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肖仲华:纳瓦尔尼与里拉:美国政府眼中俄国人与美国人的人权|2024-02-18

俄罗斯反对派明星纳瓦尔尼死在狱中,美国政府和拜登总统都发表了措词强硬的讲话,声称纳瓦尔尼是死于普京的独裁专制之手。

说纳瓦尔尼是俄罗斯的反对派明星,是因为他并非什么真正的反对党领袖,而是美国和西方在俄罗斯策划颜色革命的代理人。网上曝光的公开视频显示,此人曾经公开要求英国军情六处给予每年2000万美元资助,以支持其策划俄罗斯的颜色革命,推翻普京政府。正因如此,才会被俄罗斯以颠覆政权罪下狱。

颠覆政权在任何国家都是重大犯罪,否则川普时代冲击美国国会事件就不会被抓上千人,被判刑几百人。要知道,那些冲击美国国会者并没有与任何外国势力勾结,也没有喊出要推翻美国政权,只不过是表达对选举不公的抗议。即使如此,他们依然以颠覆政权罪被判几百人。可见美国政府在不遗余力颠覆他国政权的同时,绝不会允许颠覆自己。

美国政府和各路政要都在为一个俄罗斯的反对派喊冤叫屈,表演异常卖力。如果你知道另一个有同样甚至是更悲惨遭遇的人,而且是美国公民,你就会知道背后的真相有多残酷和狗血。

贡萨洛·里拉(Gonzalo Lira),美国公民。因为在乌克兰发表反对泽连斯基政府的言论,被乌克兰政府拘禁,酷刑致残且不给予治疗,最后惨死狱中。死亡时间是2023年年底。

图片

里拉生前和死前照片来自推特


对这件事情,美国政府一言不发,既没有想办法去营救里拉,更没有对乌克兰政府的暴行发表任何抗议,甚至不曾为里拉的事情给乌克兰政府打过一个电话。里拉死在乌克兰狱中,就如同死了一条狗,无声无息。——不对,拜登的狗死了,他还专门举行了葬礼,并发表讲话,表达自己有多么悲伤,多么重视狗权。——所以,实际上里拉死得连一条狗都不如,他的人权远不如拜登的狗权。

仅仅过了一个多月时间,一个俄罗斯人死在俄罗斯的狱中,却能够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美国和西方政府及一众政要全都跳起来了,高喊着人权自由的口号,叫骂俄罗斯和普京的残暴专制。西方主流媒体也全都开动起来,大讲特讲纳瓦尔尼的英雄故事,还把纳瓦尔尼的妻子抬出来,让其笑容满面地发表长篇讲话,为俄罗斯的人权和自由呐喊。

人权乎?自由乎?

只有为美国政府卖命者才配享有,否则就连狗都不如,即使是里拉那样的美国公民。

俄军刚刚完成了对乌克兰的战略重镇阿夫季夫卡的全面占领。半个月前泽连斯基还在吹嘘乌军在那里反攻大捷,俄军“堆尸如山”。为了取得更大的胜利,甚至不惜撤换军队总司令,换上了有“屠夫”之称的新任总司令指挥杰夫季夫卡的战斗。很可惜,这么快就丢失了那里的全部阵地。

拜登政府还在争取600多亿美元的对乌援助呢。就这么个样子,恐怕再多钱也挽救不了乌克兰的命运,像阿富汗战争一样花掉几万亿也改变不了什么。

塔克·卡尔森对普京采访以及走访俄罗斯社会的视频还在继续传播之中,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和西方人看到了真实的俄罗斯,同时也看到了乌克兰在杰夫季夫卡的惨败。

这个时候,一个俄罗斯人的死,能挽救拜登政府在真实战场和认知战战场的双重惨败么?

在美国和西方主流媒体大肆炒作之下,美国人固然知道有一个俄罗斯人叫纳瓦尔尼,但迟早也会知道还有一个美国人叫里拉。在如此鲜明对比的真相面前,美国人还会迷信美国政府口口声声的人权与自由么?

赞(13)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肖仲华:纳瓦尔尼与里拉:美国政府眼中俄国人与美国人的人权|2024-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