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孤烟暮蝉:印度大闹安理会,叫嚣代表188国炮轰五常|2024-02-26

开年才两个月,印度又要向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发起挑战了。这两天我在俄罗斯卫星网上刷到一条新闻,说是印度常驻联合国代表鲁奇拉·坎博伊(Ruchira Kamboj)最近在安理会改革政府间会议上当众炮轰了五常,要求用更加“公平”“平等”的原则来引导安理会改革。

图片

坎博伊说:“平等原则对我们每个国家都提出了要求。无论国家规模大小、国力强弱,每个国家都应该获得公平的机会……来影响全球的决策。对此,我们印度不禁要问,联合国安理会的5个常任理事国——中国、美国、俄罗斯、法国,还有英国,你们到底还要让你们的意志凌驾在联合国(其他)188个成员国的头上多长时间呢?”

图片

乍听之下,我还以为坎博伊是奔着要求废除现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制度来的,结果这姐们在抨击完联合国五常之后,话锋一转,旋即提出了她所谓的安理会解决方案:

“仅仅扩大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席位是不够的,这解决不了问题。实际上,这只会让常任理事国和非常任理事国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现有体制下的不公平不会因此而消失,反倒会延续下去。”
说白了,什么公平啊、平等啊,那些都不过是印度代表用来遮掩印度真正意图的场面话而已,印度想要的还是扩大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规模,而非只对非常任理事国希望动刀。印度不满的不是五常凌驾于联合国其他188个成员国的头上,印度不满的是五常凌驾在联合国其他188个成员国的头上时不带上它。印度反感的不是五常的特权,而是它自己没有这种特权。

图片

五常哪够啊?怎么着不得六常是吧?那多出来的一常该归谁呢?谁的调门最高就归谁呗。你说我说的对吧?印度?

我就说你们印度什么时候这么好心,替联合国里那么多非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主持公道了,合着卷在地图里的匕首藏在这儿呢。印度确实是想要改革安理会现行体制的,但是这种改革必须得依照符合他们利益的、他们所喜闻乐见的方式来进行,比如变五常为六常让印度也塞进去。除此之外,其他所有的改革倡议,包括目前五常比较提倡的“扩大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印度统统不予理睬、嗤之以鼻。
当然,印度会有这种反应我倒是也不奇怪。“扩大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这项倡议之所以会得到五大常任理事国的普遍支持,就是因为此举在本质上是符合五常的利益的。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扩大了,稀释的是非常任理事国的权力,常任理事国在安理会的核心权益毫发无损,但是却可以缓和二者之间的矛盾,而且缓和二者矛盾的代价实际上还是由非常任理事国支付的。
这项倡议让我想起了我们的成语“朝三暮四”背后的故事:在战国时代,宋国有个养猴的老人,名叫狙公。他和猴子们说:“我早上喂你们三棵桃子,晚上喂你们四颗桃子,这样好不好啊?”猴子听了之后大怒。然后狙公改口说:“那我早上喂你们四颗桃子,晚上喂你们三颗桃子,这样行不行?”猴子听了之后就开心了。
所谓“扩大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的倡议,其实也无非就是“朝三暮四”这个故事的现代版演绎而已。印度不买账太正常了,印度算起小账来一向都是猴精猴精的,要是那么轻易就被五常的套路给装进去,人家巴拉特过去这么些年在国际上才叫白混了。
话虽如此,可你要说印度在推动安理会改革这道大命题上的回答有多少智慧含量吧,我觉得那倒也未必。就在坎博伊在安理会上发表炮轰五常的讲话之前大约四周,也就是今年1月下旬,当时还有很多印度媒体在他们国际版要闻上刊载了这样一篇报道《就连埃隆·马斯克都支持印度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理由如下》。

图片

这篇报道援引了马斯克当时在推特(现在叫X)上发的一条帖子:“作为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印度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里却没有一席之地,这简直太荒谬了。”马斯克其实就随口说了这么一句,完了剩下的就都是印度媒体自己脑补上去的脑洞内容了。什么“安理会自1965年以来就没有扩大过规模,印度谋求入常的努力也遭到了中国的反对”啊,什么“美俄英法都支持印度入常,但中国就是不让,中国五常中唯一反对印度入常的成员国”啊,什么“美国为了对抗苏联曾经力挺印度入常,但是尼赫鲁这个呆子却因为太讲武德而把席位拱手让给了中国”啊。

