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当今世界,能自己击败自己的只有两个国家|2019-07-11

2019年7月11日07:55:33 发表评论

著名国际问题专家金灿荣教授在《青年网络公开课》的演讲中,从他的角度分析了大国博弈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可以这么说,从2016年到现在,国际格局变得非常的不确定。

因为2016年本身就发生了两件想不到的事,一个就是6月23号英国人脱欧,因为从我们常识上讲,英国脱欧对欧盟对英国不太好的,但是它就脱了。再就是美国的特朗普现象,其实是想不到的,就是个意外。媒体把它叫“黑天鹅”,就是出了意外。

以下是正文:

01
国际形势的重要特点是不确定

过去两年,欧美很多学者老在重复一句话:当今世界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

这是相对而言的,比如“冷战”的时候,有两个超级大国,有两个集团,大家只能选边站,或者搞不结盟运动。

“冷战”以后有20年,美国如日中天,那个时候大多数都是跟着美国跑,少数是被边缘化的,也就是这两个位置。

今天的情况复杂,美国本身的地位变得很不确定,所以大家选边站就变得不好选了。

所以相对而言,比起“冷战”时候,比“冷战”结束以后的头20年,都更不确定,这是最大的特点。

1、与美国有关的保护主义兴起和“逆全球化”

现在,由于美国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导致世界出现了逆向全球化。

过去30年,全球化的推手主要是美国,但是随着美国到处打贸易战,美国从全球化的推手,变成了全球化的阻碍,肆意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将会使全球化转而走向另一个反面——逆全球化。

全球化带来确定性,逆全球化则带来不确定!

2、贫富分化引民众不满,导致“民粹主义”和“强人政治”

过去30年全球化,确实带来了经济的繁荣、贸易的增长,人类财富的增加。但财富的分配是不平均的,每一个国家都不平均,包括美国。

所以美国就出现一个情况——愤怒的中产阶级。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作为罪魁祸首的华尔街不仅没有得到惩罚,还得到了美国政府的大量补助、救助,而付出代价的则是中产阶级。

“愤怒的中产阶级”在2010年、2011年发起了占领华尔街运动。虽然该运动被美国政府用警察力量镇压,但是社会的情绪还在,导致现在美国社会出现一个政治取向——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对精英层所说的所有理论、政策,都不相信。在这个情况之下,有一些煽动力很强的人就会出现。

他迎合民意,然后通过批评建制派,批评现有的精英层,就能获得民众的支持,这种人就是强人。

美国是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国家,贫富分化比较厉害,出现了民粹主义、强人政治。但是这个现象不限于美国,其它国家也存在这种情况。

强人不太尊重现有的规则,就带来了不确定。民粹主义是种会变化的不满情绪,也带来了不确定。

3、世界进入“后真相时代”带来不确定

最后不确定的表现 ,是跟网络有关的碎片化。碎片化包括利益的碎片化和思想的碎片化,英文叫fragmentation。

网络带来了信息沟通的便利,可以发展出很多新经济形态。但是网络是有缺点的,网络让所有的网民可以在一个虚拟信息构成的世界里去专门寻找自己喜欢的东西,很容易让人上瘾。

社会是复杂的,因此信息也就是复杂的。要理解真实的社会,应该接受各种信息,喜欢的接受,不喜欢的也接受,这样才能够完整地了解世界。

但是一旦你有能力排除你不喜欢的信息,只接受自己喜欢的信息,这就是个过自我欺骗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洗脑的过程。

最后,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是自己选择的世界。于是,整个世界就进入了一个后真相的时代、无真相的时代。当世界进入到连真相都没有共识的时候,这个世界,是很不确定的。

02
不确定世界里中国的位置在哪里?

中国是当今不确定世界中一个比较确定的力量。而且,这个确定是往上走的确定。

1、有确定的政治制度

中国现在已经有了一个经过实践证明有效的政治管理体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和政治道路,它在中国的实践是成功的,我们坚持走下去就好。

2、经济正经历转型期

中国经济处在转型过程中,这只是一个短期现象,中国转型是有希望成功的,所以我们会回到比较快速的增长轨道。

我认为中国再享受十来年的中高速增长,还是非常有可能的。基本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中国人口红利还将持续十年另外还有一个红利就是工程师红利。

中国培养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工程师,中国有一帮孩子,能够认真的学数理化,而且中国人有点数学天赋的,学的还不错。所以我们每年还会产生出大量的工程师,这是中国的福利,这是中国的福气。

在人口红利之余,还有一段时间工程师福利,所以中国经济,中长期看还是看好的。

3、科技和军事是国家力量的关键要素

我国的科技和军事,未来十年应该是在一个比较快速增长的轨道上。

首先是科技,科技研发投入在2015年超过欧盟,位列世界第二,虽然目前总投入是美国的一半,但是增长率很快,我们每年增长都是十一、十二,从科技投入角度上讲,大概五年赶上美国,十年产出超过美国,我们会成为一个科技强国。

歼-20和万吨大驱的出现意义非凡。某种意义上讲,这两款武器都有历史意义。

随着055下水,歼-20服役,中国在五百年内第一次出现非西方国家的主战装备,这些装备跟西方主要国家的一样,这很了不起!

