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岚峰:拜登当选对中美关系、中国发展的影响 | 2020-11-18

2020年11月18日07:46:05 发表评论

大家好,我是陈经。上次在华为和何老师一起开会,认识了,学了很多自媒体相关的知识。也感谢何老师组建了星球,大家一起分享学习。今天我来讲一下拜登和特朗普大选的一些相关知识,以及拜登当选对中国将来的影响。

 

. 美国大选的基本趋势

 

这次大选还是有一些出人意料的。从赌盘上都可以看出来,非常有戏剧性。

 

开始是拜登以绝对优势领先。大家都认为特朗普是没法当选的,但是在11月4日开票的时候,又显得好像特朗普突然逆袭了,拜登的赌盘的赔率,都降得非常低。

 

大家认为,是不是拜登又像2016年希拉里一样的不灵了呢?但是最后到11月4号的晚上,各种的消息又传来,还是说拜登要当选了。这个过程是非常有戏剧性的,至少是在主要国家的领导人选举历史上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儿。

 

这个原因是因为美国大选的制度比较特殊。它是分五十个州,每个州是“赢家通得”。这个是一个常识。

 

另外今年发生了一个变化:就是发生了疫情,有很多邮寄选票。之前是邮寄选票很少,2020年的大选邮寄选票特别的多。由于特朗普对于疫情特殊的态度,他就让他的支持者到现场去投票,而拜登是旗帜鲜明地要求人们去用邮寄选票去投票,这样避免跑到街上扎堆儿得新冠。所以这导致拜登的票数很多都是通过邮寄选票,在最后才能统计出来。

 

最终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结果:在美国东北部几个州,就是摇摆州,邮寄选票在他们的法律规定必须在投票完了之后才可以清点;其他州呢,邮寄选票早早的就开始清点了,没有发生古怪。

 

那么在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这三个州,邮寄选票在人们现场投票之后再去统计,特朗普初期大比例领先,点了一天后拜登又超过。这在美国大选历史上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

 

美国有一个典型的说法就是红蓝两个阵营,分得非常的清楚。从选举地图来看,特朗普就是在美国南方,是大片的都是红色的这些州;民主党的地盘呢,就是在西部加州这些地方,然后还在东北部纽约这些地方,这个阵营看似非常清楚。但其实在美国的历史上,很搞笑的一个事儿是,南方现在看起来是民主党好像不行,全是红通通的一片,都是特朗普的粉丝啊,是共和党的地盘。其实在南北战争美国南北打仗的时候,南方是民主党的地盘。

 

 

我这儿发了一个地图,这个选举地图,看上去南方是蓝色的,其实就是民主党的。这是1900年美国大选的选举地图,南方是民主党占优的。

 

但是北方是红色的,是共和党占优,当时是共和党的麦金莱当选了。南方这个民主党的,他就叫南方基地。虽然是南方基地,但是打不过北方的。所以在1900年时,是民主党在南方,共和党在北方这么一个趋势。

 

1900年大选阵营还是按照南北划分,民主党在南方,共和党在北方。但是之后就发生了一个离奇的逆转。民主党跑到美国的东北部去发展了。

 

以前美国人大选,阵营也不是这么鲜明对比。如美国历史上经常发生压倒性的胜利,也就是说,要么就民主党的人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比如400多比十几啊,或者是共和党这边呢,500多比十几啊这样的比例胜利。

 

这张地图,是1984年美国选举的结果,是里根以500多比13大胜他的对手蒙代尔,这是美国历史上共和党最大的一场胜利。

 

但是从小布什他爸老布什1988年当选之后,1992年开始美国逐渐就呈现出了两党的阵营划分,越来越清楚这么一个现象。

 

2000年美国大选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比数最接近的一次选举,戈尔和小布什甚至于发生了闹出了选举闹剧,在佛罗里达州点票点不清楚,最后是小布什以271:266险胜。

 

从那时起美国呈现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分裂,就是蓝的州就越蓝,红的州就越红。以前也是有蓝州红州,但是个人没有那么死磕,如果说候选人出色的话,蓝州的人也可能是把这个红人选上去。但是在2000年以后,美国的蓝州红州分的特别明显,然后选举地图,每一届隔了四年,再选好像都差不多。

 

这其实就是预示着美国发生了一个深刻的现象:人群分化。民主党和共和党价值观、办事方式、基本群众,发生了很深刻的变化。这方面的变化在选举中体现的非常的明显,总体来说是不利于共和党的。

