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唐如松:“切香肠”|2024-02-27

最近在台海议题上,有一个很热门的词汇叫做‘切香肠’。起因自然是金门岛附近发生的那件事后,中国大陆海警展开了对金门岛四周的执法行动。这被看作是‘切香肠’的一个步骤,也就是说,大陆方面通过不断的偶发性事件扩大自身对于台海周边的主权执行。这样就能达到一步步切开香肠,最终使得台海成为盘中餐。
我们且不说这种解读是否符合大陆方面的真实意图,也不说这种方式是否真的能够达到使得台海成为盘中餐的真正目标。我们先来看看北约是如何对俄罗斯进行切香肠的。
北约和美国对于俄罗斯的切香肠过程大家都是耳熟能详的。最初在苏联解体后,北约是承诺过绝不东扩一步的,然后就开始了一步步的切香肠模式,先是以东欧的一些国家为工具,试探俄罗斯方面的反应,在得到俄罗斯承受能力大大超过他们预期后,加大了切香肠的力度,最终切到了乌克兰,这是俄罗斯身边唯二的最后两段香肠,还有一段就是白俄罗斯了。但不管是切开乌克兰还是切开白俄罗斯,结果对于俄罗斯来说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北约都已经把刀切上了自己的最后缓冲之地,俄罗斯将再无任何屏障可以缓冲。所以,逼急了的俄罗斯终于出手。
这次的切香肠行动从1999年到2022年,历时二十三年。可谓时间漫长,布局精心。从战术上来说无疑是非常成功的,但是从战略上来说,北约,特别是北约中的欧洲国家,也让自己陷入到了一场无可挽回的困境中,因为它们亲手缔造了一个自己无法打败的对手,激怒了一个本想温顺融入的狂兽。结果呢,现在大家都看到了,俄欧双方都被迫进入到一个绝对难受的相互消耗的。而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俄欧之间想要恢复信任,重新回到以各自的优势互利互惠【俄罗斯的能源和欧洲的工业】来创造一个繁荣的欧洲,在近几十年间是难以达成的了。这次的切香肠可以说是双输的局面,俄罗斯固然失去了自己的最后屏障,但欧洲也失去了自己的安全保证,以至于双方都不得不在安全领域加大投入,从而极大地消耗了各自的国家发展资源。
但这次切香肠的结果却让美国人受益匪浅。首先欧洲各国对美国产生了极大的依赖性,就连一向以中立国自居的芬兰、瑞典也迅速向北约靠拢,使得俄罗斯在欧洲的圜转空间被再度挤压,也让美国在欧洲的主导权再次扩大。而欧洲也因为能源危机,大量欧洲资本和产业不得不迁居美国,让美国在高价卖给欧洲能源的同时,还能大量吸取欧洲的资本产业之血。同时,俄罗斯也因为战争的消耗和国际空间的挤压,减少了对美国的军事安全威胁。可谓一举多得。但是,对于切香肠的直接双方,也就是俄罗斯和欧洲,却一定是双输的局面。
那么我们再回到台海,事实上,台湾目前的实力和国际影响力自然是无法和俄罗斯相比的。如果我们真的对其‘切香肠’,也可以确定不会出现像俄罗斯那样引发大力度的反弹和爆发。但是我们不要忘了,和俄欧较劲的一样的是,其背后都站着一个第三方美国。美国不会在意欧洲在这场冲突里受到多大的损失,同样自然也不会在乎台湾在这场较劲中会遭受怎样的命运。毕竟,在中美的共同宣言里,台湾属于中国的一部分是最基础的存在。在美国看来,只要不去最终去除这种基础,那么在基础以上的任何两岸较劲,都是符合美国利益的。手里拿着一个可以让中国难受的筹码,怎么着也是对美国有利的。所以,美国人对于大陆方面的切香肠其实是无所谓的。难受的只是被切的香肠以及切香肠的人。一个本来可以整条香肠蒸着吃的结局结果非要一片一片地切,自然是劳心劳力且很难讨好的事情。
事实上,如果我们把目前对金门岛的执法行动来作为一种‘切香肠’的方式来愉悦自己的话,也是对那两位罹难者的不尊重,更是对我们的国家尊严不尊重。在我看来,目前的回应更多层面上是一种无奈的反制,而不是一种刻意的进取。毕竟,从地图上我们就可以获知,金门岛离厦门那么近,离台湾本岛那么远,这种切法近乎于隔靴搔痒。以我的‘短视’思路来看,台岛上的某些心存独意的政客巴不得甩掉金门这个让它们也很难受的包袱,从而实现其真正的目的。这种切法,并不能有效阻碍或者缓解台湾岛内的分裂趋势,反而让岛内的不轨政客有了更多的操作空间。
