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顾子明:美国骚乱的本质,是总统大选 |2020-06-01

最近几天,有不少朋友都在被美国骚乱蔓延的新闻包围着,尤其是在自媒体和朋友圈段子手的添油加醋之下,仿佛美国已经“天下大乱,形势大好”。

虽然政事堂也希望“形势大好”,但美国究竟什么情况,根本没办法全面掌握,因此也不能妄言。

不过有一个现象很有趣,对于美国的骚乱的报道,疫情期间国内那些活跃的媒体纷纷消停,同样,曾经一度消停的媒体纷纷扬眉吐气。

虽然这是因为媒体有自己的意识形态和基本盘,但更重要的是,接受媒体信息的民众更有自己的价值观,愿意相信那些自己相信的东西。

就像鹅城的老百姓,都相信,也愿意相信,张麻子的脸上一定有麻子。

支持方方的民众,很难相信美国现在“水深火热”;反之,追着方方骂的民众,则在观赏美国“靓丽的风景线”,仿佛美国CNN和FOX两个频道观众的对立。

这是因为大家都有信仰或者态度,而媒体,尤其是自媒体为了迎合读者,普遍也都会表露出明确的态度。

赚钱嘛,不磕碜。

这背后也是一种“多元化”,大家都会看到自己想看与认可的东西。

相反,如果让民众看到不想看到的,往往就会被骂的狗血喷头。

譬如前段时间,政事堂先说双黄连是安慰剂,被中医粉骂得狗血喷头,之后又说瑞德西韦是安慰剂,再被西医粉骂的狗血喷头,两个势同水火的群体,竟然能够手拉手的站在了一起…..

同样,这也是为什么抖音不仅风靡了中国,其国际版也在美国迅猛发展,搞得美国政府如临大敌,琢磨着如何遏制。

凭借着其算法和推动机制,让大家看到了想看到的,屏蔽了不想看到的,千人千面变得讨各方的喜,而不讨各方的厌,大家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和混各自的圈子。

所以回过头来看,这次美国的骚乱,是把原本混不同圈子的白人与黑人,穷人与富人,这些原本各混各的隔离打破,然后就出现了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

而这种圈子被打破的背后,不仅仅是疫情,也是因为美国每四年都要进行一次全国人民的总统大选。

美国过去的选举,走的路线是两党相互争夺中间力量,因此两党的政策几乎也都在趋同。甚至就像布什家族跟克林顿家族那样,两党台上的建制派之间也拥有着非常紧密的私交。

而随着奥巴马和特朗普的先后出现,美国政客争取中间派选民的机制逐步失效了,大家逐步发现想要获胜,应该争取的是基本盘的高投票率。

这是因为美国总统的投票率,长期维持在50%,而随着美国多元化的不断加深,相互的差异越来越大,大家发现,提升基本盘1%的投票率,远远比争夺中间选民1%的选票更有效。

这不见理解。

就像去年周杰伦跟蔡徐坤的一次“比拼”打榜,周杰伦粉丝至少是蔡徐坤的10倍,粉丝的财富数量之差怕是超过100倍。

但是在微博的“打榜”问题上,由于蔡徐坤的粉丝活跃,有组织,而周杰伦的粉丝就像政事堂粉丝懒得转发文章一样,也懒得做任何动作,导致在微博上,蔡徐坤看起来是热度“吊打”周杰伦。

但是,一旦周杰伦的粉丝被发动了起来,那么就会出现对蔡徐坤的碾压。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就会明白,由于特朗普这种不按照套路的打法出现,将会逼着民主党想要取胜,也得采取打榜的策略,将过去争夺中间势力的精力,转向提升基本盘的投票率。

而如果要调动大量的沉默派来投票,来组织,靠得绝不是“获得”,而得靠“损失”,才能够刺激得起来。

就像你给周杰伦的粉丝一百块钱,他们也未必会大半夜爬起来投票,但是蔡徐坤粉丝的一个挑衅言论,就会他们愤怒的爬起来投票。

因为不投票,可是要让周杰伦的粉丝们否定过去几十年的自己,怎么能够忍呢?于是纷纷大半夜的爬起来,用着并不熟练的操作,告诉小朋友,你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力量。

同样,对于民主党来说,由于其基本盘是年轻人和黑人,喜欢的是娱乐而不是政治,投个明星啥的非常有动力,但是投总统的话,投票率低的喜人。

反观奥巴马能够在2008年战胜如日中天的麦凯恩,在2012年众议院惨败的情况下,干掉了一度领先的罗尼姆。

一个是靠2008年的次贷危机和2011年底的占领华尔街,失业的年轻人们投票率激增。

另一个是靠自己的皮肤,在08年让很多州的黑人投票率翻倍,在12年黑人投票率超过了白人,创造了美国的选举历史。

反之,16年希拉里以微弱劣势败给特朗普,一方面因为奥巴马离开政治舞台后,黑人的投票积极性大幅降低。

另一方面,当时全球化推进的如火如荼,没有就业压力的年轻人对投票也不积极,反倒是锈带中年工人的失业被特朗普把握住了。

而随着这一波疫情的出现,可以预想的是,美国失业率必然激增,民主党手握的年轻人票仓投票率将会激增。

同时,因为美国黑人引发的骚乱,受到伤害的黑人的投票率也会激增。

大量平时不关心政治的民主党支持者,此刻都会因为愤怒而增强投票欲。

所以,特朗普现在真的慌得一比。

因此,他也会在推动复工保就业率以及尽快终止因为黑人引发的骚乱上,不遗余力。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在香港等问题上并不怕特朗普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民主党从选举的角度考虑,失业率和越高,骚乱越重,帮助他们干掉特朗普的成功率就越高。

所以,此次闹事儿的主要都是民主党的州,民主党大佬们普遍也将站在闹事儿的民众这边。

而更长远的来看,驴象两党在重启经济(危机)和控制骚乱这两个方面,肯定无法达成共识,两者至少要爆一个。

因为这两个事件背后的本质,是美国的总统选举。




此处已为本篇文章末尾。如果出现付费按钮,汉风网网站对非会员老友提示:
请您放心购买,如果您支付打不开的话,请联系我们微信客服,(微信号:hanfengkefu007 免验证),五分钟内发您全文
联系客服办法请点击网站地址http://hanfeng1918.com/baijia/92855.html
建议老友们升级会员,升级会员后,可以全部阅览。如果不会操作升级会员,请加汉风网客服微信,我们后台给您添加。
请老友们一定点击“立即购买 或 升级vip”按钮进行购买,因服务器反应慢点击购买后大概需要8秒左右,(如果等待8秒没有反应,可以再次点击一下)会跳转到支付页面。购买成功后才可以查看到剩余内容,购买成功后如果遇到服务器没有反应则请等待一会刷新(如果还是看不了,请再次刷新一下),或重新打开本篇文章,因技术原因请老友们尽量在半个小时内阅读完,超过时限会需要重新购买。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顾子明:美国骚乱的本质,是总统大选 |2020-06-01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