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占豪:原创丨台海开始剧变!未来3年非常危险,中国必须出门打狗!|2024-02-27

台海开始剧变,这不是一次普通事件!


大年初五,台伪海巡署专门派船撞沉了大陆渔船,渔民落水后见死不救,4名渔民最终只有两个凭着水性游上了岸,另外两名不幸遇难。对于这件事,占豪一直和各方观点都不太一致。大家普遍认为,这一事件归于台湾当局的野蛮“执法”,是欺负大陆渔民。但是,占豪却一直认为,这一事件是美国背后策划,其核心目的,就是想把全球热点由中东向台海转,从而实现战略上的金蝉脱壳。


若非如此,台伪当局的海巡船大年初五,没有理由地撞沉大陆渔船,并且眼睁睁看着渔民淹死都不施救,逻辑上说不通。虽然台伪当局海巡署时不时都会抓大陆渔民并罚款,但在渔民遇到危险时还是会施救的。这次则不同,面对那么小的所谓小渔船,台伪海巡署竟然下死手,直接以故意杀人的方式撞沉且不施救,任何其它理由都无法解释台伪当局的海巡船为啥这么凶狠。而且,如果没有台伪当局的授意海巡船不可能有这么大胆子。如果没有美国的授意,台伪当局也不会这么冒险。

图片

基于这样的一个基本逻辑推演,占豪认为,这绝不是一次普通的意外事件,而是一次有策划的重大事件。这一次美国之所以还没有表现出特别强烈的政治攻击,根本原因是中国把这一事件控制在了内政层面,没有上升到地缘政治层面。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白宫是想让中国大陆克制,不要在厦金海域巡航,从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台湾各政党、立法委员全部和美国一个基调,就是让大陆放过这件事


他们为什么如此异口同声?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当中国将这一事件定性为内政事件,并由福建海警采取了常态化巡航措施后,美国根本没有理由介入,而站在台湾视角来说,如果按照现在节奏发展,最终的结果就是台湾当局失去了在厦金海域的所谓“执法权”。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台都想赶紧翻过这一页,重新再找机会挑衅。


第二个原因:如果中国按照美台的意思真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么他们就会判断中国大陆是软弱的,如此就能在接下来做出更加严重的挑衅,从而通过激怒中国来达到挑起台海热点吸引世界眼球的目的。


占豪认为,这次事件绝非孤例,也绝不会就此结束。一方面,既然美国有了通过制造事件来挑起台海热点,那么这就不会是最后一次,而是新阶段的第一次,接下来只会有更多挑衅,绝不会因为这次而停止。另一方面,我们要认识到,未来应对这类事件将是巨大挑战,因为既不能不采取措施,也不能盲目反应过度,而且反应还要结合美国在中东、乌克兰危机中的状态,这样我们才能在大国博弈中越来越占据战略主动。

图片


未来三年台海将非常危险!


这次美台协作撞死大陆渔民的事件,在占豪看来是一个大国博弈上升到新的层面的一个里程碑事件。从这次事件开始,美台在台海的挑衅会越来越多,以武拒统的“豪猪”计划会加速推进。而且,随着中东局势越来越紧张,随着乌克兰危机越来越严重,美国给中国制造麻烦成本最低的方式就是制造台海危机。对美国来说,只要能“忽悠”中国不采取武统措施,那么挑衅十次只要有一次得逞,其目的就可能会达到。这是未来三年台海将非常危险的第一个重要原因


未来三年台海非常危险的第二个重要原因,是台湾今年将更换地方领导人组合,明年美国将完成总统换届。下届台湾地区领导人是赖清德和萧美琴,这两个人特点非常清晰。赖清德不但是顽固的“台独”分子,更重要的是萧美琴是美国一手扶持并控制的傀儡。去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美国之所以选择了支持赖清德,其中很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民进党必须接纳萧美琴作为赖清德的副手。当萧美琴作为美国的代理人而存在,赖清德又是顽固“台独”分子加傀儡的情况下,美台的沟通通道、合作深度将比蔡英文当局大得多。这是未来三年台海将非常危险的第二个原因。



图片


未来三年台海非常危险的第三个原因则是美国政治变动因素。从现在形势看,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必然是特朗普与拜登的二次对决。对于他们二人的对决,特朗普的赢面非常大。一旦特朗普当选,台海局势的变数会更大,而且是在拜登时期已经非常严峻的形势下再增加更大的变数。一旦特朗普当局与台湾当局达成共识,他们就可能在台海疯狂挑衅,从而最终导致意外事件的发生。


