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明惊人: 可预见的人民币大升值 |2020-9-14

2020年9月14日10:29:25 发表评论

前面的文章说的有一点泛泛,但还是有同学猜出了答案。虽然有点打乱我写作的节奏,让我不得不临时加一篇文章进来。但还是非常值得高兴,毕竟没有人向我扔臭鸡蛋。

说到人民币升值,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很忐忑的事儿,毕竟日本失去的三十年就摆在那。但我还是要说,这就是战略组合拳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人民币升值。

先不说怎么避免重走日本老路的问题,单说为什么要人民币升值。按照常规思路,现在这个情况下,就是丑国大选谁赢支持谁。然后,为了维持国际体系从而选择吃泡沫,也就是让兔子喝国际水。

兔子自身放的水不说,还要喝国际水,这其实还是回到了08年的老路上。我相信,吃过一次哑巴亏的兔子对08年的老路是有深刻反思的,另一方面,现在的主动权是在我兔手上。

虽然水还是要放,毕竟有现实需要和战略需要(这个放到后面讲)。但只要是放水,就面临一个水往哪里流的问题。

就像现在国际水这么着急进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资本面临空转、得不到经济循环补充的困境。虽然有丑国政府支持,但是无源之水终将要被经济规律和市场所打败。

所以,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明白,这国际水是必然要流向兔子。就眼下的市场体量和增值而言,除了兔子,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市场可以消化得了。

但是让兔子单纯的喝国际水,也会面临一个大水漫灌的问题。毕竟现在是存量经济时代,我们又必须坚持房住不炒。没了房地产这个吸水池,剩下的资本,最终还是会形成通胀和股市泡沫。

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购买力下降、贫富两极分化只会变得更加厉害。所以,痴痴的等待谁赢就帮助谁的立场是不符合我兔的根本利益。

而且,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还是会被动升值。毕竟几万亿美元的大水,对人民币有需求。说不升值都没人信。但这种被动升值,只能说是附加的,对我兔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另外、即使我们说房住不炒。将房地产企业整合和金融支持等通通拿下,但大水进来的时候,还是会走向利好房地产的方向。毕竟有钱人多了,还没有其他投资方向,买房是肯定的。

在这种情况下,一线二线城市的黄金地段,是注定是越来越贵的。尤其是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大水漫灌,股市必然疯牛。可以参考的一个信息就是,现实中稍微有灵通消息的人都在疯狂开户预备进场,想沾上国际水进来之后的泡沫。

如果说,这是无法选择的方向,没有任何主动权的兔子必须接受,这就是一个新悲剧的开始。可我前面说了,现在与08年有本质的不同,原因不说,主动权也是在我兔手上的。现在在漫长等待下,战略的组合拳和人民币升值的后遗症怎么解决先放到一边。单说喝国际水的最优解,肯定就是人民币升值。

对我兔内部而言,外面是三万亿还是三十万亿美元都不重要,但能换多少人民币的国际水涌进来很重要。对底层百姓的冲击而言,三十万亿人民币和十万亿人民币是地狱之水和人间洪水的区别。

说到人民币因此要升值,大多数人提出反对意见也是因为日本经验教训。也正是因为这个日本的泡沫,让大家认识到了房地产的恐怖性和汇率升值的问题。所以在总结经验教训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说要压制汇率。

而且我兔这么多年都是在这么做,不管外面风风雨雨怎么说,人民币就是不升值。为的就是保护本国制造业,防止重走日本的老路。

经过这么多年的科普,日元升值,已经真的成为日本失落三十年的主因。可真实历史是,日本当时,自己也想让日元升值。而并非全是外界流传的,光是丑国在“逼迫”日元升值。

除了外部的丑国因素外,日本政府认为,日元升值,会给日本带来两个好处。一个是解决日本钱荒问题,增加日元流动性;另一个则是加强日元购买力,扩大日本内需市场。

要日元升值就是希望日本的制造业通过日元升值,走向高附加值的上游产业。同时也希望在日本国内,日本人的购买力强一点,增加百姓生活质量。外加形成国内市场,让日元走向国际化。本国需要加上丑国的逼迫,这才是日元汇率升值的根本原因。

