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是如何策动叙利亚全国暴乱的?|2020-06-03

面对美国此起彼伏的抗议浪潮,特朗普1号在白宫发表讲话称,强烈建议各州动用国民警卫队制止骚乱,否则他将援引1807年《暴动法案》直接派遣军队控制局势。

据悉,总统已经授权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负责此事,米利本人在昨晚出现在华盛顿街头,他说自己只是来“看看情况……”。

当美国社会秩序面临危机时,它手里的“人权”大棒不见了。没有沟通、没有对话、更没有“街头英雄”、“自由斗士”,有的只是催泪弹、橡皮弹、水炮车,还有真枪实弹。

这一切距离“弗洛伊德事件”仅仅过去一周时间,美国政府已迫不及待地要将示威者收拾干净。

而在去年中国香港持续半年多的街头骚乱中,美国政客以及媒体的“加油助威”声不绝于耳,说那是“自由的呐喊”,高度克制的港警在它们嘴里成了“人权的侵犯者”。

美国只是为香港黑暴势力撑腰吗?这几十年来,它祸害过的地区何止中国香港。但香港背后有着强大的祖国,魑魅魍魉收拾干净后,还能重新出发,扬帆起航。

再看看叙利亚人民,被美国强送“民主”“人权”后,得到的是尸山血海、满目疮痍,至今无法重建。

叙利亚在中东算是小康人家,一个人畜无害的共和制国家,但在美国眼中却是个地缘政治障碍,一来,它“亲俄亲中”,二来,阿萨德的什叶派政权有助于伊朗的外部安全。于是,叙利亚就有了原罪。

搞乱叙利亚是美国“阿拉伯之春”计划的一个重要环节,而要搞乱叙利亚,美国最重要的手段就是策动街头暴乱。

这种有组织、有计划、有资助的街头暴乱,远远不是美国今天的抗议活动所能相比的,两者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如果美国将给叙利亚送“民主”手段用在自己身上,不用半年美国就会陷入内战,各种“自由军”、“民主军”会轮番向华盛顿进攻,总统躲地堡里都没用。

叙利亚街头运动布局

美英等情报机关在迪拜控制着多个NGO组织,如“BBC媒体行动”,“战争与和平研究所”等,在叙利亚“招聘”了上千名“公民记者”(也称自由记者,独立记者),再发展出一批自费的向往“美式民主自由”的“公民记者”,到了街头骚乱持续期,小小叙利亚有一万多名“公民记者”在活动,门槛低到只要你会拍个手机视频就是“记者”。

迪拜的幕后指挥者下达指令后,“公民记者”就不断用阿拉伯语散播各种煽动叙利亚民众愤怒情绪的视频和图文,里面充斥着谣言和传闻。

美国的舆论布局,一环扣一环,一波接一波。

零星街头运动在2011年1月26日开始出现,当时叙利亚社会基本是平静,所以街头示威者也自称是“和平诉求”,主要目的是赢得民众同情。

叙政府容许了这种小型抗议,并没有干涉,而“公民记者”拍不到军警压制镜头,就拿不到赏金。

3月6日,德拉地区出现一些十岁不到的儿童在墙壁上乱涂乱画,写的政治口号:打倒阿萨德!阿萨德下台!凶手阿萨德!

叙利亚警察当天拎走15名熊孩子,让他们家长来领人,“公民记者”已经拍下军警执法视频和照片,并重新配音配文,称之为“逮捕”儿童。

推特和脸书出现爆发式转发,再加上无比煽情的恐怖描述,许多人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很少有人会去想,七八岁小孩怎么会去书写政治口号?

3月7日,德拉市有人组织了抗议警察“逮捕”小孩的反政府集会。

3月15日,示威在大马士革、阿勒颇、哈塞克、代尔祖尔、哈马街头同时爆发。

4月18日,几万人集聚到霍姆斯广场,瘫痪了当地交通和商业,骚乱进一步升级。

2011年5月22日,CNN发表《叙利亚,爱的改革》一文,走煽情催泪路线,帮助骚乱者赢得更多国际同情。

美国等西方国家一边倒地支持示威者,要求阿萨德政府克制和对话,到了七月份,叙利亚仍然不敢动用军队强力压制已走向失控的局面。

7月初,阿萨德才下令军警实施“清场”,打算恢复社会秩序,但手段并不激烈。

8月,叙利亚骚乱非但无法遏止,反而更加严重,军警开始使用催泪弹和橡皮弹。

阿萨德这样做算是暴政吗?那么特朗普政府一周时间就下令准备让正规军、国民警卫队清场又算是什么?西方媒体除了说说种族歧视,有上升到特朗普政府是否应当存在的高度吗?

