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顾子明:阅文强迫签署“奴隶契约”?事情没那么简单!|2020-05-04

近日,阅文集团高层大换血,据说更换了跟作者的协议,新合同引发了极大的争议,有签约网文作者怒斥阅文“吃人血馒头”,把作者当奴隶,签署“奴隶契约”。导致很多正在连载的小说也进行了断更、太监。

虽然政事堂十多年前因为《神龙传奇》和《楚氏春秋》断更,就不再看网文了。不过这事儿还是要聊一聊的,因为这个案例,是解读新基建和新动能的一个好例子。

阅文集团大换血和对网文作者修改合同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从公司治理角度能说出来很多的道理,但本质上,是整个网文市场的增量出现巨大的萎缩,进入到存量博弈。因此背后的资本,也逼着阅文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而网文的作者们也在寻求利益的保障,两者矛盾难以调和。

如果把这个问题上升到全球的角度来看,就是全球化主导者的美国,发现增量不足了,因此美国就会诞生反对全球化的特朗普,赚取动能利润的美国政府也会迫使各基建国重新签署对其更有利的贸易协议。

甚至由于企业和国家运行有着相近的逻辑,两组冲突的核心矛盾也都是围绕着知识产权而展开。

明白了底层的逻辑,对于这场撕逼就不会夹杂什么感情的色彩了。

我们套用一下基建和动能的平台逻辑就会明白,全国七百万网文作者,不过是腾讯文娱OS里面的搞基建的搬砖工而已。

而且,阅文集团在腾讯体系内本身也不过是一个基建公司,真正赚取利润的动能公司,是腾讯在阅文集团的基础上,搞出来的影视、游戏、动漫和有声读物。

所以,就像昨天文章中快递柜和共享单车的例子,本身都是基建的工作,站在风口上了,资本都愿意往里面投钱和给予高估值。

基建的高身价不是自己有多出色,而是因为资本需要你的基础来打赢其他的资本。

苹果为了击败诺基亚和三星,实现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转型,不计成本的帮助富士康搞起了现代化的生产线;

特斯拉为了击败大众和丰田,实现从燃油车到新能源的转型,不计成本的帮助宁德时代们推动现代化的生产线;

阿里为了击败UPS和FedEx,实现从物流到智能物流的转型,也在不计成本的帮助五岳联盟搞技术升级。

动能公司在生死博弈过程中,需要基建公司往前冲,因此,基建公司在一个时间段内,也有拥有动能公司一样的估值。

企业如此,国家亦是如此。

从工业富联和京东方到顺丰和京沪高铁,这些基建被市场所高估,并不是他们自身有多优秀,而是因为国家需要像苹果、特斯拉、阿里那样,借助这些新基建来实现新动能的升级转型,击败传统领域的对手。

继续上升到国家之间也是如此,为了对抗美国,苏联50年代帮助中国大搞基建推动工业化,为了对抗苏联,美国80年代帮助中国大搞基建推动改革开放。

就像支付宝和微信的移动支付大战那样,所有的基建公司在这个竞争的时间段,都会拥有堪比支付宝和微信这些动能公司的估值。

可一旦动能公司丧失了竞争对手,那么基建公司的价值就会骤然回归市场。

譬如同为物流基建,有腾讯系的美团竞价,阿里就会以90亿美金的天价买下饿了么,可如果没有美团这个竞争对手,不仅饿了么的估值至少打个对折,阿里也只会像没有对手手握智能物流领域那样对待四通一达,仅仅是投钱点入股来获取控制权。

因此,从个人角度,很多阅文旗下的网文搬砖工们并不知道,这几年来自己身价和收入的激增,本质是优爱腾背后的BAT之间每年强忍每年数百亿亏损的激烈竞争,是奈飞梦的乐视和迪士尼梦的万达不惜成本的融资砸钱。

所以,如果大家想明白了就会知道,网文搬砖工这些基建其实不值钱,而是他们背后企业要对标的奈飞和迪士尼值钱。

正是产业链上游的BAT和乐视万达,为了实现奈飞和迪士尼的梦,进行了每年千亿级的投资,让很多头部的网文作家们能够获取远超其市场劳动价值的收益。

说白了,这就跟工地板砖的工人收入吊打十年寒窗苦读后进入工厂工作的大学生是一个道理,不是因为这些基建工人的价值有多高,而是因为建筑公司背后的房地产公司,需要高速扩张周转和加杠杆。

所以,阅文集团和作者之间冲突的本质,是这两年影视和游戏不仅遭遇了政策性的打压,疫情更是使得整个影视行业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大佬们都掏不出钱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由于整个系统的上游“停供”了,下游自然就陷入到了存量博弈。

因此,有人就要开始撕破脸皮的搞事情,从卖书读书的当当“庆俞年”,到周女士手撕娱乐圈的渣男男友罗某人,以及影视圈近年来最牛逼的公司深陷老板和副董事长的相互举报,还有设计娱乐圈顶层博弈的总裁夫人撕小三。

这些本质上都是娱乐圈的增量市场突然转为存量市场,各方之间的矛盾骤然激化。这也是政事堂之前说的,各种娱乐圈的黑天鹅事件频发的内核逻辑。

而阅文的烧钱扩张突然减弱,网文作者的收入也会逐年递减,冲突本来就不可避免,只不过赶上腾讯对阅文洗牌,正好出现了一个适合引爆的时机。

所以,看透了底层逻辑和历史的进程之后,大家也会跟政事堂一样,只会吃瓜而不会站队。

不过在吃瓜的角度,站队还是很有意思的。

阅文集团的优势在于资本,网文搬砖工的优势在于其拥有广泛的舆论影响力,因此微博和知乎等舆论平台上近乎一边倒的站在了搬砖工们的一边。

而把这个存量博弈上升到国家层面,经济陷入存量博弈,也会使得西方的舆论平台上,民众把矛头指向了资本家,所以也就出现了资本家为了自保而主导的疯狂甩锅行为。

从娱乐圈到企业圈再到政治圈,变换的是身份,不变的是人性。

而伟大的政治家,就需要解决这个存量博弈。

因此,我们提出了不同于旧基建的新基建,因为新基建的背后有新动能。

就像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各种共享出行作为基建,能够搞出来动能的移动支付那样,在中国的新基建上面,掌握着资本和技术和发达国家们,也能够如当年支付宝和微信那样,在中国的土地上竞争出新的动能。

就像网文作者作为一个集团,保障自身权利最好的方式,就是多个平台竞争,就像我们引锂电池的特斯拉入华后,未来必然也要引入燃料电池的丰田来形成竞争。

所以我们也会发现,在国内搞了一群动能公司的马云,几个月前就在拼命向全球捐献物资,建立友谊,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因为只有让各怀鬼胎的列强们相互竞争,中国投入的新基建才能够拥有新动能的估值,而拥有了估值,中国的基建才有资本能够发展出自己的新动能。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顾子明:阅文强迫签署“奴隶契约”?事情没那么简单!|2020-05-04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