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十四:爱泼斯坦,用性贿赂重新搭建美国权力游戏 |2020-07-30

2020年7月30日10:29:03 发表评论
「一个坏土豆」合约作者|伍十四
公众号|一个坏土豆
作者个人公众号|左阵

棕榈滩,号称“全美第三有钱”的城市。

棕榈滩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东南部,距离迈阿密65公里。从19世纪末开始,棕榈滩就被打上“超级富有”的标签,成为美国上流社会趋之若鹜的黄金宝地。

“美国史上15大富豪排行榜”上的前三大家族:石油大王洛克菲勒、钢铁大王卡耐基以及铁路大亨范德比尔特,都曾是棕榈滩的主宰。

作为世界顶尖财富人群的聚集地,棕榈滩每年流动着全球四分之一的财富。

而一桥之隔的西棕榈滩,却是另外一个世界。

这里居住着大量低收入群体,暴力横行、枪支与毒品泛滥。在FBI列出的“美国最危险的前30个城市”中,西棕榈滩排第17位。

01

女孩肖娜·里维拉就出生在这里。

这里很多家庭支离破碎、矛盾重重。肖娜的童年也不美好,她的母亲是个瘾君子,父亲在她三岁的时候锒铛入狱。

十岁时,她的父亲出狱了。

不久,父亲有了一个女朋友。女朋友带着几个孩子,他们常常被虐待。在肖娜十二岁生日过后一周,父亲和女朋友当着肖娜的面,把他们八岁大的儿子活活打死了。

惊恐万状的肖娜吓得离家出走,住进了收容所。后来她的奶奶获得了监护权,她跟着奶奶回家,暂时有了栖身之所。

2002年,肖娜·里维拉十四岁。

有一天,一个朋友来找她说要去棕榈滩的一户人家,但她一个人不敢去,求肖娜陪着去一趟。

对于住在西边的肖娜来说,棕榈滩不是她能踏足的世界,她根本不知道去了会发生什么。

但禁不住朋友的缠磨,肖娜最终还是答应了。

过桥后来到棕榈滩,她看到了游艇、豪车还有很多大别墅。

朋友带着她来到一座豪宅,从侧门进了屋。随后进来一个中年男人,他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趴到了按摩床上。

肖娜的朋友说我们要给他做按摩,而且我们还得脱衣服。于是两个十四岁的女孩子,赤裸着全身,给那个老男人做按摩。

过了一会肖娜的朋友说我该走了。茫然无措的肖娜,眼睁睁看着朋友出去了。

那个男人转过身来,让肖娜给他擦乳液。肖娜在他胸口擦满乳液。男人让肖娜抓着他的乳头,尽最大力气揉捏……最后,男人强奸了她。

What Happen?

此时的肖娜还是个处女,她甚至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到底是在干什么!

完事后,男人扔了些钱,叫肖娜去捡。肖娜觉得很尴尬,但又不知道怎么拒绝。

后来,肖娜常常接到电话,电话里的人没有任何解释,直接命令她坐车去男人家里。肖娜当时身无分文,也没有一个像样的家庭,她,处理不来这种事情。虽然她觉得这个男人恶心至极,但她还是把这当成了一种工作,熬过去了就回家。

肖娜与男人的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三、四年。

02

女孩海莉·罗伯森同样成长于西棕榈滩。

她比肖娜幸运,有一个大家庭,爸爸是警察,妈妈从事银行业。她一直过得很快乐,直到十六岁之前的那个夏天。

这个夏天,她被强奸了,那是她的第一次,对方二十一岁。她把自己封闭起来,整日酗酒、抽大麻,她想逃离、想把自己隐藏起来。

她的一个高中同学跟她说我认识一个人,我给他做一次按摩,他就给我200美金。海莉以为这是她的出路,是她逃离西棕榈滩的机会。于是她们开车去了棕榈滩岛。

和肖娜一样,她们也没有走正门,而是从通往厨房的侧门进去的。

走过一段弯曲的楼梯,她注意到墙上的装饰,它们太刺目了——很多裸体,赤裸的雕像、赤裸的照片……她还看到了孩子们的裸照,很不寻常,这令她感到十分不安。

按摩刚开始很正常,但过了不一会儿,高中同学借故出去了。

男人翻过身来,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开始自慰。海莉害怕极了,这令男人感到很兴奋,他用手和震动器试图去触碰海莉的下体。

海莉拒绝了,她说我很不舒服,不行!不能这么做!