城市骚乱终于响起了枪声,死者有平民、“公民记者”、“社会活动家”……

叙利亚警方称发现了示威人群中有“武装分子”,但迪拜的“东方电视台”一口咬定是军警开枪。

西方媒体一拥而上,怒斥叙利亚政府侵犯人权,不可容忍,CNN、BBC等大媒体完全采信“公民记者”说法,一场实力悬殊的舆论战全面打响。

叙利亚发生了什么?信息完全由西方媒体控制,大马士革官方声音完全出不来,网上新闻视频和图片都是呈现军警“施暴”的画面。

局势正在朝着美国推动的方向发展。

实际上,美国在2011年2月28日,就为“公民记者”们在脸书上开设了两个帐SNN和ANN。而且美国也想到了叙利亚在危急时会切割网络信号,美国情报人员通过当地NGO组织向霍姆斯地区运入了4000台海事卫星电话,以保证信息战有效进行。

叙利亚两千万人口,青年人占了60%,他们大多习惯于追看网络信息。

叙利亚第一个“公民记者”组织是协作委会员(LCC),是谁在指挥他们?人权灯塔。

到2012年,LCC已有70多个报道小组,每天更新阿萨德的“屠杀”人数,并让“目击证人”现身说法。2012年,单单在油管就有四万多段由叙利亚“公民记者”上传的小视频。

SNN被打造成了一个权威帐号,这种权威性是通过《纽约时报》《今日美国》等大媒体转发来建立的。

直接大量引用SNN消息的国家媒体有:美国、英国、加拿大、印度、丹麦、埃及、法国、德国、荷兰、意大利等。换句话说,美国根本不用直接出面,就能通过由资助的舆论工具给阿萨德政府定罪。

叙利亚军警所有维护社会秩序行动,都成了“暴行”,而纵火、抢劫、甚至强奸的暴徒成为“民主人士”。

2012年7月7日,希拉里在巴黎组织了一场“叙利亚之友”活动,她指出,“让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阿萨德政权,必须为罪行付出代价”,并表示美国要制裁叙利亚,以捍卫“人权”。

希拉里巴黎讲话一周后,美国媒体马上制作与之相呼应的文稿。7月15日, CNN以采访形式播出了“反对派”首领阿卜杜勒.希达的视频,希达一边控诉阿萨德,一边装模作样抱怨美国干预力度不够大。

美国给别人下毒的配方中,一定会有“民意领袖”,阿卜杜勒.希达就是其中之一,他所说的“美国干预力度不够大”,跟黎智英请求美国制裁香港有什么区别?

再看美国这场抗议斗争,有“民意领袖”吗?《时代》周刊会造神吗?再过一个月也不会有。

美国深喑此道,“民意领袖”是街头骚乱火车头,他可以是阿卜杜勒.希达、可以是瓜伊多、可以是黎智英……但决不能允许有人领导美国抗议斗争。

接着《华盛顿邮报》发表了NGO“自由之家”的文章,文中指出,白宫应加大与反对派(叛军)的接触,向“自由军”提供更多的武器支援,人员培训和情报信息,最后“代表”叙利亚人民提出了设立“禁飞区”,打算把利比亚套路重新在叙利亚上演。

早在2012年2月4日美国在安理会提出的干涉叙利亚决议草案,就被中俄否决了,当时美国驻联合国代表苏珊.赖斯说:“中俄要对接下来的流血事件负责。”

美媒炒作“禁飞区”就是美国不死心的表现,不过,“禁飞区”也失败了。

但叙利亚街头暴乱在2013年完全失控,叛军组织开始不断出现,他们军火从哪里?“公民记者”每月700美元津贴哪里来?没有人比CIA更清楚,

叙利亚从暴乱到内战,美国只用了一年时间左右,小而美的叙利亚变成了人间地狱。

美国一手策动的“阿拉伯之春”,到底给中东留下了什么?十年后,很多人也在反思,说的是民主,事实却是杀戮。

难道就像大嘴朱莉所说:“虽然他们一无所有,但他们得到了自由!”

明星圣母或许真是脑子有贵恙,但蓬佩奥一天到晚说,要跟伊朗人民、委内瑞拉人民、还粘上来说要跟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他可不是傻了。否则,他现在要出来“跟美国人民站在一起!”

但蓬佩奥们决不会跟美国人民站在一起,或许上美国人民配不上他。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中国一句老话。当初美国对叙利亚这么狠,想过自己也有这么一天吗?还得“白头盔”吗?

特朗普说,明尼苏达州成为了“全世界的笑话”,原来他也知道社会秩序失控是个笑话。

已出动国民警卫队全副武装待命的州:

亚利桑那州

阿肯色州

加利福尼亚州

佛罗里达州

伊利诺伊州

密歇根州

内布拉斯加

内华达州

俄克拉荷马州

俄勒冈州

弗吉尼亚州

科罗拉多州

佐治亚州

印第安纳州

肯塔基州

明尼苏达州

北卡罗来纳州

俄亥俄州

宾夕法尼亚州

南卡罗来纳州

南达科他州

田纳西州

德克萨斯州

犹他州

华盛顿州

威斯康星州

哥伦比亚特区

……

美国人民抗争怎么会是笑话呢?这可是佩洛西口中的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是如何策动叙利亚全国暴乱的?|2020-06-03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