对我兔而言,现在也面临类似问题。不管是产业升级还是人民币国际化都是需要人民币升值来完成的。尤其是在注定要放水的情况下,不走两极分化,反而增加百姓的购买力和生活质量就是放水的最优解。

而且,说到经验教训。如果日元的升值是众口皆知的话,那德国马克升值的成功经验就少有人知了。

从1969-1973年德国马克升值将近23%。若追溯到60年代初,德国马克到70年代的升值幅度约200%。从1960-1990年,马克对美元的名义汇率从4.17∶1升值到1.49∶1,总计升值179%。

尽管如此,1969年和1971年较大幅度的升值似乎没有对德国出口造成显著影响。在1974年联邦银行的业务报告中评价,放开汇率后来证明了是“内部稳定政策的保障性措施”。德国资深经济人士彼得荣根认为升值压力“促进了劳动生产率提高,加速了创新,并改善了德国出口产业的竞争力”

日本在90年代初经历了股市和楼市的资产泡沫破裂,进入了长达十年的经济衰退期。而德国坚持货币政策的独立自主性,对内坚定奉行“反通货膨胀为纲”的原则,对外积极推动区域货币合作,使得德国马克逐步发展成为世界储备货币。

1999年欧元发行时,马克占国际总储备货币的18%,已经是仅次于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也是特别提款权五种定值货币之一,可以说,如果没有前马克作为支撑,欧元很难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经验要辩证的吸收,我兔当然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通盘考虑获得利益最大化才是我兔的真正战略组合拳。

当然,在这个档口我们主动说要人民币升值,对国际资本而言,肯定不是一个好消息。毕竟,原本能当二十万亿人民币来用,突然被缩水,哪怕是一个点都是会心疼好久的。

由此肯定会有政治上的博弈产生,也就有了各方谈判的开始。

至于后面这汇率升还是不升,该怎么升值,肯定是会有作通盘考虑的。毕竟,这里面不仅有外部博弈的问题,内部的出口企业和国内制造业该怎么引导,怎么把握升值幅度的问题。这都是上位者的战略组合拳需要综合考量的。

前面的文章说的有一点泛泛,但还是有同学猜出了答案。虽然有点打乱我写作的节奏,让我不得不临时加一篇文章进来。但还是非常值得高兴,毕竟没有人向我扔臭鸡蛋。

说到人民币升值,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很忐忑的事儿,毕竟日本失去的三十年就摆在那。但我还是要说,这就是战略组合拳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人民币升值。

先不说怎么避免重走日本老路的问题,单说为什么要人民币升值。按照常规思路,现在这个情况下,就是丑国大选谁赢支持谁。然后,为了维持国际体系从而选择吃泡沫,也就是让兔子喝国际水。

兔子自身放的水不说,还要喝国际水,这其实还是回到了08年的老路上。我相信,吃过一次哑巴亏的兔子对08年的老路是有深刻反思的,另一方面,现在的主动权是在我兔手上。

虽然水还是要放,毕竟有现实需要和战略需要(这个放到后面讲)。但只要是放水,就面临一个水往哪里流的问题。

就像现在国际水这么着急进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资本面临空转、得不到经济循环补充的困境。虽然有丑国政府支持,但是无源之水终将要被经济规律和市场所打败。

所以,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明白,这国际水是必然要流向兔子。就眼下的市场体量和增值而言,除了兔子,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市场可以消化得了。

但是让兔子单纯的喝国际水,也会面临一个大水漫灌的问题。毕竟现在是存量经济时代,我们又必须坚持房住不炒。没了房地产这个吸水池,剩下的资本,最终还是会形成通胀和股市泡沫。

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购买力下降、贫富两极分化只会变得更加厉害。所以,痴痴的等待谁赢就帮助谁的立场是不符合我兔的根本利益。

而且,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还是会被动升值。毕竟几万亿美元的大水,对人民币有需求。说不升值都没人信。但这种被动升值,只能说是附加的,对我兔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另外、即使我们说房住不炒。将房地产企业整合和金融支持等通通拿下,但大水进来的时候,还是会走向利好房地产的方向。毕竟有钱人多了,还没有其他投资方向,买房是肯定的。