男人没有生气,他说好吧这样不行,那么,如果你有什么朋友的话,只要把她们带来这里,我就给你200美金。

海莉前后给这个男人找来了24个女孩,这些女孩全部都未成年。她们又会带来别的女孩,就像一条长链,永无尽头。

海莉把她们带进屋子,然后出来,坐在泳池边等候。女孩们要走的时候,男人会出来付她钱。

他常常会问海莉,你怎么样?最近都还好吗?家里怎么样?就好像海莉是他的朋友,他很在乎这个朋友似的。

与海莉一样,那些帮男人招揽女孩的女孩,必然也是男人的操控对象。男人让她们以为自己很特别、以为自己获得了逃离原生环境的机会。她们还不用和这个恶心的老男人发生任何性接触,只要把人带来,就可以轻松地拿到钱。

这个男人就像结网的蜘蛛,静待猎物自动送上门来。而且这张网,在佛罗里达州越织越广、越织越密……

03

2003年,棕榈滩警察局接到举报,说有很多年轻女人在他邻居的住所进进出出。

警局觉得这很可疑,于是派人拦下她们问询。被询问的几个姑娘都是成年人,她们说是来为这个男人工作的。鉴于她们都是成年人,并没有什么值得警察介入的,警察没有跟进。

到了2005年,一名年轻女孩的家长联系了警察局,他们认为自己十四岁的女儿,可能与住在棕榈滩的一名中老年男性存在某种性关系。

那对家长带女孩来警局做了一份笔录,陈述的可信度很高,警局立即着手调查此事。

警察每找到一个受害者,就会知道更多的受害者,以此类推,受害者以几何级数增加。两三个月之后,警察发现此案受害者多到数不胜数!

每个受害者的故事也都大体相同。

但是这起案子的推进却举步维艰,受害者知道这个男人有权有势,出于畏惧,她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不敢出面起诉这个男人。他的雇员们也怕惹上麻烦,不肯与警方合作。

无奈之下,警方只有加强监控,还偷偷去翻了他家的垃圾。

西棕榈滩有很多所中学,还有私立学校,里面有成千上万的孩子。这些学校,都成了他的猎场。

七个月的跟踪调查之后,警方认为这个男人的生活方式确实有问题。他们必须进到房子里,找到更多可以定罪的的证据。

2005年10月20日,警方在这个男人的宅邸执行了搜查令。

房子里找到的东西令警察大为震惊!到处都是裸体雕像以及孩子们的裸照。


房屋构造、房间位置、布局、装饰与陈设,都与受害者们的描述一一对应。这说明受害者的陈述真实可信。

但是可以作为直接证据的电脑硬盘、监控摄像机和录像带,却都已经被提前转移或清理。

在场的警官心里都知道:警局有内鬼!

04

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名叫杰弗里·爱泼斯坦。他的保护伞,绝不仅仅只存在于小小的棕榈滩。

爱泼斯坦1990年在棕榈滩购入住宅。

他过着大部分人梦想中的生活。他的棕榈滩豪宅价值2000万,他拥有纽约最大的联排别墅之一、巴黎的巨型公寓、加勒比海的私人岛屿以及新墨西哥州绵延的农场。

此外,他还拥有一架直升机和两架飞机,其中一架是波音727。

他在棕榈滩的豪宅,距离特朗普的海湖庄园只有1英里。有很长一段时间,两人过从甚密。特朗普有句名言,估计现在他很想收回:“我认识杰弗里15年了,这人了不起,他比我还喜欢漂亮女人,尤其是年纪轻的。”

但普通人对杰弗里知之甚少,大家只知道他富得流油,却没人知道他的钱从哪里来。

1953年,杰弗里·爱泼斯坦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区的一个犹太家庭,他在科尼岛长大,那里属于中低阶层。

爱泼斯坦很聪明,中学时跳了几级,16岁就考入库伯联盟学院。但他在大学里只待了两年就提前退学。1973年,杰弗里在没有取得任何学位的情况下,居然混进道尔顿学院成了一位物理老师。

