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子明:“过渡首相”菅义伟 |2020-09-15

2020年9月15日14:37:36 发表评论

今天下午14日15时20分,日本内阁官房长官、71岁的菅义伟以377票,击败岸田文雄(89票)与石破茂(68票),正式当选自民党总裁。

由于自民党和公明党联盟在国会占据多数,两天后的日本首相选举,这位“令和大叔”也将接替安倍,出任日本第99任首相。

最近一个月,互联网上写菅义伟的文章如汗牛充栋,政事堂就不复制粘贴了,按照惯例,展望一下未来。

首先,无论是对日本还是对自民党来说,菅义伟都是一个过渡性人物。

安倍辞职后没有支持他的“继承人”岸田文雄,自民党内各股力量在安倍辞职后几天就纷纷表示支持菅义伟,让这个原本极度缺乏党内支持的孤臣,迅速炙手可热。

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一条,是自民党内的力量过于分散。

有亲美的,反美的,亲华的,反华的,亲俄的,反俄的,亲韩的,反韩的.......各股力量都有各自的诉求。

作为杰出政治家的安倍,在特朗普这个大商人上台后,对外把大量的时间用于穿梭于日媒、日俄、日中的关系上面,对内一手安倍经济学一手修宪,试图趁着特朗普带来的窗口期毕其功于一役。

政事堂对安倍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对中美俄三国都搞出了夸张的一路小跑。

而安倍大交易的时间节点,就是敢在特朗普竞选之前的2020东京夏季奥运会。

这里能够把中美俄等各国元首齐聚日本,同时解决日俄的领土问题,美日的驻军问题,中日的经贸问题,日韩的半岛问题。

在“大外交家”安倍的纵横捭阖下,从邻国到国内各股力量再到日本的民众,所有人都能够获益。

结果,疫情的突然而至,不仅奥运被推迟了,特朗普在东亚几乎所有的交易都被废掉。

此时,安倍不仅镇不住自民党内部各股力量的诉求,还有日本民众对经济的寄希和对安倍经济学的不满,更面临中美俄等各方的压力,这三个维度的力量都要求安倍来兑现承诺。

而日本以及自民党内部派系林立,在总体交易无法达成的情况之下,对任何一方的兑现承诺,都会导致另一方的不满,事情变得极为棘手。

因此,安倍为了家族政党乃至日本的利益,就只能选择“三思”而退。

毕竟,都到了快摊牌的时候,还试图和稀泥,“倒霉”的只会是自己。

而对于夹在中美俄三方之间的日本,面对疫情冲击而受伤的民众,自民党的很多承诺又是需要兑现的。

因此无论是安倍还是日本政界,都需要推出来一个强硬的“过渡性人物”,这个没有派系纠葛的素人,可以用雷霆手段把很多推不动的事情快刀斩乱麻。

当然,虽然自民党内部将菅义伟定位为“过渡性人物”,但是政事堂却认为,这位边缘人物也有逆袭的机会。

毕竟,在历史的进程之下,全球政坛都在进行洗牌,大量边缘的过渡性人物上台之后,纷纷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实权派。

纵观历史,从俄国的普京,到美国的特朗普,再到英国的约翰逊......

当建制派为求自保,把权力交给一个“过渡性人物”之后,从俄罗斯的寡头到英美的建制派,这些旧时代的大佬们也给自己敲起了丧钟,不得不离开权力中心。

(“妇联”的默克尔也将紧随其后)

因此,在全球保守化的历史进程之下,虽然日本门阀建制派的实力在全球遥遥领先,但是在乱局之中的菅义伟,也有可能趁着混乱爬上权力的阶梯。

就像普京和特朗普等保守派联盟大佬那样,菅义伟也有机会借助选民和外部的力量,在执掌权力之后对日本的门阀政治进行洗牌。

只是安倍留给他的任期有点短,一年之后就要面临新的选举,留给他洗牌的时间并不多。

聊完了日本,最后再回到日本新任首相对中国影响的问题上。

无论菅义伟是甘心当一个过渡性人物,还是想改变日本的政治生态,他在继任之初,都必须要兑现大量的选前承诺并满足门阀们的利益。

在地缘上为了满足美国,日本新政府必然会在地缘上增强与中俄之间的冲突,但是为了满足国内经济,新政府又必然要在经贸上拉近中日之间的关系。

因此,该签的协议还是会签,该参与的围剿还是会剿。

在菅义伟的这一年任期,中日关系很可能会跟特朗普2017年的中美关系相似,局面会出奇的拧巴。

而明年,菅义伟是会作为一个过渡人物离场,还是成为另一个普京特朗普式的强权人物开启令和新时代,这个差异将深远的影响中日关系的走向......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