相信未来十年,我们的军事投入随着中国的经济保持一个良性的增长,中国的军力肯定会上一个台阶。

4、外交总体形势可控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交始终是由四个部分组成的:大国外交、周边外交、发展中国家外交和多边国际组织外交。

中国大国外交,有三对关系:中美、中欧、中俄。

我们同周边关系、发展中国家的关系都很好。在大国里面,像中国这么重视发展中国家的,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在发展中国家当中的影响力是比较大的。

在国际组织当中,我们现在的影响力是持续上升的,随着中国GDP上升,对各个国际组织的财政贡献都是上升的。

此外,美国频频退出国际组织,放弃了它自身的一些影响力。随着美国放弃影响力,而我们的贡献在增加,所以我们在国际组织当中的影响力也是上升的。

中国现在有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经济中长期看好,科技和军事这两个国家的关键力量要素也是往上走的,同时国际影响力扩大,所以可以下个结论:中国在不确定的世界当中,是相当确定的,而且是往上走的。

03
中国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发力

中国除了力量确定往上走,也开始敢用力量了。

在过去接近六年的时间里面,我们的外交有很大变化,变得非常的积极进取。

第一个变化是指导思想从韬光养晦变成奋发有为,第二个变化是我们的定位变成了世界性大国,第三个变化是外交风格从反应式外交,变成了积极进取的外交,第四个变化是新理念很多。

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开放型的世界经济,全球伙伴网络。

这四个概念是第一层次。第二层次要跟具体问题挂钩,比如针对中美两国关系,就要共建新型大国关系。

04
全球治理 中美理念完全不同

全球治理中国有自己的哲学,虽然进去很晚,但是我们有自己的主见。

1、中国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

国家可以大小不同、利益不同、责任不同,但是身份相同,那就是伙伴。

我们要构建全球伙伴网络,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每一个成员的身份是伙伴,有全球伙伴网络,有人类命运共同体。

2、美国将世界分成三六九等 区别对待

美国不承认平等伙伴关系,美国认为当今世界是等级式的,美国最高。

美国是第一层级;

第二层级是美国它们家的亲戚,全是讲英语的国家。

第三层级是美国的盟友。

第四等级就是一般国家,美国不需要它们,也不受它们威胁,这种国家最多,有一百多个。

第五个等级就是中国,战略竞争者。

第六个等级是俄罗斯,战略对手。

第七个等级是敌人。

第八个等级是美国公开叫垃圾国家。

中国在不确定的世界当中很确定,而且这个确定是往上走的确定。中国外交有很多变化,变化很积极,中国在战略上变得敢用力量了。

一个国家崛起在战略上必须有三部曲:第一得有力量,第二要敢用力量,第三要善用力量。

05
中国实现工业化是我们信心的源泉

当今世界,最重要最伟大的一个事实在中国发生了,那就是中国实现了伟大的工业革命。

工业化是决定工业时代国家的命运基础,工业文明时代的核心就是工业力量,工业力量的关键是大机器生产,也叫现代制造业。谁能够掌握现代制造业,谁就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1、工业化是一个国家崛起的关键

西方崛起的关键靠工业化,在经济效率和军事效率上,凌驾于东方之上,凌驾于非西方之上,然后横霸天下五百年。

日本为什么在近代崛起?因为日本是所有非西方国家中,第一个掌握了现代工业的国家。

今天中国为什么能崛起?是因为新中国也实现了工业化,我们也掌握了工业能力。

在工业文明时代,也就是近代,决定国家力量的基础,就是你的工业能力,工业能力的核心就是能不能掌握现代制造业。

2、伟大的中国革命与中国的现代化

能掌握工业能力的国家是很少的,不是每个国家都可以掌握。

人类现代制造业,也就是大机器生产的现代工业,百分之八十五到九十,集中在北温带的三个地区,东亚、西欧和北美,三个地区国家也就20个左右,大概是全世界国家数的十分之一。

其实后面的文明就两个,东亚后面的文明是儒家文明,西欧和北美两个工业地带,后面的文明是新教,也叫基督教,而不是天主教地区。

从它们最新的现代化表现,特别是现代制造业的表现来讲,欧洲真正适合现代制造业是以德国和英国为代表的新教地区。

新中国让我们掌握了工业能力,证明儒家地区,也能够工业化。

1949年以前,就现代制造业而言,如果西方是大学毕业,我们是文盲,跟它有质的区别,而今天不一样,今天我们跟西方的差别,是量的差别,我们是大学本科毕业,它们是博士毕业。

3、中国工业化规模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

 中国拥有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现代制造业。我们制造业的总产值在2010年超过美国,到了2017年,我们制造业的总产值,是美国的百分之一百六十,超过美国和日本的总和。

中国的总发电量是美国的一倍半,工业发电量是美国的三倍半。中国能够实现这么大规模的工业化的前提是社会结构现代化。

中国社会结构现代化是伟大的中国革命带来的。中国的革命解放了妇女,消除了社会的等级制度,创造了一个适合现代化、适合大规模工业化的社会结构。中国伟大的改革让中国工业化积攒的力量更有效率的发挥。