爱泼斯坦班里有个学生的父亲名叫埃斯·格林伯格,是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公司的董事。

1976年,埃斯·格林伯格执掌贝尔斯登,他把杰弗里带进了华尔街。杰弗里负责销售和开发,工作十分出色,还与埃斯的女儿谈起了恋爱。

几个月后,杰弗里的顶头上司迈克尔·特南鲍姆发现爱泼斯坦学历造假。面对质问,爱泼斯坦运用自己高超的销售技巧打动了迈克尔,不但免于被开除,还在四年后做到了公司的有限合伙人。

但在不久之后,杰弗里因使用报销账户骗钱等违规行为,被公司扫地出门。

1982年,杰弗里成立了自己的财务管理公司。

1986年,塔楼金融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文·霍芬伯格,正在运作一个庞氏骗局。有人向他推荐了杰弗里,说他有华尔街背景,能力出众,就是道德败坏了点。

急于打开北美市场的史蒂文,立即与爱泼斯坦展开合作。杰弗里利用虚假财务报表夸大公司价值吸引投资者,操纵股票价格,进行非法股票交易,成为这场骗局得以运作的关键人物。

骗局终究是骗局,总有崩塌的一天。在诈骗了4.6亿美金之后,骗局浮出水面。

杰弗里告诉史蒂文,自己以前是美国司法部的合作证人,与司法部高层有交情。

史蒂文知道自己有罪,也明白以杰弗里的为人,一定留了后手抓了把柄,再来个栽赃嫁祸落井下石,必然会令案情变得更加复杂严重。

于是他站出来独自扛下所有罪责,在联邦监狱里蹲了二十年。

全身而退的杰弗里却身价暴增,阔步迈入亿万富翁行列。

其实,爱泼斯坦在与史蒂文合作的同时,脚上还踩着另一块跳板——莱斯·卫克斯奈。

莱斯是时尚大亨,手里掌握着A&F以及维多利亚的秘密等时装品牌。

忽然有一天,莱斯授权杰弗里打理他的财政事务。周围的人都很震惊,因为莱斯是一个控制欲非常强的人。

杰弗里同时为史蒂文与莱斯工作的时候,莱斯给杰弗里配了一架飞机,他会定期飞去俄亥俄州。爱泼斯坦似乎有某种催眠能力,他牢牢把握住了这位时尚巨头。

爱泼斯坦私下跟史蒂文透露,他能轻易支配卫克斯奈的喜怒。爱泼斯坦还告诉史蒂文,他计划操控莱斯数十亿美元的资产,以供他来投资。

1991年至2006年,爱泼斯坦负责售出的卫克斯奈公司股票价值超过13亿美元。莱斯后来声称他早在2007年就和杰弗里一刀两断了,因为他发现杰弗里从他这里偷走了很多钱。

他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不起诉杰弗里,只是在2019年的一次内部发言中这样说道:“被一个如此龌龊、如此狡猾、如此败坏的人占了便宜,是一件想想都令我很惭愧的事。”

爱泼斯坦还利用他与莱斯的关系接近维密模特、冒充维密星探诱骗更多怀揣T台梦的年轻女性。

在美国,只要你足够有钱,就能买到任何一个阶级的入场券。

靠着厚颜无耻和不择手段,杰弗里手里不但积攒了大量金钱,还掌握了十分优质的性资源。

凭借金钱与美色,爱泼斯坦与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们建立起密切联系,并与政商学界的大佬们交往甚密,其中包括前总统克林顿、现任总统特朗普、英国王子安德鲁、微软总裁比尔·盖茨、物理学家霍金等等。

05

2003年,记者维姬·沃德奉《名利场》主编之命,为杰弗里·爱泼斯坦撰写一篇商业报道。

维姬以为这无非是另外一个白手起家的励志故事。然而她的线人提供了一条线索,这条线索,将原定的商业调查,引向了截然不同的方向。

玛利亚·法默是位画家,在1995年纽约艺术学院的毕业艺术展上,当时的院长艾琳·古根海姆几乎是用强迫的方式,逼着她把自己参展的一幅画低价卖给了一对情侣,因为他们既是院长的好朋友,也是学院的重要赞助人。

