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老平:深度探秘:谁主香港?一国两制2.0|2019-09-02

2019年9月2日08:54:54
评论

【郑永年:谁主香港】

一座城市发生如此频繁的社会抗议活动,在世界历史上罕见。而且抗议运动趋向于“死磕”,并出现暴力化,令人感到震惊。

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到了不可收场的地步?香港的未来在哪里?

1、根本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谁主香港?

1997年香港主权回归中国,实行“一国两制”;但治理香港的不是中国,基于“港人治港”,治权在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

中国所享有的实际主权少而又少,表现在有限的外交领域(和军事领域)。就治理而言,最具有实质性的法律体系,不在中国手中。

中国为了维持“一国两制”,把大量好处输送给香港,以期维持香港繁荣(稳定)。但经济上的好处,对香港的治理没有产生实质影响。

实质性的维护主权,如“23条”立法等,则以失败告终。

【老平注】:香港《基本法》第23条内容如下: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由于香港民众莫名其妙的反对,2003年条例草案恢复二读前,有党派宣布不支持草案,令法案无法获得足够票数,“23条”立法一直搁置至今。

必须清楚的是,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没有国家安全法的(其中港毒们极力推崇的美国,几乎全世界最严),只有香港没有,何其荒唐!

这对于以“法治”著称的香港,又何等讽刺!

 

既然不是中国在治理香港,那是特区政府在治理吗?也不是!

就权力结构来说,香港实行“三权分立”(老平注:回归前英国人一改过去港督一个人说了算,加班加点部署三权分立,埋下了暗雷)。

立法方面,通过“建制派”,特区政府只有不到一半的控制权。司法方面,特区政府完全无法着力。整个司法系统掌握在“隐居”起来的“港英当局”手中。

至于行政系统本身,也是从港英当局“整体”接收而来。

 

由于特首的产生和政党没有必然联系,在无政党支持的情况下,特首不得不依靠公务员体系,这使得行政难以中立。

一旦特首被“政治化”,公务员系统也会政治化,且有可能和特首的政治意向背道而驰。这次公务员体系就有很多人公开向特首施压!

由于没有坚实的政党支持(老平注:也就没有立法会的坚定支持),特区政府很难有所作为。

试问,这些年有通过几项有效的法律和政策?历任特首都想有所作为,但就是没有好结果。

 

既然香港不是中国治理,不是特区政府治理,那是港人在治理吗?显然也不是!

港人一直在争取他们理想中的“港人治港”,即“双普选”。但迄今并没有什么结果。

更严重的是,通过这种“自下而上”的社会运动,来争取既定目标,这个过程本身有很大问题。

一是众口难调,不能达成妥协,人们产生“一步到位”的政改幻想。还因为没有妥协,所有机会都付之东流。

二是抗议演变成暴力,成为破坏性极强的“为了抗议而抗议”,形成“你不顺我意,我也绝对不让你做事情”的心态。

 

那么,是外国势力在主宰香港吗?

香港是国际化都市,是著名的国际自由港,外国势力的存在和介入并不奇怪。

长期以来,很多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在香港都有强大的存在。需要关切的是,特区政府是否有能力遏制这些外国势力的负面影响。

就外国势力来说,这里尤其强调英国的角色。

九七回归,香港只是从英国的一个“直接殖民地”变为“间接殖民地”。因为回归后,香港什么都没变。尤其在制度上,没有任何变化来体现“港人自治”,而主权回归只是象征性的。

在香港成为“间接殖民地”后,既得利益者只坐收渔翁之利,却不用负任何责任。

“法治”是香港的制度本质,但也是维持既得利益(尤其是英国利益)最有效的工具。

全盘保留下来“法治”体系,已变成外国势力固若金汤的话语权。它既是特区政府有效的“监督者”,同时也是香港做任何改变的最有效阻力。

【老平注】:国际著名的政治学专家就是不一样啊,寥寥数百字就道出了香港问题的本质:特首权力处处受阻,施政困难!

2、新加坡的成功经验

二战后,从殖民地独立出来的国家,有完全保留原来制度的,但失败案例比比皆是(比如菲律宾)。

也有的进行“去殖民化”,结果有好有坏。简单粗暴废除所有制度遗产的,不仅影响和西方的关系,由于新制度一时难以建立,往往制约了自身发展。

对此,作为前英国殖民地,新加坡的经验最为典型。

新加坡对殖民地遗产进行了有效的去殖民化,在保留积极的遗产同时,去除其消极面。

就“法治”而言,没人会否认新加坡的“法治”。它是在殖民地遗产的基础上发展起来,但新加坡牢牢把“法治”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和香港的“法治”形成鲜明对比。(具体请延伸阅读《愤怒:香港外籍大法官,一手遮天何时休?》

香港照单全收原“法治”体系,它能有效保护原殖民者的利益,但是能增进香港本身的利益吗?能体现“港人治港”的精神吗?

