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学习小组: 他们,配得上“火线入党”!|2020-3-5

钟南山院士领誓
“90后”护士李颖贤是此次“火线入党”的党员之一。她是第一批来到武汉的医护人员,除夕当晚就已奔赴武汉,支援汉口医院。在艰苦工作环境中写下入党申请书的她,被钟院士赞为“在你平凡的工作中看到了伟大”。
 
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徐永昊也在此次“火线入党”之列。大年初一从西藏返回广州后,他便投入抗疫一线,带领团队完成了广东首例ECMO支持下的危重症患者转运工作,并多次为危重症患者成功拔除气管插管。
 
“在危难面前工作不计得失,这就是共产党员的本色。”这是钟南山给徐永昊的评价。
 
其实,除了李颖贤、徐永昊这样的医护人员,近期还有许多战斗在抗疫一线的人员“火线入党”。
 
根据人民日报报道,截至3月2日,各省区市和部门(系统)共在抗疫一线发展党员9397名。
 
在这近万名新党员中,有一线医务人员4919名,占比52.3%;公安民警1559名,接近17%;社区(村)工作人员814名;另外的2105名新党员,则来自各条战线,如物资保供、市场监管、应急管理、交通运输、城管环卫、专门医院和方舱医院建设、新闻宣传等。
 
据统计,全国共有31.5万人在上一线前或在抗疫一线,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抗疫前线,十万火急。为什么要这个时候“火线入党”?
和平年代入党,组织程序严格,要经过充分的教育和考察;而在革命战争年代,入党还关乎生死。
 
曾任国防大学副教育长的谭恩晋讲过这么一个故事——
 
“我1947年在北平入党时,就是一个晚上被叫到城墙根底下,只问了我一句:怕不怕死?我说:不怕!负责发展党员的那位同志说: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员!”
 
“怕死不是共产党员”,不只是电影里的台词,而是其来有自的真实。
 
抗美援朝时,有个叫蒋诚的小伙子,跨过鸭绿江后不足一年便火线入党。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作为党员,蒋诚身先士卒——肠子被炸出,重新塞回去,继续战斗!此役,他荣立一等功,不负“共产党员”四个字。
 
1998年,百年一遇的长江大水。抗洪一线,原广州军区某集团军战士李向群火线入党。在一次抗洪保卫战中,李向群带病坚持抢险,先后4次晕倒在大堤上,终因劳累过度牺牲。20岁、军龄20个月,距离宣誓入党仅仅过去8天,年轻的李向群让所有中国人为之动容。
 
2003年,SARS爆发。原309医院呼吸科护士弓艳,入党仅3个月,两次请战进入病区。在战斗一线,弓艳要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佩戴十几层纱布口罩,每天就像“进行5公里越野”。每次下班,她都感觉劳累缺氧、头痛欲裂,“只想撞墙,胃内翻江倒海,一点食欲都没有,却要硬着头皮把饭当药吃”。
 
而在2008年的汶川地震中,据组织部门统计,抗震救灾一线共有8560余人提出入党申请;各级党组织新发展党员2755人,在一线举行了140多次入党宣誓仪式。
 
越是危难时机,越要冲锋在前。英勇无畏的前辈,是“火线入党”的新同志最好的榜样。在他们身上,党的精神一脉相承。
抗疫一线,是考验入党初心的大熔炉。
 
除夕夜,浙江诸暨市中医医院急诊科副护士长杨丹向医院请求驰援武汉。在电话中,她说:“我请求支援武汉。我是急诊科的医务人员,从事护理工作8年了,我去最适合。”作为入党积极分子,到武汉后,杨丹被分配到重症监护室。重症护理不分白天黑夜,工作量非常大,加上当时一线防护物资严重缺乏,她为了节省防护用品,工作时间尽量延长,经常几个小时不吃不喝,每班下来都是汗流浃背,接近虚脱。
 
1月31日23时49分,火神山医院正式通电。此时,距离党积极分子叶晖进入工地,已经整整9天8夜。作为电网人,主动请战的叶晖,在这期间几乎没有合过眼,所有施工方案都是分秒必争。
 
2月26日,河南省5名基层工作人员“火线入党”,这其中就有民警戚剑凯。整整一个月前,戚剑凯向大队主动请缨到车流量大的卡口执勤,每次一站就是8个小时,回到家后,脚已浮肿。同事们劝他休息,他总说:“这是我的阵地,现在特殊时期,守在第一道防线,不敢马虎,坚持坚持就好了。
 
2月23日,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专门指出:“对在斗争一线表现突出的入党积极分子,可火线发展入党。”
 
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对党组织来说,对入党积极分子的考察,要在平时,更要在战时。关键时刻拉得出、顶得上、站得住,召之即来、战之能胜,是共产党人的可贵品质。
 
每个党员都是一面旗帜。每一名在抗疫一线火线入党的新党员,就是一面鲜红的党旗,他们不畏生死、不惧挑战,身先士卒、冲在一线,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配得上“共产党员”这个光荣身份,诠释了什么是对党忠诚、对人民忠诚。
 
他们,值得所有人尊敬!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学习小组: 他们,配得上“火线入党”!|2020-3-5

评论 抢沙发