这对情侣,就是杰弗里·爱泼斯坦与吉斯莱恩·麦克斯韦。

杰弗里安慰玛利亚说别担心,你不会吃亏的。

几个月后,杰弗里买下了曼哈顿第71街的七层豪宅,请玛利亚去做管家。

有一天杰弗里问玛利亚有几个兄弟姐妹。

玛利亚说我有两个妹妹,其中安妮尤其聪明,今年十六岁正在念高三。她的志向远大,目标是常春藤盟校。

杰弗里建议玛利亚让安妮出国旅行,丰富履历以便提高申请名校时的竞争力,他很乐意资助旅行的费用。

玛利亚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安妮,安妮很高兴也很感激,以为自己遇到了贵人。

这场旅行本该在这年七月启程,可是杰弗里让安妮先去他新墨西哥的农场,见见他的助理吉斯莱恩。安妮以为此去能结识其他同去的学生,可是到了才发现,偌大的农场只有自己一个客人。

晚饭后,吉斯莱恩邀请安妮一起沐浴按摩,她用机械而又古怪的手法揉捏安妮的胸部。第二天早上,杰弗里钻进安妮的被窝,侵犯了安妮。

心有余悸的安妮没有声张,强迫自己把心思放到了旅行上。她去了泰国和越南。

安妮在泰国的时候,杰弗里联系了玛利亚,说他们愿意助力她的事业,让她参加艺术家驻留计划。玛利亚按照要求来到俄亥俄州,住进一栋两万六千平方英尺的房子里。这栋房子的前方,就是莱斯·卫克斯奈的家。

玛利亚带着所有的创作家当,每日潜心作画。

有一天,杰弗里和吉斯莱恩过来拜访。晚上,玛利亚遭到了两人的猥亵。她跑回房间,用家具堵住了门,独自蜷缩在墙角,直到早上二人离开。

玛利亚发现两个妹妹的三张照片被拿走了,崩溃之下,她给安妮打了电话,问她在农场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安妮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姐姐。

愤怒的玛利亚没有接受杰弗里的封口费,她回到纽约向警方求助。可是纽约警局说我们没有管辖权,事情发生在俄亥俄州、新墨西哥州,你得找联邦调查局。

玛利亚找了FBI,探员认真记录了每一个细节。

玛利亚向FBI报案的事,自然躲不过杰弗里的耳目。吉斯莱恩打电话给玛利亚说你完蛋了,我要毁了你的作品,毁了你的事业。我知道你喜欢去西线高速跑步,那里可以有无数种死法。

为了躲避吉斯莱恩的威胁和骚扰,玛利亚一边频繁搬家,一边满怀希望地期待着FBI帮她主持公道。然而直到七年后维姬·沃德上门采访,依旧杳无音信。

06

维姬·沃德获得这个故事之后,《名利场》联系了爱泼斯坦,核查其真实性。

杰弗里说这完全是污蔑!这些女人过于迷恋他,因为得不到而心生怨恨所以胡说八道。

此时维姬刚刚怀上了双胞胎,杰弗里说如果你的报道不合我心意,那么你和你的家人就要小心了。我认识所有医院的所有医生,我会找个巫医给你未出世的孩子下咒。

主编格雷登·卡特联系了维姬,他惊恐万分,因为他在花园里发现了一颗猫头,还在家门口发现了一枚子弹。

最终发布的报道中删除了女孩们的故事,标题也散发着熠熠光辉:英才爱泼斯坦。

维姬问格雷登,为什么?她们这么勇敢、这么直言不讳!格雷登回答:“我相信杰弗里·爱泼斯坦!”维姬哭了。

然而此时的维姬并不知道,她所采访的女孩故事,不过是冰山一角。

爱泼斯坦在佛罗里达州搭建的性金字塔,规模已经十分宏伟,他的雇员说杰弗里先生每天要按摩三次,每次都换不同的女孩。

玛利亚接受《名利场》的采访,非但没能使真相大白于天下,反而给自己招来吉斯莱恩更加露骨的威胁。

她不得不更加频繁地搬家。

但每搬到一个新的地方,都会接到吉斯莱恩的威胁电话,她说我知道你搬去哪里了,你住的地方不安全了,你最好给我小心点!

