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清风谈国际:三大金融板块博弈---军事冲突爆发的动因|2024-03-01

  布林肯餐桌论这样说:在国际体系中,如果你不坐在餐桌旁,就会出现在菜单上。在如此重大场合(G20外长会)公然说出这种话,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侧面也验证笔者强调的“拐点”论,如果不是美国霸权遇到空前危机,布林肯也不会说出这种话,这说明美国局势发展到饥不择食了,明码恫吓的对象是世界主要国家,因为G20国家都是地区代表,有头有脸的国家,如果能吓唬住这些国家,其余170余国自然不在话下。

      另外也说明美国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就是布林肯强调的“餐桌论”,是美霸权的家法帮规,而且西方的老祖宗特别是央撒集团老祖宗恰恰是这样执行的,造成几百年来西方几个大国是刀俎,其它国家是鱼肉而已。

      由于全球金融资本化遇到阻力,欧美资本垄断地位受到挑战,金融全球化后西方霸权体系面临崩溃危险,因此现在大国战争爆发的概率已经非常大了,美西的餐桌论只是表面,核心是美西为了永远占据餐桌。

       从历史角度看,第一代战争称为资源战争或者是殖民地争夺战争,餐桌上的鱼肉是非洲亚洲南美洲国家,第二代战争是产业战争,争夺的事市场,餐桌旁边的的仍然是西方,餐桌上的仍然是亚非拉国家作为鱼肉,现在即将爆发的肯定是金融资本战争了,西方国家仍然要占据餐桌,仍然是刀俎,其余150余国家当然是鱼肉了。

      昨天文章中笔者评论欧洲国家老领导人一窝蜂的跑到乌克兰的目的仍然是这个,只不过是欧洲金融资本的“自救”,因为犹太资本控制的美国早已经拿起屠刀对准了欧洲,有点像19世纪末期的英国。

      无论是从经济规模还是金融资本总量,抑或是产业链,特别是军事能力方面看,世界分为三大板块,第一板块是北美,居中者是美帝,第二大板块是欧洲,主导者是法德俄甚至傀儡者欧盟,第三大板块是亚洲,中国居中。从三大板块看,目前亚洲虽然是最弱势但又是最难对付的板块,主要是中国与美西传统的国家体制不同,金融管控三大板块中,北美的美国是全球力量,而欧洲则主要是欧洲、地中海、西北非洲,是地区力量,亚洲则是东北亚、东盟以及刚刚开始崛起的三哥,这三大板块相互作用相互制约,其中美国有能力控制的大概在70%左右,剩余的30%主要是中国与俄罗斯板块,而恰恰是这30%又决定美国金融资本全球霸权的走向,因此在当前情况下,欧洲发生战争、亚洲地缘冲突加剧也就顺理成章了—,犹太资本控制下的美国已经成为金融怪物,金融病毒的制造者,其破坏性极有可能以战争形式分出胜负。

      正因为如此,作为后来者的我国目前才非常谨慎,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决策是非常慎重的。

       欧洲板块中的欧洲资本在美国打击下仍然想负隅顽抗,欲采取扩大战争策略把美国拉下水,特别是在乌克兰战争中,欧洲比美国更怕乌克兰突然溃败。

      乌克兰拉夫迪夫卡溃败后欧洲坐不住了,斯洛伐克总理声称准备派出军事力量进入乌克兰,马克龙说北约准备介入,虽然被其它欧洲国家否认,但这恰恰说明了问题所在:作为欧洲独立性最强的国家,法国不甘心坐以待毙,乌克兰战争让欧洲资本板块受到重创,而美国收获巨大。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中获得胜利,俄罗斯力量对西部威慑加大,则在美俄两大力量夹击下,欧洲随时会四分五裂。

     目前德国因为美国驻军,像日倭一样被牢牢控制,特别是冷战结束后,因此欧洲能替整个欧洲说话的也就是法国了,从马克龙表态可以看出这点。

       俄罗斯逮捕三个制造化学武器恐怖活动的乌克兰间谍,并把目标指向美国,同时警告在基辅美国军人驻入,这是在拿下拉夫迪夫卡后俄罗斯想巩固战果,对美国发出新的谈判沟通信号,以俄罗斯脾性,吃到嘴里的肉是不可能吐出来的,意味着俄罗斯的条件升级了

       最关键的是俄罗斯得到东北亚方面的助力—朝鲜武器源源不断的进入俄罗斯—在欧美军事制造业也空心化的情况下,如果朝鲜的军事产能被激活,而且在某大国支持下俄罗斯能持续的与欧美对峙,则某大国的平衡战略效率就能发挥到最大,这是美西无法接受的,美西坐不住了。

      台毒在金门厦门海域制造了伤亡事件,菲驴在南海又开始加码就说明了问题。

       中国作为东方、亚太板块的中坚,是犹太、央撒金融资本最难撬动的板块,特别是在欧美板块没有余粮情况下,想利用金融手段与地缘战争空手套白狼。

      美西啃不动中国在于中国实行的外汇管制与境内资本不可自由兑换,同时国家安全部门进入金融部门,对恶意做空进行监控与严厉打击。

        中国在与美国博弈过程中采取了三个手段:第一是资本管控下的降息与汇率降低增加热钱流出成本,第二是安全部门进入金融资本保护实体经济,第三是压住房地产,所以美国收割中国计划到现在还没有成功。

      我们必须看到中国能抵御住美国攻击的支撑力是全产业链与工业制造能力,即实体经济保驾护航。美国对策是对中国进行慢慢脱钩与软性攻击,利用内部力量慢慢侵蚀。

      而美国则处于加息与债务升高、美元指数上升于股市暴涨的矛盾中,按当前局势,美国不可能在中国经济发生重度困难前解决自身危机,因此美国军事冲动开始加速。

       所以对美国精心策划的台毒海警冲撞我渔船导致渔民伤亡事件我国在第一时间内展开反击。

        从欧洲方向说,马克龙不可能让美国在欧洲退却,像当年利比亚战争,法国逼迫美国参与打击卡大佐一样,所以马克龙提出了北约参与乌克兰战争的可能性,就是明确给美国发出信号。

      从这个角度看,王外长不参加G20外长会议而在欧洲参与外交活动就可以理解了。

       我相信我们的能力与手段,也相信战略定力面临的现实问题会逐步解决,利用俄罗斯拿下拉夫迪夫卡后欧洲的恐惧心态做好中国工作一定能取得进展,因为欧洲嘴硬的背后恰恰是说明没有筹码了

赞(1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清风谈国际:三大金融板块博弈---军事冲突爆发的动因|2024-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