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唐如松:新加坡的时机 |2024-02-21

去厦门旅游有个坑,当你遇到出租车司机特别热情的时候,你就要注意了。因为他会很快将你带进一个虚假的憧憬场景里。那就是‘厦门正在举办的一个什么国际游艇节,今天是最后一天,参加此项活动的游客会获得海上游艇的半票优惠。海上游艇会带你去金门岛附近,就近观看“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大型标语。’并信誓旦旦地说,在厦门环岛路上那个“一国两制,统一中国”的沙滩上,其实啥也看不到。即便看得到,也是朦朦胧胧的。

经常出门的我,自然知道这个所谓的国际游艇节是个虚假的幌子,这种事,在很多城市都已经发生过,或者正在发生着,比如什么珠宝节,什么农产品节等。此类噱头我基本上一听到就判定它为虚假忽悠,然后拒之于千里之外。不过这一次嘛。。。。我居然伸头就钻进了这个套子里,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可以就近去金门岛外的水域转一圈,我当时心想,价格上你可以忽悠我,游艇节的噱头你也可以忽悠我,但厦门离金门岛那么近,你总不能在内容上忽悠我吧,毕竟,那些珠宝节或者农产品节上,都是有实打实东西存在的。

我当时想,哪怕就是游艇驶出厦门岛两三公里,我也可以看那条标语更清楚一点,于是我就上套了。但是万万没想到啊,内容上他居然还是在忽悠我,所谓的金门岛标语游,其实就是绕着南翔大桥转了一圈,离着金门岛比一国两制那里还要更远。好在我事先有了准备,在价格上狠狠地还了一把价,等于以相对等值的价格坐了一次快艇。然而同船的其他游客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都是全价购买的快艇票,比我整整多花了一倍的价格还转个弯。

说实话,当时心里挺生气,也挺郁闷的。但前两天那则关于金门岛的新闻让我又不禁对出租车司机的忽悠有了几分释然,多亏没有去金门岛外海转圈,否则,我可能就会遇到危险了。

讲真,我们大陆人对于台湾的感情还是比较朴实的。从内心深处都还是觉得台海一家亲。所以,出租车司机才能用这个噱头来忽悠我们这些内地游客。只不过,他们内心恐怕也知道,对面的那帮人并不是很待见我们大陆这边的人,真要来一次金门环岛游,危险因素还是存在的。所以,他们的目的只是挣钱,而不是真心帮我们实现那份小小的执着愿望,因为一旦出事,他们也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也有很多来自台湾的读者,他们之所以愿意看我的文章,我相信,他们内心的朴质愿望也是两岸统一。但即便是这些读者本身,在和我交流时,也并不看好什么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当然,他们更加不会寄希望于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因为他们知道三民主义在台湾岛内都已经不再是一种广泛的信念。至于一国两制的模式,他们身处岛内更加知道,大部分台湾人根本就不理会这个理念。想要统一中国,除了铁拳,别无它途。

“但是为什么大陆就是不动手呢?”有台湾朋友问我。很显然,他很着急,他希望在自己还值壮年的时候,看到这一愿景的实现,让自己也有机会快乐无虑地行走在大陆,穿行于台海。他着急,其实我们这些怀着朴素感情的大陆民众也着急。为什么呢?难道还在担心无法一击必中吗?只是,我们在前往鼓浪屿的渡轮上,隔着海湾看到对面漳州港里停泊的那些军舰心里就会明白,实力其实已经有了,剩下的无外乎两个原因,那就是决心和时机了。而决心我相信是一定有的,因为没有谁能够承担丢失台湾的重责。那么剩下的也就只有时机了。

昨天我写过新加坡防长黄永宏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言论,他非常急切地表明,这个世界上绝对不能出现第三个战争区域。如果出现,那就会给东亚区域带来十年到二十年的发展停滞乃至倒退。对于他的这一论点我认可后半部分,但不认可前半部分。东亚会否出现战争,并不取决于新加坡的担心,而是取决于东亚之外的美国。如果没有美国从中作梗,很多事情都是可以谈出结果的,甚至一国两制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但如果大陆方面真的使用雷霆手段,的确会因为西方世界的整体破防而导致中国这个区域经济龙头和西方世界形成一定时期内的关系紧张。这对于新加坡这个作为中西方经济纽带而发展的国家自然不是一种利好。但是,黄永宏之所以带着焦急的语气发表了这一言论,很显然,他已经预见到这一可能性的迫在眉睫,他也嗅到了战争的味道。他知道美国想逼着大陆动手,也知道两岸提出的口号都是不现实的,更知道统一中国这件事是避免不了的。那么,作为弹丸之国的新加坡也就只能是焦急地呼吁了。事实上,它没有办法改变任何一种可能性的发生。对于他来说,两岸之间的任何一点火花,都可能会让新加坡这条池鱼跟着遭殃。

现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影响到国际格局的有俄乌战争和加沙战争。而第三战场无疑就在东亚。而东亚是否会爆发,决定性因素就是来自于时机是否成熟。加沙战争基本上已经接近尾声。以色列对于拉法的地面攻击一定会在近期内发生。哈马斯虽然并不会被彻底消灭,但短期内想要有大规模的反击也一定是不可能的。而俄罗斯方面随着在乌东战场上取得的一场场胜利,欧洲的援助已经呈现出疲惫之势。也就是说,俄乌战场上的大规模战争也将告一段落,剩下的就是双方的僵持以及欧洲何时对俄罗斯献出自己的膝盖了。而东亚方面如果想要解决问题,无疑就是在俄乌和加沙两场战争将了未了之际出手最好。这样就避免了给西方世界喘息修养的机会,也会让东亚的行动不至于那么显眼和突兀。而黄永宏,这个对于中西方都有着深刻了解的新加坡人,自然是嗅到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所以,他才非常着急。对于他来说,中方的时机似乎已经来到了。那么对于新加坡来说,自然也就是到了它身处艰难的时期降临。

只是,时机真的到了吗?这是一道很难猜出答案的谜题。对于战争的考量,大陆这边从来都是非常慎重的,也是存在多重博弈的。我们的眼界固然不够,黄永宏的眼界也未必就够高。当前的全球博弈,已经不是一城一地的得失之争,而是一种天翻地覆的翻盘行动。所以,洞悉真正时机的人,自会有自己的完整盘算,而不是根据那些偶发事件来做出决定的。

赞(14)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唐如松:新加坡的时机 |2024-02-21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