迫于无奈,玛利亚改名换姓,使用假名躲进了北卡罗来纳州的深山里。

07

与出身低阶的杰弗里不同,她的女友兼战友吉斯莱恩·麦克斯韦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如果家庭未生变故,爱泼斯坦想给她提鞋都未必轮得上。

麦克斯韦这个姓氏,在英国可谓声名显赫。

吉斯莱恩·麦克斯韦的父亲罗伯特·麦克斯韦,出生于捷克的一个犹太家庭。二战时逃到伦敦加入英国陆军,因作战勇敢在1945年获授军事十字勋章。

战后,罗伯特白手起家,创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出版帝国之一,鼎鼎有名的《镜报》集团也被他收购。报业大亨鲁伯特·默多克是与其竞争多年的老对手。

此外,罗伯特·麦克斯韦的政治背景也极其复杂。

他不但是英国国会议员,还与英国秘密情报局、苏联克格勃以及以色列情报局莫萨德都有联系。英国外交部一度怀疑罗伯特·麦克斯韦是双面间谍或三重特工。

吉斯莱恩·麦克斯韦毕业于牛津大学,精通几国语言,与英国社会名流多有交往。

1991年,罗伯特在大西洋加那利群岛乘坐游艇时,不明不白地坠海身亡。

吉斯莱恩是罗伯特最小的女儿,也是罗伯特最宠爱的女儿。这艘游艇名叫“Lady Ghislaine”,与吉斯莱恩同名。

罗伯特死后,他一手搭建的出版帝国迅速崩塌。

远在纽约的吉斯莱恩靠着父亲的信托基金,虽然每年能拿到10万美金生活费,但对于见惯大场面的富家千金来说,她的生活无疑是从天堂跌进了地狱。她不甘心!

杰弗里·爱泼斯坦成了吉斯莱恩新的避风港。

吉斯莱恩借助男友的金钱,在纽约一点点恢复昔日的辉煌。而杰弗里则利用女友的人脉,成功打入了上流社会,与各路大佬勾肩搭背。

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吉斯莱恩想尽一切办法,极力满足杰弗里的任何需求。这种病态的关系最后演变到她亲自下场,为爱泼斯坦物色、调教各种年轻女孩。

最可怕的是,早在90年代,吉斯莱恩就考下了飞行员证。

为了避人耳目,有时是她,有时是爱泼斯坦,亲自驾驶直升机把女孩们送到加勒比海的私人岛屿上,供“贵宾”们享用。

08

虽然有人给杰弗里通风报信,但棕榈滩警察局在2005年的搜查中也并非一无所获。

警方提取到部分通话记录,其中包括一些受害者和一些成年女性的联系方式,这些信息被用来物色受害者。

警方根据记载的信息,逐一致电询问调查。

经过调查,警方发现此案牵涉甚广,这些犯罪活动已经持续多年,远远早于调查开始之前。

1999年,十六岁的弗吉尼亚·朱弗雷,在棕榈滩特朗普的海湖庄园做暑期工。她的理想是成为一名按摩治疗师。

在那里工作没多久,吉斯莱恩注意到了她。

吉斯莱恩对她说哦,真好,你在读按摩疗法的书,我认识一个人,他在找随行按摩师,如果你愿意,今晚你可以去见见他。

下班后,弗吉尼亚来到杰弗里的住宅。吉斯莱恩带她进入按摩室。按摩床上趴着一个裸身男人。吉斯莱恩手把手地教她,如何把乳液打在手上,如何变换不同的手法按摩身体的不同部位。

弗吉尼亚的原生家庭很糟糕,她曾经离家出走、露宿街头,她遭受过长期虐待。她渴望摆脱困境,她觉得自己应该敞开心扉,争取这个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

