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桃花词送废青王~|2019-11-24

2019年11月24日10:04:33 发表评论

导读:昨天发的微信文章突然不见了,感觉很奇怪,多方咨询相关部门领导,均表示肯定从未要求网络平台删除有关李钞人的文章,也没有禁止自媒体人评论HK事件。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查查便知。

 

在1997年那个特殊的日子到来之前,当时一名满头黑发的中年人刚刚从北京听到了“50年不变”的声音。——作为港英时期最大本地经贸代理人,他其实面临着两个选择:是顺应历史潮流让HK紧密跟随祖国发展的步伐,还是挟洋揩油,这是个问题。

 

22年后,港报公开喊话“瓜论”,结果被内地网民纷纷反讽:“黄台一百瓜,你摘九十八,而今瓜殆尽,劝人莫摘瓜。” 随后更是有媒体曝出其百 佳 超市运货车连夜驶向中大内的屈氏卖场,向被警方包围的废青 暴 徒们运送食物、矿泉水以及生活日用品。废青们高兴得山呼万岁、奉他为王。

 

他是谁?

 

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选择,毕竟他一度被誉为是掌控着半个HK城的钞人!他当年到底是如何选择的,如今似乎终于有了答案。有些事从一开始就在渐行渐远。

九十年代的中国相当不容易,前有银河号事件后有台海危机,就在HK回归之前不久,美国人的航母还驶向台湾海峡公然给台毒势力撑腰。面对这些奇耻大辱,当时的中国只能选择隐忍。

当实力不允许我们站着把钱挣了的时候,选择暂时蹲着把钱赚了也是一种韬光养晦和忍辱负重。选择隐忍并不丢人,然而,当年中国面临的重重困境和英美的霸道嚣张冲击钞人的内心,最终令他做出了错误的决断。

这并不奇怪,当时产生动摇和怀疑的绝不仅仅仅是钞人一个。

要知道在HK回归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我驻南大使馆就惨遭美国炸弹轰炸,美国对此毫不在意、轻描淡写,中国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却根本无力手刃凶手替同胞报仇。在那个充满了屈辱和打击的90年代,全世界看好中国未来的人没有几个,大多数人都在掰着手指头盘算中国轰然倒下的日子。一些前往西方国家苟且偷生的文人更是创造了“黄祸”这样的专属羞辱词汇,并以此为题目写下了许多描述中国崩溃以后大量黄皮肤难民冲击整个欧亚大陆的YY小说,以羞辱自己同胞的方式,向白人世界摇尾乞怜。

现实中的人们似乎也已经迫不及待要亲眼见证小说里的那一幕真实发生了,人们普遍预测苏联解体之后下一个被美国干掉的,就是中国。

在那些年,就连曾经一度支撑中国人民信心的铿锵玫瑰:中国女排,也跌下了神坛,接连败北,荣光不再。而一度让中国人民自豪的卫星发射中心也事故不断,有火箭甚至在发射后直接掉入了附近的村庄,发生剧烈爆炸。外媒如嗅到了血腥味的苍蝇一般蜂拥而至,将现场画面加上拼接剪辑配上惊悚文字大肆传播,令全世界侧目。民间普遍对中国硬实力的发展失去了信心,当时坊间传言最狠的几个段子就是:“造原子弹不如卖茶叶蛋。”、“三级工四级工,不如腰带松一松”(备注:指努力工作不如去特区或境外从事色情服务行业)

在西方的欺凌加上舆论霸权的饱和式唱衰下,甚至一些生活在祖国内陆的很多人都对中国的未来失去了信心,更别提一直依靠英美扶持而盘踞在港的钞人了。——我们今天看到很多活跃在美国和中国社交媒体的老公知,其实当年其家门在中国都算是很厉害的,如果他们留在国内,如今取得的成就和建树将难以想象。但是由于他们对中国的未来丧失了信心,抱着躲避倾巢之祸的心态,移居到了美国或加拿大,隔岸观火、暗自庆幸。

但没想到中国不仅没有垮,反而飞速发展了起来,奇迹般地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可能跨越的困难,走向了繁荣富强。这时候他们才明白自己错过了多大的机会,错过了何等惊天大机遇。一手好牌,打个稀烂。在深重的懊悔和无奈之中,他们当中的一些人逐步心态扭曲愤恨,成天编造各种理由来挖苦中国,赞美西方。他们这样做其实很可怜,只不过是为了继续自我欺骗和麻痹自己、缓解懊悔。又或者语不惊人死不休,以发表离经叛道的惊悚言论来博取关注。

但凡当初对国家有半点信心,也不至于沦为这般惨样。路都是自己选的,跪着也要走完。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唯独没有的就是后悔药。