因此,占豪认为,对于未来的台海形势,我们应该做出新的评估,而不是再沿用过去的逻辑和节奏。


这其中的逻辑很简单,就像这次金门撞死咱们的渔民,我们显然不可能坐视不理,现在我们采取了最合理的反制措施,占豪称之为“反切香肠”。通过“反切香肠”,我们拿回了厦金海域的治理权,如此即可对金门形成事实上的围岛。如此不断反切,实际上台海可以切的空间并不多,三切两切空间就没有了。那么,接下来美台必然会有更严重的挑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做?因此,占豪认为,我们务必做好“武统”准备,即一旦大环境的时机到了,当美台挑衅过头我们不得不采取特别措施的时候,可能“武统”反而就是最好的选择。


中国必须出门打狗!


美国现在的目标是非常清晰的,他想同时挑起台海、南海,从而引起共振效应,引发更大的恐惧,从而制造美西方被迫围攻中国的“好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哪怕“反切香肠”,当反切到一定程度而没有空间后,我们可能就不得不下手“武统”。


对于“武统”,对我们来说很多东西都是未知的,即我们并不能非常清楚的判断武统后是不是对我们所有层面都绝对有利,或者说整体上绝对有利,我们都无法打百分百的包票。主要原因就是,我们还有经济发展的大局,如果武统了台湾而代价是经济发展遭遇重大问题,那么若非到了不得不出手,我们就不妨耐心一些。


保持战略定力和战略耐心,绝非消极避让和无所作为,恰恰相反,我们更需要更加巧妙的手段来应对这一切。在占豪看来,既然美台勾连想制造台海热点,那么咱们就反其道而行之,在台海我们尽量稳健,但在美国深陷的危机点,我们反而需要一些“激进”措施,通过攻击其弱点来迫使其不敢在台海挑衅中国。


美国现在的危机点主要有三个:


第一个是美国的科技泡沫和金融泡沫正在陷入不稳定状态,我们如何刺破其科技和金融泡沫意义重大。如何刺破美国的科技与金融泡沫?很简单,就是在芯片领域实现重大突破,实现7nm以下的高端芯片的大规模量产,实现人工智能芯片的大幅飞跃。只要这两个其中一个大的飞跃,美国的科技泡沫和金融泡沫都顶不住。



图片


第二个是中东巴以冲突危机。中东巴以冲突的危机,是非常要美国命的危机,因为这意味着他将长期与15亿人口的伊斯兰国家为敌,站在全世界的对立面。这种危机持续越久,美国陷入越深。


在联合国海牙国际法院就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存在的合法性问题举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听证会,这次听证会特别重视中国的意见,而中国代表则发出了非常强烈的声音


中国外交部法律顾问马新民在荷兰海牙法庭上表示:“正义迟迟没有得到伸张,但绝不能缺席。”马新民强调,自以色列开始占领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以来,已经过去了五十七年。占领的非法性质仍然没有改变。与此同时,马新民还表示,中国坚定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正义事业,主张恢复他们应有的合法权利。面对以色列的侵略,巴勒斯坦人民进行包括武装斗争的反抗是合法的,这是联合国1973年第3070号决议所确认的。联合国这一决议规定,任何在殖民统治、外国统治和外来奴役下的解放斗争,都是合法的,民众可以通过一切可用手段,争取自由和独立,巴勒斯坦的反抗行为不应被视为恐怖主义。


中国的这番振聋发聩的声音,可以说是全球震动,因为有像中国这样的大国伸张正义,巴勒斯坦的正义事业就必然会取得胜利,以色列的侵略与屠杀必然失败。


第三个是乌克兰危机。乌克兰危机最大的点就在于,俄军面对乌军的优势越来越大。俄军越打力量越强,甚至2023年的GDP增速高达3.6%,这么打下去输赢已经不言而喻。而就在美国还在犹豫是否通过对乌克兰援助600亿美元的时候,俄方表示,现在正在与中国讨论贷款人民币的可能性。这啥意思?就是俄罗斯买中国的产品人民币不够用了,从中国这借人民币,然后再购买中国的商品,或者购买愿意接受人民币的国家的产品。如此一来,不但人民币可以进一步国际化,也意味着俄罗斯经济将会获得更大的中国力量加持。


大家想想,看看上边的形势,咱是不是已经开门打狗了?但是,这还不够,需要继续开门打狗。譬如,把咱们的武器卖给那些需要武器的中东国家去!

赞(33)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占豪:原创丨台海开始剧变!未来3年非常危险,中国必须出门打狗!|2024-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