听完她的倾诉,他们要求她脱下衣服。吉斯莱恩也脱下衣服,从后面抚摸她的身体。弗吉尼亚不敢拒绝,只好听之任之。

从口交到全套,她都一一照做。

弗吉尼亚的顺从,并没有换来想要的机会,她成了俩人的性奴。

她对杰弗里有求必应,睡前帮他脱袜,随时满足他突发奇想的变态性需求。他们让她好好做,会带她环游世界,带她见大人物,带她进入真正的上流圈子。

他们确实这么做了。弗吉尼亚被租给了他们所有的朋友,有政客、有商人、有明星、有黑帮大佬……全是有权有势的人。就算弗吉尼亚想去告发,警察也不会相信她。

杰弗里对法律不屑一顾。

他告诉弗吉尼亚:很多人欠我人情,我不会进去的,棕榈滩警局都是我的。

09

2006年,棕榈滩警察局费尽心思,终于找到几名愿意配合的受害者,便立刻向州检察官办公室申请逮捕令。

警察局长迈克尔·瑞特一直和州检察官巴里·克里斯彻有私交,他们第一次探讨案情的时候,巴里还不认识爱泼斯坦,他说要让这个人渣牢底坐穿,简直小菜一碟。

然而不久之后,他的态度将会发生180度的大转变。

杰弗里迅速组织反击。

他找到哈佛教授艾伦·德萧维奇,此人代理过辛普森杀妻案、泰森强奸案、赫尔姆斯利逃税案、赫斯特抢劫案等等惊天大案。

他是杰弗里家中常客,弗吉尼亚常常陪睡。

艾伦说我不是佛罗里达州注册律师,不能亲自代理。但艾伦帮杰弗里组建了一支由八人主导的豪华律师天团,其中包括克林顿弹劾律师肯尼斯·史塔、南佛州顶级辩护律师罗伊·布莱克、纽约精英杰伊·莱夫科维茨……他们或是业内顶尖、或是手眼通天。

律师们开始注意警官们的动向,调查他们的背景、他们出过的任何小岔子,希冀找到破绽以使他们变得不堪一击。

就连警察局长迈克尔·瑞特都被全天候监视。

杰弗里雇佣的私人侦探会去翻查警局的垃圾,警察不敢把报告和资料存进电脑,而是把它们单独存放或者贴身携带。

几个月后,州检察官巴里·克里斯彻通知迈克尔·瑞特,这些受害者不适合作证。确实,大多数受害者事后收了钱,但儿童不能自愿和成年人发生性关系。可惜,瑞特没能说服检察官,检察官们也故意忽略了这一点。

即使铁证如山,州检方还是打算只以一项最轻的罪名来起诉杰弗里。

2006年7月,爱泼斯坦被单独控以教唆卖淫罪。他被逮捕几个小时之后即被保释。

棕榈滩警察局认为正义没有得到伸张,遂将此案提交至联邦调查局。

10

某天,一男一女敲开了躲进深山的玛利亚·法默的家门。

他们向玛利亚出示了证件。那女的解释说我们是FBI,我们为你1996年的报案而来。

联邦探员找到了很多受害者,包括肖娜·里维拉以及海莉·罗伯森。

受害者们给自己请了律师。这些律师没有艾伦·德萧维奇的名望,但他们最起码都是“人”。

在律师的帮助下,受害者们直面权势滔天、令人生畏的杰弗里。除刑事调查之外,几名受害者还提起了民事诉讼,向爱泼斯坦索赔。

爱泼斯坦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他雇人假扮执法者威胁受害人、恐吓律师,跟踪监视他们的家人。

几名起诉杰弗里的受害人家门口,24小时停着私家侦探的汽车。到了晚上睡觉时,他们调转车头,整晚用远光灯照射受害人的窗户。

受害者的律师们不甘示弱,他们也请来了私家侦探。侦探们开始博弈,他们互相跟踪、追逐、拍摄、录影。

虽然杰弗里百般阻挠,检方还是掌握了大量的证据,说服了数十名受害人出庭作证。

探员整合的资料中,任何一条罪名,都能让这个恋童癖把牢底坐穿。他们准备了53页的起诉书,提交到联邦检察官办公室。

所有人都以为,正义即将到来!