 

在这次选举中也体现的非常明显,共和党在他的南方基地,以前应该说是很容易获胜的。但是这次在摇摆州里面呢,出现了几个南方的。以前不太可能认为出问题的地方,如德克萨斯州,这个是传统的,每次都是选共和党的,这次虽然也还是选特朗普,但是已经说成摇摆州了。这也是日常分析经常说的,美国的人口结构发生变化,外来人口越来越多。而共和党的基本盘,“白人、男性、基督徒”,比例占的越来越少。

 

这导致美国选举,他不再是看每个人有什么政见:你到底是具体在说些什么;反而就变成了:你到底是谁啊?你这个人到底是支持我这拨的还是支持那拨的?

 

这就导致,甚至在选举结果出来了以后,都互相不承认。上一次2016年选举特朗普获胜的时候,希拉里的支持者就闹了,说不承认,说特朗普不是我们的总统。那么这次特朗普输了,他也不断的闹各种选举纷争。特朗普的支持者也是纷纷的不承认,到现在中国外交部祝贺拜登的时候,并不是说祝贺拜登当选总统。所以这选举纷争还会继续闹下去。

 

这个闹下去,根源是共和党未来的发展,不利于它那些红州。虽然红州的数目还是占了一半稍多一点。共和党在参议院,它是每个州选两个参议员,共和党在参议员的数量上面还是稍占一点优势。但是在未来,在人口结构发生变化以后,有一些红州会转变成蓝州。现在是蓝州的,就不太可能变成红州,这个趋势就让共和党非常地担心。

 

共和党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推不出很好的候选人来和民主党这边的候选人竞争。他们的选择就是,和特朗普这样比较奇怪的“妖人”进行合作。民主党那边推出的候选人呢,基本上推谁都差不太多,有好的候选人当然很好,没有特别好的,像拜登这次就不算是特别好的候选人。但是他们推出一个人来呢,基本上也不会太差。

 

. 特朗普政府与拜登的风格区别

 

共和党选择了和特朗普合作,其实导致了很大的隐患。因为特朗普这个人是没有政治经验的,他也不遵守美国政坛一些潜规则。所以特朗普当选的四年,把美国政坛搅得鸡飞狗跳,可以称之为发生了一场“特朗普之乱”。

 

 

特朗普这个人办事有点儿胡来莽撞,有的时候也可以按他的支持者说,是果断。比如说在竞选的时候,特朗普对拜登说,“你47年在台上做的事儿,还不如我47个月做的事多”。

 

这个意思是说,拜登这个人呢,是一个老政客。他1972年就在特拉华州当选了参议员,走入美国政坛,然后一直在美国政坛浸淫多年,专长领域是外交,他是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主席。2008年之后,当了美国的副总统,也是搞外交,和世界上几乎所有主要国家的领导人,都是有过交道的。所以拜登这个人,是一个传统政客,行事非常老道。

 

但是特朗普就是一个很奇怪的行事风格,大家从来没想到美国领导人会是这么一个形象。特朗普实际上也没有自己的班底,是个政治素人。虽然他选举选上了,跟共和党其实是个合作关系。那他怎么执政呢?他就从美国各地临时拉了一波比较极端的人,像纳瓦罗、班农,还有那个蓬佩奥什么的,都是他自己私人拉来的,并不是共和党的固有班底。

 

所以特朗普的行事的时候,有一个自己的小团体。这个显得非常独特。以前当选的总统,是可以有自己的小班底,但是他应该是五湖四海接纳各个利益团体的人,而特朗普只搞他自己的小团体。

 

而拜登呢,可以明显地看出,他的团队的500个人要接任下一届政府了,这个团队都是很成熟的。因为他身边的人,其实并不是新人,都是一些已经有相当多工作经验的人,而拜登只是一个代表。其实你把拜登换成别人也差不多,就是代表着民主党传统政治路线,甚至可以说是美国建制派传统政治路线的这么一个代表人物。

 

可以说,拜登当选以后,他最大的任务是什么呢?就是去补特朗普捅下的篓子。

 

这四年,特朗普这个团队,用他极端的行事手法,肆无忌惮地办了非常多的事儿。按照美国建制派的说法,是对美国的国际形象影响非常大。

 

因为特朗普的行事风格就是:我只管自己的粉丝,你仇恨我的人我根本不在乎,我把我的基本盘稳固了就行了。而拜登不是这样。他就说:我当选了,就是所有人的总统,不管是支持我的还是不支持我的。

 

. 拜登政府对中国的基本态度

 

我们上面介绍了一下美国选举的一些基本常识,以及拜登将来在美国内部需要面对的任务,但是这个对中国是什么影响呢?

