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暗影小队:管与不管|2024-02-28

这两天跟着参加了一个问讯的事,对象是一只曾经身居要位但已然剪了耳朵的兔。可以说,这个家伙之所以沦落到今天身陷囹圄的地步,完全是咎由自取…说到底啊,还是管不住自己,经受不了诱惑,才走上了不归路,以至事难再挽。只是…如果大家以为它会沉痛忏悔、悔不当初,那就大错特错了,之所以要讲这个事儿,就是因为这只已经剪了耳的兔在经受问讯的时候,反复为自己辩白,说沦落至此不能全是它自己的问题,那单位就没有一点的问题么?
    说真的,听到这样的言语还是挺让我觉得意外的…但看这家伙“言辞恳切”的样子,也确实不像作伪。按照它的说法,它陷入泥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不仅上边管事的兔没有及早提醒它,连身边的兔和手下的兔也没有谁提示它,才导致它越陷越深,乃至彻底无法挽回…我听完当时就气笑了,反问它,难道你不知道你做的这些事对兔家是有危害的么?难道你不清楚身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受到监督和制约么?难道你不晓得任何事情如何去做、怎样去做都是自己的主观意志表达么?一番反问过去,本以为能同洪钟大吕般使其幡然醒悟,但没想到的是,它听完后不仅未思悔改,而是反过来质问我们说,那为啥制度就有这样那样的纰漏?制度如果没有纰漏,我就不可能掉坑里,更不可能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制度不完善的错,不能全说是我自己的错!而且我身上出现的问题,不正是说明我的上级、同级、下级在对我的监督和提醒上存在缺失么?为什么只讲我的问题?不讲它们的问题?
    我已然是无语到家了…但还是要回答它,在去洗把脸尽可能冷静之后回来告诉它说,对你的监督出现疏漏的问题,我们已经在对相关的兔作出相应的处理,包括你提到的制度存在纰漏的问题,我们同样会作出补救的措施,但你反复讲了这么多,还是没有从根源上讲到自己的问题,一直在这里顾左右而言他,咋就不说自己有啥问题呢?按道理说,话都讲到这个份儿上了,真心不用再点多透了,可是这个家伙…我都已经词穷了,人家就是觉得错不在己,就算自己有错,也是小错,大错都是别人的,都是制度的,都是单位的…唉,问讯了好几天,问的我心力交瘁,说实话,见过头铁的兔,也见过拒不交代的兔,更见过胡搅蛮缠的兔,可这还是头一回见到自己钻进去怎么劝都不出来的兔…据我们共同的分析和判断,一致认为这个货还真不是在这装傻充愣,而是人家打心眼儿里就认为自己的那一套观念才是所谓的“事实”,我们讲再多的现实都它而言那是一点用都没有,反而会愈加坚定人家心中的“坚持”。
    所以对于这样的家伙,真心是不需要再费什么口舌了,出路已经给了,走不走是它自己的事儿,我们照例做好自己的事就行。至于说接下来判了之后,在漫长的牢狱生活中它是否能够幡然悔悟,那就跟我们没啥关系了…能醒悟是好事,不能醒悟也没啥,反正我们只需要确保证据确凿、事实清楚就行,它自己不愿改造,那真是谁都没办法…话说回来啊,其实在工作和生活中,也遇到过不少类似这家伙的兔,平时自诩老天之下就属它大,对于身边同事亲友的劝告置若罔闻,而等到出事之后又怨怼它人,觉得都是别人的错,都是客观的错,从不反思自身的主观原因和问题。这种兔啊,你管它吧,它觉得你多管闲事、多此一举,你不管它吧,出了问题它又倒打一耙、各种怨怼,确实是特别的无语…就像前几天南京的那场火灾一样,出事之前不是没有物业和社区的工作兔各种劝说、上门劝解,可是有谁听了吗?不仅不听,还对上门做工作的兔恶语相向,甚至还要动手打人家,认为人家是多管闲事…好么,现在出事了,又成了“当初你们为啥不多点耐心管管我”,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啊…
    所以我现在真心是想开了,也想透彻了,有些人,有些事,真的是没有必要劝,也是劝不来的。不涉它人因果,不扰它人气数,做好自己的事,把自己的事做到令自己满意,这才是人生应有之境界。至于说旁人的灾福祸难,表示祝祷,表达哀悼,但不涉及,更不干预…人就活这一辈子,还是先把自己管好再说吧…

赞(25)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暗影小队:管与不管|2024-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