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上老平:气焰嚣张的港毒:我们还要忍多久?|2019-07-27

2019年7月27日21:09:12
评论

从围堵警察总部,到紫荆广场升黑旗、打砸立法会,到群殴警察袭警,再到冲击中联办、打砸议员办公室,港毒已经越来越嚣张,越来越无法无天!他们企图瘫痪香港管治,破坏香港法治秩序,对香港社会构成了巨大伤害!

7月21日,这帮香港废青,打着和平游行的旗号;结束后没有散去,而是突然聚集于中联办门前,用鸡蛋、墨水攻击!

当我们看到,中联办铭牌被涂鸦上辱华字眼,看到中联办大楼上的国徽被污,无数人一定极为愤怒!大家对香港特区政府,对香港沉默的大多数,对香港警察,更对那些行凶的香港废青,充满了失望!

这就是所谓的皿煮,这就是所谓的滋油吗?这分明就是皿煮、滋油旗号下的公开暴力!

不得不承认,港警的克制和香港沉默大多数的善意,已经被视为软弱,客观上已经纵容了港毒分子,导致事件不断升级!

试问,港毒分子已经张狂到无法无天了!香港的社会秩序需要恢复,我们还要等多久?我们还要忍多久?

【1】被扭曲的是非

我们知道,香港人最为自豪的社会价值观,就是法治精神,貌似一切有法可依,依法治理,就可太平盛世。

可是,就如老平此前在《独特视角:英国人在香港埋了多少雷?》一文中所说,这个曾经的日不落帝国现在衰落了,基本失去了所有的海外殖民地(唯一保留的是地中海与大西洋之间的直布罗陀岛),却在离开前都埋下了地雷,为后来爆雷埋下了伏笔!

所以,尽管22年过去了,英国人并没有完全离开香港,英国势力还存在于香港!尤其现在,又有美国CIA和各种NGO的活动,更加给香港的局势增添了复杂性。

关于此部分内容,请延伸阅读《深挖美国NGO:港毒港闹背后的美帝势力》,了解美国实力在香港鼓捣颜色革命的内幕。

当然,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无论外部势力多么猖獗,如何处心积虑,必然是咱们篱笆没扎好,给了别人可乘之机!

 

在老平看来,就如《深度透析香港:东方之珠的兴衰与荣辱》一文中所说,在香港回归的谈判过程中,缺乏国际经验的我们,在谈判细节问题上出现了大疏漏,导致司法权至今旁落!

 

要知道,法律是冷酷无情的,是整个社会是非的标尺,司法起着关键性的导向作用。但是,香港的司法体系让人看不懂!

 

2014年的非法占领中环,给社会秩序造成了极大的危害;但对“占中三丑”(实为九丑)直到今年春天才被判有罪!他们培育的黄之锋等领头的不法分子“新三丑”,此前也只判了几个月监禁。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2016年春节期间的“旺角暴乱”中,维持秩序(甚至属于自卫)的在场警察,竟然被判入狱两年,时间上远大于占中分子,太让人寒心了

这完全让人无所适从!这是颠倒黑白,会造成了整个香港价值观混乱!将心比心想一想,还有哪个警察会为了维护法制,积极采用武力,将扰乱社会秩序的暴乱分子绳之以法?!

 

很简单,正是他们极力维护尊严的法律,打击了他们的正义之心,助长了暴力分子的嚣张气焰!大家当然都消极对待!

 

 

为什么会这样?

老平此前说过,问题在所谓的三权分立中的司法权,回归不完整!

据了解,香港高等法院和香港终审法院的大法官们,多数拥有西方国籍(部分为双重国籍),说是为了保持香港的国际化大都市地位!太匪夷所思了!

比如在2016年,香港政府任命17人为2016年新一届香港终审法院的常任和非常任大法官,但仅有两位为中国香港籍,其余均为外国籍或双重国籍。

这不奇怪。因为《基本法》第九十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和高等法院的首席法官,应由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

但第九十二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应根据其本人的司法和专业才能选用,并可从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注:英、澳、新等国)聘用。

正是这种情况,导致占中分子被轻判,执法的警察被重罚,出现让人看不懂的是非颠倒!