 

我们下面来聊一下拜登可能对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基本态度。

 

首先,可以肯定的:2018年,美国对中国发动了贸易战,这是一个回不去的事儿。贸易战并不是特朗普个人的意志,他是美国包括民主党、共和党在内都赞同的。包括对中国进行高科技禁运和脱钩,这些都不是特朗普小团伙自己的事儿。只是特朗普做事比较冲动鲁莽,扣了扳机。

 

 

在这方面,可以肯定拜登上台以后,他不太可能回到以前奥巴马时代和中国相对比较和平的这么一个状态,而是会多少延续特朗普政府和中国开始的,一个相当程度的竞争关系。

 

但是另外一方面,特朗普对中国,他的做法是非常的极端的。特别是2020年发生疫情以后,非常多的极端做法,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简直就像疯狗一样了,包括为难我们的留学生,把我们很多学者也抓起来了,还有对中国科技企业疯狂的禁运,简直就是不顾后果的。这些事情,美国企业本身都反对的,因为也要和中国做生意。

 

这些手段非常的激烈,可以预期拜登政府即使对中国下手,也不太可能采取像特朗普这么激烈的手段。

 

特朗普对中国这边下手呢,一个代表人物就是蓬佩奥。这个人说话非常的过分,实际上他等于把中国当作敌人来处理,完全就是把中国污蔑成美国最大的敌人,跟以前的前苏联相比,就是要开一个新冷战,这是蓬佩奥的说法。特朗普其实就是支持这个说法的。

 

当然我们批驳的是蓬佩奥,还给特朗普留了点面子。但是从拜登的说法来说的话,他应该不会到蓬佩奥这么一个恶劣的程度。

 

首先从大的方向来定性,在特朗普之前中美表面上这个定义,叫做战略合作伙伴,每年还定期开一个”战略经济对谈”。虽然说有各种私底下对中国在攻击,但那个时候确实明面上是合作伙伴。美国总统,都是中国的朋友,下台了,变成中国的老朋友了。所以之前的关系呢,明面上叫做战略合作伙伴。

 

但是到了特朗普这个时代呢,从贸易战开始到蓬佩奥就已经变成敌人了,就要开打新冷战了,这是两个极端。

 

在拜登政府这方面来说,其实他的说法已经出来了。我估计拜登会把中国定义为叫做“竞争对手”,这么一个说法。他不是说伙伴,但也不是说是那个很可怕的那种敌人,他叫做竞争对手。就是比如说在经济学上面,大家是“友商”这么一个概念,虽然说是竞争,但也不是撕破脸的那种竞争。

 

个人觉得,拜登如果把中国当作“竞争对手”,这还算是可以接受的一个定义。因为你不太可能说中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贸易战这么大的事儿,科技方面都已经打得这么惨了,忽然又变成朋友了,不可能。但是如果说能够把竞争的底线控制住,不要搞得过火,然后变成商业上可以理解的竞争关系,这个还是光明正大的。双方都可以说,是在一个有管制的框架之下进行,不要失控的竞争,这是好的。

 

有的人会说,特朗普这边儿对中国是很恶意,但是拜登也好不到哪去。因为平时民主党共和党对中国关于一些发言呢,也都非常恶毒的。很多像港独、台独什么的,这些都没什么好话。所以就会说,民主党是不是和共和党特朗普一丘之貉?对中国就算关系好,也好不到哪去?

