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校长: 政局突变!这个中国邻国,为何“逢选必乱”?|2020-10-16

2020年10月16日10:10:38 发表评论
吉尔吉斯斯坦,一个很没有存在感的国家。
在中亚五斯坦里边,土库曼斯坦与哈萨克斯坦是中国中亚能源合作的重要伙伴,乌兹别克斯坦是管道途径国,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伙伴国。
唯独塔吉克、吉尔吉斯两个斯坦,毫无存在感。
中国东亚管道完美绕开
2014年,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开工,决定走吉尔吉斯斯坦,如果管道建成,吉国每年可以得到7500万美元的收入。
这条A、B、C线之外的D线,明显是为了分散中亚管道的风险。
2014年正是美国攻略中亚,肆意制造颜色革命的时候,要油没油,要气没气的吉塔两斯坦,是最容易中招的国家。
偏偏吉尔吉斯斯坦与中国毗邻,有陆地通道。如果吉尔吉斯斯坦乱了,“三股势力”就该跑来祸乱中华了。
所以,他一直是美国颜色革命的重点关照对象。
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
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二次革命”。
现在,总统失踪都已经超过一周了。
10月5日之后就没人知道总统热恩别科夫在哪了……
在所有被颜色革命的国家里,最惨的乌克兰也就颜色革命两次,吉尔吉斯斯坦竟然革了三次了!革得连反对派都不知道总统在哪儿,实在是空前绝后。
兄弟你什么情况?
总结起来,越穷越见鬼,池浅王八多。
吉尔吉斯斯坦也就一个河北省大,却被天山山脉一劈两半,形成互相难以沟通的南北两个部分。
在疫情冲击,世界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本来人均GDP就只有1200美元的吉国,今年雪上加霜,日子非常不好过。
蛋糕小了,民众并不会认为是环境所致,而是政府里边的XX人贪污了!五毛钱也算!
穿上黄马甲!上街!
国有难,民必乱,这就是大多数“民主国家”的真实写照。
在这里,校长不想专门针对吉尔吉斯斯坦。
因为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乌克兰分东西,吉尔吉斯斯坦分南北,美国分黑白。
 
只要利益受损就是对方作妖,不管是上街还是抄枪,总之闹就对了!
某些国家的大选结果,往往就是内战的导火索,甚至国际组织派人去公证也无济于事。
近期出事的几个国家里边,白俄罗斯的选举明明得到了国际观察员的承认,吉尔吉斯斯坦的选举甚至还得到了欧安组织代表的双重承认,但是反对派走上街头,总统下落不明,这些得到国际承认的选举土崩瓦解。
大家不要习惯性的认为反对派得到了美国民主基金的支持,所以跑到街头进行反政府活动。
如果剧本都是这样,那么,吉尔吉斯斯坦2005年就应该走向民主的康庄大道了,为什么五年后接着闹呢?
实际情况是,南方和北方分一个蛋糕,总统如果是北方人,总理必须是南方人,反之亦然。
一旦走钢丝的平衡出现任何毫厘之差,甚至仅仅是有这个担心,国家就要动荡。
为什么?
不是民主基金太狡猾,实在是民主制度本身有致命缺陷。
当今世界成功的民主国家大多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整个国家的血统非常纯正,比如东亚的日本和韩国。
血统纯正有一个很大的好处,整个国家的价值取向是一致的,大和民族的利益等同于日本国家利益,既然大家都是为了国家利益而讨论,那么民主只需要决定技术问题。
比如,日本到底应该科教兴国还是旅游兴国。
但在多族群糅合的国家,族群利益不等于国家利益!甚至族群之间的价值观都不一样!
如果价值观不一样,那么结果就非常可怕。
现在的大美利坚,黑人群体要求“政治平等”,强行重新划分国家资源,完全不顾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参考南非)。
但是白人群体不一样,福音派白人政府想要的是“美国再伟大”,不仅要保护白人权益而且要维护美国国家利益。两者的价值观就完全冲突了!
用选票来代替子弹确实文明了,可利益冲突就不是冲突了吗?骗鬼呢!
黑人兄弟们都不信了!
选举越是没有争议,过程越是公证,得到政权的一方做事越有底气。在双方价值观和利益都对立的情况下,这种“合法性”反而是最致命的。
共和党选民与民主党选民势同水火,冰炭同炉。一方的上台必将以牺牲另一方的利益为代价。
胜选的一方自然欢天喜地。
特朗普上台,白人福音派政府可以肆意妄为,抢劫外国公司资产,拦截非法移民,提高关税打击政敌。
失败的一方那就惨了,那意味着遭到全方位的利益损失,非法移民家庭可能被遣返,民主党的腐败行径可能被曝光。这种损失有多严重,完全取决于上台的执政党德行有多好。
福音派白人能有多好的德行?
想必大家现在都能理解为什么特朗普不承诺交出权力。
就特朗普这四年里的所作所为,他自己也许不会进监狱,但蓬佩奥这种党羽就很难说了。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如果校长坐在蓬佩奥的位置上,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怂恿特朗普否认选举结果,因为承认的后果根本不可承受。当这种利益的损失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内战就不可避免。
“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史记·陈胜世家》
不造反新冠病毒毒死,造反被警察打死,那还不如打死警察算了。
历史上的美国真没逃过这一劫。
林肯总统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选票比子弹更有力量。
然而,就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南方奴隶主就用子弹作出了回应。
在巨大的商业利益面前,南方奴隶主不可能承认一个秉承废奴主张的总统。林肯一上台,南方就发动了叛乱。
在南北战争后的上百年时间里,由于美国的强大,很大程度上掩盖了族群利益的问题。但是在广大第三世界国家,这种族群之间的利益和价值观冲突几乎是无解的。
校长预测,这个问题在美国也是大概率无解的!
这也是中国的巨大优势。
政府和人民的利益是高度一致的,56个民族是高度团结的共同体,皆以国家的利益为最高利益。
不要小看这一点,在多民族国家里,只要能够形成这样的共识,在近代国际舞台上都成了气候。
俄国人的爱国热情值得我们学习
而那些从思想认知到政府体制都没有进入现代的国家,只能被现代文明的列车狠狠抛弃,在探索自身发展的道路上蹒跚而行。
吉尔吉斯斯坦,以及颜色革命之后被打的亚美尼亚,新冠疫情中混乱一片的南美诸国,仅仅是全球经济衰退这个大泥潭的一个侧影。
对于这些边缘化,在大国夹缝之中求存的小国而言,以后会越来越难。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