中国是非常幸运的国家,是极少数非西方国家当中,通过自己革命和改革,解放生产力,实现工业化,掌握现代工业能力的国家。

今天中国的工业化规模,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而且体系极其完整的。联合国贸发会议在1984年,把人类的工业分成91个大类,151个中类和531个小类,中国是唯一所有门类齐全、唯一产业机构极其完整的国家。这就是当年的中国,就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事实——中国工业化成就非凡。

有了这个判断,我们就要有自信,未来世界的格局走向不管美国怎么折腾,中国崛起它挡不住的。

我相信最后美国会接受中国崛起,因为它不得不接受,只要中国人自己不犯错,崛起只是时间问题、早晚问题。

06
二十一世纪国际关系的基调是什么?

未来世界的格局,是两超多强的格局,两超就是中国、美国。中美关系的性质,将决定人类未来国际关系的基本进程。

我们俩对抗,它就对抗,我们俩合作,它就合作。21世纪国际关系的性质是我们决定的。

从20世纪中美关系史中得出一个结论——合则两立。

中美一合,把日本军国主义干掉,中美一合,把红色帝国苏联给拖垮,中美一合,迫使苏联退出阿富汗,迫使越南东南亚小霸权主义退出了柬埔寨,这是合的结果。

中美打呢,两败俱伤。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我们伤得很重,美国伤得也很重。美国自建国到现在,打了260多场战争,大部分都是赢的,结果这两仗它打不赢,这是20世纪基本的历史经验,中美合则两立,分则两伤。

07
中美关系发生结构性变化

1、内部分裂的美国已进入“更年期”

美国现在内部很分裂,左右两派很分裂,很焦虑,说直白一点就是美国进入更年期了,脾气变得不好了。原先是脾气挺好、挺幽默、挺自信的一个人,现在变得特别敏感、小气。

以前美国给我们的定位是一个不太令人满意的合作伙伴,它对我们是不满的,它觉得七不满八不满,天天骂我们,但是最后还是跟我们合作,而现在美国给我们定了一个新的位置,叫战略对手。

2、美国在多个领域制造摩擦

目前的焦点就是贸易摩擦,还有很多问题未来会逐渐的显现。

两岸问题,会重新回到中美关系当中;

南海,朝核问题,虽然现在情况不错,但我认为解决不了,到一定时候又会爆发出来。

“中国威胁论”,开始到处宣扬。

舆论战、东海问题美国迟早也会干预。

美国提出印太战略取代原来的亚太战略,目的是联印制华;

联俄制华虽然现在做不到,但想法一直有。

美国最近推新一个WTO2.0,还把中国排除在外。

3、美国不愿接受中国崛起是问题的关键

截止今天,美国的根本问题是不愿意接受中国崛起。

中国崛起是努力的结果,但是美国难受,不能接受,这是问题的焦点。

4、对于美方的全面施压 中国该如何应对

对中国来讲,应对之道还是做好自己的事。

中国是个超大型国家,又实现了完整的工业化,只要自己不出事,谁也打不败我们,要有这个自信。

所以我们的关键问题是把国内的事做好。未来在经济上,要提升发展的质量,改革的收益要惠及大众,要让一般大众能够感受到。

在外部稳定地推进布局,该做什么做什么,不要听到美国的抱怨,就不做了,我们要有定力,要有自信。

5、竞争多于合作是未来中美关系的基本走势

中美关系的未来既竞争又合作,但竞争面,未来十年肯定是占上风的,吵架比以前要多很多。

那会不会出现全面“新冷战”呢?我认为我们仍然有可能避免“新冷战”。

美国的民众还没有准备好跟我们打“新冷战”,美国的盟友不愿意,我们也不愿意。

所以“新冷战”,我觉得还是可以避免。

以后的关系是竞争面比较多,吵架面很多,全面“新冷战”可以避免。

6、中国不会被外部势力所击败

从中长期讲,中美真正的竞争就两个,一个是谁能够把国内改革搞好,谁就立于不败之地。

当今世界,有200个左右的国家,但能够真正做到自己击败自己,不被任何外国击败的,只有两个国家,一个中国,一个美国。

俄罗斯在军事上没人可以击败它,因为它有核武器,但是俄罗斯经济是很脆弱的,它掉进了资源陷阱,如果外部的列强集体在经济上整它,是可以把它整趴下的。

连俄国都没有这个把握说没有外国可以击败我,只能自己击败自己,其他国家就更不行了。但能说这个话的有两个国家,一个中国,一个美国。

所以对于这两个国家来讲第一竞争就是把国内的事搞好。

第二就是抓工业革命,谁能够把第四次工业革命抓到手,谁就领导未来的世界。

两国关系在我看来偏乐观,我认为通过我们的努力把家里的事搞好,在国际上稳步地推进我们的布局,十年以后,美国会接受中国崛起。

这样的话,我们还是可以回到某种比较正常的国家间关系,最后形成某种有限伙伴,这个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