这个我是不赞同的。

 

共和党和民主党对于中国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共和党把中国当成第一大的威胁。美国一个调查,问哪个国家或者哪个事件是美国最大的威胁。共和党那边的人就说中国是第一大的威胁;而民主党那边呢,民主党那边的基本盘认为中国是第七大威胁,是竞争对手,不是那么大威胁。

 

民主党认为的最大的威胁是什么呢?是俄罗斯,他认为俄罗斯是最大的敌人。包括要解决的问题是些什么,比如说全球变暖,环保,公平正义,种族歧视,这些比中国的还要重要一些。

 

所以说,从基本理念就可以看出来,共和党特朗普政府,他对中国是一个主动进攻的模式,而且是非常凶狠凶恶的一个进攻模式,这个事是出乎意料的。我们的智囊、研究室,都没有预料到,很意外的事儿。

 

到民主党这边,因为民主党拜登手下的智囊、政府官员,都还是以前的老熟人。所以基本上可以相当地可预期说,民主党这边,不太可能会主动地进攻,对中国像特朗普那样发起那么恶心的、超乎预期的、都不要面子的那种进攻。包括把TikTok禁掉什么的,这都是非常的不顾他自己的体面的这种打法。

 

民主党那边还多少有些冠冕堂皇,他会讲究一个什么全球人类的理念,要讲究这个,要师出有名,多少是讲一点面子的。特别是拜登这种老政客,很难说就抛去政客的体面,像特朗普那样发动疯狗式的进攻。

 

无论如何,拜登是会和中国采取一个有政客体面的交往方式,不会撕破脸去那么做事。这在之前他已经明说了,在一些关于全球气候,核裁军和核禁运,防止核扩散方面和中国是会有合作。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对于美国中层官员的管控。美国有个词儿叫deep state,就是说这些实际在执行政府事务的人,他们实际上会干很多事。比如说最有名的关于中国的两个事儿,一个是九九年的轰炸中国大使馆;另外一个就是2018年底,孟晚舟在加拿大,被美国让加拿大人把他抓了。

 

这两个事件,其实并不是美国最高层命令。相当可能就是美国的这个deep state里边的这些具体执行的人,他们在中间搞鬼,把这些事儿做成了。然后再让当时的总统克林顿知道,这个炸馆的时候,克林顿可能还不知道,包括这次孟晚舟被抓,特朗普也是不知道的。这些人,他办出一些事对中国下狠手,如果没有一个有效管控的话,这很糟糕的。

 

那么像拜登,他这个团队在政府里的经验非常丰富,几十年都在美国政府里边混。所以可以预期他和美国的deep state的关系,会好于特朗普,失控的可能性会少一些。

 

我们最大的预期,或者说对拜登最大的预期,就是不要搞新冷战。如果说按照特朗普的路线走下去的话,按照蓬佩奥的那个说法的话,美国和中国下去就是搞新冷战了。那就是把中国当以前的苏联一样处理的话,很糟糕,这对中国对美国都不是好事。

 

但是如果拜登能够按照他以前一贯的行事风格,大家还是说有竞争,没关系,但是不要搞成那种双输的竞争。

 

. 具体领域的影响

 

下面再聊一些具体的领域。第一个领域就是在意识形态领域。

 

其实特朗普对中国意识形态领域是不太看重的。比如说中国有一个名词叫“公知”,就是说崇拜美国的人怎么去“崇美贬中”。但是特朗普对这些人是没什么兴趣的,包括在香港闹出了2019年港独事件,这个并不是特朗普闹出来的,特朗普反而对这些人没什么支持的。

 

为什么港独觉得特朗普这个人厉害呢?是因为特朗普对中国下手了。但其实是两回事儿。真正支持港独的人,在美国那边是希拉里手下的那些人。希拉里2009年开始搞颜色革命、软实力这些,直接导致了中国周边不少国家发生了颜色革命,中国也受到相当影响,“公知崛起”这些事。

 

所以说,拜登政府上台以后,相信他会延续希拉里、奥巴马时期的这种颜色革命的策略,跟中国的公知啊、港独啊、台独啊,交往会明显增加,对中国这方面会造成一些压力。

 

但是这个事其实没那么可怕,中国已经证明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事儿,这个叫实力的碾压。其实只要中央有决心,这个根本不会有什么事。

 

公知的影响受到网络上的揭发,都不太好混了。港独、台独,包括新疆、西藏这方面的事呢,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没有什么大事,只要中国下定决心要平乱的话,都不是问题。包括说解放台湾,这都是时间表都开始了,美国在这方面想搞成事不太容易。

 

 

反而说是中国在这方面,是主动进攻的一个方面。我们不是防守,我们在意识形态方面不是防守的。

 

我们在香港以前就是一个防守状态,撒手不管一样,一说意识形态,就是要谨守一国两制这些,怕别人批评什么的。现在通过国安法在香港的确立,目标都已经非常明确了:针锋相对,水来土掩,谁怕谁啊。