在这种情况下,一线二线城市的黄金地段,是注定是越来越贵的。尤其是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大水漫灌,股市必然疯牛。可以参考的一个信息就是,现实中稍微有灵通消息的人都在疯狂开户预备进场,想沾上国际水进来之后的泡沫。

如果说,这是无法选择的方向,没有任何主动权的兔子必须接受,这就是一个新悲剧的开始。可我前面说了,现在与08年有本质的不同,原因不说,主动权也是在我兔手上的。现在在漫长等待下,战略的组合拳和人民币升值的后遗症怎么解决先放到一边。单说喝国际水的最优解,肯定就是人民币升值。

对我兔内部而言,外面是三万亿还是三十万亿美元都不重要,但能换多少人民币的国际水涌进来很重要。对底层百姓的冲击而言,三十万亿人民币和十万亿人民币是地狱之水和人间洪水的区别。

说到人民币因此要升值,大多数人提出反对意见也是因为日本经验教训。也正是因为这个日本的泡沫,让大家认识到了房地产的恐怖性和汇率升值的问题。所以在总结经验教训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说要压制汇率。

而且我兔这么多年都是在这么做,不管外面风风雨雨怎么说,人民币就是不升值。为的就是保护本国制造业,防止重走日本的老路。

经过这么多年的科普,日元升值,已经真的成为日本失落三十年的主因。可真实历史是,日本当时,自己也想让日元升值。而并非全是外界流传的,光是丑国在“逼迫”日元升值。

除了外部的丑国因素外,日本政府认为,日元升值,会给日本带来两个好处。一个是解决日本钱荒问题,增加日元流动性;另一个则是加强日元购买力,扩大日本内需市场。

要日元升值就是希望日本的制造业通过日元升值,走向高附加值的上游产业。同时也希望在日本国内,日本人的购买力强一点,增加百姓生活质量。外加形成国内市场,让日元走向国际化。本国需要加上丑国的逼迫,这才是日元汇率升值的根本原因。

对我兔而言,现在也面临类似问题。不管是产业升级还是人民币国际化都是需要人民币升值来完成的。尤其是在注定要放水的情况下,不走两极分化,反而增加百姓的购买力和生活质量就是放水的最优解。

而且,说到经验教训。如果日元的升值是众口皆知的话,那德国马克升值的成功经验就少有人知了。

从1969-1973年德国马克升值将近23%。若追溯到60年代初,德国马克到70年代的升值幅度约200%。从1960-1990年,马克对美元的名义汇率从4.17∶1升值到1.49∶1,总计升值179%。

尽管如此,1969年和1971年较大幅度的升值似乎没有对德国出口造成显著影响。在1974年联邦银行的业务报告中评价,放开汇率后来证明了是“内部稳定政策的保障性措施”。德国资深经济人士彼得荣根认为升值压力“促进了劳动生产率提高,加速了创新,并改善了德国出口产业的竞争力”

日本在90年代初经历了股市和楼市的资产泡沫破裂,进入了长达十年的经济衰退期。而德国坚持货币政策的独立自主性,对内坚定奉行“反通货膨胀为纲”的原则,对外积极推动区域货币合作,使得德国马克逐步发展成为世界储备货币。

1999年欧元发行时,马克占国际总储备货币的18%,已经是仅次于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也是特别提款权五种定值货币之一,可以说,如果没有前马克作为支撑,欧元很难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经验要辩证的吸收,我兔当然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通盘考虑获得利益最大化才是我兔的真正战略组合拳。

当然,在这个档口我们主动说要人民币升值,对国际资本而言,肯定不是一个好消息。毕竟,原本能当二十万亿人民币来用,突然被缩水,哪怕是一个点都是会心疼好久的。

由此肯定会有政治上的博弈产生,也就有了各方谈判的开始。

至于后面这汇率升还是不升,该怎么升值,肯定是会有作通盘考虑的。毕竟,这里面不仅有外部博弈的问题,内部的出口企业和国内制造业该怎么引导,怎么把握升值幅度的问题。这都是上位者的战略组合拳需要综合考量的。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