然而,两年过去了,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突然间,FBI的态度变了。负责调查的探员被禁止与棕榈滩警察局的任何代表谈论案件情况。

2008年6月30日,杰弗里通过律师与联邦检察官亚力克斯·阿科斯塔达成一项认罪协议(不起诉协议)。按照协议规定,爱泼斯坦承认教唆及介绍卖淫罪,同意在棕榈滩拘留所服刑18个月。

对于将来可能提起的所有刑事指控,爱泼斯坦将不会被起诉。

杰弗里认罪以后,不但免于所有的联邦指控,还得到了其他州的豁免。不仅是他,他那些有名无名的共犯们也全被豁免了,他们全都受到不起诉协议的保护。

这相当于给杰弗里和他所有的共犯们各发了一张免罪金牌,意味着在他们有生之年,没人可以再通过刑事手段制裁他们。

这种认罪协议,在美国几乎是史无前例的。

要想通过这项协议,必须先经过亚力克斯·阿科斯塔,再到华盛顿刑事司的助理总检察长,再经过美国副总检察长,最终到达美国总检察长,层层审核、逐级批准。

难度有多大,杰弗里的能量就有多大。

11

签完认罪协议之后,杰弗里开始“服刑”了。

他被安排在监狱最隐秘的角落,监舍门洞大开。他的餐食是特别供应的,他能看电视,能随时和律师见面。看管他的警官是由他指定的,每小时约42美元的工资也由他支付,他可以要求警官在有客来访的时候脱下警服换上西服。

他一进监狱,就拿到了监外就业资格,每周在监外6天,每天12小时。这12小时,他可以去办公室,可以参加Party,当然也可以每天回家“按摩”三次。

2009年7月21日,服刑13个月后,爱泼斯坦提前5个月出狱了。

2010年,“重获新生”的杰弗里回到纽约。所有人都知道他性侵了大量未成年女孩,但人们还是愿意和他交往。

杰弗里继续为所欲为,而他的受害者们却还在苦苦挣扎。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开始。

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顿都参与了竞选,这两个总统候选人,都与杰弗里·爱泼斯坦有牵扯。

趁着大选,陆续有人到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特朗普和爱泼斯坦在Party上性侵自己。

这些人很聪明,知道利用大选时两党竞争的政治力量,就好比主动给反对派提供弹药,极有可能获得支持。

但很可惜,她们不一定都是真正的受害者。

2017年2月16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提名亚力克斯·阿科斯塔出任美国劳工部长。

同年10月,女星艾丽莎·米兰诺发推倡议“我也是”运动。这项运动是针对美国金牌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性侵多名女星事件发起的。该运动迅速升温,声势浩大,引发人们对性侵受害者的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哈维·韦恩斯坦与杰弗里也是臭味相投的好基友。

通过“我也是”运动,女性们得以发声,更多关于名人的性侵丑闻被抖落出来。

杰弗里的受害者们觉得是时候再次抗争了。她们联合起来,互相鼓励互相支持,更多的受害者与她们取得联系,站到了一起。

2018年11月28日,迈阿密先驱报发表报道,回顾了爱泼斯坦2008年的认罪协议,该案再次受到广泛关注。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美国司法部宣布对当年亚力克斯·阿科斯塔牵头的认罪协议进行调查。

