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后沙:法国黄马甲运动中的“反犹”密码|2019-03-06

从巴黎蔓延至法国全境的“黄马甲”运动,已持续三个多月,每周都有人群聚集,每周又有许多人被法国军警逮捕。

时而激烈,时而平静,一周最高参与人数是28万,最低只有几万名,他们似乎是在折磨马克龙的神经,也在折磨着法国社会秩序。

幸运的是,没有其它大国出来指定“街头总统”,没有强迫马克龙下台,更没有向这些抗议者输送武器。

马克龙民调支持率一度滑落到30%以下,按CNN抨击马杜罗的口径,法国总统已经不能代表法国人民,需要让民主重回法国。奇怪的是马克龙对委内瑞拉政局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这个标准不能用到自己身上。

2月16日开始,也就是第十四次黄马甲运动,有人公开喊出了“反犹”口号,犹太哲学家阿兰·芬基尔克罗受到了猛烈围攻和谩骂。据法国内政部2月11日调查数据, 2018年法国“反犹”案件数量比2017年激增74%。

法国文化部长埃斯特在网络帐号上表示,“面对这些人的仇恨和愤怒,我们不会向‘反犹’行为低头。”

2月17日,马克龙也强烈谴责了运动中出现的“反犹”倾向,但黄马甲们并不以为然。

“反犹”逻辑是:马克龙的扭曲经济政策带来了人民的苦困,而马克龙的政策是由贪婪的犹太资本集团制定。

除此这外,犹太人索罗斯资助的各种迎接难民“NGO”,是导致法国社会治理成本急剧上升的主要原因。

欧洲给我们的印象是白左遍地,每天都是一些“政治正确”的口号和行为,包括议会。因为话语权在媒体手中,而媒体皆由资本控制,因此法国社会中大量的非白左群体声音被掐住了喉咙。

“黄马甲”运动不管结局如何?至少给了他们一个发声渠道。“反犹”是一种不可说的情绪密码,公开表达“反犹”倾向意味着将失去工作和人身自由,并可能被成为法西斯分子。

“反犹”违法,但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在欧洲并不违法,所以,黄马甲可以用反对犹太复国主义来传递他们的声音。但这两者如何区分?很难,法国考虑过一刀切,把反对犹太复国主义也纳入法律限制范围。

欧洲对“反犹”思想进行过长时间的清洗,通过文化,教育,宣传等手段,让其变成了一种禁忌。然而,从黄马甲运动来看,“反犹”在社会上仍拥有一定基础,并可能复燃。

“反犹”主义与法西斯主义并没有直接关联,一战之前,欧洲任何地方都不存在法西斯主义,“反犹”主义则是老传统。

1870年,法国在普法战争中失利,割让了阿尔萨斯-洛林地区,导致民族主义复仇情绪高涨。几年后巴拿马公司倒闭丑闻爆发,受到犹太金融家贿赂的法国议员和部长有一百五十多名,民众投资的股票被公司侵吞,这让法国人对犹太势力深恶痛绝。

1886年,法国反犹刊物《自由言论》主编德律蒙出版《犹太人的法国》一书,告诉民众犹太人及资产阶级是如何让法国的中产阶级和底层民众遭受不幸的,尤其是罗思柴尔德家族的财富本身就是罪恶。

19世纪末,法军上尉德雷福斯为德国充当间谍,被军事法庭判处终身监禁,而他恰好又是犹太人,此案将法国反犹情绪推向了高潮。

而埃米尔.左拉(不是大革命那个左拉)等知识分子为德雷福斯辩护,1898年写下了《我控诉》一文,并成立“人权同盟”,最终为德雷福斯成功翻案。

这一切,让法国反犹主义者更对犹太人影响力感到恐惧,他们相信掌握了经济的犹太人已经控制了法国政治。

另一批知识分子认为,民主政治使法国处于无政府状态,缺乏果断原则,轮流更迭的政权只是犹太利益集团攫取法国人民财富的工具,这时,反犹主义者的梦想是重回光荣而强大的拿破仑帝制时代。

这样,法国组织了一个专门针对犹太人的政党:法兰西行动党。

这个党是保皇派+极右翼混合体,对中产阶级有一定吸引力,但无法号召工人起来运动。成员们主要就是到巴黎各大学去骚扰亲犹太教授讲课,1909年还殴打了一名发表对圣女贞德不敬言论的教授。

反犹政党主要财政支持者是王位继承人奥尔良公爵和天主教教会,而在工人运动中极具号召力的极左翼政党也痛恨巴黎政权,问题是两派目标虽然一致,方向却完全相反,一个是要恢复帝制,一个是要彻底废除资本主义。

1906年秋天,法国最高法院撤销了对德雷福斯上尉的判决并宣布他无罪,这激起了法国反犹主义者的怒火,砸毁了一切呼吁“复审”的人的塑像,他们相信为塑像出钱的就是犹太人。

法兰西行动党一边成立准军事组织,准备对犹太人发起“圣战”,一边建立舆论阵地,成立了“保皇党报纸销售”组织。街头暴力和破口大骂是他们主要斗争方式,这导致奥尔良公爵不得不与他们切割。