下图为香港大法官们的合影,看见那些装束,就让人觉得恶心!

这不,7月14日晚22时左右被拘捕的港毒分子、“香港众志”“常务委员”廖伟濂、朱恩浩,目前已被保释!咬断港警手指的杜启华,也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法庭。

对,你没有听错,港毒组织“香港众志”的重要成员,以及残忍咬断警察手指的恶人,已经被香港法官【练锦鸿】判定获准保释了!

著名的史书《左传·成公四年》里,有这样一句话——

史佚之《志》有之,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楚虽大,非吾族也,其肯字我乎?

 

或许,这就是最本质的原因。下图为被保释的杜启华!

知道吗,尽管后来有些“占中”分子被判有罪;但因“占中”被拘捕的1000多人,最后仅有200余被判缓刑或社会服务!

而且,当年审批“占中”案的外籍法官,对“占中”分子轻判的理由是,他们犯罪是出于良好的动机,即真心因自己政治理念或对社会现状的关心而“表达自己诉求”!这套说辞,跟英美政府对“占中”的立场和表态,完全一致!

各位,不要愤怒了,我们必须起而拯之!我们距离修改《基本法》相关细节,改变这一严峻局面,还有多远?

因为不做这一步,是非标尺掌握在外国人手里,别人就可以肆无忌惮地颠倒黑白!这样,特区政府计划的任何有利于香港繁荣稳定的良政,只要他们不点头,那些港毒分子就可以不停胡闹,政策就无法实施!

就是说,关于各方都在讨论的去殖民化教育问题,关于融入粤港澳大湾区、与内地兄弟身份协同发展的任何举措,都将无法真正推行!

尼玛,这帮外国人,竟然成了主宰香港前途和命运的太上皇了!我呸!

外籍法官制度,实际上已成一大公害!甚至可以毫不讳言的说,他们暗地里为暴徒提供庇护伞,已经成为港毒分子嚣张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的香港不能任由他们肆意妄为!改,必须得改变,有必要给香港做一次大手术!

【2】可耻的双标

我们知道,香港人除了标榜他们正在自己践踏的法治精神,其次就是喜欢高喊言论自由,无视媒体已经被西方和财阀掌控,他们被愚弄、洗脑和操弄的事实。

7月21日,说好的和平游行,表达诉求。结果到了晚上大约7点,游行队伍不愿意按照之前申请的线路散去,而是忽然聚集在中联办大楼前!

然后,有暴徒开始涂黑大楼外的监控摄像头,有人向大楼外墙扔鸡蛋和墨水,悬挂在大楼外的国徽被黑漆涂污,更有人在门边的铭牌上涂鸦辱华字眼,公然挑衅中央政府的权威!

已经被多次针对,一周前被群殴袭击的香港警察,直到约晚上八点才开始清场,大批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向前推进!

但是,犯下滔天罪行的暴徒们仍然不愿散去,一边后退,一边与警察对峙!期间,有暴徒向警察扔地砖,警察被迫释放催泪瓦斯!暴徒们显然有备而来,戴上了防毒面具,继续与警察对峙!

这种状况持续了两小时,一直到晚上11点左右,无奈的警察不得不多次使用橡胶子弹,才逐渐将暴徒分子击退!

各位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事实上,一直到凌晨一点,还有顽抗的暴徒在与警方对峙!

暴徒的行为,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愤慨!除了港澳办、中联办等机构,国内媒体也纷纷发声,严厉谴责暴徒的违法行径违背了《基本法》,严重挑战了一国两制底线和中央政府的权威!

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当天晚上就发声,谴责示威者(暴徒)涂污中联办国徽,指“这些败类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历史的唾弃”!