中国以惊人的忍耐力和拼搏精神,熬过了最难熬的时段。但是钞人和那些不看好中国发展的人一样,选择了一条渐行渐远的路,这条路足以让他后悔终生。但事已至此,无法重头再来。——HK,号称国际自由港,也号称是亚洲最安全、最繁荣和最自由的城市。当时这一切不过是一个表面现象,HK之所以耀眼,是因为中国市场。因为中国经济要发展,所以这里才成为了最好的国际资金中介。

虽然早在1979年中国大陆就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开放举措,开放力度和尺度前所未有,然而由于对中国大陆的不信任和意识形态冲突,西方资本对中国始终抱有一种天生的偏见和怀疑。西方资金迟迟不肯进入,中国改革开放又从何谈起呢?也正是因为如此,让外国资金先进入HK,然后再投资内地就成为了一个最优解的选择。——如此一来,外资安全感大增,在确保自己可以随时抽身而出的情况下,才敢放心大胆和中国大陆做生意。

全世界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了。比如国际资本去美国投资之前,难倒还要先让美国把夏威夷单独划出来,试行一国两制和完全自治,这样国际资本才会放心吗?——不,根本不可能。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任何国家想要去投资,都是直接进行投资谈判和资金注入,不存在所谓的金融中介和缓冲区。但唯独和中国做生意他们却摆起了谱,认为必须要有个金融中介和缓冲区才放心。

这其实本质上就是一种歧视、偏见和不信任。但是,当实力无法支撑我们站着把钱挣了的时候,蹲着能把钱挣到也行。今天的忍辱负重,是为了明天的扬眉吐气。

大陆快速发展,HK极速腾飞。如此庞大的一个市场,如今具有世界经济发动机之称的中国,资金进出有很大份额都选择通过HK,可以想象其中的利润有多惊人。这就好像假设你是中国最大的地产商,在全中国拥有三万个小区楼盘,但你所有的销售代理权都必须交给一家特定的销售公司一样。到最后到底是谁赚的钱更多,都不一定了。

当然了,HK并没有垄断资金进出中国大陆的全部管道,但也因此受益巨大。

请注意以下几个事实。

第一:从法理上来说,港币其实是美元的代币。港行发行港币,必须由固定比例的美元作为唯一背书。

第二:HK的金融政策基本上是以照顾外资安全为首要考量标准的。

因此,这个金融港,用好了就是中国的金融瓮城,出了问题则会变成中国的金融黑洞。眼下中美之间在HK的博弈,主要围绕在金融领域展开。此次港乱,背后还隐藏着华尔街金融杀手索罗斯及其背后的利益集团在试图对港进行最后一次屠城式的收割。只要恒生指数被打下去,他们就将赚得盆满钵满。

至于钞人嘛,他其实早已做好抽身而走的准备。目前他已经变身加拿大人,并受封英国爵士。那个曾经站在长安街观礼席上骄傲地说自己是港人更是中国人的黑发中年,如今终于站在了对立面,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白发洋爵。他不再是中国人,也不再是港人。

钞人内心的真实选择,或许从1997年回归之后的那一刻就决定了。如果他真的相信这个国家的未来,如果他真的没有彻底忘记自己身上流着中国人的血,那么他完全可以像霍老一样积极投资内陆、将HK的发展和祖国的发展紧密相连,并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和对港传媒以及学校、社区影响力,逐步加速港陆文化认同以及心理认同,最终实现共同繁荣。

然而钞人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反其道而行之。去中国化和美化殖民者的动作,在港近乎是明目张胆地长期进行;割裂港陆发展脉络连接的舆论宣传和洗脑,也在持续进行。

比如万众瞩目的大湾区建设,跨海大桥最初的修建方案是彻底融汇贯通连接港、澳门、珠海以及深圳四地,也唯有这样才能将整个大湾区的优势完全整合起来,最终形成一个超大版本的中国特色金融贸易示范大区。无论从资金还是贸易,无论是从地理还是交通,无论是从发展还是经济角度来看,连接四地的方案都是最佳且最优的选择。

但是有人明显十分反对。

也因此从2004年规划设想提出之初,有人就一直反对,谁都能看出这里面的小算盘。最终在反对者的坚持下,大桥原方案被推翻重新规划,未能成功连通深圳,变成了一条跛脚的线路。这样做的后果是:看似HK保住了自己独一无二的港口地位,但实则是再一次拒绝与内地协同发展,通过人为制造割裂和设置障碍的方式,把HK经贸优势变成个人牟利工具。

在这个棋局上,HK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条政策、每一个人,都变成了拿捏和要挟的筹码。黄台一百瓜,他摘九十八。钞人考虑了所有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可能,但从未考虑过港人的利益和死活。他把这些筹码利用得越狠越净,港人就越没有机会享受到经济发展带来的红利。