 

所以这方面的意识形态的斗争,如果拜登政府发动起来的话,我们是完全不惧。甚至可以寄望说,如果美国的攻击只集中在意识形态领域,对我们是个好事儿。

 

我个人以为真正比较大的斗争,是在全球经济领域以及全球意识形态领域。比如说产业链转移的问题。美国说要和中国发生脱钩,让中国的一些产业转移到东南亚,转移到印度去。

 

包括中国的一带一路这个意识形态和美国的民主自由的竞争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儿,这个斗争,我认为倒还是真相当有看点。

 

随着中国的不断崛起,包括RCEP,15个国家自贸区;中国一带一路,也还是一直持之以恒的在做,进展都相当不错。在这方面,中国也是一个进攻态势,美国是防守的。不是说我们在意识形态方面,要去防守美国的进攻,中国也同时在进攻美国,我个人看好中国的意识形态会胜利。

 

那么,在这个意识形态斗争以及国际政治经济斗争的大背景之下,中国公司和美国的斗争,主要集中在技术脱钩方面。

 

技术脱钩,对中国的公司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我和何老师上次去华为,华为就是明显地压力很大,希望媒体对华为多支持。就是因为他们面对美国这个芯片断供,各种各样的以前完全想不到的打击手法,这对中国公司,确实不管是在国际上运营,甚至在国内运营都造成很大的影响。

 

那么具体在脱钩这个事情上,美国和中国这个脱钩到底是什么态度呢?我也用两句话来总结一下。

 

中国方面的对于脱钩的意图是这样的:我们短期内不希望和美国技术脱钩,因为中国的高科技体系其实跟美国的技术体系,是依赖于他的。特别是在IT体系,以芯片为代表的技术体系完全是依赖美国的。如果发生了脱钩,这个对中国的企业打击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短期内不希望和美国脱钩,反而是说要紧紧地和美国捆绑在一起。

 

但是长期来说呢,这个路线是已经确定了。中国长期来说一定要技术自主,要和美国脱钩。只有你从最底层开始,建立了一个坚实的科技基础,能够和美国脱钩的,才能够说我们最终不会被美国卡着脖子,卡脖子要死要活的事。这个路线长期来说是不会变的。

 

所以我们中国是:长脱短不脱。

 

但是美国对中国的企业科技方面的态度呢?相反它叫做,短脱长不脱。

 

这短脱的意思是什么呢?是因为美国像针对前苏联以及针对日本对他的挑战一样,它需要先给个下马威,要对中国企业造成一个重大的打击,最好把中国打出一个经济危机来。比如说中国经济危机了,很多企业倒闭啊什么的,这是美国短期的目标。

 

特朗普团伙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发动高科技战争,一个最大的目标就是给中国造成短期的经济危机。然后,短期把中国打服了以后,就和美国签一个城下之盟。在这个基础之上,在美国划定的框框里进行,还是要在美国的技术体系之内,不要脱钩。

 

所以对关于这个脱钩的事,中美方双方其实都是很清楚,最终还都是想脱钩的,但是有的时候又不想脱钩。搞来搞去,斗争很复杂。

 

这个事儿在拜登政府上台以后,要观察他会怎么操作。我个人认为,拜登不会像特朗普搞得这么急,因为这个事儿对他来说过于遥远。特朗普已经证明了,他跟中国打得这么狠,没有什么大的战果,什么所谓的中国经济危机,根本没谱的事。

 

反而是拜登,他有一点压力,就是来自于美国的很多企业,实际上因为和中国发生了贸易战,受损很严重。包括一些高科技企业像高通,要跟中国做生意。其实美国企业高科技企业和中国做生意是很积极很活跃的,只是因为特朗普政府要搞贸易战,要搞脱钩,弄得很不舒服。

 

民主党跟高科技企业关系好,而特朗普则关系不太好,所以他反而打起贸易战来无所谓。拜登上台以后,他有可能把特朗普那些狠招,往后收一收,让美国的高科技企业在中国的经营稍微顺畅一些,不要弄得就是真的不做生意一样。

 

美国除了高科技和中国有斗争以外,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斗争是在金融领域,或者说在人民币升值贬值这些领域。

 

关于人民币,也是有刚才这个脱钩的类似观察。比如人民币升值,那中国的目标是什么?中国的目标人民币要:长升短不升。

 

