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金鸿95:民主党的小算盘|2020-06-03

1、一声叹息

 

61日,弗洛伊德家人聘请的律师说,独立验尸发现,弗洛伊德确实是死于窒息,由于颈部和背部受压,脑部血液不流通而导致的窒息。

 

这个弗洛伊德真是命苦,活着的时候被三个警察压在身上,硬生生地压死了,死了以后又连续挨刀,已经被尸检了两回。如果那位白人警察不相信尸检结果,是不是还要进行第三次尸检?如果真是这么干,那就不是在给他伸张正义,而是在五马分尸了。

 

活得悲催,死得痛苦,死了以后也不得安宁,美国黑人确实惨了点。

 

现在,弗洛伊德的儿子出来说话了,说他是从在电视新闻上知道的父亲的死讯,他呼吁示威者,不要使用暴力。

 

与此同时,弗洛伊德的哥哥菲洛尼斯又说话了,说全国各地的人还会继续抗议下去,因为人们现在只想要正义,但是,大家应该和平行事。

 

这两位的调调跟佩洛西一个样。佩洛西刚刚说过,美国要团结起来,不能助长暴力的气焰,更不能火上浇油。

 

出现这样的情况,究竟是因为弗洛伊德的家人非常懂政治,还是因为民主党人的工作细致到位呢?不仅有人给弗洛伊德的哥哥打安慰电话,还出钱给他作尸检、请律师,还能让他的儿子发声,说不主张使用暴力。

 

还有一点不能不说,弗洛伊德事件暴露出来的很多东西,让人非常寒心。

昆西说,他是从电视上知道的父亲的死讯,而且是在他父亲死了五天以后,这就说明,他的伯伯没有通知他,他跟家人一直没有联系。

 

按照媒体的说法,昆西最后一次见他父亲还是个孩子,他一直和母亲一起生活,这就说明,弗洛伊德极有可能没有承担过抚养昆西的责任,如果真是这样,他就是个渣子,美国民众还替他游什么行呢?民主党还替他讨什么公道呢?

 

昆西说,示威者不应该使用暴力,你怎么不让警察不使用暴力呢?你爹怎么死的你不知道吗?当时跪压你爹的警察有三个,现在只关进去一个,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打算什么时候起诉另外两个警察呢?

 

 

 

 

2、一团乱麻

 

现在的美国究竟有多乱呢?

 

发生大规模抗议的城市已经有140多座,超过4400人因为盗窃、堵塞交通和违反宵禁等罪名被捕,5000多名国民警卫队队员被紧急部署,40个城市被迫实施宵禁。

 

有的示威者要求讨还公道,有的示威者攻击警察,有的示威者打砸抢烧,有的警察朝示威者开枪,还有不明身份的人攻击示威者……

 

6月1日,芝加哥西塞罗镇发生骚乱,4人中枪,2人死亡,60多人被捕;同日,北达科他州一座空军基地发生枪击事件,造成两名军人死亡。现在的美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这个局面是民主党希望看到的,也不是民主党希望看到的。说希望看到,是因为在现在这个情况下,特朗普一定无法连任。可问题是,现在离着大选还有5个月,如果美国连续乱上5个月,就变成叙利亚了,这当然不是民主党希望看到的。

 

还有,很多骚乱严重的州,都是民主党控制的,民主党人不希望自己的地盘变成战场。所以,弗洛伊德的弟弟特伦斯也被人请了出来,说暴力不能把他哥哥的生命带回,我们还是换一种抗议方式,去投票吧!

 

投票?现在能投什么票呢?难道你们想提前举行大选?还是打算今天留下一段视频,到大选之前再拿出来播放,唤起美国民众的记忆呢?

 

共和党人真会算账,这小算盘打得,太精明了。

 

昨天,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大型集会可能导致超级传播事件。

 

美国各地正在发生的浩浩荡荡地游行示威活动是不是大型集会呢?当然是。所以,这场骚乱会大大快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传播,特别是警察跟示威者之间出现互动的时候。

 

最近几天,特朗普已经到白宫的地下掩体中躲过两回了,示威者手里没有武器,他害怕什么呢?

 

他怕……被传染,万一哪个示威者吐他一脸唾沫星子,他想消毒都来不及。

 

 

 

 

 

3、一个决定

 

三个星期以前,一个95后的女大学生在天门山进行翼装飞行的时候不幸遇难。事后有人说,她活得很精彩,死而无憾;也有人说,都是她的选择;还有人说,对她的勇气表示敬佩。

这件事情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

 

有一次,汉文帝想坐着马车从霸陵的陡坡上冲下去,袁盎上去就拉住了车的舆绳,劝了汉文帝一句,“臣闻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骑衡,圣主不乘危而徼幸。今陛下骋六騑,驰下峻山,如有马惊车败,陛下纵自轻,奈高庙、太后何?”

 

人活着,应该知道自己的价值,这是最起码的。在这一点上,建国同志的表现远比那个95后的小姑娘好,该钻地道就钻地道,绝对不怕老腰受不了!建国同志不愧为我党教育多年的老同志,知道大局为重。

 

人活着都想挑战一下自己,这是人之常情。西方人很直接,选择了从体力上挑战生命的极限,追求更高、更快、更强,有些项目比较冒险,比如攀岩、翼装飞行等。中国人有没有挑战生命极限的方式呢?当然有,只是现在的中国人不相信了。

 

中国人挑战生命极限的方式,就是修道、修佛。道家追求的是长生不老,永远都不死,够追求极限的了吧?

 

现在的人们认为这些都是迷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嘛。

 

要想精神逍遥,就得忍受物质的贫乏单调;物质发达以后,严重的精神疾病患者到处都是,40%的欧洲人有精神疾病,中国现在也不少。80年代以前,生完孩子的女人个个高兴,享受着做母亲的喜悦;现在呢,很多女人生完孩子以后就抑郁了,还有自杀的。道家高人辈出的时代,科技被称为“奇技淫巧”;现代科学昌明了,修仙就成了迷信。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永远不会两全其美,有所得,必然有所失,人得看开才行,不能什么都想要。

 

好了,这个话题到此打住,继续说示威的事。如果任由示威者闹下去,美国的疫情必然加剧,复工的事情特朗普就别想了。

 

所以,特朗普在61发表了强硬讲话,说自己是“法律和秩序”的总统,和平抗议者的声音不能被暴徒淹没,市长和州长必须动用压倒性的执法力量,把暴力平息掉。如果哪个城市或者州拒绝采取行动,他将援引《叛乱法》动员全国各地的军队,替这些地方解决问题。

 

三天以前,特朗普就把法律搬了出来,说跨越州界来煽动暴力违反联邦法律,如果州长和市长们不能强硬行动,联邦政府就会介入,做那些必须做的事情,包括利用军队的无限权力,实施更多逮捕。什么叫做无限权力?就是格杀勿论。

 

特朗普表态以后,纽约州和伊利诺伊州的州长马上表态,不需要特朗普的军队。

 

民主党的州长们为什么要反对特朗普派军队帮忙呢?他们这是在扮演民众的保护神,收买人心。你们看看,特朗普要杀你们,我们民主党却在保护你们,大选的时候你们那一票应该投谁呢?亲?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金鸿95:民主党的小算盘|2020-06-03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