图片

总之,就是我们中国网民也非常熟悉的那些印度媒体惯用的套路,基本上只要扯到入常话题的,每次都能看到。无论是抹黑我们也好,还是替自己挽尊也罢,万年不变,屡试不爽。

我不知道印度人都是怎么看待他们的媒体给他们灌输的那种“除了中国谁都支持我们印度入常”的廉价印度神油的,但是身为一个常任理事国的国民,我想我大概是可以理解其他四常的。即便抛开我们本身对于印度的一些刻板印象不谈,完全从客观利益的角度出发,也不可能真有其他常任理事国会乐见印度入常的。现在五常都嫌拥挤了,中美俄这几家因为俄乌和巴以等热点问题都快把嘴皮子给磨破了,再加一个印度进来还得了?
说恭维人的场面话是一回事,做讨好人的实在事是另一回事。也就是印度没能力、没条件、没机会像当年的我们一样,在联合国走群众路线,打人民战争,让广大亚非拉朋友把我们抬进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而已。要是哪天印度也弄了这么一出,看着吧,美国阻击起印度来肯定比我们坚决积极多了。
这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入常这么大件事情,哪有不发生重大利益交换就便宜卖你人情的?美俄英法在入常问题上对印度的态度,说穿了其实就一句话,“又怕‘兄弟’过得苦,又怕‘兄弟’开路虎。”打引号是因为这些国家压根就没谁是真拿印度当兄弟的,真要拿你当兄弟,别说是怕你开路虎了,就是把路虎借你开又如何?再说了,跟印度这种国家做兄弟,这种事情你想起来难道不会觉得头皮发麻吗?
不仅四常没人拿印度当兄弟,印度自己其实也没拿四常当哥们。最近德国慕尼黑不是召开了一个安全会议吗?会上印度外长苏杰生所发表的一番言论,我觉得就很能反映出这个问题的本质。
会议主持人问苏杰生:“为什么你们印度在俄乌冲突期间还要坚持进口俄罗斯的石油?”

图片

苏杰生答:“因为我们聪明啊,所以我们的路子多啊。我们能买到俄罗斯的石油你们应该钦佩我们才是啊。我们购买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对遏制全球通胀实际上是有帮助的,我们等你们谢我们都来不及呢,你们为什么要批评我们呢?”

坐在苏杰生一旁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听罢,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脸。
这也就是印度现在在美国看来还有利用价值,有利用来遏制中国的价值,要不然,我觉得布林肯对苏杰生露出的可能就不是赔笑的笑脸,而是吃人的獠牙了。

图片

对于印度的这种心态,我觉得咱们有位网友的评价说得就非常到位:要想理解印度,我们首先要弄清楚两条前提:一、印度人没占到你的便宜,他就会觉得是你的错;二、如果你向印度人让步了,他不会觉得你是在示好或你很高尚,他只会觉得自己牛皮哄哄。哪怕他面对的是美国。

我有一种感觉,多年以后,如果印度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真的膨胀到了我们当年的那个水平,确实够格对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发起强有力的实质性挑战,甚至是直接把某个常任理事国逐出队列,自己取而代之了,我相信那时的中美关系,应该会迎来一波大和解的。大家会怀念起以前在安理会上因为一桩小事而争论得不可开交、面红耳赤的那段喧闹岁月。以前没有印度,大家好歹还能坐下来吵一吵。现在有了印度,大家连吵架都吵不了了,因为话筒全让印度代表给霸占了,所有人都只能被迫听他们那口夹杂着浓浓南亚腔的印地英语。
我们夸美国:“美国好歹还知道讲点道理呢。”
美国则夸我们:“说体面还是得中国体面啊。”
这可真是太黑色幽默了。
现阶段的安理会确实存在着诸多就连我们自己也难以忍受的弊病,但是我不认为把印度拽进来算什么解决方法。生了病不肯吃药也就算了,别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完了别病没治好,最后还把小命都给搭进去了。
当年《故事会》上有个讽刺故事,我当年看完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在今天这期内容的最后,我想带大家重温一下经典。既是作为本期内容的结尾,也是送给以美国为代表的,老想着撺掇印度来膈应我们的西方国家的醒言。
古时候有个地主老财,特别抠门,得了种怪病,因为小气舍不得求医买药。后来打听到江湖有个医术高明还不收问诊费的老郎中,二话不说把他请来了。
老郎中一看,说:“病有得治,就是药比较难找。得千年人参和天山雪莲之类的名贵药材。”
地主老财抠门嘛,听郎中这么一说当时就急了。说:“你还不如直接要了我的老命得了。就没有便宜点的方子吗?”
老郎中说:“有倒是有,就是便宜药见效慢,得好几个月时间。”完了又给他开一大堆寻常中药。
地主老财一听又不乐意了,说:“你开的这方子还是不够便宜。就没有那种偏方吗?最好是不要钱的?”
这话直接给老郎中气乐了,说:“成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别嫌弃就行。干牛粪一斤,磨粉,搅着二两红糖,兑水服用。”
地主老财一听,这方子不错啊,准备令下人照单抓药。但是最后琢磨了一下,觉得还是不妥,随即询问老郎中:
“不要红糖行不行?”

赞(25)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孤烟暮蝉:印度大闹安理会,叫嚣代表188国炮轰五常|2024-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