1910年12月法兰西行动党在巴黎举行第三次代表大会,党的领袖是一位年轻作家,叫夏尔.莫拉斯,他来自法国南部的保皇党家庭,坚信德雷福斯上尉就是法国的犹太叛徒,并卑鄙地杀害了证人–正直忠诚的亨利上校。

伦敦和法克兰福两个金融中心就是犹太的根据地,而证券交易所就是犹太人的圣殿,他们是玷污法兰西女神的淫棍,他们是指:犹太人,亲英狗,亲德狗,共济会会员。

参加大会的党员社会身份主要是:军官,律师,教师,教士,白领,体现了反犹主义在中产阶级群体中的影响力。

根据法兰西行动党看法,以上四个“反法兰西”集团,已经渗透到了法国大学,中学以及媒体之中,所以才有左拉这种知识分子拼命为犹太人辩护。

犹太人势力只要在法国存在一天,法国就一天也不会团结。犹太人永远不会融入法西兰民族中来,更不会切断与犹太复国主义关系。因此,这些集团不会忠于法国,而是忠于外国,只要有利益,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出卖法国。

法兰西行动党由于缺乏政治力量和资本力量,最终无疾而终,没能成为强有力的力量,莫拉斯既非墨索里尼,也非希特勒,他个人能力实在不行。

但法兰西行动党特点与1914后出现的法西斯运动有许多共同之处:

 

一,憎恨犹太人对经济的控制。

 

二,憎恨犹太国际金融集团。

 

三,憎恨议会民主制度,推崇暴力行动。

 

四,反犹主义成了他们吸引中产阶级的主要纲领。

这种思想,在一战后,二战后一直在延续,只是被压制住,但无法消灭。

反犹主义真正动力是缘于中产阶级害怕失去他们的安全和地位,所以在德国中产阶级在一战战败破产后表现得十分明显。

今天法国中产阶级同样受到了某种威胁,如不断涌入的新移民,享受不劳而获的难民群体,以及造成他们困扰的国家经济政策(加征燃油税,减免富人税等),同时,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世界中,法国中产阶级国家优越感也在消失。

只要条件具备,法国社会反犹主义就会重新抬头,黄马甲运动喊出反犹口号也不足为奇,关键是整个是欧洲是否会响应?

2月16日喊出的口号是:“肮脏的犹太主义者”、“回到特拉维夫去”、“法国是我们的”……被攻击的69岁学者芬基尔克罗是位波兰犹太移民,他符合两种身份:移民+犹太人。

2015年,巴黎东部一家犹太超市遭持枪突袭,四名犹太人质惨遭杀害。数接着,法国东部两百多个犹太墓碑遭蓄意破坏。

2017年4月,65岁犹太老妇哈里米在位于巴黎十一区的家中被从三楼丢出窗外活活摔死,案件定性“反犹主义仇恨犯罪”。

9月,巴黎北郊一个犹太家庭遭放室抢劫,歹徒称“犹太人有钱,抢了犹太人可以把钱分给穷人”,

2018年3月,85岁犹太老妪克诺尔在巴黎十一区寓所身中11刀,尸体还被歹徒放火烧毁。

12月24日,巴黎地铁四号线74岁的犹太老妪阿涅丝遭到三人辱骂,他们还称“毒气室”不存在。

……

至于法国政治及马克龙是否真的受到犹太资本集团影响?目前法国社会没有人敢研究,就算研究也不可能公开结论,因为这是个禁忌话题。

黄马甲运动,是法国多年来政策失衡所造成的,把反犹主义帽子扣在抗议群体头上,是非常愚蠢的做法,一来想给“民主惰政”洗地,二来想把黄马甲推入道德深渊。

反犹主义是欧洲潜在心理,是种情绪密码,根深蒂固,当经济遭遇困境时,犹太人就会成为中产阶级的憎恨对象,当这种情绪蔓延到社会边缘地带时,便会伴随着暴力。

反犹主义不值得大作文章,解决西方中产阶级困境才是最重点,关键在于马克龙这些西方政客是否真的具有治国能力?

从某种角度来说,“反犹”何尝不是政客甩锅的密码?

 




此处已为本篇文章末尾。如果出现付费按钮,汉风网网站对非会员老友提示:
请您放心购买,如果您支付打不开的话,请联系我们微信客服,(微信号:hanfengkefu007 免验证),五分钟内发您全文
联系客服办法请点击网站地址http://hanfeng1918.com/baijia/92855.html
建议老友们升级会员,升级会员后,可以全部阅览。如果不会操作升级会员,请加汉风网客服微信,我们后台给您添加。
请老友们一定点击“立即购买 或 升级vip”按钮进行购买,因服务器反应慢点击购买后大概需要8秒左右,(如果等待8秒没有反应,可以再次点击一下)会跳转到支付页面。购买成功后才可以查看到剩余内容,购买成功后如果遇到服务器没有反应则请等待一会刷新(如果还是看不了,请再次刷新一下),或重新打开本篇文章,因技术原因请老友们尽量在半个小时内阅读完,超过时限会需要重新购买。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后沙:法国黄马甲运动中的“反犹”密码|2019-03-06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