在跨海大桥规划事件所爆发出的矛盾焦点之前,HK早已被人为设置了重重的荆棘和障碍。

英籍法官和美元代币问题只是冰山一角。

在港,教材是舔洋反中的。

在港,意识形态是扭曲的。

在港,网络舆论是恨国的。

在港,报刊杂志是造谣的。

在港,邪教是公开活动的。

在港,英美间谍是成堆的。

在港,贪官逃犯是安全的。

在港,英殖身份是有效的。

在港,外地就业是很难的。

在港,资金抽逃是方便的。

在港,爱国教育是废止的。

在港,殖民历史是美化的。

在港,国家税收是没有的。

在港,你可以热爱一切,但唯独不可要热爱你和你的祖国。

HK的汽车方向盘和我们相左,使之很难在大陆其他地区正常行驶。HK始终坚决抵制国语,使之很难和祖国其他省份同胞沟通交流,在语言这一点上,HK甚至比不上台湾……

在这些被人为创造出来的隔阂和障碍面前,HK就像是一个被重重荆棘360°包围得密不透风的孤岛,生活在这个孤岛里的每一个人,都是钞人的质子。

当废青之王的问题和野心不断暴露之后,国家加强了对港的去殖民化工作、计划推行爱国主义教育、23条落地、大湾区协同发展战略、以及修正法律条例等工作。但这些工作无一例外地遭到了全方位的抵制。——几乎中央每一条对港人有利的动作都会引发大规模的社会动荡,很明显,这种动荡完全是被人为操控和煽动起来的。

废青们因为被舆论控制和洗脑,普遍对大陆同胞抱有仇视和偏见,而废青之王因为英美长期的反华理念和舆论灌输,同样对祖国的发展抱有怀疑和偏见。这些偏见和无知,导致了他们最终做出了相同的错误选择。

实在是一丘之貉,可悲可笑可恨可怜。

自新特首林郑月娥上任以来,钞人集团似乎对这位不听自己招呼的特首尤其不满,加上对中国内地加速开放的政策积怨,因此才决定挑起暴动事端,意图完全控制和绑架特区政府,倒逼国家让步,然后将HK变成一个更为疏离祖国大陆的“自留地”,以便利用自身金融自由港的属性,继续从港人和大陆市场吸取膏血。——全港人都是他的人质,全港的废青 暴 徒都是他的爪牙,街头的大规模动荡,则是他投向祖国的一块砖头。和废青们投向街头的砖头,并无两样。

废青是对局势完全判断失误,被野心家利用的小炮灰。而钞人又何尝不是对大局判断失误,被英美利用的大炮灰呢?美国不过是在利用其经营多年的在港根基来实现自己收割HK财富和搞乱HK社会之目的罢了。这不,眼看暴乱逐步平息,美国急了,加紧通过涉港条例,亲身赤膊上阵。——废青以为街头暴力可以让他们从此飞黄腾达,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废青之王认为操纵街头暴力可以对抗大势,然后继续大捞特捞。只可惜,这注定只能是黄粱一梦。

HK不出问题,他们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HK真要出了问题,他们也会被英美当擦屁股纸一般用完即扔,别以为那个爵士名头真能起什么作用。留在HK的钞人对英美有用,离开HK的钞人啥也不是。

当然了,就凭今天中国的实力,废青闹事根本左右不了大局,废青之王也完全抵挡不住大势,英美算盘更是必然落空。不破不立,HK将从大乱走向大治。机关算尽太聪明的钞人忘了最为关键的一点:1997年HK就已经回归祖国,回归绝不仅仅是走个过场,说说而已。在过去实力不允许的情况下,我们无奈接受蹲着赚钱的局面,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永远这样蹲下去。蹲久了腿会酸麻,然后会跪倒的。蹲久了就要站起来,活动活动腿脚,然后告诉别人:从今以后,我们要站着把钱赚了。

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引擎,是捍卫全球化经贸秩序的定海神针,想要开放共赢,想要解决经济问题,就必须要和中国人合作,这已经是一个共识。就包括那些一直对中国人存在偏见的欧洲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因此,要想到中国来投资赚钱或从事贸易发财,就必须要按新规矩来。新的规矩更平等,更互惠,互相尊重。

换句话说,随着中国的整体实力提升,金融缓冲带的存在价值就会越来越低,外资会越来越依赖中国、信任中国,HK如果不把握时代脉搏加速融合发展的话,就只能画地为牢、故步自封,然后被时代所淘汰。那才是港人之大不幸。如果HK继续乱下去,其的金融地位将被上海、深圳、澳门以及新加坡抢走。钞人以为自己孤注一掷可以保住地位,其实只不过是螳臂当车的时代逆流。

对HK而言,钞人是谁已经不太重要,没有钞人才更重要。

“试问,有哪有一个中国城市可以在和祖国利益背离的情况下,大发其财?”——然而就这么简单的道理,废青们不会明白,废青之王也不会明白。毕竟他们都是被洗脑的可怜虫罢了。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红面青丝的中年人不见了,变成了一个口吐瓜蔓黑面白发的洋爵士。

你有瓜蔓抄,我有桃花词。这首词送给废青之王:“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