2019年2月,佛罗里达南区联邦法院判决该协议违反了《犯罪受害人权利法》。法官玛拉认定检方与杰弗里共谋炮制了这份协议,协议自始违宪,爱泼斯坦没有豁免权。

2019年7月6日,爱泼斯坦在新泽西州被捕。

12

爱泼斯坦被捕后,又有数十名女性指控他性侵。

有趣的是,所有原来跟他有关系的人,突然间都与他断交了。

特朗普说我早就和他绝交了,我跟他十五年没有说过话了,我不喜欢他。

克林顿的新闻秘书也说,克林顿从来没和爱泼斯坦说过话,这十多年来,他也从来没有去过什么性奴小岛、牧场或是棕榈滩的住宅。

但查获的飞行日志不会说谎。

日志记载,克林顿仅在2001~2003年间,就至少搭乘杰弗里的“洛丽塔航班”26次。

2019年7月12日,在公众的愤怒以及诸多民主党政要的逼迫下,亚力克斯·阿科斯塔不得不辞去劳工部长职务。

爱泼斯坦提出了保释候审,律师在听证会上将保释金提高到5亿美元,但请求最终被法官驳回。

纽约南区联邦检察院最终决定,以进行性交易及合谋人口贩卖未成年女性两项重罪起诉他。

爱泼斯坦随后被关入纽约大都会惩教中心。

这是一个精心挑选的关押地,因为检查官已经预料到,像杰弗里这样知道太多的人,极有可能“适时的死亡”。

这间牢房的水池和马桶都嵌在墙里,桌椅床铺固定在地面无法移动。窗户1.2米宽,层高3米,淋浴间全透明,为了避免溺水还装了计时器。

牢房内外有多个摄像头24小时无死角监控,狱警每隔半小时巡逻一次,另外还有一名狱友作陪,避免杰弗里单独自处。

杰弗里在他所有住宅的房间里都安装了监控,他手里握着权贵们大量的犯罪证据。深谙游戏规则的杰弗里知道,既然保释无望,那么没有人希望自己能活着出庭。

他不止一次对狱友说自己随时可能死亡。

2019年8月8日,杰弗里签署了一份遗嘱,将他的所有财产交由一个名为“1953”的信托基金保管,但遗嘱中没有任何受益人的详细信息。

这意味着,受害者们拿不到一分钱的赔偿。

另外,爱泼斯坦签署遗嘱文件时,绰号“矮子”的墨西哥毒枭古兹曼的一名律师也在场。

两日后,也就是8月10日,杰弗里·爱泼斯坦在惩教中心的牢房内“自缢”身亡。

出事这天,所有的监控碰巧全都失灵,狱友提前换房,狱警也不巡逻了。

13

杰弗里出事后,吉斯莱恩一直下落不明。

2020年7月2日,联邦特工在新罕布夏州布拉德福德乡村的家中,逮捕了吉斯莱恩·麦克斯韦。

法庭文件称,当他们搜查房子时,发现桌子上有一部用锡纸包裹的手机。这是“一种逃避侦查的误导努力。”

法庭文件还指出,吉斯莱恩有一个由前英国军人组成的私人保安团队,依靠警卫用信用卡外出购买物品。

“正如这些事实所表明的那样,毫无疑问,被告善于躲藏。”提交给法庭的文件中写道。

为防止“自杀事件”重演,美国司法部和监狱管理局下令收走了她的衣服和床单,令其在被拘留期间只能穿纸质服装。

此外还必须确保牢房内有一名室友同住,保持对她的监视,不让其单独行动。

14

2020年7月15日,新泽西联邦女法官埃丝特·萨拉斯接手了一个案子。

这是一起投资人联合起诉德意志银行的案子。多年来,爱泼斯坦利用德意志银行转移资产,其中不少钱用来解决他在性犯罪上的问题。

被查到后,美国的金融监管机构说,德意志银行在明知爱泼斯坦有犯罪记录的情况下,仍为他提供服务,违反了金融规定,因此要判处1.5亿美元的罚金。

德意志银行的投资人们非常生气,为了追回损失,投资人们把银行告上法庭。

7月20日下午,一名枪手伪装成快递,敲开了埃丝特·萨拉斯的家门,开枪打伤了她的丈夫、打死了她二十岁的儿子。

埃丝特当时在地下室幸运躲过一劫。

事后这名枪手吞枪自杀。警方调查后发现这名枪手是个律师,2019年患上了癌症。

这件事,不免让人想起1963年刺杀肯尼迪的情节。结局是肯尼迪死了,杀肯尼迪的凶手也死了,而杀“肯尼迪凶手”的凶手,被判了无期徒刑后很快也在牢里因为肺癌死了。

真是奇葩到处有 ,美国特别多!

美国这样的国家,一个人距离权势金字塔顶端有多远,取决于他的良知泯灭程度。越是丧尽天良毫无底线,距离塔尖反而越近。

上流社会表面光鲜亮丽,实则藏污纳垢。

所谓的精英阶层,华服之下尽是淫魔、恶棍、骗子、强盗与杀人犯之间的利益组合。

灯塔国推崇的精英政治,不过是坏蛋与坏蛋之间的利益博弈。

最可怕的是,像杰弗里·爱泼斯坦这样看似已经权势滔天坏到极点的人渣,依旧处于权势金字塔的底层,扮演的不过是一个“老鸨”的角色,每日蝇营狗苟,伺候着别人的下半身。

大佬们随时可以把他捏成齑粉。

而吉斯莱恩·麦克斯韦,不知道能不能活过这个秋天,大选之前。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