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沙:脸书有毒,扎克伯格有鬼!/2019-11-07

2019年11月7日10:39:26 发表评论

十年前,如果你说脸书是美国的政治工具,是美国操纵舆论的平台,或许会被嘲笑,被攻击。

十年后,你再看脸书和扎克伯格,这位曾被中国人亲切称为“小扎”的互联网巨头,已经毫不掩饰地在展示他和他公司的政治能量,展示操纵舆论的能力。

在香港社会持续混乱这段时间内,脸书等美国网络巨兽,每天都在吞噬为中国香港警察说话,为香港真相说话,为中国发声的爱国者帐号。

同时,扎克伯格却在大言不惭地讲什么“捍卫言论自由”,并倒打一钯。

10月22日扎克伯格在接受NBC News采访时公开表示: “我们看到,俄罗斯、伊朗和中国试图干涉美国大选,使用的方法越来越复杂。我们从2016年开始对法国、德国、整个欧盟、印度、墨西哥、巴西等世界每一场大型选举免于干涉都发挥了某种作用,随着2020年临近,我已严阵以待。”

要隐藏自己的罪行,先把受害人说成施暴者,是美国几十年来不变的套路。扎克伯格这番言论恰恰证明,脸书是美国的政治宣传工具,因为,这是老配方,老味道。

脸书有毒,相信每个经历过涉港爱国帐号被脸书封杀的网友,都有体验。

在脸书,只有美化暴徒,诋毁港警的言论才能得到放行和推送,反之,请你闭嘴。用扎克伯格的话来说这叫:我们不会因为香港的抗议内容而删除视频。

听起来扎克伯格像是一位要为“捍卫言论自由”而战斗的勇士,牌坊立得高耸入云。“言论自由”成了脸书放毒,作恶的一件外袍,袍子底下装的尽是谣言和阴谋。

在涉港问题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个爱国帐号被封杀,但这只是一面,脸书另一面是,它成为了香港暴徒联络,交流,组织,声援犯罪行为的平台。

然而,如果纽约,芝加哥出现类似香港的混乱情形,脸书会马上切断一切同情暴乱的言论渠道,这几年,美国几个城市不是没有混乱的因素,但脸书根本不给你关注的机会,更不要说发表支持抗议者的言论。

对自己什么标准?对别人什么标准?扎克伯格的“言论自由”有很清晰的标准。

我以前说脸书和推特就像两个老娼,浑身是毒,还特喜欢勾引少年来娼家玩耍,老娼说给你自由,给你快乐……

被它们毒害的人,会变成什么样子?香港的一些学生,就是例子。

脸书的毒,杀伤力有多强?轻则数典忘祖,重则家破人亡。脸书的嘴角还流着2011年“阿拉伯之春”那些死难者的鲜血。

美国策划“阿拉伯之春”,最有力的工具就是脸书等网络平台,美国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连续整垮多个国家,制造一场又一场人道主义灾难。

美国付出的成本无非是花钱扶持几个重点帐号和网络大V,以及后来的叙利亚“白头盔”之类组织,这些帐号全部得到脸书大力推送,而说出中东真相的帐号,得不到发声的空间。

2011年,哪个叙利亚人如果在脸书发声支持警察打击暴徒,维护社会秩序,只有两种结局:要不是封杀,要不就成为辱骂对象。

脸书通过2010年12月17日的突尼斯小贩自焚事件,变成了信息权威,正义使者,获得了社会动员能力。

脸书不断呈现警察暴力对待示威者的画面,并通过信息过滤,将舆论引导到美国希望看到的事态发展方向。而越来越多的年青人参与到讨论中来,他们相信脸书上的视频都是真实的,绝不会去思考为什么全是警察打人视频?