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7月22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激进示威者围堵及冲击中央驻港机构、涂污国徽的行为。

董建华在采访中表示,激进示威者的行径令人感到非常痛心和愤怒,公然挑战国家主权和中央的权威,严重伤害全国人民的感情,必须依法追究到底。

底。

奇怪的是,冲击中联办、涂污国徽这样的大事件,竟然没有成为香港的主

奇怪的是,冲击中联办、涂污国徽这样的大事件,竟然没有成为香港的主要新闻,而是被另一则以暴制暴的治安新闻掩盖了!

就在7月21日游行的当天,素有爱国传统的元朗(具体细节专门拟文详述),也发生了恶性治安事件。

 

此前,不断有零星的港毒黑衣人进村骚扰,每次都被村民义愤填膺驱逐;但在那天,港毒分子势头比较猛:由民主派议员林卓廷带领,大批黑衣人集结于元朗,准备进村滋事。

 

由于之前大肆宣传,元朗人知道情况紧急。为保卫家园,他们持特区区旗,着白衣服,聚集于家门口,严阵以待。

 

最初,元朗人都还讲道理,但遭黑衣人指骂侮辱(与大街上的情况完全一样)!拉扯中,一位元朗长者被气得心脏病发倒地,然后双方打成一团!

 

虽然手持藤条的元朗人在武器上处于劣势,比不过手持铁头长雨伞、戴头盔口罩的黑衣人;但为了保卫家园而敢于拼命的元朗人,绝非这群喊“革命”口号都要吹冷气的港毒分子所能匹敌!

 

很快,黑衣人被打得落荒而逃,从村口抱头鼠窜,逃到元朗地铁站。元朗人追至地铁站,其实已经停下脚步,双方隔着地铁铁闸对骂。

 

这时,林卓廷带领黑衣人重新聚集,拆开地铁站消防水枪,用高压水枪攻击村民。元朗人气愤难当,当场就扒开地铁闸门冲进地铁站,继续追打黑衣人(BBC的视频,故意遗漏了此部分,遭无数网友吐槽)。

 

最后,部分港毒分子被打得跪地求饶,边报警边猖狂逃窜,然后咒骂警察出警太慢。

只是他们忘记了,警察正被他们同伙堵在中联办附近打骂,根本无力过来保护!而且,鉴于一周前的咬手指事件,警察数量不够时,谁敢及时出警?

 

匪夷所思的是,打不过守卫者的港毒分子,立即转变方法:一方面动用控制的媒体力量,大肆渲染元朗黑社会打人;一方面对从抽调人手过来保护他们的警察进行围攻,发泄愤恨。

 

这就是典型的恶人先告状!——反制他们控制着媒体和舆论,他们做什么都是对的!

 

就这样,一起治安事件,被港毒媒体编织成了黑社会打市民,被塑造成了警黑勾结,并迅速传播到了全球。甚至连特区政府资助的香港电台,也成了港毒势力的传声筒!

 

尼玛,暴徒冲击中联办,涂污国徽,与防暴警察正面冲突,他们不提;港毒黑衣人在元朗与白衣人发生冲突,却大呼小叫(无非就是打输了),这是怎样一个香港舆论!

 

特区政府不得不连夜召开记者会,在港毒记者的“质问”表演面前,极为难堪,场面非常被动!

 

香港保安局和警务处,均对两期暴力事件进行了谴责;但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出警元朗,以非法集会的名义,先后逮捕了12名白衣人!

无数香港民众愤怒了!最近的一个多月,港毒搞了那么多事,犯下的滔天罪行兴竹难书,请问香港警方拘捕了多少人?守卫乡土自卫的元朗人,以暴制暴被逮捕,为何没有一视同仁?

这样厚此薄彼,不是助纣为虐吗?天理何在?

最可耻的是,港英时期的末代总督、在香港埋下了太多地雷的彭定康,竟然将发生在元朗的事件,形容成“香港回归22年来最严重的暴力事件之一”,完全就是罔顾事实,睁着眼睛说瞎话!