日前,美国众议院“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主席加拉格尔日前致信SpaceX首席执行官马斯克,要求“让驻台美军使用星盾”。这种要求有着多重目的,首先这是在让对中美关系主张缓和的马斯克不得不正面回应这件事,从而让马斯克的主张受到打击。其次,这是赤裸裸的干涉中国内政,从而让中美关系只能在对抗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再其次,这条信息里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美国已经或准备在台湾驻军了。这一信息也是有据可查的,根据美国“2023年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表明,今年美国将金门和澎湖的台军两栖营布置美军顾问,不定期训练台湾军队,而事实上,美军自去年起开始协助台特战部队学习使用“黑色大黄蜂”微型无人机,以及协助撰写准则与教案。这说明,美国人已经在为台湾的独派行动提供军事安全保障了。这一做法,如果我们仅以切香肠的手法来予以应对,显然只能让美国人有更多的机会在台湾安插自己的军事力量。从而使得我们未来切到最后一段香肠时,面临更多的困难。在台湾这根香肠上,美国何尝不是也在切呢?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如果普京在2021年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时,就展开对乌特别军事行动的话,以当时特朗普的对俄对欧态度,乌克兰方面即便要组织抵抗,恐怕也不会让俄罗斯面临像现在这样诸多的困难。可以这么说,特朗普时期,北约本身的存在也面临极大的困难,以至于法国总统马克龙都直言北约已经‘脑死亡’。这个‘脑死亡’里的‘脑’,自然指的就是美国。没有了大脑的北约,俄罗斯要对付起来自然容易得多。
以这一点上来说,普京显然贻误了战机。但这也不能怪普京,俄罗斯总体上一直是偏向于融入西方世界的。即便在当下,俄罗斯也还是对西方世界抱有幻想,最起码对于欧洲抱有幻想。因为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俄欧之间的合作都算是天作之合,除了欧洲骄傲地认为俄罗斯不配拥有自己的爱之外。但俄罗斯却一直认为,到了一定程度,欧洲必然也能接受自己的爱,因为除此之外,欧洲其实别无选择。所以我们看到,即便当前中国在印度尼西亚的高铁已经成功运营,但俄罗斯在选择自己的铁路建造商时,依然对欧洲的西班牙敞开了怀抱。这个结果虽然有很多技术上的原因,但最基础的原因则一定是俄罗斯对于自己最终和欧洲的合作抱有坚定的幻想。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普京没有选择在特朗普时期展开对乌特别军事行动,以至于让拜登能够有着充分的准备和足够的盟友来应对俄罗斯的军事行动。所以,在如何切香肠和如何应对切香肠这件事上,时机的选择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自然不是说要就这件事我们干脆就把整条香肠端过来蒸了。前面说过,当前的金门岛执法行动更多的被动的反制,而不是基于战略目的的逐步规划。从战略层面来说,台湾岛就在那里,无论美国人耍什么花招,也无法撼动中国统一的决心。而真到了要实施行动的时候,必然是雷霆一击而不是慢慢切香肠。之所以还没有实施雷霆一击,只不过是因为时机的选择罢了。至于何时才是真正的时机,那就不是你我所能探讨的了。毕竟,想要实现星辰大海的目标,我们需要跨过的是太平洋,而不是东海上的一座岛屿。

赞(16)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唐如松:“切香肠”|2024-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