仇警情绪就像山洪一样淹没了脸书,不会有人再相信警察,突尼斯,埃及,也门,叙利亚……这些国家的警察都被说成了“暴政帮凶”。

实际上,大马士革警察执行的任务,跟华盛顿警察要做的事情,并没有多大差别。

但叙利亚警察在大马士革抓暴徒,哪怕逮捕一个,都会被脸书大炒特炒。而美国警察在华盛顿,哪怕是当街击毙不服从命令者,脸书都会轻描淡写。

为什么要制造仇警情绪?如果警察能有效维护社会秩序,那么,美国在中东还搞什么“颜色革命”?反过来,对美国警察则要处处维护它的权威性。

摧毁美国目标国家的军警形象,是脸书使命之一,包括2014年的乌克兰特警向示威者下跪事件。

那些被煽动到街头纵火打人的青年,却在脸书上看到了许多支持的言论,他们很快就产生了一种错觉:我是对的,世界是支持我的,只有该死的穆巴拉克或阿萨德,在压制我。

2010年末,中东网民数量为7200万,大多数是年青人,其中有2300万是脸书用户,突尼斯是230万左右,占总人口的22%,如果脸书是一个真正的商业网络平台,那倒问题不大,但如果它是美国的政治工具呢?

脸书,推特在中东,就是以商业公司面目进入市场,然后再逐步控制该地区舆论,尤其是要俘获年青人的心,然后,老娼就开始放毒了。

突尼斯小贩被警察暴力对待而自焚,脸书全力炒作警民矛盾,但两年后,谁还在记得这位躺在医院里的小贩?

他叫布瓦吉吉,当初自以为真的在关心他的网友,后来连他的名字都记不起来。

布瓦吉吉只是脸书的一个舆论触媒而已,他的作用是点燃230万突尼斯脸书用户的怒火。

当脸书将舆论带向政治方向时,网友们又开始关心起政治,而政治上的是非黑白,全由脸书说了算。

在埃及,脸书使用了同样手段,目标也是警察。当时,埃及青年商人赛义德由于被怀疑藏有毒品,被警察追捕,最后身亡。警方称其自杀,网上说是警察打死……

正常的话,此事应当由埃及警察纪律部门调查,但谷歌北非地区总裁加尼姆迅速在脸书注册了一个名叫“我们都是赛义德”的帐号,在脸书帮助下,短短一周时间内增粉无数,他疯狂煽动埃及脸书用户上街反抗“黑警”,2011年1月25日,该帐号动员了10多万埃及年青人上街“抗议”。

这时候,无论埃及警方如何澄清此事,也无法取得网民相信,其实,到了这一步,赛义德怎么死已经不重要,重点是推翻穆巴拉克。

当穆巴拉克采取措施控制局面时,脸书突然又冒出一段精心制作的视频,该视频将埃及三十年时间内的警察暴力对待示威者画面进行汇集,配上极为哀伤的音乐,一下子将街头暴力(袭击警察)推向另一个高峰。结果,最为极端的穆斯林兄弟成了大赢家,如果军方不发动政变的话。

叙利亚,也门也是如此,脸书不断放大警民冲突,信息全是一边倒的“警察打人”,你看不到暴徒打死叙利亚警察的一点点消息。

暴乱蔓延之后,美国政府扶持的各国“反对派”政治力量开始登场,直到爆发内战,血流成河……

遭到脸书之毒的国家,哪怕是乌克兰这样一个工农业都比较发达的国家,也无力承受“颜色革命”带来的伤害。

内乱不断,经济低迷,发展无力,社会崩溃……是脸书重点针对国家的常态,据说脸书的存在给它们带来了“言论自由”。

扎克伯格对中东悲剧,可曾有过一丝忏悔?从他现在的言行来看,根本没有,脸书与美国政治已经结为一体。

在美国内部,脸书也不安份,同样有政治选择性,关于美国内部的政治斗争,本文没有兴趣,不述。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0月2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针对扎克伯克诋毁中国言论,她说:中国从来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中国对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大选,包括美国的大选,从来没有任何的兴趣。如果有人说中国干预美国的大选,那么证据拿来。

扎克伯格这张鬼脸,早该被撕下画皮了,所谓之前积累的“好印象”,无非是想进入中国市场而装出来的笑脸。

今天,我们已经知道,脸书想要的何止是中国市场,他想要的是中国舆论场话语权。

感谢推特脸书这对姐妹花,联手给中国网友上了一堂生动的“言论自由”课。

当那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来到美国的那一天时,希望扎克伯格也能勇敢地出来“捍卫美国言论自由”!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