下图为控制着香港的外籍法官。

3、治权不在港人手里

对香港的统治精英而言,理论上香港繁荣符合他们的利益。但因为制度设计有缺陷,这些人只追求利益,却不用承担任何政治责任。

这样,往往是“有利益一哄而上,面临问题全身而退”。

对此,大陆就算明白,但基于“一国两制”,也很难改变香港的殖民地遗产,只有港人本身有这个能力。

但现实刚好相反。一些港人不想改变。他们只强调“一国两制”中的“两制”,令特区政府夹在“一国”与“两制”中间无能为力。

另外,殖民地式的教育在回归后也没有改变,反而变本加厉。

以前香港的民主运动还有“反英”的味道,现在则转向反中。更糟糕的是,今天抗议者的主体,就是回归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

【老平注】:香港回归后的教育问题,的确是各方一直诟病的大问题!最近有网友专程买了一套香港中小学生的通识教育教材,拍了照片公布到网上,更是引发了舆论大潮。

教育的问题是不容回避的。连董建华先生都公开检讨,承认通识教育在教材和师资队伍上有重大失误,为此非常痛惜,觉得应该大变革。

香港产生今天这样的“权力真空”,并不奇怪。

特区政府不仅受制于来自内部的各种制约,更受制于外国势力通过“法治”给予的制约。这导致特区政府软弱不堪,处于实际上的“无政府状态”。

经过此次长期激烈的抗议运动,香港的诸多矛盾已经充分暴露出来,即使那些隐藏在背后的,人们对它也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但这不等于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香港问题的有效解决,仍然取决于回答“谁主香港”的问题。在不存在一个有效治理主体的情况下,香港不会出现稳定的局面,问题也不会得到解决。香港须进行“二次回归”

 

【老平的点评】:古人常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经郑永年教授这么一说,还真的觉得香港特首其实职权非常有限,处处受阻!

虽然有中央的认可,也有内地14亿人民的支持;可是在具体施政过程中,又谈何容易!老平发现,郑永年的观点中,其实隐含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设问:到底谁是特首的人?!

按照西方政治体制运行的香港,公务员(包括警察)是要求政治上中立的,那么那些特首分级任命的人,又有几个人与特首真的同心?

于是我们看到,香港的那些地产财阀,能够在过去的22年里,通过支持街头运动来频繁向特区政府施压,左右特区政府的土地供应和公物建造政策,最后绑架香港经济,支撑起香港全球第二高的房价(每平米20万+)!

也由于司法权被英国人间接控制,造成最起码的“23条”立法,还有最基本的国民教育都无法推进,造成国歌在很多体育赛事中遭嘘,造成各次街头运动中,出现“警察抓人、法官放人”的怪相!

老平注意到,这两个多月来,早有无数大陆网友失去了耐心,心理上开始怀疑甚至否认“一国两制”,觉得应该废弃,快刀斩乱麻,省事。

也有人因为前不久深圳面临的一个重大历史机遇(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认为由香港废青们闹吧,让深圳代替香港好了!

老平觉得,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有“放弃治疗”的嫌疑,非常不可取!相信任何一个中国母亲,在孩子出现叛逆时,不会置之不管,任其堕落!

更何况,香港还曾是一颗如此璀璨的东方之珠,曾在特定的历史阶段发挥过特殊的作用!我们又怎会舍得?

各位,按照中医的理论,面对病症,治标没用,得治本!我们需要做的,是找到问题的症结,对症下药,在平暴止乱之后做相应的变革,不能让某地烂下去!

再说了,无论深圳发展有多好,那也是社会主义的深圳,香港与深圳短期内根本不可能互相取代,咱们得分开来思考这两座城市。

这里,老平还是坚持此前的观点,抓问题的牛鼻子,先排除外部势力再说,不给外人留下乱港的可乘之机!

没错,既然之前的“一国两制”在实施的过程中,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我们何必要因循守旧,刻舟求剑地禁锢自己?

我们何不以变革的思维,与时俱进,索性update,从收回司法权入手,开创“一国两制”2.0新局面,让香港重焕生机。

老平强烈建议,法律可以不换,但是人必须换!规定任何拥有外国国籍的香港人,不得在香港法院(甚至整个香港公务员系统)任职,实现真正的“港人治港”!

——至于香港现在的乱局,还有港毒废青的存在,那都不是什么大事。实在麻烦的话,一个“紧急状态”(大陆所有法律在香港全部有效)就全部搞定了!当然,关于郑永年教授提及的特首职权处处受阻的问题,确实需要重视,需要对体制架构进行一些调整!

老平为什么提出这样的建议?因为司法是一个社会价值的标尺、是非的衡量标准!香港目前所有问题的症结、本源,其实都可以归结于司法系统,这里是祸乱的大本营、司令部!

要知道,无论立法会制定怎样的法律(规则),裁判拥有执法的灵活度,并且还会因为英美法系的判例示范作用(时间和空间上的双重示范),贻害无穷!

只要裁判权还在外国人手上,香港所谓的“法治精神”,就是一句空话!未来,无论咱们如何努力,只要那些外国人别有用心,香港都将永无宁日!

——要知道,有他们庇护,任何“去殖民化”的举措,都将无法实施!

香港的司法权必须拿回来,这才是真正的“港人治港”!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