这什么意思呢?就是长期来说,我们是希望人民币要升值的。这个是国家经济质量,科技质量上升的结果。我们贸易顺差多,然后产品层级升级,货币是应该升值的,所以长期来说,如果人民币升值,这是个好事。

 

但是短期,货币要贬值或者说不升值。因为短期内,企业是有利润需求的。它在进出口的时候,还是希望贬值,或者说不要升值那么快,对它的利润有好处。所以中国的目标是长期升值,但是短期不要升值。

 

而美国对于人民币的态度,恰恰相反,它要你短期升值,但是长期要贬值。

 

这是因为,如果中国发生经济危机,和美国竞争输掉了,那么中国人民币一定是长期会大贬的。甚至于GDP腰斩,这种事儿在美国的对手身上就是发生过了。这种事儿长期是要中国人民币贬值。

 

但是短期从战术上来讲,美国往往是要求升值。因为升值,就是表明它是模仿和日本日元的事,就是要求你升值,然后影响中国的企业竞争力,这么一个态度。

 

所以这就是跟中国要求相反的,叫做长期贬值,短期升值。

 

我个人观察,人民币长期升值是肯定的。其实最近疫情发生以后特别明显,人民币长期来说是必然升值的。因为中国发展良好,科技进步也是非常好,顺差也是创了历史记录,没有理由不升值。

 

在金融方面,美国和中国在国际上有个很大的竞争,那就是美元的地位。如果说有什么货币可以取代美元,基本上只能是人民币了。但是另一方面,在金融方面反而是中国和美国可以合作的,或者说这是相关人员合作机会最大的领域。

其实在2018年贸易战发生以后,美国方面为中国说话的,可以说只剩下华尔街那帮人了。科技企业、实体企业跟中国之前还是合作关系,但是慢慢也发现打不过中国企业,也是敌对,或者说态度不那么好了。只有华尔街的人,还是真正觉得和中国有很大的合作机会,包括说他们的钱跑到中国来进行投资,都是很盼望的。

 

中美还有一个很大的竞争领域,就是互联网。全球互联网企业基本上前20的,就只剩下美国企业和中国企业了。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美国互联网垄断全球,但是中国互联网企业也不弱。现在中国互联网企业还走出海外,包括这次的抖音事件,就是因为抖音杀向全球,导致中美在互联网这个事也发生了竞争。但是在特朗普时期,这个矛盾都激化了,特朗普就对TikTok直接下手了,还说要搞净网运动,说全球互联网就必须把中国企业,华为中兴这些互联网基础设施都清除掉。

 

美国的这个态度过于恶劣,特朗普过于恶劣。在拜登上台以后,个人认为,他对双方的竞争会找到一个框架,也就说在金融、互联网这方面,还是要管控住。中美要对谈到底该如何竞争。撕破脸的竞争不太好,还是要有规矩。

 

五.总结

 

总体上来说,拜登政府和中国的关系,他不会看得那么重要。

 

由于他们内部有个“特朗普之乱”,拜登政府会集中精力首先把内政搞好,包括恢复盟友关系什么的,其实都是从他的内政的角度来考虑。因为特朗普和盟友,尤其是传统盟友关系搞得很差。特朗普得罪的不仅是中国,还得罪了全球好多国家的政府。拜登首先需要修复关系。

 

最后再总结一下:

 

拜登政府上台以后,和中国的关系肯定不会像特朗普时期那么恶劣,但是也回不到奥巴马时期那种好像若无其事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由于美国的日益分裂,他们的红州蓝州,红州越红,蓝州越蓝,包括共和党面对的危机,红州要变成蓝州什么的,这些导致美国内部分裂,产生了一个“特朗普之乱”四年的乱象。所以拜登面对着巨大的麻烦,他不太可能集中精力对中国发动什么突然袭击,多半是延续特朗普时期对中国恶搞的一些小手段,但不太可能有新的进攻产生。

 

在意识形态斗争领域,拜登会延续希拉里颜色革命的一些进攻手段。但是这方面我们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事。

 

我相信中美关系之后会进入相对一个平和期,双方都要集中去整治内部的一些乱象。其实中国也在开始做互联网企业反垄断调查什么的。

 

中美关系自从特朗普时期冲突急剧恶化,会在拜登时期走向和缓,这是我最后的结论。

 

我今天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