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阿旦:普京,米莱,特朗普,打破一个旧世界?|2024-03-01

01

最近美国出了个很不美国的事,一名25岁的空军现役军人亚伦·布什内尔 (Aaron Bushnell),25日在以色列驻美国大使馆前自焚,以此来抗议美国支持以色列在加沙的行动。

过去在印度,在越南都有类似的事件发生,但是在美国倒是比较少见,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悲剧,要说这个年轻人想改变美国政府的决策,那很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他有没有可能唤醒更多的美国人呢?

恐怕也是不可能。

图片

很多人以为这位现役军人是一位在战场经受枪林弹雨的战士,实际上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他真实的身份是搞网络战的。

美国空军第70情报、监视和侦察联队表示,布什内尔是一名网络防御作战专家。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这名军人借助社交媒体平台直播自焚。他在直播中说:“我要诉诸极端行动进行抗议。”他在自焚时还高喊:“解放巴勒斯坦!”

相信以他的身份,很可能能接触到很多普通美国人所接触不到的信息,但是遗憾的是,即便他牺牲了自己,也不大可能改变什么。在西方的网络世界,这件事情,现在看起来,似乎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关注。而根据最新的消息,这位美军现役的络防御作战专家,经抢救无效已经死了。

这血算不算是白流了?

其实现在不光是美国,整个西方世界,在舆论宣传引导和控制这一块,可以说跟我们不是一个段位的,他们讲的故事经年累月,已经深入人心了,少部分怀疑论者,很快会被贴上阴谋论者的标签,然后就被边缘化了。

几代人下来,大部分人的思维方式都已经固化,很多人鼓吹的独立思想,其实只是在另一个维度里保持了批判性的独立,在另一些领域,比如资本家族,深层政府,涉犹涉教,等一些领域,不知敢不敢独立批判?

在这样的基础上,西方国家的群众,跟我们表面上看到的所谓斗争精神,其实是两个层面,你以为他们上街是斗争精神的体现,但是大多没有组织,没有宗旨,更像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别样狂欢。

图片

所以每次有啥事,没人管时特别来劲,真有人来收拾了,一准的作鸟兽散。最典型的就是特朗普时期的国会山事件,你以为他们是闹革命,实际他们是在开Party,特朗普更搞笑,干大事惜身,见小利忘义的纨绔子弟本质,在这次事件中彻底暴露了。

以美国现在的群众基础看,这位美军现役网络战专家的血,大概率是白流了。

02

一说到西方在宣传上,长期奉行反智主义和分化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下的精致利己主义,这一堆的这主义那主义,其实本质上都是把人们的关于国家,民族等涉及集体主义的内容,分割的七零八碎。

在这些零零碎碎的小团体之下,真要构建宏大的国家精神,已经变得力不从心。过去苏联曾经给美国人带来了深深的心理阴影,这在本质上是核战危机留下的恐惧,既是苏联起的作用,也是美国内部利用苏联做的文章。

而到了现在,在多数美国人的心里,并没有这么一个咄咄逼人的外部威胁存在。美国倒是想拉我们做靶子,可是不光是我们人畜无害的形象深入人心,连在美国生活的华人,也是这种形象,这很难让普通美国人相信美国精英现在讲的鬼故事。

实际上,只有美国精英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因为他们的爷爷辈,在朝鲜战场吃过亏。

就这一点来说,还是纨绔子弟特朗普深谙人性,他很清楚美国人心里的结,其实只能靠极端民粹主义才能打动。现在的美国人,早已经变得啥都不信了,这个时候,你不搞极端主义,根本干不成大事。

就像巴以冲突,俄乌冲突,这些冲突背后的是非曲直,在西方国家的普通人心里并非没有争议,但是主流媒体上你看不到,甚至政治正确的大环境之下,大部分人也不敢公开说。

很多事情在我们这边觉得是禁忌的,在西方可以自由谈论,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我们这边可以随便聊的很多事,在西方也是禁忌。比如犹太人,比如某些恋童癖……

图片

你以为他们是自由,其实是你还不懂别人的禁忌,而你之所以不懂,是你没有去遭受资本主义铁拳的毒打。不然你过去了,可以试试自由的跟人谈论这些,看看是什么后果。

以目前的情况看,任何在西方建立新的规则,新的大厦的可能性,其实都不存在。很多人说需要把教员的智慧,输出到西方,才能重新对西方群众进行民智的启蒙。要我说,你这也是高估西方国家现在的群众基础了。

真正能解决问题的方式,可能就是极端民粹主义的破坏性,他不具有建设性,但是却有十足的破坏力。现在讨论输出理论建立一个新世界的可能性很小,真正的当务之急,是打破一个旧世界。

依我看,普京,特朗普,甚至米莱,他们有的在外部发力,有的在内部用功,这些人可谓都是生逢其时,他们的使命,不是来建立一个新世界,而是要打破一个旧世界。

而对我们很多人而言,对新自由主义,对旧发展模式,对旧世界所有的心存幻想,未来都将会打回原形,灰飞烟灭。

赞(11)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阿旦:普京,米莱,特朗普,打破一个旧世界?|2024-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