员,请加汉风网微信,我们后台给您添加。
请老友们一定点击“立即购买 或 升级vip”按钮进行购买,因服务器反应慢点击购买后大概需要8秒左右,(如果等待8秒没有反应,可以再次点击一下)会跳转到支付页面。购买成功后才可以查看到剩余内容,购买成功后如果遇到服务器没有反应则请等待一会刷新(如果还是看不了,请再次刷新一下),或重新打开本篇文章,因技术原因请老友们尽量在半个小时内阅读完,超过时限会需要重新购买。此费用为支持汉风网服务器带宽以及编辑人员相关费用。谢谢老友您的支持。如果有疑问,请加微信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解决   

赞(18)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卢克文:埃及调查报告(上) |2024-02-17

评论 1

  1. #1

    卢兄,大才!

    courtier2个月前 (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