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周小平: 西门庆死了,武松还不能高兴高兴??- 致特郞普:老子今儿就是高兴?咋地?不行吗?​|2020-06-03

昨天美国统领特郎普很不高兴,他抱怨说:“看起来中国人对美国骚乱感到满意!” 美国领导不高兴,美奴美分自然要跟着叫几声。于是这两天一大票网络公知大声叫骂,说什么中国人没有同情心,说什么中国人没有公德心,说什么做人的底线是不能乘人之危、落井下石云云…… 哎,要不是这些公知之前诋毁了我们国家那么多英雄人物、制造了那么多祸国殃民之大谣的话,我还真会以为它们都是道德洁癖晚期呢。

当美国出现麻烦的时候,它们个个摇身一变戴上道德面具对中国人吆五喝六,龇牙咧嘴,护主心切。可是当中国遭受美国各种霸凌的时候,它们的道德面具又去哪里了呢?怎么不见它们说半句公道话?现而今,它们不仅不允许中国对美国反唇相讥,不仅不允许中国对美国正当反击,甚至连中国人对这条刚刚作恶完毕就倒了霉的恶霸啐一声:“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也不行。——它们竟然想要求受害者对这头正在遭到报应的恶鬼,感同身受、泪流满面、甚至是傻到心甘情愿地去舍己救鬼才满意。显然,它们是在试图剥离中国人的自尊和人性,把中国人变成被美国驯化和奴化的羔羊,学会对美国的打骂逆来顺受,且对美国侮辱霸凌感激涕零。对此,我们绝不答应。

周小平认为虽然人类的哀伤和喜悦在大数时候都是互通的,但也并不尽然就像西门庆惨死之后,武松就不可能也不应该感到悲伤和同情,而是必然感到满意和欣慰,这恰恰是他最有人性的表现。如果西门庆死了之后,武松却感到难过和悲伤的话,那才叫没人性。–面对好人和普通人的死亡,我们的确应该感到悲伤和同情,对好人和普通人的不幸感到幸灾乐祸是一种大恶。但对于罪大恶极者的死亡和报应,同情才是最大的恶。

恶人遭了报应,咱就高兴。

如果亲美公知和特郞普对此有什么不满的话,应该好好照照镜子才对,毕竟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自作孽不可活。我承认,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中国人都很同情美国老百姓,但一点也不同情美国政府,甚至对特郞普政府的遭遇还有些“幸灾乐祸”。为什么?因为这一切都是美国政府自己造成的,用中国人的话来说,这是美国政府应得的报应。

试问,中国人什么时候得罪过美国呢?中国人没有逼得美国人抗援墨,中国人也没有逼得美国人协助加拿大反击中国侵略。中国人没有几十年如一日地对美国发起技术或商品禁运,中国人没有无罪扣押过美国高管和科学家,中国人没有霸凌美国商船,中国人没有军事干预德克萨斯和加州事务,中国人更没有轰炸美国驻中欧大使馆。

中国人没有对美国征收铸币税,中国人没有频繁退群毁约,中国军舰没有随便乱闯美国东西海岸,中国人没有买完美国商品之后再修改法律然后无赖索赔,中国人没有发射一堆垃圾卫星强占频道。

中国人没有在美国流感时冷嘲热讽,中国人没有在美国艾滋泛滥后发起索赔,中国人没有在美国疫情时趁机断航启动红名单,中国人没有在美国疫情严重时扣押美国在华学生和商人作为人质要挟,中国没有在墨西哥湾安装卫士系统覆盖美国重点目标,中国更没有在美国周边狂修军事基地并部署中程导弹。

但是,以上这些恶事美国都对中国干了,并且这些还仅仅是美国对华诸多恶行中很小的一部分而已。所以,中国人凭什么不能感到愤怒?所以,中国人凭什么不能不高兴?所以中国人拼什么不能反抗,当美国这样的带恶人终于因为作恶多端而倒了大霉的时候,中国人凭什么就不能心里暗爽一下下呢?凭什么就不能对美国政府说一句:“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呢?!”

老子今天还真就挺高兴的了,怎么着?不服,来战!见到恶人遭恶报,理当普天同庆,理当眉开眼笑,只有恶人的门徒和走狗才会对此心生怨恨,百般不爽。正如外交部发言人所说的那样:“美国在频繁指责他人之前,应该先管好自己。

当年港闹暴徒纵火行凶,美国佩洛西居然兴高采烈地说:“哈哈,干得漂亮,这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那么如今,我们看到美国全国都被砸被烧,当然也可以回敬它一句:“这风景线,如您所愿。” 如果美国没有那样说过中国,我们也不会那样说他。但亲美公知却允许和欣喜美国人这样恶毒评价中国,却绝不容忍中国人对美国发起正当防卫和反唇相讥。

年初时新冠疫情被中国疾控系统率先检测出来,然后早就爆发了疫情却迟钝不自知的美国还自以为站在干岸上,然后第一时间启动对华红名单,第一时间拉拢60多个国家说要全面断航中国,第一时间派出军舰到台海搞事,第一时间签署涉疆、涉藏“法案”打算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第一时间收买境外文奴大肆对中国人民的抗疫行动进行诋毁、抹黑,造谣说什么中国人戴口罩是愚蠢,造谣说什么中国人吃蝙蝠,造谣说中国人不管病人政府无能云云,同时还制造出“中国病毒”等热门词汇全球散播,甚至美国还在推特和脸书上大肆纵容传播歧视华人的宣传,导致多名海外华人在欧美惨遭殴打和歧视……

美国对中国干的这些事,可谓丧尽天良。正因为如此,美国政府早就失去了被人同情的资格。如今,当报应终于降临时,正常人都有权感到满意和欣慰。正如当西门庆的死讯传开时,武松和全城百姓都有权感到满意和欣慰。丧尽天良的恶霸倒霉了,好人当然要展露笑容,感到满意和欣慰才对。这种发自内心的满意和欣慰,恰恰是人性最自然的一面,也是道德最高尚的证明。

相反那些在西门庆棺材板前跪着哭坟的人,那些指责武松和老百姓对此感到满意和高兴是“没人性”的家伙,才是真正的禽兽不如,人形走狗。它们理应被这个时代的浪潮,彻底埋葬。

哦对了,还有句话,希望美国舆论收集员帮我带给特郎普:听说你和蓬渣昨晚都吓得躲进地堡,华盛顿也断网了,现场全是火光爆炸声。对此我本人感到很欣慰也很高兴,希望你和蓬珮奥能再接再厉,让老子每天都开心。

咱老百姓,今儿个是真呀真高兴。

最后,祝愿美国人民早日战胜美国政府,争取到你们自己的公平和公道。中国老百姓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永远和你们站在一起。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周小平: 西门庆死了,武松还不能高兴高兴??- 致特郞普:老子今儿就是高兴?咋地?不行吗?​|2020-06-03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