难怪华姐姐义正言辞地说:“彭定康先生选择性失明,选择性发声,避而不谈冲击香港法治根基的冲击立法会事件和冲击中联办大楼的事件,我想他的真实意图是昭然若揭的,大家都看得非常的清楚。”

7月27日下午四点,就在本文即将完稿之际,港毒黑衣人不顾警方反对游行的公告,正在向元朗非法集结,黑压压一大片,号称要“围攻元朗”,以报复此前被痛击。

今天注定会不太平,黑云压寨的元朗,该如何应对?早已部署的数千港警,早已严阵以待,能应付黑衣人丧尽天良的进攻吗?这让无数人揪心、不安!

【3】沦落的舆论权

 

各位,如果认为此次发生在香港的事,纯粹是英美等境外势力作恶,那就误判了形势,低估了事态的严峻性!

为什么7月21日,出现了如此双重标准的舆论大势?这说明,香港的舆论阵地已经被人占领了!

我们知道,港毒分子的重要头目之一,就是黎智英。

长期以来,黎智英旗下的《苹果日报》,虽然品味极低,却早已是市井香港人生活的一部分,可以说主导着香港舆论!

谁能想到,元朗事件后,就在大陆网友觉得大快人心的时候,一直以言论自由自我标榜的香港媒体界,除了黎智英旗下的媒体,几乎不分左中右,一边倒地全部批评指责元朗人,太奇怪了!

最诡异的是,香港总商会理事会7月22日发布声明,竟然只谴责元朗的暴力事件,称“令香港市民深表震惊和深恶痛绝”,根本不提港毒分子冲击中联办的事。

是,依法治国,香港人讲究法治精神,这没错,就像香港警务处处长说的那样,任何暴力行为都应该被谴责!

可是,此前你们讨伐港毒分子的暴行了吗,为什么此时要站出来异口同声讨伐元朗人?为什么你们只谴责元朗人,而只字不提冲击中联办的港毒分子?!这是多么无耻的“双重标准”!

尼玛,彭定康胡说八道我们不在乎,就当是狗叫了几声!可是香港媒体界,还有财阀大佬云集的香港总商会,在港毒分子两个月来包围警察总部、紫荆广场升黑旗、打砸立法会、群殴香港警察、冲击中联办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异口同声过,此时此刻却跳出来了,这是为什么?!

各位,这就是那个让人看不懂的香港!

怎么会这样?很简单,人家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操纵了媒体和舆论,我们除了司法权,媒体也旁落于人!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一个国家主要有四个部分: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外加一个所谓的“媒体监督”的“第四权”,报道事实的新闻记者,有着“无冕之王”的美誉,可见媒体的重要性。

可悲的是,香港媒体根本就不在咱们手中,也就意味着舆论阵地沦陷!

目前,香港媒体中具有中方背景的主要有两个:《大公报》和《文汇报》,其它媒体没有明显的倾向;但两个媒体,在香港17个主要媒体中,影响力并不高。

据了解,2006年的香港传媒公信力评估中,《大公报》在17份报章中的排名是第14名,《文汇报》则是第11名。咱们太势单力薄了,羊群效应之下,特区政府资助的香港电台,一不小心跟着别人跑了,太正常了!

且不说特区政府代表的行政权和立法会代表的立法权之中,藏有大量港毒分子病毒;司法权与舆论权的旁落,则是香港最大的乱源,是港毒港闹背后最大的依靠!

我们常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除了境外势力,香港社会内部也肯定有问题!没有内部的配合,怎能做到媒体异口同声?!

想想,为什么特区政府早就搁置了修订逃犯条例,他们的闹剧还在持续?这说明他们的最终目标,根本不是反对修订条例,而是另有所指:特首林郑月娥。

此前,老平在《彻骨:为什么香港地位难保?》一文中,深刻揭示香港是垄断资本主义的巅峰阶段,财富集中度冠绝全球,控制着香港经济命脉的财阀们。

资本控制媒体,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基本是常识!掌控着香港媒体的财阀们,无疑是勾结境外势力的祸首之一!

各位,如果好好回顾回归22年来,港毒港闹们的蹦跶,大致就能明白:

此前,特区政府任何强调一国的政策举措,比如国民教育,都会引来港闹们的夸张表演!这无非是某些人,企图通过强调一国两制中的两制,保留他们的独立王国!

此次,只不过是他们图谋保留其独立王国的又一次反扑!——此时,再想想李嘉诚卖掉在内地和香港的大多数资产,就能明白他为何被无数人认定为“精明”。

至于财阀们此次勾结境外势力,企图逼迫计划再推国民教育的林郑特首辞职,其中的因果逻辑,《平观世界》将另外拟文专述。

总之,我们不能只强调境外英美势力的背后支持,咱们内部的问题,也必须足够重视,对他们的图谋和动机了然于胸,这样才能有备无患!

【4】还要忍多久?

通过这一个多月的观察,老平感到,事情已经变味了,已经到了令人忍无可忍的地步!

尤其最近,香港警察搜查到港毒分子持有ISIS常用的烈性炸药,已有泛民阵营认领!这严重危及香港的安全,对香港的稳定与繁荣,构成了巨大威胁,所有人必须高度重视!

目前,解放军已经开始在湛江进行反恐、防恐演习,显然是有所指!尤其国防部发言人关于驻港部队是否会介入香港乱局的表态,意味深长!

发言人说,按照《驻军法》第3章第14条进行处理,即有必要时,香港政府可请求中央驻港部队协助维持社会治安。

这是一个信号,更是一个警告!

提及香港问题,论及一国两制,大家基本马上都会想起邓小平,想起他的那句“马照跑、舞照跳”,还有那句“五十年不变”。

现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之下的香港,回归22年了,总是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基本就没安宁过。

我们看到,进入7月的香港社会,依然深陷暴力漩涡。每个周末“例常化”的“和平游行+暴力冲击”的模式,已经基本定型,标志着规模的扩大化及危害的深刻化。

我们该怎么办?

各位别急,邓小平当年就预见过一些事,也有可操作性的建议。

“港人治港有个界限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切不要以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来管,中央一点都不管,就万事大吉了。……有些事情,比如1997年后香港有人骂中国共产党,骂中国,我们还是允许他骂;但是如果变成行动,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怎么办?那就非干预不行。”

——《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61、221页。

据法律专业人士介绍,按照《基本法》的规定,在香港特区内发生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全国人大可决定香港特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实施!

呵呵,这让我们马上想到了《反分裂国家法》,针对港毒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那悬着呢!什么时候动作,那就看形势的发展了!

 

【5】结束语

回顾完香港一个多月来发生的事,令人愤懑!情况紧急的时候,我们该干预的时候,就得干预!

各位,一国两制的前提和基础是一国,50年不变的承诺,不该成为禁锢我们的枷锁!这都是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举措,而不是目标,更何况时移世易!

对我们这个奋进的伟大民族,通过持续的改革,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怎能在香港问题上忘了与时俱进?

所以,全天下的华人,心里都噙着眼泪,都在默默注视着香港!

此前,老平总告诉读者们,记着《让子弹飞》里的情节,让愤怒在民众的心里集结,集结到了一定的时候,集体出动,活捉黄四郎!

《平观世界》的读者群里,也有多位读者,反复提到欲擒故纵、战略忍耐,讲述春秋战国时期“郑伯克段于鄢”的典故。

那么,我们还要忍多久?

最后,我们来看一个著名的画面:

2013年12月,“港独”分子招显聪,带头闯入驻港部队军营,玷污手持的PLA军旗,立即被捕

 

2014年6月,他被东区法院判刑两周;结果他十分不服,还在法院门口叫嚣“建国”,然后被香港退休警官连续猛搧大嘴巴,最后躺在地上捂脸大哭。

 

看到“港独”分子被痛打,觉得特解气,对不!

 

没错!这些“港独”骂不醒,只能“打”醒!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